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8章 大破西域·折辱将军

第08章 大破西域·折辱将军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决定双方近百万兵马命运的时刻到来了!

西域十七路联军三十万,号称五十万,中原大军四十万,号称六十万,终于要一决生死了。

赵凌接到对方使者送来的,新任统帅克里苏的战书,上面言简意赅的写着:

一决生死!几个西域文字,赵凌轻蔑的一笑,提笔写上来日决战,便将战书扔给使者,喝道:「本欲斩汝之头以祭旗,念你是使者姑且免之,回去告诉你们那些国王可汗,犯天威者必诛之!滚!」说罢,侍卫们将那使者一阵乱棒打了出去。

「众将官!」赵凌站在书案后说道:「敌军已经消耗不起了,破敌立功就在这一桩了!」「听凭将军号令!」接着,他便开始了部署,安排好前军侧翼,又准备好炮石后,将令箭分发给各个将领,众将接令下去布置了。赵凌走到地图面前,却是开始了沉思。

「父亲,让孩儿去吧!」赵破阵的声音突然响起。赵凌回过头,看到儿子正一脸严肃但也透着兴奋的站在他身后,正在等他答应呢!「你说说,为父要你去做什么?」他有意看看儿子到底是否看出自己的心思。

赵破阵也上前几步,他指着地图说道:「此地乃是敌我双方对阵的主战场,地势空阔,很是个厮杀的所在。」赵凌一缕长髯,虽没有说话,却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现在的情形,我们决战也就是在此地。但此处地势开阔,虽然敌军没有地方隐蔽,我方却也同样无法伏击对方。」见父亲表情上没有异样,他便放开手脚继续着道:「但若是和他们硬拼,虽然目前我军的兵威士气绝对可以战胜他们,却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这犯了兵家大忌,绝不能做。」渐渐的,赵破阵越来越有自信,「所以,我们要出奇兵!而这奇兵就是,从铁车峡小路绕到敌方身后,在交战之时突击他们背后,使其首尾不能相顾,自乱阵脚!」他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大概的线路,转而认真的对赵凌说道:「父帅,孩儿请命,愿领铁骑踏破蛮寇!」赵凌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却一直没有说话,半晌,「本帅心里也是想让你去的。」赵凌话说得并不响亮,但在赵破阵心里却无异于惊雷破空!没想到父帅竟然这么看重自己,让自己去做这件事关整个征战结局的大事?赵破阵惊得说不出话来,赵凌却还是冷静的说道:「军中可以胜任的将官有不少,但就特长来说,这个任务还是你去最合适!其他人相较而言,做别的安排更合适些。」他看看脸上满是兴奋,却说不出话的赵破阵道:「你的特点是沉得住气,而此行最重要的就是要沉稳,不仅行进时要不声不响掩人耳目,即便是到达指定之处也要冷静等待,直到两军交战的时机到来!」他肯定的说:「你做这件事最合适!」说完,他将最后的一支令箭交给赵破阵,说道:「马上去调动军马,准备行动吧!」说完,便不理赵破阵,径自坐到帅椅上,闭目养神起来。赵破阵拿着金裨令箭,坚决的对赵凌说道:「父帅放心,孩儿定不辱命!」说完,便转身出帐,去调动兵马了,他心里清楚,这是父亲对自己的信任,他绝不能辜负!

「师弟!」罗惊天那熟悉的声音叫住了赵破阵,他转身抱拳行礼道:「掌门师兄!」罗惊天也是一拱手,他也不卖关子,说道:「师弟,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冒险的军情,可让韩良相助!」说完便莫测高深的笑着拱了拱手离开了。赵破阵站在当地,他凝思罗惊天的话,忽然醒悟到,罗惊天乃是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危险却又极为重要的事情了。来到军中这么久,父亲对于他这个儿子的一言一行都是了若指掌了,所以,自己落后众将官半天才出帐,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才对。以罗惊天的精明不会看不出这些,他知道军中之事不好多问,便告诉自己可以要韩良来相助,以韩良的武功和心计,绝对是个很强的助力。其实,自从和古仙奇提前来到军中辅助以来,古、韩二人的能力就已经体现了出来。古仙奇还因为立下战功而被封为了将军,韩良则是主要在幕后活动,所以露脸的机会不多,但众人都知道他是刀锋内敛了!想到这里,赵破阵转身向韩良的营帐走去。

他来到韩良的帐篷,刚要说话,却见门帘一掀,走出一个人来。出来的正是韩良,他信心满满的对赵破阵说道:「师弟,掌门师兄和我说了,你何时启程都可以,我准备好了!」赵破阵激动之下,抓住了韩良的肩膀,「师兄,我……」却是不知说什么好。一切尽在不言中!

罗惊天回到自己营帐里,见到王母和林雨晴都在,「主人,」还是娜姆古丽抢先一步扑到他的怀里,「师傅传来消息,说布易达汗已经准备弃了联军统帅的大印,率部离开大营了,他还传书给车师国王,让他到一线峡接应。」听她一说,罗惊天连忙追问详细情况,当得知一线峡的地形及车师国王和楼兰王的关系后,他心里不由得有了个打算,于是,他便和三女说了一下,特意对娜姆古丽吩咐了几句,娜姆古丽一脸的不愿,却是低头不语。王母和林雨晴也是一脸的让人怜爱的可人样,罗惊天心里一动,喝骂道:「骚蹄子!不过是几天,算了,今天老子好好喂饱你们,你们好安心去,非**死你们不可!」他说得恶狠狠的,但娜姆古丽等听了却是喜滋滋的动手脱起自己衣服来!罗惊天知道她们心里不舍得离开自己,但却又必须要抓紧时间行动,所以,见三人除去自己衣物,便也脱下自己衣服,要好好「宠幸」她们一番!看着这三个美艳无比的女子所展示出来的绝好身材,虽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可还是引得罗惊天赞叹不已。如此完美的身体,真是集天地之精了!看到罗惊天欣赏自己的身体,三个本是淫荡成性的女子既有些害羞又有些骄傲,曾经有过无数男人对自己的美艳不可方物垂涎三尺,但却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可自从遇到罗惊天后,连她们自己都觉得自己变了,变得敏感容易害羞了!

看到罗惊天露出那条紫红发亮,粗硕骇人的大ji巴,娜姆古丽心跳不由得加快不少,她轻巧的跪在罗惊天面前,双手抱住了他那条对于众女来说简直是勾魂摄魄的大ji巴,檀口轻张着含了下去。满是腥臊气味的大ji巴在她嘴里似乎是香甜美味的蜂蜜乳酪般,她吸允舔弄的极为用心,灵巧的舌头时而勾索那巨大的马眼,时而抚慰缠绕棒身的暴突的青筋,罗惊天被她服侍得舒爽异常,若非他天赋异禀久经风月,怕是当时就交货了!但饶是如此,他也不由自主的一手抚摸着娜姆古丽的秀发,轻轻的将她推向自己的大ji巴,让自己的人间凶器更加的深入到她喉咙深处一些。娜姆古丽更加的用心,虽然不时的,由于罗惊天的大ji巴顶入的过身,而将她顶到翻白眼,但却还是一丝不苟的卖力吸允舔弄着!王母和林雨晴则分别在罗惊天身边,用自己的**给他做着按摩,而自己却不由自主的将手指伸到自己胯间,先解决一下燃眉之急了!

终于,罗惊天感到需要发泄了!他一把扯起娜姆古丽,如老鹰抓小鸡般提起,而娜姆古丽也配合的分开双腿缠在罗惊天腰间,进而调整好角度,将穴向着他那如拳头般大小的gui头上坐去!

伴随着金刚般大ji巴的侵入,娜姆古丽那本就淫液充盈的穴更加的洪水泛滥,蜜汁被大ji巴挤压了出来,沿着棒身上的青筋脉络顺流而下,滴答到地上,情景十分**。为了速战速决好去做别的事情,罗惊天也不废话,他将娜姆古丽抱到几案上便大刀阔斧的****弄起来!

「啊……呀……**穿了,啊……」娜姆古丽不顾廉耻的**着,丝毫不在乎是否会被帐外的人听到。其实,她心里清楚,这是冬季营帐,加厚了不说,为了保温还又做了个夹层,这样一来,既可以更好的保温了,声音也不容易传出去了!

而且,此刻外面乱糟糟的,根本没人会注意这里的古怪声音。

「啊,**死了,死了,主人,**死我了……」「呀,……好恨的心呀,啊……主人,呀……」「就是要**死你,看你还不听话!」罗惊天恶狠狠的说着,而大ji巴也是更加凶悍的**了进去,娜姆古丽那本来是高耸肥厚的雪白可爱的**,被罗惊天狂攻猛打之下,已经是红肿异常惨不忍睹。但即便如此,却丝毫不能勾起罗惊天恻隐之心!

「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连成一片,配合着娜姆古丽的**声,罗惊天更加的情绪高涨!

「啊呀……来了,来了……啊……」娜姆古丽突然的发声喊,四肢如被一下子抽去大筋般一下子紧缩,将罗惊天抱了个结实。罗惊天还没有发泄的意思,他继续猛攻,但却由于娜姆古丽和他缠的如联体而生一般,变成了将她整个人都带起,然后又撞向几案,如此周而复始的,幸好那几案乃是铁花梨木所制极为结实,不然怕是早就崩塌了!

在如此剧烈的冲击下,娜姆古丽很快就被罗惊天**醒过来,她立刻鼓起余勇舞动肥硕挺翘的大屁股和罗惊天战在了一起,好一阵厮杀!尽管她的结局是注定要失败,但却是义无反顾!

当罗惊天勉强发泄了欲火时,娜姆古丽已经泄身不知多少次,她眼冒金星,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最后罗惊天将滚烫的阳精射入到她同样炙热的子宫里时,她又被刺激的**泄身,进而晕了过去。看到自己喂饱了这个**,罗惊天心里却有些踌躇,心想:让她们去车师国顶替妙丽丝指挥,在和妙丽丝会合之前的这几天怕是要寂寞了!忽然,他心里一动,还有个仙子在身边,看来也许要「用」了!继而他转身抓过王母和林雨晴,让她们一起并排趴跪在床榻上,自己则是站在她们身后对着那同样巨硕肥大的大屁股好一番爱抚,林雨晴的白皙诱人,王母的虽然稍差却也是极为白皙的,而且,比之林雨晴更加富有弹性一些!他大喝一声,凶悍的将大ji巴**向林雨晴,**得林雨晴**好一阵后,突然抽出,进而攻击起王母来,如此轮替,竟然同时将两个淫妇**得晕头转向,不知身在何处了!

直到晌午,娜姆古丽等才醒转过来,收拾好后,依依不舍的离开罗惊天,和古仙奇率队奔赴车师国而去。

见到她们离开,罗惊天也是不由自主的长叹了一声。「罗掌门和心上人分别了果真是不好受呀?」一个动听的声音在罗惊天身后响起,原来是李争艳不动声色的来到他身后。其实,罗惊天早听出了她那极力掩饰的脚步声,他的长叹固然有不舍得娜姆古丽离去的原因,却也有些是故意要仙子听的。

他故作惆怅的说:「不瞒姑娘说,在下平生有两个心愿,一个是要在武林中闯出翻事业,上报朝廷,下慰百姓。」他见李争艳很是认真的听着,心里好笑却又忍住,道:「这个愿望嘛,我有天运门祖宗基业做根基,还是容易办到的。」他有意拖延了一下,吊下李争艳的好奇心。当李争艳要开口询问时,他又继续说道:「还有一个愿望,就是我要将绝色美女都收做自己的女人,这个却是不容易了!」见他说的认真,李争艳还以为他有什么远大的追求,却不料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不由得脸上一红,可奇怪的是,她竟然没有发怒,甚至心里还有些莫名的欣喜,她自己都奇怪自己的感觉!她倒是不觉得罗惊天这第二个「宏愿」有什么不对。毕竟他说要将天下美女收做自己的女人,却没有说要去抢夺之类的,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是妻妾成群的?罗家虽然是武林人士,但却还是朝廷侯爵,更何况就算是没有爵位,武林中有些实力的豪杰也没有几个是真的从一而终的!而她的欣喜其实也就来源于此,她真有些羡慕罗惊天身边的女人了!

其实,自从被罗惊天救到大军军营后,她每天白天不是练功疗伤,就是帮助大军筹划破敌之策。但到了晚上,她却总是不由自主的潜到罗惊天的营帐外,去做平素里她连想一下都会觉得不耻的偷听之事。她的武功甚高,军营里除了罗惊天高过她外,娜姆古丽只是和她不相上下,还要在古仙奇等诸人之上。所以,她每次去偷听都躲开了巡逻兵士的耳目,只有罗惊天心里清楚她在帐外偷听着里面的肉戏。每次,当她听到娜姆古丽那欲仙欲死的**声时,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幻想那躺在罗惊天身下,婉转承欢,不知是苦是乐的女人是她!

回想自己这几十年来,还是头一次有这种感觉,此前追逐在她石榴裙后的武林豪客不知有多少,但却是没有一个让她动心的!如今,虽然说罗惊天救了自己性命,但她自己都奇怪为什么会一下子对这个论年龄做自己儿子都嫌小的年轻人如此竟然如此心动。但就在这几天的相处中,罗惊天的一举一动对她来说似乎都是那么吸引,当她觉得或许这个年轻的还是个大孩子的男人就是她的命中之主时,不由得又开始担心自己的的年纪,毕竟虽然自己对自己的相貌很有信心,但年岁是摆在那里的,芳心不由得又是沉浮不定起来!

她满脸通红,表情忽喜忽忧的,罗惊天猜到她在胡思乱想,便微笑着走到她身边,毫无前兆的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李姑娘也是我欲求得的美女!」说完,便自顾自的向中军大帐走去,留下李争艳僵立在那里不知所措。

罗惊天将自己的计划告知赵凌,得到其首肯后,便告辞离开,回自己营帐收拾行囊了。

忽然,「罗掌门,」李争艳那美妙动听如天籁之声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奴家可以进来吗?」罗惊天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奴家」多是小女人自称,江湖儿女很少使用,李争艳如今用了这个称谓,看来自己的计划还是很顺利了!「请进!」装作刚刚知道她到来的样子,罗惊天赶忙来到门口迎接。李争艳进得屋中,她有些局促,但还是开口道:「罗掌门,你,你要……是不是,你去呀?」她前言不搭后语的,罗惊天装作莫名其妙的样子,问道:「姑娘你想说什么呀?」李争艳俏脸如同熟透的苹果般绯红可爱,她努力收摄心神说道:「你是不是要去办事呀?」罗惊天刚要作答,却不料她一口气说道:「你要是去办事,你的女人也没在身边,我陪你去好了!」说完竟是羞得连头都不敢抬起了。她自己也听出了自己的语病,她本想说「你的同伴也没在身边」却不料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说成了「你的女人」!这下意思全变了,罗惊天却是心中欣喜万分,此刻若是李争艳抬头,一定会看到罗惊天竟然是一脸的坏笑,夹杂着淫亵的表情!

他调笑道:「李姑娘,我的女人不在身边,却是旅途寂寞,若李姑娘肯委身相陪那是再好不过了!」见李争艳羞得双手捂住俏脸了,他更加得意的说道:「但不知,我女人如何陪我李姑娘可知?是否愿意也依样陪伴呢?」李争艳实在是羞得说不出话了,罗惊天见她如此,知道她已然动情,自己需要要行动了!

他猛地一下抱住李争艳,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李争艳满脸不知所措的表情,看着罗惊天,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罗惊天一脸的坏笑,对着梦想已久的怀中仙子说道:「知道吗艳儿,你们四仙子一个也逃不掉,我都要!」他声音不大,却是让李争艳更加惊奇不已。没想到他竟然要把武林四仙子全部都要,可金翠玲不是已经嫁做人妇了?但罗惊天肯定不会给她思考的时间了,他将在女子中也是上等身高的李争艳轻轻抱起,缓步走向自己的大床,也是他们将要的战场!

面对虽然年轻却是风月场上老将的罗惊天,李争艳自然不是对手,她的脑子里已经空空荡荡,任凭罗惊天摆布了!

很快,罗惊天就将她剥得精光,如一只雪白的白羊般放到在床榻之上,四肢大字型敞开着,充血而变得粉红可爱的**渗出晶莹的淫液,似乎在招呼着罗惊天去里面探寻一番美丽奇景!罗惊天几下除去碍事的浑身衣物,站在她面前的地毯上,大ji巴膨胀得如巨大的金刚杵一般,耀武扬威的愤愤指向天花板!

看到罗惊天那粗如碗口的大ji巴,李争艳不由得有些害怕,虽然她还是处子之身,但习武研修经络时总会涉及到男女之事,但在她对男人身体不多的记忆里,像这样骇人的大ji巴可从没有过!她有些担心自己的穴是否能装下这庞然巨物,但随即想到既然娜姆古丽等能够装进去,自己也不会差多少,也一定可以。

罗惊天咧嘴一笑,道:「仙子,我来了!」便向李争艳掩杀过去。他用嘴封住了那樱桃小口,舌头突入到檀口之中,贪婪的找寻那小巧的香舌,并将那些芬芳的香精毫无保留的全部吸了过来!直到李争艳快要窒息了,他才放过那惹人怜爱的樱桃小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