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六章:结案,我说了算!(3)

第六章:结案,我说了算!(3)

秦培培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管我在哪?我在局里!」

艾彤彤道:「在局里还这么大声,你是不是怕全局人听不到啊?」艾彤彤从电话里听到祁东的话:「放心,彤彤,她开的是免提,我们听不见!哈哈……」

艾彤彤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丫头是怎么了?唯恐天下不知道他和她的那么点事吗?从她告他的闹剧到一句一个「老公」,现在姚静已经不敢理他了,连不是一个楼的谭晓燕都知道了,她还要做什么啊?

电话里传来秦培培对祁东的打骂和祁东的笑声,过了一会儿,秦培培才道:「好了,老公,祁东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艾彤彤道:「秦培培,我告诉你,你别叫我老公,我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是你,我是我!我干什么不需要向你汇报!你给我消停点儿!」

艾彤彤的话非常严厉,没想到秦培培完全没有当回事,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一样,道:「老公,早晨咱妈给我打电话了,让我们晚上回家吃饭,你记得啊!」

艾彤彤道:「那是我妈!」艾彤彤还要说什么,秦培培已经道:「好的,好的,我知道你想我。晚上东西我买,你不用担心了!好了,你开车小心点,我挂了啊!」说完,电话挂断了。

艾彤彤无奈地把电话丢到仪表盘上,秦培培的「自说自话」让他在局里彻底没有形象了。他太了解局里的那些人了,不用多久,连食堂的周师傅都会知道他是秦培培「老公」这件事情了,而且两个人非常「恩爱」!

刑警队办公室的秦培培合上了电话,幸好及时把免提关了,不然就让他们听到艾彤彤教训她的那段了。她走到祁东身边,把手一伸,道:「给钱!」祁东听话的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一百元的人民币,放在秦培培的手里,道:「培培,我是彻底服了!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我终于知道艾彤彤怕什么了。」

秦培培拿着钱,在手心轻轻打了两下,道:「我们家彤彤怕啥?」

祁东道:「怕啥?怕老婆!」

虽然祁东的话是开玩笑,但是秦培培却非常受听,她把一百块钱丢给祁东,道:「这回就算了,以后不要随便和我打赌了啊!」

早晨的时候,秦培培看艾彤彤没有来上班,问祁东:「艾彤彤呢?」祁东开玩笑说:「艾彤彤和一个美女过夜了。算了,想开点,你也管不了!」

秦培培道:「我管不了?我教训他,他也得听着!你信不信?」

祁东马上道:「我不信,你就问他干什么去了,不上班,他要是不骂你多管闲事,我输你一百块钱!」

于是秦培培就打了电话,刚接通,祁东就按了免提键,没有想到艾彤彤真的给面子,没有直接就骂秦培培,让秦培培钻了一个空子。如果祁东知道「事情的真相」,不知道会不会「喊冤」?

青龙湖疗养院,艾彤彤的车刚开进院子,就看到许院长和一群人在院子里做着什么体,看到艾彤彤的车进来,许院长丢开众人迎了过去,道:「艾警官,你来得真早啊!」

艾彤彤下了车,拎着塑胶袋,道:「没有事,来看看我的那个亲戚。」

许院长道:「你就放心吧!在我这,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艾警官,我可要怪你了,我不是说了嘛,不要钱,你怎么还给两万啊?你这是不拿我当自己人啊!」

艾彤彤知道他这是客套话,绝对不是想把钱退给他,他道:「你也不容易,我这个亲戚啊,不好招待,你看,我这一大早就给送肉来了,以后,你老兄就费心了!」

许院长道:「你就放一百个心,不用你心,我都办好!」

艾彤彤问了孙蝶的房间,许院长说是a01号,艾彤彤要去看看孙蝶,本来许院长是要陪着的,但是看了看艾彤彤的样子,似乎不希望他跟过去,他就非常自觉的说,还要和那些人做运动,让艾彤彤自便。人啊,都让这样的人做得非常狡猾了,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艾彤彤不觉有些佩服许院长这样的恶人,他还远没有「修炼」到人家的地步啊!

a01在三楼,一上三楼就已经铺了红色的地毯,显出和别的楼层的不同,a01在左边的中间的位置,看了看,没有敲门,轻轻地开门进去了。

房间是按照宾馆套房而装修的,外面的客套没有人,一声声尖叫从卧室传出来,艾彤彤慢慢地走到卧室门口,孙蝶坐在床上,搂着被子,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艾彤彤尽量走得很轻,她都没有察觉。

艾彤彤慢慢走进卧室,直到他走到床边,孙蝶才发觉进来了一个人,吓得一声尖叫,看清是艾彤彤,才拍着胸口道:「吓死了!吓死了!」

艾彤彤看了一眼电视,电视里播放着非常血腥的镜头,艾彤彤也吓了一跳,道:「你一个小姑娘家的,怎么看这样的片啊!你不害怕啊?」

孙蝶道:「许院长说的,恐怖转移法,看恐怖片就不想那个了!」

艾彤彤把电视关了,道:「这个老许,不干好事!别看了,来,看我给你带什么了!」说着,从塑胶袋里掏出保温饭盒,打开饭盒,里面的东坡肉还冒着热气。孙蝶看到是东坡肉,欢喜地过来,用手掐了一块肉,放到嘴里。

艾彤彤道:「真佩服你,看那样的片,居然还能吃得下去!」

孙蝶把肉咽了下去,吮了一下手指,道:「当年在学校,我们几个人还看着《人肉叉烧包》吃包子呢!」说着,又掐了一块肉,吃了起来。

艾彤彤看着孙蝶吃得很香的样子,心里有些欢喜,也有些失落。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应该是在学校备考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她现在在这里,能吃东坡肉就满脸满足,这世界啊!

孙蝶吃了两块,又要伸手,艾彤彤把饭盒合上了,道:「一会儿就着米饭吃吧!光吃肉再吃就腻了。」孙蝶吮干净手指,有些心有不甘,道:「好吧!」她完全就像一个孩子,一脸天真,一脸顽皮。

孙蝶道:「艾警官……」艾彤彤道:「叫我哥哥吧,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的亲戚。以后,你就是我妹妹。」

孙蝶迟疑了一下,看着艾彤彤的脸,艾彤彤的表情非常真诚,她小声地道:「艾……哥哥。」艾彤彤回应道:「好妹妹!」

孙蝶的眼睛再一次湿润了,她从小就和外婆在一起,直到她十四岁,外婆老了,她才回到了爸爸妈妈身边。可是,爸爸身边的女人不是妈妈,妈妈身边多了很多男人,她接受不了爸爸身边的女人,那个女人也接受不了她,她接受不了妈妈身边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男人,妈妈也没有时间管她,她又回到了外婆的身边。

外公去世了,外婆的脸上就再没有过笑容,外婆老了,也不怎么管她了,她感觉,再没有人关心她了。直到今天,这个「处理」过她的警察,一个「连损带骂」四十多分钟让她死的心都有的警察,一个帮她交了罚款连个理由都没有的警察,一个把她送到疗养院戒毒的警察,一个大清早给她送东坡肉的警察,一个让她叫他哥哥的警察……

艾彤彤伸出手,轻轻地抹去她眼角的泪,道:「小蝶,你好好地在这,等你好了,我接你去看外婆,你外婆也想你了!」孙蝶擦了擦泪,用力地点了点头。

艾彤彤把饭盒放到电视旁边,又回到床边,对孙蝶道:「好了,小蝶,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告诉我吗?」孙蝶点了点头,她虽然不知道艾彤彤要问什么,但是,艾彤彤的脸很严肃,他问的一定是很重要的事。

艾彤彤道:「你确定死去的蓉蓉不注射海洛因吗?」

孙蝶点了点头,道:「她抽k粉时间都不长,也就比我早几天,也是他男朋友勾她吸的,在酒吧陪吸小费多。」

艾彤彤道:「那你知道蓉蓉做过流产吗?」

孙蝶道:「知道,上个月底的时候,还是我陪她去的呢!」

艾彤彤没想到是孙蝶陪着蓉蓉去做的流产,忙道:「是吗?在哪个医院?」

孙蝶道:「就是楼下的诊所。」

艾彤彤道:「那么那天做流产,有什么意外发生吗?」

孙蝶看着艾彤彤道:「艾哥,你怎么知道?」

艾彤彤的心一阵狂跳,道:「说,出什么意外了?」

看着艾彤彤着急的样子,孙蝶道:「蓉蓉晕针,那个大夫不知道,刚打麻药蓉蓉就晕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才醒,把那个大夫也吓坏了,她还说麻药她就打一半。」

做流产应该是在注射麻药,如果大夫说的是真的,一半的麻药,注射,蓉蓉就晕了几个小时,那么蓉蓉的身体对麻醉剂是相当敏感了。这事孙蝶她不知道,以为是晕针。

艾彤彤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他抱着孙蝶的头,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道:「我的好妹妹啊,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说完,开门跑了出去,剩下房间里有些失神的、红着脸的孙蝶。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