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六章:结案,我说了算!(2)

第六章:结案,我说了算!(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的人都那么忙碌,已经快到9点了,市区还是微有堵车,艾彤彤的三菱在汹涌的车流里走走停停。看看旁边的公车里,如沙丁鱼般的塞满了人,艾彤彤突然感到了自己的幸福,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坐过公车,也许是家庭的原因吧,从小就有人保护他;等他十六岁,就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车,十八岁,没有考试,他就有了自己的驾照。

那公车里塞了多少人呢?如果查公车超载,一个人罚二百,这辆公车会罚款多少呢?(为什么公车可以超载呢,为什么火车可以超载呢?有没有说理的地方啊?)

谭晓燕看了艾彤彤望着公车出神,问道:「你看什么呢?」

艾彤彤淡淡地道:「我看到一个色狼,正在用他罪恶的手扰一个美女的身体。」其实艾彤彤还在数着车里隐隐约约的人头,车里没有开灯,他哪里看得到人手啊!

谭晓燕当真了,道:「夏天,太正常了!现在的男人越来越不要脸了。」

艾彤彤道:「你也被人家摸过?」

谭晓燕道:「我都是随身带一个锥子,敢碰我,我扎死他!但是一般女的都不敢出声,要面子,结果自己受罪。」

艾彤彤道:「看来我也要办张公交卡了,以后坐公车!」那表情,好像已经看到了满公车的美女。

谭晓燕白了艾彤彤一眼,道:「色狼!不要脸!」

刚刚进了家门,艾彤彤就有些急不可待地搂住谭晓燕,但是谭晓燕轻轻推开艾彤彤,道:「你先去洗个澡吧!」艾彤彤还要继续,但是看到谭晓燕很坚决,就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走进了洗漱间。

过了一天,过去身上的瘀青开始变成深紫色,面积也开始扩散,看来比昨天还严重。艾彤彤看着身上的伤,等这些深紫色变成暗红色,暗红色再变淡,最后消失,不知道这个过程需要多久。一身伤痕,怎么见人啊?

简单地冲了冲,艾彤彤用浴巾包在腰间,从洗漱间出来,谭晓燕刚好从厨房出来,端着一个托盘,看到艾彤彤出来,道:「过来吃饭啊!你的冰箱怎么又空了啊?」

艾彤彤坐在餐桌边,看着谭晓燕把托盘上的碗碟一个一个摆在他的面前,过水面、肉酱、黄瓜、大蒜。谭晓燕摆好,坐在艾彤彤对面,笑着,看着艾彤彤。

艾彤彤把肉酱、黄瓜倒到面条里,搅拌均匀,放在嘴里一口,道:「正宗老北京炸酱面!超赞!」

谭晓燕道:「正宗什么啊,材料都不全。你吃慢一点,酱都迸到脸上了!」

说着,从桌子上的纸抽里抽出两张纸巾,递给艾彤彤,艾彤彤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酱,道:「冲着这手厨艺,娶了你,就是一辈子的福气!要不你就嫁给我吧,怎么样?」

谭晓燕道:「胡说什么啊,你快吃吧!」

艾彤彤吃着,说实话,谭晓燕的炸酱面做得真的不错,每一次谭晓燕来的时候,艾彤彤都会享受一下谭晓燕的手艺,和外面的东西不同,谭晓燕的东西充满着家和爱的味道。

谭晓燕看着艾彤彤不雅的吃相,心里很满足,还有什么比看着心里喜欢的人如此开心的吃着自己做的饭更让人满足的呢?她的眼神望向他,不觉看到了艾彤彤的胸口,那是一大块暗紫色的伤痕,谭晓燕开始没有注意,看到艾彤彤身上的伤痕,不由得吓了一跳,她忙走到艾彤彤身边仔细地看着他的身体,偶尔用手轻轻触碰艾彤彤的伤痕。

艾彤彤看到谭晓燕如此担心的样子,道:「怎么了,我的身体你又不是没有看过,有必要这么陶醉吗?」

谭晓燕看了一会儿,发现都是皮里肉外的伤,才松了一口气,回到座位上,道:「你怎么搞的啊!得罪谁了,把你收拾成这样啊!」

艾彤彤又吃了一口面,道:「昨天啊,我看到一个小媳妇,长得那个漂亮,她对我一笑,我就没有把持住,跟她回家了。我这还没鼓动点什么事儿,她爷们回来了,对我一顿胖揍啊!我冤枉啊,我可是啥也没干啊!」

谭晓燕红着脸,骂道:「你就耍贫嘴!快吃吧!」

艾彤彤把面条都吃光了,谭晓燕收拾下去,把碗筷洗干净,放进消毒柜。出来的时候,艾彤彤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谭晓燕给艾彤彤倒了一杯清水,从艾彤彤的衣柜里拿了一件白色体恤,到洗漱间洗了个澡,真空穿着艾彤彤的体恤出来。艾彤彤的体恤对她来说,很大很长,把都盖上了,她用毛巾擦着头发,从洗漱间出来,坐在艾彤彤的身边。

那种风情直逼艾彤彤,艾彤彤的心思马上从电视上转移到谭晓燕身上,不等他有动作,谭晓燕道:「你先把药吃了,否则,想都不要想!」

艾彤彤非常听话,把药拿来,吃了。谭晓燕从一堆药中找出了外用的,等艾彤彤吃完药,谭晓燕充满暧昧地道:「上床吧!」

艾彤彤依然是非常听话,直接到了卧室,躺在床上,谭晓燕拿着外用药,也到了卧室。艾彤彤刚要起来伸手抱住谭晓燕,谭晓燕瞪了艾彤彤一样,非常严厉地道:「躺好!」

艾彤彤乖乖地躺好,谭晓燕将外敷药倒到手上,按在艾彤彤的身上,慢慢地揉搓着,不一会儿,艾彤彤感觉谭晓燕揉搓的地方像火炭一样的热。

艾彤彤道:「太热了!别擦了!」

谭晓燕道:「你不想好了啊?别动,把瘀血揉开就好了。」

艾彤彤道:「大姐,你是法医,我是人,不是尸体!」

谭晓燕道:「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翻身,趴着!」

艾彤彤翻身趴在床上,道:「我翻身,算不算诈尸啊?」谭晓燕没有理睬艾彤彤,她只是很认真的给艾彤彤擦药、揉搓。

艾彤彤突然感觉,其实,身边有一个女人,也是不错的,最起码有一个关心自己,照顾自己的人。这是艾彤彤第一次有了如此的想法,他居然希望自己的身边有一个女人。

艾彤彤道:「燕姐,你想不想搬过来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