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9章 搅乱西域·讨伐叛逆

第09章 搅乱西域·讨伐叛逆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布易达汗暴怒着,他的双眼圆睁,几乎窑爆出鲜血来,但他此刻如同被施了定身术般,根本无法动弹!他的嘴虽然没有被封住,但却也是根本说不出话,因为,他的思想早就崩溃了!

当年,铁木哈从他身边将娜伊乌丽夺走时,他感到了自己的无可奈何!虽然自己已经是楼兰国的统兵大将军了,但却是无法阻挡国王向强大的龟兹国王妥协,因为,他不可能让国君为了自己而牺牲掉数万百姓和王权,毕竟他是臣子,而君臣之礼是不允许这么做的!所以,他失去了爱人,自己自降生之时至今唯一爱的女人!

记得娜依乌丽离开楼兰,骑上骆驼,驶向龟兹时,布易达汗那颗冷酷的心悄然泪下,他心里发誓,无论等多少年,他都要将娜依乌丽夺回来,让心上人回到自己身边。但,时过境迁,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他虽然成为了西域第一名将,但终究是没能将心上人迎回。布易达汗经常在深夜里痛骂自己无能,不过,他心里清楚,只要龟兹国君还是铁木哈,他就几乎没有机会!

本来,这次他之所以肯出任联军统帅,除了楼兰王的命令外,更多的则是,他要借此机会来增加自己的声望,甚至逼迫铁木哈交出娜依乌丽!但,当他看到众位国王可汗,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勾心斗角时,不由得心寒了,他当时就有种感觉,恐怕此次出征,他要尝到败绩的滋味了!不过,当他为了保全自己部下的性命,而不顾颜面的来到自己仇敌处寻求庇护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遇到自己魂牵梦绕的心上人,而且,是在这种状况下!

罗惊天一脸的邪笑,他故意要在布易达汗面前显示似的,将娜依乌丽摆出各种姿势,夜叉探海,水乳交融,观音坐莲等等,不一而足。而娜依乌丽尽管是在被强奸的情况下,到了后来,却也还是不由自主的配合着罗惊天的**动,淫荡的**起来!

“呀……呀……好人,啊……**死了。啊……”

“穿了,啊……穿了呀……你,你好恨的心呀……顶到了……”

尽管她似乎是在尽力压抑自己心里的欢愉,但任谁都可以听出她的声音里绝没有难过的意思的!布易达汗本就是性子爆裂的武将,当年,他由于没有资本和铁木哈相争,而舍弃了自己的爱人本就是无奈之举,今天,他本来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部下而来,却没想到,竟然能够来到深宫之中,而且还可以见到自己的心上人。只是,这种相见的场景却是自己所没有预料的!

“住手……你,你这个……畜生……”布易达汗无力的喝骂着,但他所能做的仅此而已!

罗惊天有意的将娜依乌丽摆放在他的面前,却是肆意的奸淫着,他要的就是眼看着布易达汗崩溃掉!罗惊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是那么淫荡放浪,似乎毫无顾忌一般!他是那么得意忘形,布易达汗在极度暴怒之下,终于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罗惊天感到一阵快慰,没想到对手竟然这么容易被自己气晕过去。他忽然抱住娜依乌丽的肥美丰臀,说道:“看来你的表现不错,少爷奖赏你一下!”说完,他将娜依乌丽按倒在地,将她双腿压向身体,而他自己那条硕壮无比的大ji巴凶狠的**入到娜依乌丽的穴里,一个夜叉探海,吹响了他进攻的号角!

他飞快将大ji巴对着娜依乌丽的穴**入抽出,将娜依乌丽体内的淫液挂带出来,弄得满地都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娜依乌丽不顾死活的**着,虽然她叫得声音很响亮,但布易达汗真的听不出她的叫声里有多少痛苦的成分,而更多的倒像是在欢愉无比的抒发心怀!罗惊天看到身下美女这么容易进入状态,不由得也是十分开心,他淫笑道:“好个**,看你把你乐的,少爷**的你可是舒服了?”同时,更加用力的将大ji巴**入她那娇嫩的穴里,顶的她好一阵乱翻白眼!

“舒服,舒服死了,呀,你**死我吧,啊……”娜依乌丽的脑袋里已经根本没有思考的能力,全部被无边的欲火所笼罩了!宽大的宫殿里,娜依乌丽那撩人的**声肆意的回响,这是她在被国王临幸时从来没有过的,而与之相伴的则是床榻“吱吱呀呀”的响动,表达着这香艳声音的出处!

当布易达汗型转过来时,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幅香艳无比但对他来说却是愤恨不已的场景!

娜依乌丽正被如同上供的供品一样,四肢大开的半靠着坐在桌子上,她四肢靠近末梢的手腕和脚脖子上分别被用丝带拴住,系在四周的床框,桌腿等器物上。

罗惊天和妙丽丝则正站在她身前,品评着娜依乌丽和妙丽丝的优略,就像是在买东西时挑选瑕疵似的!布易达汗眼里冒火,傻子都能猜出,等待娜依乌丽的一定是更加淫邪的奸淫!可他还是不能动弹,他咬牙切齿恶狠狠的骂道:“畜生!

要是我能动了,非杀了你不可!!”

看他牙根流血,眼睛发红的样子,罗惊天却是显得非常高兴,他挑衅道:

“好,我成全你!”说完,向妙丽丝一使眼色。

妙丽丝放浪的笑着来到布易达汗身前,“将军,这娜依乌丽真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呀!

看到主人这么喜欢奸她,我都有些妒忌了呢!“说完,随手在他身上点了几下,布易达汗顿时觉得身上一松,手脚立刻有了感觉,不过,由于他被封住穴道太久,所以手脚有些麻木了。

罗惊天此刻也是赤身**一丝不挂,他挺着自己那条硕长骇人的大ji巴,一步步的走向已经被他摧残的没有人形的娜依乌丽。

“不要……饶了我吧!”在娜依乌丽眼里,罗惊天无异于魔鬼化身,而他胯下那条兴奋得跃跃欲试的大ji巴更可谓是“人间凶器”了!本来就是生性柔软的她,在被罗惊天连续奸淫摧残多日后,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开始乞求罗惊天放过自己了。

但罗惊天本来就是要当着布易达汗的面,来淫虐这个美艳无比的美女,如何可能放过她?所以,她的告饶对罗惊天来说还不如说是催促的战鼓一样,他更加兴致勃勃的了!

“饶了你?真是不知好歹,她们盼着我整天干她们个不停呢!你却要我饶了你?”罗惊天一边调笑娜依乌丽,一边不疾不徐的来到她身前,将她修长的双腿抄起分开,却没有立刻动手来奸淫她,而是好整以暇的观察她的穴及其周围的美景!

“不错,不错,”他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虽然被铁木哈干了不知多少次,但没想到还是这么鲜美诱人!特别是**你时,一点都不觉得松散,你也没有修炼过缩阴的功夫,这可谓是难得了!”

听到罗惊天的品评,娜依乌丽被羞得无地自容,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可自己手脚都被绑着,虽然只是用柔软的丝带,但却也不是她这种弱质女流所能挣脱的。但更加让她难堪的是,虽然罗惊天是在侮辱她,但不知为何,她内心深处竟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冲动,下体更是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以至于一股冰凉的淫液从她穴里潺潺渗出,顺着白皙丰赘的大腿流淌下来,闪闪发光煞是动人。

尽管她极力的掩饰,但还是让yin水流了下来,本就羞愧难当的她,更加无地自容了。

罗惊天那本来并不难听,却在她耳朵里如若鬼啸的声音传了过来。“哈哈……“他淫笑着,”没想到王妃竟然这么淫荡,恐怕连我这几个骚蹄子都不及你容易发浪呀!“说完又是哈哈大笑起来。

正当娜依乌丽羞愧难忍之时,忽然,“住口!”布易达汗手脚筋脉活动开了些,他眼看着罗惊天如此侮辱自己的心上人,加上一直没有发出的怒火,他再次爆发了!“我杀了你……”他大步冲向罗惊天,不料,在一边观战的妙丽丝如同鬼魅一般,站在了他面前,挡住了去路!

“呵呵呵呵呵呵……”她宛似天籁之音般的笑道:“你这个将军可真是有趣,我还在这里你就敢说要杀我主人?哎……”

她轻叹一声,似乎很无奈的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成为将军的!”

布易达汗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根本忘记了眼前这个女人曾经在很短的时间以前,轻易的击败了自己,还封住自己穴道,让自己如木头桩子般顶在当地半天。

他不顾一切的挥拳打向妙丽丝,如下山猛虎般威猛无比,只是,他这如黄河决口般的攻击在妙丽丝面前却是如闲庭信步般的缓慢。任他虎吼连连,却根本碰不到妙丽丝的衣角,而当他想绕过或逼退妙丽丝时,妙丽丝却又是轻快的几下攻势就将他逼得手忙脚乱,不得不退回去。

“布易达汗将军,你何必着急呀?”罗惊天幸灾乐祸的说道,“你的眼神,在那里也能看清的!”说完,他将大ji巴对准娜依乌丽的穴,把粗糙的大gui头在高耸丰满的**上好一阵研磨,猛地,“嗨……”一声低沉的吼叫,青筋暴露粗硕无比的金刚般的大ji巴一下子**进了娜依乌丽那娇小的肉穴里!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虽然被罗惊天奸淫了很多次了,但面对如此巨物,她实在是一时间难以适应,在被罗惊天一插到底之下,惨呼了出来!

布易达汗双眼此时已经暴突着,几乎要掉出来一般,他却是根本没有办法闯过眼前这个虽然不算娇小却是丰满玲珑的女子的阻挡。尽管他虎吼连连,但却是感到有力无处使,千斤之力打到了棉花上似的。而他这里拼命搏杀,罗惊天那边却是和娜依乌丽在做着香艳的厮杀,虽然同样是舍生忘死,却是有着天差地别了。

“啊呀……不要呀……穿了,啊……又穿了……”娜依乌丽的叫声响彻整个殿宇,但若说是她在惨叫呼痛则实在有些牵强,那种欢愉的感觉是谁都听得出的。

罗惊天将大ji巴狠狠的**入到那温暖紧密的御道内,一路闯关直达穴最深处,当他顶到花芯时,狠心的将大ji巴一扭,坚硬粗糙的gui头便在娇嫩的花芯上一碾,顿时关防大开的,任凭其闯入了。

坚硬粗糙的大gui头一下子顶到娜依乌丽的子宫里,先是让她一个哆嗦,接着就是异常充实的密实感觉袭上心头。以至于,她自己产生了一种想法,就是自己是个很淫荡的女人,竟然被人强奸出了快感!但她也没有什么时间多想了,罗惊天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击得手后,立刻又将大ji巴从温暖的穴里抽出,由于结合的异常紧密,以至于他抽出时险些连娜依乌丽的穴内嫩肉都带出来。接着,他在还剩下一个大gui头卡在穴里时,停止抽拔,猛地一个反冲,大ji巴又再次**入到娜依乌丽的穴里,直插入子宫之中,将娜依乌丽**得又是一阵**。如此周而复始,很快,娜依乌丽就被阵阵快感吞没,本来就不是很清晰的意识又再次被欲火所替代了。

“畜生,畜生!我杀了你……啊!!!”布易达汗暴怒着,但却是就是无法解脱妙丽丝的纠缠,他感到自己快要崩溃了,眼看着自己的爱人在自己面前被强暴,而自己则是无能为力,让这个将军感到了莫大的羞辱!

当年,铁木哈将娜依乌丽从他身边夺走,还可以说是由于他是龟兹国王,布易达汗不能为了自己而给百姓引来无穷的灾害。而现在,娜依乌丽就在他咫尺之遥被人强奸施暴,他自己也是手脚自由的,却是没有能够救下自己的爱人,他连自己面前阻挡自己去路的一个女子都不能逾越,自己还是什么西域第一名将?他越斗越急,而罗惊天这边也是动作越来越快,只不过,这时加快动作的是娜依乌丽!

“啊,呀,你,啊……快呀,我要,啊……**死我吧,啊……”

“哈……王妃竟然这么骚,这么浪,不如你不做王妃给我做妾吧,”罗惊天听到她这么要求索取,一边继续奸淫一边调笑道,“我保证你天天都这么乐,让你欲仙欲死!嘿……”说完,又是一猛地冲刺,将娜依乌丽**得一个哆嗦,一股阴精喷射了出来,她**泄身了!

“**死了,**死我了,我不做王妃,做你的……你的……妻妾……”已经半昏迷的娜依乌丽嘴里却还兀自嘟囔着,她已经被罗惊天的大ji巴彻底**服了!

但罗惊天却不会这么放过她,他淫声道:“怎么?又不成了?不中用的**,乐子在后面呢!”说完,他解开娜依乌丽四肢上的丝带,将她从供桌上抱下来。

昏过去的娜依乌丽被他摆弄得醒转过来,她差异的问到:“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呀?”她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勉强的问着罗惊天。

“干什么?”罗惊天一边淫笑一边继续着自己的动作,“你想要做我的妾侍,那就要和她们一样,该给我的都给我才成!”说完,他将娜依乌丽面对着供桌,让她将双手放在供桌上,而他自己则是从后面抱住娜依乌丽的纤纤细腰,他那还在嘀嗒淫液的大ji巴在娜依乌丽臀间来回搓动,很快,娜依乌丽又有些恢复了生气,她不由自主的发出“嗯,嗯”的哼声,而她的身体也是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你的一个sāo穴我尝了,下面该第二个了!”罗惊天见她快要入戏了,便展开了行动!他的大ji巴稍一上提,大gui头正好对在了娜依乌丽那肥厚圆润的香臀缝上,双手扒住了她那两片臀肉向两边一分!

感到他要做什么,娜依乌丽不由得害怕道:“你,不要,那里,你,……你会弄死我的!”

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勾起了罗惊天更加残暴的**,他狞笑着,脸上全是淫邪的表情,“好,我就是要弄,弄死就弄死,那只是你不中用!”说完,他抓住娜依乌丽的臀肉,大ji巴死力的向那浅褐色带着些温暖的肉粉色的菊花**去!

娜依乌丽拼死的挣扎,但她本来已经是浑身酸软无力了,再被罗惊天控制住身体后更是无法。她如待宰的羔羊般的挣扎,更加激发了罗惊天的凶淫,他深吸了一口气,狞笑着虎腰向前一挺,大ji巴立刻挤开那菊穴肉褶,冲入到炙热的后庭中。

“啊!!!!!”响彻环宇的嘶叫,娜依乌丽臻首一阵乱摆,香臀狂摇,眼睛翻白便晕了过去!

布易达汗被此情此景气得脸庞发紫,本来还如发疯般的向妙丽丝进攻,此时也突然停下手。

“啊……”他猛然间一声爆喝,接着,却又噶然而止,只见他喉咙间上下鼓捣几下后,突然一张口,一股黑红淤血喷了出来,幸好站在他面前的是妙丽丝不然非要被他喷个正着不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