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2章 龙虎来犯·少林武当

第12章 龙虎来犯·少林武当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罗惊天这里是其乐融融的,众女如众星捧月般的围着他,他连吃饭都不用自己动手,自有玉人口口相递的直接味他。若是渴了,也是同样由众女将美酒琼浆含到嘴里,然后再将混合着檀香甘津的美味送上。罗惊天更是乐在其中,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但罗惊天终究是见惯了风流阵仗,他的心智还是清醒的。

所以,当婢女来报,说是从宫中来了人,罗惊天立刻恢复了常态,命人将宫中来人带进来。

“奴婢薛吉祥参见博运公!”又是个太监!罗惊天听到这不男不女的声音就恶心,不过,好在眼前是个小太监,声音虽然讨厌,但比之乌老公那公鸭似的嗓子要好很多。

“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罗惊天淡淡的说道:“本爵可是忙的狠呐!”其实,他就是不想废话,不想多听一句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说的鸟话!

“是,”薛吉祥恭敬的说道:“公爷,昨日公爷入宫觐见圣上,皇后娘娘已经知道了!”说完,他眼含深意的看着罗惊天,却是在等罗惊天的反应。可没想到罗惊天并没有显示出什么惊异之色,只是冷冷的说道:“废话连篇呀!”他语气十分轻蔑,“不是已经知道的话,又怎么会让人伏击我?再说本爵入宫时一定会路过外宫,傻子才会不知道!不过……”他语气一转又道:“不过,若是傻子也不必本爵来动手了!”

那薛吉祥眼睛里露出一丝惊讶,跟着却是有些脸红。确实,罗惊天说的都是常理,怎么自己竟然没有想到呢?而且,自己的上司竟然也没有想到?但既然能被挑选出来见罗惊天,这厮就还是有些门道的,他惊讶之色只是一闪即逝,脸上旋即恢复如常的说道:“哦,公爷果然是明白人,看来小的的主人说的真是不错,公爷乃是当世豪杰,与公爷为敌确实不智!”一番马屁丝毫不露痕迹,却是将罗惊天拍得很是舒服,薛吉祥表情的变化虽然快速,却也难以逃过他的眼神,只是没想到此人拍马屁的功夫倒是一流!

“所以,”薛吉祥眼露狡黠的说道:“我家主人要小的来给公爷传个话,只要公爷不与我家主人作对,那么日后我家主人得了江山当与爵爷共享。而我家主人也愿与公爷永结同好,这等美事乃是世上男人无不孜孜以求的,不知公爷意下如何呀?”

“你是你们教主的人,还是李彩凤的人?”罗惊天突然出其不意的问道。

“自然是圣尊的人……”薛吉祥想也没想的顺口就回答道,“这……你……你……”没想到罗惊天竟然会知道极乐教内部的隐秘之事,他一时不小心说溜了嘴,可再想改口也不好措词了,只有讷讷的看着罗惊天。

“你们圣尊和教主那么看得起在下,那在下也就不能客气,总也要注意她们才是!”罗惊天鄙夷的说道:“你告诉你们那个圣尊,我会将她骑在身下,不过,到时候她要叫我主人了!哈哈哈哈……”罗惊天放肆的大笑起来,那个薛吉祥又怒又气,可又不敢和罗惊天翻脸,毕竟圣尊都忌讳的人他这个小卒子是不敢得罪的。

“滚吧!”罗惊天冷然骂道:“难怪李彩凤会让你来传话,原来是怕派个有胆气的来了惹了老子,被老子宰了,没人去给她报信呀!”不理他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罗惊天继续骂道:“看看我的这些女人,有哪个比她李彩凤差了?就是她曾经的同门林雨晴都是我的女人了,告诉她十日内若是自己来老子这里投降,老子便不计前嫌收了她。不然,非**破她的阴关不可!”说完突然飞起一脚,竟然直接将薛吉祥踹得飞了出去。

薛吉祥只感到自己耳边一时风声鹤唳,待落地时,虽然屁股摔得生疼,但稍一运气调息却发现没有受什么内伤,他一下子从地上窜起,飞也似地跑了!看守在外院的下人官吏们看傻了眼,倒不是别的,只是这薛吉祥跑出去的速度太过迅速,守卫的侍卫们看来似乎此人的轻功太过神奇了!

薛吉祥回去报信不提,罗惊天却是问身旁的妙丽丝道:“娜姆古丽她们去少林武当行事,有什么消息回来吗?”他此时脸上的焦急绝不是装的,其实对于罗惊天来说,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这些女人安危!

“刚才正要跟主人禀报,刚收到娜姆古丽的飞鸽传书,说是少林的事情基本已经妥当,武当的事情也差不多了,估计再有几天也就可以顺利解决。”妙丽丝如实的报告,并且将一张信纸交到了罗惊天手里。罗惊天接过后,看是娜姆古丽的字迹,便仔细的看了起来。众女则识趣的或是站在他四周,或是索性出去自行办事,但总之是一声不吭,丝毫不打搅罗惊天。

罗惊天的表情倒还正常,原来,信上写着。娜姆古丽等几女,在罗惊天毁去京师外围,那个小县城的极乐教分舵后,立刻被他秘密派往少林和武当一带行事。一起的还有张可儿等,虽然张可儿本是华山派的名宿,和少林武当有些渊源,但像她这种心境平和功力深湛的女子,如果对一个男人动了真情,那就一定是死心塌地的。所以,当罗惊天提出要她们去少林武当时,她竟然没有问为什么去,就直接答应了,倒是让罗惊天有些诧异了!

可也多亏有张可儿,娜姆古丽是西域女子,其它几女则或是武功不济,或是辈分较低,最要命的是,还有绝阳门和阴葵教的妖女!她们是不能直接暴露身份的,于是便都成为了张可儿的同门,遇到事情就报张可儿的名号,如此一来,行事倒也顺利。

她们在少林寺附近稍微排查了一下,结果竟然发现,少林寺确实有问题。他们的掌门方丈圆刚和尚,竟然在半年前下了封山的命令,也就是说,除了有他的同意,寺内僧众是不许可随意下山了。而就是有人来拜山,那也是需要他点头才可以,似乎要与世隔绝了。虽然以前少林寺也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但通常都是外界有异常情况发生的时候,比如改朝换代,或是封山修禅的时候。可最近中原并无有什么异常,而且也不到少林寺封山修禅的时候的,最重要的是,此次封山竟然已经封了半年多了,最近一次少林弟子出山似乎还是去解决十八罗汉被卢家杀害的事情时。

于是,众女决定到少林打探一下。

张可儿和娜姆古丽趁夜色摸入少林寺,而其他人都在外面等候接应,结果是出奇的顺利。二人只是在寺里打探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有了重大发现,那就是少林寺掌门圆刚和尚,竟然不是他本人,而是别人冒充的,而冒充者竟然是极乐教徒众!

二人不敢耽搁,忙出寺将此事写好信,要飞鸽于罗惊天。可张可儿忽然有了主意,要再去武当看看,看看这个和少林齐名的武林领袖是不是也有问题了。于是,她们又到了武当,结果,在武当山脚下,她们遇到了以前被阴葵教收买,后来又投靠罗惊天的一个内线,这下她们有了信心,才将书信发出来。

而在罗惊天收到书信的同时,张可儿和娜姆古丽等也在商量着行事对策,毕竟少林封山格外引人注目,而武当则是一切如常,并无丝毫异样。

“不瞒二位,虽然武当自松鹤道长传位于一清师兄,自己去闭关修炼后,小的总觉得气氛有些不对,而且越来感觉越强烈!”内线道号一刚,乃是现任武当掌门一清的师弟。看娜姆古丽等看向自己,他忙邀功似的述说起自己所发现的不对劲之处来!

“武当乃是道家仙山,是道家修行的所在,虽然武当不似其它道观那么守旧,不许门人弟子随意到江湖上走动,但终究也是比其他门派要严格些的。”他顿了顿继续道:“以前,我等要是下山时,至少是要到师父那里去说明一下下山的原因才可以,可自从一清师兄接位后,却是随便多了。”他有些走神似的边想边说道:“虽然说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可终究是有些过了,毕竟当初一清师兄是我们平辈师兄弟中最古板的一个了。可他一当上掌门,我们下山也不去跟谁说起,回来了他也不管,而且,他越来越不爱管事,到了最近,似乎什么都不管了,我一个多月没有见过他了。”

“那现在真武观里谁在管事?”娜姆古丽问道。“管事?是没人管事!有两个新晋弟子倒是很得一清师兄赏识,他们会安排一些观中的事情,而且,现在也就是他们还能有机会见到掌门师兄。”他表情严肃的说道:“前几天,我曾经想试探一下,找个理由去求见掌门师兄,可他们竟然有一个挡在了师兄门外,说是师兄在闭关,不见任何人。”他总结的说道:“按照一清师兄的性格,他闭关应当会去静思阁,而不是在自己房中。所以,我认为,这其中肯定有古怪!而且,松鹤先师已经闭关多年了,可却还没有消息要出关,这也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听他说完,张可儿和娜姆古丽等不由得点了点头,心想,这些自己包括其他一些门派恐怕多少都会知道一些,可却是谁也没有觉得不对。

“那两个新晋的弟子住在什么地方?长得什么样子,武功如何?”娜姆古丽突然问一刚道。“平日里他们都住在自己的房中,就是离掌门师兄的丹房不远。武功应当说也是一般,说得过去却也不是很出彩。至于张相嘛……”一刚思索了一下,忽然说道:“姑娘若是不提我还真没在意,这两个小子长得白白嫩嫩,连说话的声音也比较细,真有些像是女人!唉!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在意呀!”说完,他还有些懊悔似的。

“好了,你做的这些就很好了,日后公爷会有重赏的。”娜姆古丽不欲多说,问清了掌门及那两个新晋弟子的卧房方位后,便让一刚继续回去潜伏去了。

“张姐姐,我们去看看那两个像女人的道士可好?”娜姆古丽的眼神里流露出狡猾的笑意,张可儿也是含笑点头答应了。

真武观的巡查真是太稀松了!这是娜姆古丽和张可儿共同的看法,当然,是相对于封山的少林而言的。还是二人行动,毕竟这种潜入探寻的事情,人多了有时反而是累赘。而且,就是单打独斗,恐怕世上能够胜过二女的人也是寥寥无几的。

按照她们给罗惊天后来传递的书信上说,她们捉住了那两个新晋弟子,竟然真的是两个女子,而掌门一清竟然也被她们救下了。原来,真是极乐教的人渗透了进来!这两个女子本来是一清行走江湖时救下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她们一家投亲不成,却遇到了劫匪,杀死了她们的父母,又要将这姐妹两个抢到山上去做压寨夫人。正逢一清奉师命出来办事,他当即杀了匪徒,救下姐妹两个,见她们举目无亲也只好先将她们带到武当山下,暂时寄宿在一户山民家里。

一清并没有告诉自己师父救人的事情,虽然他是行侠仗义,但他却是觉得就是不应该将此事告诉师父。随着一清隔三差五的来看望姐妹二人,渐渐的,一股男女之情在他们之间产生了。一清虽然是武当弟子,可他却是没有真正出家,只是挂名而已。而且,道家对于男女之事本就不似佛家那么禁忌的严厉,如青城等地的道家弟子还可以结婚生子的。

只是有一桩,这姐妹二人对一清都是情意绵绵,而一清对这姐妹两个也都是颇有情意,可这该如何相处?最后,还是姐妹两个耐不住性子,主动提出要一清将姐妹二人一起娶了,一清虽然有些震惊,但还是很快就高兴的答应了。毕竟,面对如此容貌清丽的一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姊妹花,哪个男人不想全部据为己有的话,那这个男人一定有问题,不是身体上有缺陷就是心里受过刺激了!但一清肯定不是,他高兴的要去禀报自己师父这件事,他八岁上山拜师,到今年二十六岁了,十八年间总共也没有回家过几次。而他的父母也在前几年去世了,家中也再没有什么亲人,所以,他对自己师父松鹤道人十分尊重,隐隐的将他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是自己尊敬的长辈了。

见他如此真诚,姐妹两个也是很感动。一清将此事报知师父,松鹤虽然有些责怪他向自己禀报得有些晚了,但还是很高兴自己的弟子有了好的姻缘。于是也就欣然同意,准备改日为他在山下道观产业的农庄里给他们举行个婚礼。

一清忙不迭的下山将此事告知姊妹二人,二人也是动情之极。此时,她们寄宿的农家老夫妇都去走亲戚没有回来,而他们的孩子也到地里干活去了,也就是说,没有人会来打搅一清和这对姊妹花!一清忽然感到一阵燥热,而他向对面看去,对面的姊妹两个也是双眼冒火,脸颊都红彤彤的显然也是动情之极了。作为血气方刚的男人,一清再也顾不得什么圣人教诲,反正圣人不是也说食色性也吗?一切就是这么顺其自然,三个郎情妾意的男女,在这并不宽敞也并不豪华的小屋里,昏天黑地的大战了起来!他们忘记了一切世上的烦恼,只知道不断的向对方索取,并且还要应对对方对自己的索取,肉浪翻滚,直杀得风云色变,直杀得鬼哭神嚎。当一清自己也记不清是第几次交货,将自己的阳精毫无保留的交到了不知是姐姐还是妹妹的身体最深处时,他终于感到了一阵无力,但心情却是很高兴。

可事实就是如此无情!当姊妹两个嬉笑着一丝不挂的站在一清面前,而一清想起身却是起不来时,一清忽然想起了什么,他额头冒出了冷汗!莫非这是个圈套?这对姊妹花是来害自己的?他提气调息,却发现自己内力虽然还在,可就是被逼在丹田之中,无论怎么催发也发动不起来。再看看二女,忽然他注意到,虽然二女胯间私处都有混合着血丝的ai液流出,可从二女谈笑风生神情自若的表情来看,根本就不可能是刚刚被破瓜的样子,没有丝毫的痛处或不适的感觉!

而此时二女也原型毕露的告诉了一清,自己乃是极乐教派来对付一清的。本来她们受命是引诱一清投靠极乐教,但经过她们观察,一清为人十分正直,绝非轻易可以令其做违背道义之事的。所以,她们才定下这个美人计,用极乐教秘术困住一清的内力,若是一清不听她们的,则无异于废人一个了。

更让一清惊奇的事情还有,姊妹两个竟然带着一清趁着夜色上了真武观!平时防守甚严的真武观竟然根本没有人巡夜?这未免太过荒唐了吧?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任人摆布的被二女带到了松鹤道人的丹房外,打开房门后,一清才真的被彻底惊呆了!原来,松鹤道人竟然被人五花大绑的困住了,而从他脸上的神色看来,似乎武功也被禁制了。原来,极乐教的人早就混入了真武观不少了,只是一般地位都不高,所以,当姊妹二人捉住一清时,他们也动手,将松鹤道人的茶饭中掺入了专门使人四肢乏力,内气无法聚合的软骨散!而那些巡逻之人,因为今日带队巡夜的是极乐教弟子,所以,故意将那些人都带走开小差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