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六章:结案,我说了算!(4)

第六章:结案,我说了算!(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从青龙湖疗养院出来,艾彤彤直奔解放路,就在孙蝶租住的楼下,他发现了孙蝶口中的那个小诊所,不过,找到的,也仅仅是一个牌子,门市的门开着,几个装修工人在忙碌了。

艾彤彤找个方便的地方,把车停好,走到门市门口,往里看看,门市里已经「面目全非」,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一个装修工人出来,艾彤彤道:「师傅,这是要干什么买卖啊?」装修工人答了一句:「开诊所吧!」

艾彤彤看了看,除了装修没有别的,就在门市门口转悠,几个晨练回来的老太太走过身边,艾彤彤忙过去打招呼,道:「阿姨,阿姨,麻烦问一下,这个诊所怎么了?不是干得好好的吗?怎么搞这么大工程啊!」

一个阿姨看了看艾彤彤,道:「小伙子,门诊不开了,让人举报了!」

艾彤彤有些失望,道:「什么事让人举报了?这不是还开诊所吗?」

阿姨道:「再开是牙医了,那个诊所给人家做b超验男女,让联合执法的给查了!」

艾彤彤道:「那原来门诊的大夫呢?」

阿姨道:「不知道,被查后就兑出去了,再没有看到人!」

艾彤彤不由得心里大呼「不好」!是巧合还是「有人比他更高明」?联合执法的?是卫生局吧!这群东西一般不就是罚罚款、没收机器拿钱再买回来吗?严打了?或者是像港台电影似的,这个人非常高明,每一次都走在他前面?如果是这样,那么蓉蓉的死就更加值得怀疑了。

艾彤彤上了车,感觉自己有些可笑,自己想得太多了,哪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到市局也三年了,在刑警队也呆了一年多了,遇到拿枪的「战役」也只有三次,其中一次还是气枪,哪里有《新警察故事》中那么幼稚的歹徒啊!

艾彤彤开车往公安局走,不到公交两站地,在公交站点旁边赫然有一家「妇科门诊」,艾彤彤把车停在路边,看看门诊,也在社区的门市房里,就在公车站旁边,很显眼。

艾彤彤下了车,走进门诊,门诊不大,有诊室、处置室,简单四张床,诊室里面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穿着白大褂,戴个眼睛。艾彤彤左右看看,除了一个小护士没有什么人,对着那个四十多岁的女子问道:「大夫,咱们这能做b超吗?」

那个女大夫看了看艾彤彤,道:「能啊!你有什么事?」

艾彤彤故作神秘地凑了过去,道:「是怎么回事,我媳妇啊怀孕了,我妈啊希望要个孙子,我们想看看男女。」

女大夫道:「现在不让看男女。你媳妇怀孕几个月了?」

艾彤彤心里好笑,不让看了,还问几个月?艾彤彤道:「三个月了,大夫,你看,您就帮帮忙,帮看看呗!」

女大夫道:「三个月可以看了,哪天把你媳妇带来吧,b超二百。」

艾彤彤道:「谢谢大夫!我明天就带我媳妇过来。」

出了门诊,艾彤彤靠在车上,看看门诊,又回头看看,两个门诊相距不到一千五百米,一家被查,黄了,一家依然屹立不倒,这不合常理。即使旁边这家是迂系」,如果真是「严打」,这家也会「避风头」,而不会对他一个陌生人如此直白地开出「二百块」的价格。难道,真的是有人比他「快一步」?

蓉蓉到底是为什么死的呢?如果真的是他杀,那么,用心良苦啊!不像是一般的小混混的手法。是职业杀手?如果真的来了什么人,钱文不会不知道,也不会不提前通知他。

艾彤彤靠着车,想了有十分钟,事情没有什么头绪,所有美国大片的情节一个一个窜到脑袋里,《勇闯夺命岛》了《偷天换日》了,虽然不切合实际,但是还是很有意思。但是,那不现实,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如何证明蓉蓉不是意外呢?

艾彤彤上了车,给谭晓燕打了个电话:「谭姐,报告交了吗?」

谭晓燕道:「嗯!」

艾彤彤道:「我查了,蓉蓉真的做过人流,打了半针就晕了,算不算敏感体质?」

谭晓燕道:「应该是。如果有意外,医院应该有记录,你查记录了吗?」

艾彤彤道:「她是在一个小诊所做的,现在小诊所黄了!」

谭晓燕道:「那没有办法了。」

艾彤彤道:「燕姐,你还有没有别的转机?」

谭晓燕道:「有可能是你真的想多了呢!算了吧,我要忙了。」

艾彤彤挂了电话,有些失望,要证明蓉蓉是敏感体质需要找到那个门诊的大夫,能不能找到,现在是个问题;即使找到了那个大夫,大夫能不能承认给蓉蓉做过人流,打麻药蓉蓉昏迷,也是一个问题;即使大夫承认给蓉蓉做过人流,打麻药蓉蓉昏迷,那么个小诊所,能有什么记录啊!没有书面证据,那么一切证言都是辅助证据,辅助证据是没有说服力的。

艾彤彤开车去公安局,车开得很快,脑子转得也很快,如果蓉蓉是他杀,那么杀她的人是一个知道她有敏感体质的人,又有机会给她下镇定剂,而镇静剂又恰到好处,这个人一定是蓉蓉身边的人,而且还「心思缜密」啊!

艾彤彤想到了蓉蓉的男朋友,那个叫刚子的小子,是时候找找这个小子了。

到了刑警队,刑警队非常平静,秦培培坐在艾彤彤的位置,看着卷宗,祁东「百无聊赖」地翻着报纸。艾彤彤刚一进办公室,秦培培马上起来,像个迎接丈夫回家的小媳妇,道:「老公,你……」

艾彤彤没有好气道:「别乱叫!」秦培培好像没有听见,拿着茶杯给艾彤彤泡的明前绿,当然,没有忘记洗茶,轻轻的放在艾彤彤的桌上,道:「彤彤,明前绿!我知道了,在单位,我不叫老公了!」

艾彤彤看了秦培培一眼,秦培培满脸笑容,他还真拿她没办法。从她到局长那告他「」,艾彤彤给秦培培的评价是:要么她是真傻,要么她就是个哲学家,无论是哪个,都是他惹不起的。

艾彤彤对祁东道:「祁东,有那个小姐的男朋友的消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