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3章 撒手锏出·一败极乐

第13章 撒手锏出·一败极乐

“啊……啊……**死我……呀……”她恬不知耻的叫道:“你……呀……你是,是我娘的男人。呀……就是我亲爹。呀……**死我吧……**死我吧……用你的大ji巴来惩罚你的女儿吧。呀……”说着,她大屁股不顾一切的向上猛抬,面对罗惊天的轰击毫不退缩。

但娜姆古丽终究是血肉之躯,在悍不畏死的一阵反攻后,忽然,她四肢如同被抽了筋似的,一下子收紧,将罗惊天突然的抱得死死的。大屁股向上不认命的耸动了几下后,yin道内一阵剧烈的收缩,接着就泻出了如潮的阴精来!

罗惊天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对娜姆古丽反复的攻杀,直到杀得她如同一滩肉泥才罢休,而是见好就收的将已经昏睡了的娜姆古丽放到了一边,将在他身后磨蹭了半天的林雨晴抓了过来!

“怎么?外婆等得不耐烦了?”罗惊天戏谑着林雨晴道:“看外婆流水潺潺,看来是准备好要外孙来孝顺一下了?”

林雨晴这才注意到自己下面桃源洞已经是湿漉漉的,琼浆玉液如同一条小溪般的,顺着自己那丰满紧沉的大腿向下流淌起来了。她脸上一红,不过,由于兴奋,早就是满脸通红了,所以,并没有显现出来。但她也不是太在意这些,只是俏生生的答道:“婢子外婆早就等不了了,请主人外孙临幸吧……”说完便将头垂下,似乎害羞了的样子,真像是个情窦初开的纯情少女!

罗惊天似乎也被她逗得起了兴致,他大吼一声将林雨晴放倒在桌子上,提枪上马大战起来,一场日月无光的大战又拉开了序幕!

花梨木制成的桌子坚固无比,但在二人激烈厮杀的波及下,竟然也发出了“吱吱吱”的声音,似乎是在对这对**祖孙的不齿!只是这显然毫无用处,这对祖孙显然不会在乎这些,他们激烈的交合着淫乐着,在宽敞的屋子里变换着各种姿势以品尝**所带来的快感!

“呀……呀……婢子……呀……不成了……呀……又被**穿了……”林雨晴惨叫连连,在近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她被罗惊天**得**迭起,模模糊糊的她只感觉自己一个**接一个**的,至于来了多少个那是不清楚了。总之,她每次被罗惊天**得泄身后都不可能减缓动作,因为罗惊天那强力的大ji巴依旧虎虎有声的在她那温柔的御道里冲击抽送,她在片刻的松懈后便会再次精神百倍的和罗惊天再次纠缠起来!

这对**祖孙两个抵死缠绵,但最后的结果还是罗惊天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啊……不成了……呀……哇!!!!”林雨晴突然歇斯底里的惨叫了一声,她拼命的向后挺动了几下大屁股,接着就再次泻出阴精,脑袋一歪,趴在了桌子上,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罗惊天的欲火也发泄的七七八八了,他抱住林雨晴的大屁股挺动了几下后,将大ji巴死命的往林雨晴子宫里一插,将浓热的阳精射入了进去。林雨晴被这热精一烫,顿时魂飞天外,再也提不起精神了!罗惊天一丝不苟的将所有阳精都射入进去,他不急着拔插大ji巴,而是缓缓的将林雨晴翻了个身,然后面对面的将她抱起。

罗惊天身材高大,而林雨晴身材在女人中也算得上高大了,虽然比不得阿米娜妙丽丝等西域女子,但终究是十分挺拔。罗惊天抱在怀里,真有软玉在怀的感觉。

不过,此时他的样子却有些古怪,昏迷了的林雨晴脑袋耷拉在罗惊天的肩头,身体四肢也都软软的垂下,没有一丝力气的随着罗惊天的脚步任意摇摆着。而罗惊天的双手却是搂在林雨晴纤腰后面,将玉人紧紧搂在怀里。林雨晴虽然使不

上力气,但罗惊天的大ji巴还插在她身体里,所以,林雨晴的体重有一部分是被罗惊天的大ji巴承担了去。好在罗惊天的大ji巴够强壮,虽然泄欲后有些萎缩了,但还是尺码惊人,依旧将林雨晴的穴塞得满满的,将她的身体稳稳的支撑住了!

抱着自己的外婆,罗惊天也不穿衣服,大摇大摆的出了房门,径直朝自己的卧房走去。本来,他一个公爵,又是皇帝特旨按王爵从事,自然是有自己的官邸有自己的卧房的。不过,卧房太小,当然,只是按照他的女人的情况来说太小了,所以,一直没有居住!任由林雨晴挂在自己身上,罗惊天大摇大摆的进到了屋里,不过也不光是他不在乎这些,没有他的吩咐闲杂人等是不可能进到内院里的,而能够直接进来的也只有他的那些婢女而已。

将林雨晴放到了床榻上,罗惊天稍事休息便开始运气调息,将内力缓缓的向林雨晴阴关内返送。

“嗯……”林雨晴被他浑厚内力一冲,嘤咛一声便醒了过来。“主人……”

她清楚的感受到了罗惊天那纯阳内力在自己体内奔流不息的驰骋着,罗惊天这是在给她反输功力,乃是在帮她快速增强功力呢!激动之下,林雨晴不由得热泪盈眶,在她记忆中,似乎罗惊天只是提起过,给吴依依如此输送过内力,那还是为了让她尽快受孕而做的。

面对罗惊天如此恩宠,林雨晴说道:“主人慈悲……我……我……”她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罗惊天依旧笑容满面,但不再是那么淫亵,只是微笑着说道:“别多说了,快运气收功!”林雨晴感激的点点头,便全心全意的运功吸纳起罗惊天输送过的内力来了。

总算是将内力全部炼化了,林雨晴睁开了闭合已久的美眸,四射的精光分明在表达着她的功力精进了多少!稍一活动身体,下身的异样传来,她才注意到,罗惊天的大ji巴竟然还插在自己yin道里没有拔出去呢!

而罗惊天也睁开了眼睛,他笑着说道:“怎么样?可是吃饱了?”林雨晴本来也是不知廉耻为何物了,但在面对自己这个外孙夫君时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显出小女儿心态来!

“饱了,主人喂得婢子太饱了!”她脸红红的煞是可爱,罗惊天也是高兴的说道:“好了,该说些正事了!”

将大ji巴从林雨晴穴里抽出,虽然萎缩了,但还是尺寸惊人。而由于林雨晴潜心炼化罗惊天输送的内力,罗惊天也没有再对她进行杀伐,所以,林雨晴曾经**的玉道此刻已经是变得黏腻腻的,再无顺滑可言了。林雨晴穴内的嫩肉被罗惊天的大ji巴带出了一下,不由得娇呼了一声,不过好在没有太过疼痛。

“昨天那几个人事情办得也是够漂亮的,估计这下李彩凤要大发雷霆了!”罗惊天得意的笑着。

“是呀,”林雨晴随声附和,她邀功似的说道:“这次宁儿也是立下大功了,恐怕主人要好好疼她一下了!”

罗惊天说道:“这是当然了,看得出来,她筹划的很是精细,被趁乱除掉的那些个军官显然都是高手!”

忽然,罗惊天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大叫一声说道:“不好!”

林雨晴也是一惊,忙问道:“主人,有什么事情不妥吗?”

罗惊天眉头紧皱的说:“宁儿乃是我的表妹,这个虽然两姨做亲是亲上亲的好事,可我现在连她的母亲和外婆都要了,这将来,她要称呼你们什么?”说完却忍不住坏笑了出来!

林雨晴这才知道他是在调笑自己,不由得用粉拳在他后背上一阵乱捶,说道:“你……人家被你**得死去活来的,你竟然还说这种话来气人家!人家不依了……”

罗惊天也是乐得享受这温柔之乐,他任由林雨晴撒了一阵娇后,说道:“不过,宁儿虽然是自己人,但她被安排到李彩凤那里这么久了,她难道不会被发现吗?”

罗惊天的疑问也是正常的,林雨晴解释说:“婢子以前和主人禀报的时候没有说得太清楚,为了防止宁儿被发现,婢子特意在安排她打入极乐教后又陆续安排了几个人进去。”

她面有得色的说道:“虽然那几个人的地位没有宁儿高,但却也是有些影响的。”

顿了顿,她忽然面有愧色的说:“其实……其实……婢子这么做还有个由头……”

看她扭扭捏捏的样子,罗惊天笑骂道:“你是怕她对你有贰心,让人盯着她对吗?”

罗惊天拍了她硕大的雪臀一记,骂道:“我猜你后来安排进去的几人也都是互相并不知晓的,对吧?”

林雨晴更加不好意思,但还是照实说道:“正是,不过为了防止她们有所反感,所以,婢子只是有几个人是单独安排进去的,既不让她们跟别人联系也不让别人知道有她们几人的存在。”

罗惊天也点了点头,心中也是认可了林雨晴的做法。毕竟,一个连亲生女儿都要防备的人,防备外孙女和部下也就是正常了!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要她将极乐教在武林各个门派的人员都查出来,最重要的是在京师的江湖帮和那些大臣们里有多少是她们的人,一定要查清!”

罗惊天有些踌躇满志的说道:“等收拾完极乐教,就可以真的太平无事了!”

忽然,他脸色一转,淫笑着对林雨晴说道:“那样,我就要天天临幸你们这些骚蹄子了,哈哈哈……”

林雨晴喜不自胜的说道:“主人要是天天临幸婢子,那婢子就是被主人**死也不枉此生了!”说完,恬不知耻的趴在了罗惊天腿上,好一番磨蹭!

天亮了,罗惊天告诉了林雨晴一声就悄悄地出门了,没有惊动那些女人,他知道,只要惊动她们那自己是不可能独自出来办事的!

罗惊天似是闲庭信步的在大街上闲逛了一阵,逛了有个把时辰了,他才不慌不忙的来到一间宽敞的二层小楼的买卖家门前。门前匾额上写着“宝来赌坊”四个鎏金大字,门前站着的七八个神情彪悍的汉子显然是看场子的,看来这家赌坊的老板来头不小,竟然敢在京师之地,江湖帮的地盘上开场子!

罗惊天大摇大摆的进了赌坊,随手掏出了一千两银子的银票交到了柜上,兑了筹码后,便到楼上去了。

其实一楼也有赌局,但和街上的冷清不同,虽然天色尚早,却已经是人头攒动,吆喝声,开宝声乱糟糟的吵得罗惊天脑袋一阵大。所以他直接上了二楼,因为按照赌坊的规矩,二楼乃是豪客们大赌豪赌的地方,环境要好多了!

他上了楼,来到一处赌大小的桌子前面,桌子周围围着不多的几个人,看上去都是衣冠楚楚的,不过,几个人脸上的神色都不太一样。一个身材胖胖,留着两撇胡子,像个财主似的家伙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面前的筹码最少,看来输的最多,难怪会发愁了。

而他旁边坐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虽然貌不惊人,但看他那双几乎眯成一条线的眼睛却不时的放出瘆人的精光,看来此人比不是好惹的角色!

只是,罗惊天有些奇怪的是,他面前的筹码不少,甚至可以说是很多了,但他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跟那个胖子一模一样这可真是有趣了!还有二人相貌竟然完全一样,显然是一对孪生兄弟,而看他们太阳穴微微突起的样子,罗惊天自然看出他们乃是修炼内家功夫的高手。不过,在罗惊天的记忆里,似乎没有哪家哪派有孪生兄弟高手的,看来京师真乃藏龙卧虎之地!

要说最吸引罗惊天还是这开宝的宝官,竟然是个美艳绝伦的女子!

赌坊用女子来做宝官是常有的事情,不过,眼前这个女子实在是太过美艳了,罗惊天看惯了美色竟然也要正视其美丽!

“买大买小?压好离手啦!!!”女子清脆的吆喝声手里宝盒不停的上下翻滚,她那双诱人发呆的眼睛不住的打量着身边的几个男人。

“唉……”那个胖子愁眉苦脸的推出一摞筹码,“五十两买大!”说完坐直了身体,一边看着那翻动的宝盒,一边摇头叹气。

“唉……”那个瘦子也是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推出了一摞筹码,“五十两买小!”说完竟然和那胖子一模一样的看着那宝盒摇头叹气!

“你这位兄台也真是有趣,”那孪生兄弟中穿一身深蓝锦缎劲装的说话了,“这位兄台一直霉庄,他唉声叹气也就罢了,你老兄一直风头正进,为什么也叹气?莫非是跟着起哄?”

那瘦子还没有说话,他旁边的兄弟,穿一般样式,只是颜色为深紫色的,锦缎劲装的汉子接口道:“老二你怎么回事?大人说了,出来玩可以,但不能乱惹事!”看来他是老大。

“帮主是说了,可我也没惹事,我只是就事论事的说说罢了。”

“你这汉子才真是有趣!”那瘦子说话了,“我自己叹气又没有碍你事,你管我作甚?”说这些话时他竟然一扫刚才的颓势,那双小眼睛也瞪得尽可能最大,直直的盯着眼前这二人!“

“你也别那么大火气了!”那个胖子说道:“你没听人家又是帮主又是大人的称谓,还不是明着告诉你人家是江湖帮的人吗?这里不是漠北,是京师!天子脚下,乃是江湖帮的地盘,别找麻烦了!”他说得不疾不徐的,但明显和那个瘦子是一路的。

“漠北?看来这二人乃是恶名昭著的漠北双绝!”罗惊天想到了胖瘦二人的身份。漠北双绝一胖一瘦,听见过他们侥幸活下来的人说,他们终日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过,由于他们足迹很少出漠北,连西域都很少去,所以,罗惊天才一时没有想起来。

但他随即又有了个问题:这漠北双绝来京师做什么?而且他们听出这对孪生兄弟是江湖帮的人,难不成他们是专门来京师给江湖帮捣乱的?

“不错,这里不是漠北,”那做宝官的女子说话了:“不过,江湖帮势力再大,厉搏龙本事再高也不能不讲理吧?”她的话可谓不软不硬,但显然是不怕江湖帮。

“我们在京师做生意,按规矩也是月俸年例的,一个子儿没少的交到了厉搏龙那里。我们守了规矩,是不是江湖帮也要守规矩呀?”

那个蓝衣人显然脾气急躁,“怎么?你是说我们不守规矩?”他听那女子说话不客气,不由得有些发火!“当初厉搏龙可是亲口答应要保我们平安无事,而且不许江湖帮的人马到我们这里来闹事,你们二位从昨晚上到现在来了这么久,已经挤兑走了我多少客人,如今还要挤兑这二位,你们是不是来闹事的?”没想到那女子竟然毫不客气,显然是没有将二人放在眼里!

“哼!我们也是一样的来赌钱,凭什么别人来玩就是客人,我们来了就是来闹事的?”听他这么一说,那女子火气也越发大了,她正要发作,罗惊天却将一摞筹码放到了她面前,微笑着说道:“好了,姑娘,和气生财!这位仁兄也只是随口一说,大家来找乐子又不是来找气的,一百两压大!”

听他这么一说,双方也都不好意思在说什么,那蓝衣人也是一推筹码说道:“我也一百两买大,跟着这位兄弟一道!”那个紫衣的却想了想说道:“我五十两买小吧!”

看众人都压好了,那女子朝罗惊天妩媚的一笑说道:“公子真是人长得灵气,出手也豪放,待会儿奴家做东请公子喝杯酒,还望公子一定赏光!”说完也不等罗惊天答应,便抱着宝盒左左右右的摇了好几圈。突然朝桌子上一扣,说道:“买好离手,开了!”说着打开了宝盒的扣碗。

几人围过去一看,先是一愣,接着……“你……你耍诈!我明明听出是小的!”

那个瘦子如同被割了心头肉似的,冲着那女子大叫了起来!他这一叫,立时从楼下冲上十多个大汉来。

“姑娘,怎么回事?有人闹事?”领头一个满脸恶相的人手提铁尺问道。

“哼!闹事又怎么样?凭你们几个料也敢来找死?”那胖子忽然骂了一句,随手一推,黄杨木所做的沉重的赌桌竟然如自己长了翅膀似的飞起,朝着众人撞了过去!

“啊!!”“呀!!!”惨叫声声,那群汉子躲避不及竟然一下子有六七个被赌桌撞到或是砸到,有的疼得哎呦呼呦的惨叫,却是站不起身来,有的则索性连声音都没有,不知死活了!

这一切罗惊天看在眼里不由得一乐,心道:这下可有乐子瞧了!而与此同时,在皇宫中皇后的宫殿里,一个绝代丽人正愤怒的拿起一纸奏章,重重的摔在地上,骂道:“废物,一群废物!没有除掉罗惊天,反倒让他把那么多高手杀了,还折损了这许多人马,全是废物!”

站在她周围的人个个噤若寒蝉,但她余怒未平的说:“你们除了吃饭还会什么?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动手去除掉他吗?”她看看窗外射进来的一缕晨光,心里真是火了!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