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4章 开始行动·痛击江湖

第14章 开始行动·痛击江湖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宝来赌坊可是热闹了起来!本来,人们多数是在一楼的小赌桌上拼运气,楼上的大赌桌上并没有多少人。除了押大小这里的几个人外,其他几个地方还有十几人,但现在这样一闹,胆小者,债台高筑者自然是趁乱跑了,而胆子大的贪热闹的却是围过来要看热闹!罗惊天也随大溜的到了边上,悠哉游哉的看着眼前这乱哄哄的场面,看来这真刀真枪的打斗比看戏过瘾多了!

宝来赌坊能够在京师开这么大的场子已经是够有实力了,而刚才那个宝官竟然直斥江湖帮的两兄弟的不适之处,更加表明了其背景的高深。漠北双绝虽然是初来京师,但他们横行漠北几十年了,从来都是他们作威作福,就是见到部落酋长头人他们也是会被代为上宾的。

可这刚到京师,这个小小的赌坊就不给自己面子,再加上刚才那对江湖帮的孪生兄弟冷言冷语的挤兑,顿时不顾一切的出手了。胖子随手一击便打伤了赌坊不少人手,但那宝官却丝毫没有流露出惧色,还是冷眼旁观的看着赌坊打手们和双绝厮打。

赌坊地方并不小,但却是桌椅茶几的占满了空间,再有那些瞧热闹的人挡道,双绝虽然从开始时就大占上风,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彻底清除这些,武功不高甚或是根本不会武功只有几斤蛮力的打手!

越打越怒的双绝,开始时还注意手下分寸,毕竟他们虽然脾气暴躁却也是老江湖了,知道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乃是天下间独一无二京师之地,他们也不想闹出人命找麻烦。可在这赌坊里折腾了半天,非但没有将人家场子砸了,反倒是让这些个如蠢猪笨牛的打手们给缠住了。渐渐的他们的火气越来越大,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开始使用重手了!

“开!!”瘦子一声厉喝,一掌挥出,竟然将他面前正要朝他迎面给一拳的大汉生生劈了出去,看他瘦小枯干的样子,没想到掌力竟然如此刚猛,那大汉如同一只遇到强风的风筝,真如断了线一般倒飞了出去!随着这大汉撞倒数人后落下,自有赌坊伙计围了上去查看,可看他那七窍流血胸口正中裸露之处一个乌黑的手掌印印在了其上,怕是没活头了。他们吃惊的看向了那个瘦子,而此时赌坊里本来打斗的众人也都暂时的静了下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这边的情景。

其实,别说漠北双绝杀人无数,就是这些打手们也是经常和别家火拼或是和来闹事的赌客冲突,但刚才这个瘦子表现出来的功力实在是太过惊人了,不由得让众人感到难以接受!本来,看他的身形应当是练轻巧一路武功的样子,招式应当长于绵柔的路数。可他刚刚劈开那大汉的一掌却是十足十的刚猛武功,而且,好像他刚才从一开始和众人动手就是走阳刚的路数,武功里根本就没有一点阴柔的影子似的。

但这静默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好好好!好一个大漠孤烟掌!”江湖帮那个蓝衣人不阴不阳的夸了一句道:“在下江湖帮孙友和领教一下阁下高招!”说完不等瘦子说话,一个箭步窜了过去,一拳朝瘦子小腹部直击!那瘦子见这拳来势凶狠也不敢怠慢,他一个闪身躲向了旁边,同时飞起一脚,朝已经杀到他身前不足三尺的蓝衣人肋下踹去!

“来得好!”蓝衣人当即收回前冲的拳头,拧腰坐步突然的站定,不躲不闪的一掌向瘦子来袭的脚脖子斩去!逼得瘦子撤脚后,得势不饶人的双拳连续轰击,脚下迅速跟进,那瘦子一招失去先机步步被动,一个劲的后跳躲闪!“乒乒乓乓”桌椅被踢翻了不知多少,但无论瘦子如何躲闪避让,却是依旧没有能够将蓝衣人的追击化解!

此时,一边的胖子已经将那些打手逐渐击退了,他眼看着瘦子陷入被动而不能反手过来,忙一脚踢开最后一个还能站着的打手,纵身一跃过了几张赌桌来到了蓝衣人身后,一掌朝他后背拍去!“小子,你江湖帮欺人太甚!”声到掌到,眼看一掌就要击中蓝衣人的后心了,蓝衣人却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对瘦子猛攻。就在胖子高兴要得手时,横向里一支大手如鹰爪般杀到,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腕喝道:“呔!你背后偷袭才是欺人太甚!”原来是紫衣人突然杀到了。

本来,刚才罗惊天看那胖子身形虽然肥胖却是身法轻灵,心中大感有趣。可看他偷袭蓝衣人时,那个紫衣人竟然没有动作心里不由觉得有些奇怪,但看那紫衣人在最后时刻突然出手,一下子抓住了那胖子的手腕,罗惊天看在眼里心想:漠北双绝的身手果然名不虚传,但从现在双方显露的几下来看,恐怕不是这对默默无闻的孪生兄弟的对手!

但场面上可是乱了!那些打手们被打得东倒西歪的,状况好的在地上呼痛打滚,被打得惨的连声音都没有了!而赌桌椅子也或是肢残体缺或是粉身碎骨,完好无损的几乎没有了,椅子残腿桌子断面落了一地,下脚的地方都不好找了。

最乱的还要说正在激斗的四人!漠北双绝素来共同进退,多年的狼狈为奸二人早就形成了攻守间的默契,本来他们身手就是极为高强了,再凭借多年的默契,二人联手时的武功如同增强了数倍,有不少好汉都是栽在二人联手合击上了。不过,今天他们的对手有些不同,紫衣人和蓝衣人乃是孪生兄弟,他们在江湖帮中最出名的恰恰也是联手并击!

孪生子之间通常都会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默契,加之二人自幼在同一师父门下练功,他们师父又刻意的教授二人合击的要领,所以,他们在与人搏斗时,若是合击的话那可真是如虎添翼了。

而与他们对决的漠北双绝也算是撞到了克星!同是联手合击的高手,但论单打独斗,双绝已经感到对方兄弟二人至少功力上要胜过自己一筹,而赖以自傲的最大本钱,合击之术人家孪生兄弟一起自幼修炼似乎也要比自己二人配合的默契一些。于是,落败也就难免,他们所能做的也只有拖延了!

紫衣人一脚踹向胖子肋下,而此时刚腾出手来的瘦子忙以右手食中二指直戳紫衣人檀中穴,紫衣人正在全力对胖子施重手无暇他顾。眼见就要得手了,蓝衣人却是横插一步,他刚才追击瘦子未果,被那胖子逼退,此时正是一肚子火气,一个手刀便朝瘦子身后力劈下来!

“小心!”胖子虽然被紫衣人紧逼而无法分身去帮瘦子,但他的实力终究也非同一般,在退防的同时还不忘提醒同伴一下。当然,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紫衣人趁着他分心之际,动作稍微有些迟滞,大喝一声:“找死!”双掌飞舞轮番直击,逼得胖子好是手忙脚乱一阵,总算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化解开了紫衣人这一通攻势,突然眼前的紫衣人身形一矮,他下意识的觉察到:不好!一股疾风冷冷的袭向他双腿!

情急之下他到也不含糊,双脚来不及发力了,便努力将双腿向上一收,而紫衣人那如惊鸿霹雳般的一个扫腿将将的擦着他鞋底扫了过去,吓得他当即惊出一身冷汗!可倒霉的事情还在后面,紫衣人一腿踢空,却连丝毫的停顿都没有做,立即一掌拍出,毫无花哨的印在了胖子那肉垛般的前胸上!此时胖子正是双脚离地,瞬间的滞空时刻,根本无从借力,被紫衣人一掌拍中当即飞了出去!

“哇!”他一声闷闷的叫声,接着“咚……扑啦啦……”竟然将赌坊的隔墙撞破一个大洞,飞到了旁边的隔间里才摔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看胖子落败,瘦子也是一惊,可高手对决怎容分心?蓝衣人看准了空挡,一个饿虎掏心直奔瘦子胸口,瘦子慌忙挡格,这时,已经腾下手来的紫衣人突然杀到,照着瘦子后心就是一掌!

本来瘦子的武功就比蓝衣人稍逊一筹,能够支撑到现在全是靠一口气硬顶着的。紫衣人突然来攻又是从背后,瘦子也实在躲避不开了,被结结实实的拍在后背一掌,一下子如断线的风筝似的朝前飞扑了过去!蓝衣人本来就要得手了,却被紫衣人突然插手,心里有些不快,但又不便向兄弟发脾气,便转而对着飞过自己身侧的瘦子就是一拳,将向前飞扑的力道生生变成了侧飞,竟是将瘦子当成撒气桶了!

连续两下重击,瘦子虽然功力深厚却也招架不住,重重的摔在了墙角大口吐着血!

紫衣人和蓝衣人对视了一下,也不理胖瘦二人的死活,只是讽刺似的说了一句:“漠北双绝?好笑!”便脸有得色的朝刚才开宝的宝官走去。“姑娘,宝来赌坊按月交江湖帮规费,我江湖帮也自然不许有人来贵处捣乱!”说完,他们又默契的回头看看不知死活的二人,继而又转过头来对宝官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贵号了,告辞!”说完向宝官一拱手就要走。

虽然看得出宝官对这兄弟二人还是不太感冒,但到底是帮了她的忙,便福了一福说道:“多谢二位出手,请转告厉帮主,就说改日鄙号东主定会登门拜谢今日之事!”那兄弟二人道了声“不敢”便要转身离开。而那宝官也一面安排人手准备收拾场子,同时要先将半死不活的漠北双绝看管起来好去送官,又打发人去告知掌柜等,已经无事了,不必担心等等。

当这对孪生兄弟走到楼梯口,准备下楼时,忽然一个声音响起,说道:“这二位,怎么打了人就这么一走了之吗?”二人回头一看,一个年纪不大的后生站在一根柱子边,看着他们两个问道:“你们这么多人打人家两个人,而且又是在你们自己的地头上,是不是太欺负人了?”

除了这对兄弟,虽然还有那些个打手围攻漠北双绝,但他们纯粹就是来捣乱的,根本不足以影响双方的力量走向。至于说是在江湖帮的地头上倒也没错,可明明是漠北双绝在赌坊赌输了起事,连愿赌服输的最起码的江湖规矩都不顾了,说是江湖帮欺负人真是冤枉。

不过,这个后生却是够会讲话的,说的尽是漠北双绝有理之处,兄弟二人本来也不是善辩之辈,互相对望了一眼,他们心意相通均看出这是来找茬的,紫衣人便问道:“在下江湖帮孙众和,不知这位小哥尊姓大名,是和出身?我们并未有冒犯之处,为何小哥要给这名声不佳的漠北双绝来出头?”

紫衣人不与他争辩也是因为紫衣人知道自己兄弟二人不善于此,索性直接挑明了,看对方是什么来头!

“在下博运公,天运门罗惊天便是!”说完,后生深施一礼,十足是个书生模样!

但他此言一出,赌场一片哗然!不止是孙姓兄弟,就连那些打手甚至是那个宝官也都大惊失色。“你……”蓝衣人脾气较急躁,他正要惊呼,紫衣人却抢先说道:“原来是罗掌门,倒是我等兄弟们失敬了!”说完,脚下轻轻踢了蓝衣人一下,蓝衣人倒也不傻,忙跟着他一起向罗惊天抱拳行礼!

罗惊天微微一笑,看那蓝衣人的表现,罗惊天就明白此时江湖帮一定是从上到下都视自己为大敌了!不过,他今天出来就是要对江湖帮进行敲打的,江湖帮作为极乐教最大的帮手,如果不先铲除他们,则对于自己处理极乐教会非常不利!毕竟他们有官府的背景,虽然自己已经有了爵位,以及卫戍京畿的下三营人马的掌控权,但终究是要尽可能的减少官场上的阻力为好!

念及至此,他微笑着说道:“贤昆仲客气!”他笑容十分和蔼,“在下其实也是因为和厉帮主有些过节才要替这二人出头,不然的话,就凭这二位的人品,在下还真是看不上眼!”他说得轻巧,可孙家兄弟二人却是脸色一变,而倒在地上的漠北双绝虽然不能动弹了,但神智还是清醒的。听罗惊天说替他们出头心里已经有些不痛快了,在漠北一向都是他们替别人出头不算,罗惊天还说明了是为了和厉搏龙找茬,不然看不上他们兄弟,当真是欺人太甚!

不过,他们也只能是心里愤怒,动弹不得就连张嘴都是在喘气,所以,想骂罗惊天几句出气都不可能了。

“哈,罗掌门原来是找麻烦来的!”蓝衣人再也忍耐不住了,他狂笑一声说道:“不过,我兄弟二人对掌门客气也是给足了掌门面子,若是罗掌门逼我们的话……我们可就要冒犯了!”他竟然威胁起罗惊天来!

看看比较稳重的紫衣人,对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也是浓浓的杀意,罗惊天心里不由得有些高兴。“哦……原来二位是在和我客气!”他恍然大悟似的说道:“哎呀这大可不必呀!请吧,别客气!”说完挑衅的朝蓝衣人挤了挤眼睛,轻蔑的一笑!

“好!”蓝衣人大声说道:“我兄弟二人就领教一下罗掌门的高招!”说完看罗惊天坏笑的样子他忽然脑筋一转,又说道:“我兄弟二人向来是一起进退,对一个人固然如此,对付千军万马也是如此,罗掌门若是害怕了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不必客气!”罗惊天笑容不减的说:“像贤昆仲这般的身手,在下倒是不惧!”说完还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纸扇,惬意的扇了两下。此时天气尚且寒冷,如何用得着扇子?分明是对二人不屑一顾!紫衣人说道:“罗掌门!既然阁下如此不留情面,那我等可要得罪了!”只见他脸色黑紫,还隐隐冒着怒气,虽然是被罗惊天藐视的态度气的,却也合了他自己的衣着!

罗惊天突然一收纸扇说道:“少说废话!他厉搏龙要是客气也不会到西北去偷袭我了!我乃朝廷钦封的公爵,就是有罪也要有皇上圣旨才能处置,他厉搏龙乃是京畿按察使,如此道理会不懂?”这时,那些刚刚要散去的人见又有热闹了,便又复围拢了过来。罗惊天乘机说道:“如今皇后乱政,他厉搏龙不想报效皇恩却要跟极乐教妖人同流合污,岂不是有负皇恩?”

“本爵进京就是为了剿除你们这些为祸京师的败类,今天就拿你们这对人模人样的畜生来祭旗!”说罢他断喝一声:“纳命来!”整个人如一只扑天雕般向着二人扑了过去!见他来势凶狠,二人也不敢怠慢,蓝衣人上前迎击,而紫衣人则向斜前方滑出一步,从罗惊天侧面拍出一掌!

“找死!”随着紫衣人的怒喝,罗惊天听出他这一掌乃是倾力而发,当下也不怠慢。面对迎头杀来的蓝衣人,罗惊天只是随意的伸出右手,却恰到好处的抓住了蓝衣人攻过来的右手手腕,顺势一领。蓝衣人被罗惊天借力牵引,右拳竟然变成捶向了紫衣人孙众和!

蓝衣人孙友和固然大吃一惊,而孙众和更是措手不及,眼见得自己兄弟的拳头已经到了自己脸颊前面,他近乎于条件反射的一个侧滚,十分狼狈的躲开了三尺,这才免了正面被自己兄弟打中的尴尬!可他如此狼狈像也够丢人的,以至于那些看热闹的虽然不懂三人动手有多么凶险,但看他头发乱蓬蓬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孙众和躲了开刚刚暗念“侥幸!”却见自己兄弟如同一个沙袋一样,呼啸着飞了出去,直接从窗户被打到了街上!孙家兄弟的武功虽然联手对敌时威力大增,但他二人本身的功力也是不俗了。之所以没有什么名望,主要是因为他们本身也是宦家子弟,行为举止多少都要顾及些颜面,不能随意的去找人动手。而且,厉搏龙也是颇有心计之人,他也刻意让这兄弟二人平日里低调些,省得引人注目。

今日若非漠北双绝太过嚣张了,他们怕是也不会趟这淌浑水的。可也正是因为有自傲的资本,所以虽然厉搏龙对帮中重要人物都交代了遇到罗惊天要小小之类云云,但他们兄弟二人心中并不服气!罗惊天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就算从娘胎里练起能够有多深道行?

按照厉搏龙的交代,当发现罗惊天的踪迹后如果有机会击杀就要击杀他,但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多聚人手!兄弟二人只想到了有机会可以击杀罗惊天,却忽视了多聚集人手,结果也就造成了孙友和被从窗户打出去的结果!到底是兄弟手足,孙众和顾不得还有敌人在场,一下跑到了窗户前谈身下向下一看,见有人将兄弟救起并朝着他说还有气后他才安心了些,待见自己兄弟被抬走了,他才又转过身来惊疑不定的看着罗惊天!

“好了,刚才我手下留情,你兄弟可以保住性命的。”他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是会废掉功力,成为寻常之人罢了!”说得轻轻巧巧,可废掉功力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简直比杀头还痛苦!杀头只要一下就过去了,而废掉功力则表示后半生要在屈辱中度过了,当真是生不如死呀!

“你……”孙众和虽然沉稳,但听说兄弟如此惨象却也沉不住气了,“罗惊天!你够狠!我……我……”他想要和罗惊天拼命,但他到底还有些脑子,刚才罗惊天展露的那一点手段虽然不多,但却是明白无误的告诉他,罗惊天绝非他自己就可以对付的!而就在他犹豫之时,罗惊天却又说道:“我怎么样?你刚才不是也挺狠吗?来吧,看看你有多少斤两!”说完还挑衅的朝孙众和扬了扬下巴,任谁都清楚这挑衅的含义!

孙众和虽然恼怒却真的不敢轻易动手,而罗惊天也不紧逼,只是讪笑着看着他,二人就这么僵持住了。“哎呀……这是怎么话儿说的?二位都是小号的贵客,可千万不要伤了和气呀……”一直冷眼观瞧的宝官也说话了,对于她罗惊天倒是不排斥。一来像她这般标致的尤物,罗惊天从来都是喜欢的紧!二来则是她本身的原因,虽说宝来赌坊背景一定很深,但像刚才孙家兄弟和漠北双绝的打斗那么激烈,她却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等闲视之,足见其城府之深了!

“姑娘可是有话要说?”罗惊天和颜悦色的问道:“要是姑娘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不必客气!”他转而又对孙众和说了一句:“不要像这对贤昆仲,越是不喜欢让他们客气,他们越发的客气,那位仁兄竟然客气得从窗户跃出去了,真是让人太不好意思了!”说完他还唉声叹气一番,气得孙众和两只眼睛差点瞪出来!

“噗嗤……”宝官掩口一笑,向罗惊天福了一福道:“这位爷台真是风趣,明明是爷台身手高强人家打不过,却说是人家客气,真是笑死了!呵呵呵呵……”说完又是一阵浅笑。罗惊天也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她,而孙众和此时更加不敢有什么造次,也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她表演!

“唉……”宝官语音越发的妖媚,其实,若是只看她的长相虽然也是罕有的美人了,但以罗惊天的眼光自然不会对她有太多的重视。毕竟,罗惊天房中当真是国色云集,若是还有女子的长相能超过他的那些女人,怕也真是只有天仙了!

不过,在罗惊天看来,女人的长相虽然重要,但还有一点更重要的,就是气质!在他看来,如果女人只是美貌,那么迟早有厌烦的时候,而只有有自己的特点的女人才会长期的对男人有吸引力!

这个宝官对他最大的吸引就是那媚态,她并没有刻意的去引诱罗惊天,但在罗惊天的角度来说,宝官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无不是在对他进行诱惑!虽然林雨晴等众女对媚人之术也是精通,但却也是各有特色。从这个宝官所表现出来的媚术看,罗惊天忽然心里一动,说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在极乐教中是和职务呀?”

那宝官本来正要说话,被罗惊天这突然一打断不由得一怔,一脸的媚态瞬时不见了。当然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旋即她又恢复正常,依旧是颠倒众生的样子,说道:“公子真是说笑,奴家只是个小小的宝官,可不知道什么极乐教不极乐教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