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7章 追杀之间·准备讨逆

第07章 追杀之间·准备讨逆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布易达汗之所以扔下帅印便走,乃是他心里清楚西域联军必败无疑,此时不走,怕是就没有机会了!离开军营,他一个劲的催促众军加速行程,按照他的想法,最好是三天内到达车师国,到哪里补给后再作打算。

离开军营,西行八十里左右,一行人马来到了一处峡谷附近。两侧是陡峭的岩壁,直入云霄之间,中间的谷地倒是平坦,但却是不宽敞,也就是并排走五六个人的样子!布易达汗知道,这是到了车师国的屏障,一线峡了,当年,突厥人强盛之时,以四十万大军进犯车师国,最后却被堵在了这一线峡外!来到了这里,布易达汗才是松了口气,他朗声对军马喝道:「快点前进!过了一线峡就是车师国了,到那里我们再好好修整一下!」听了他的话,众军欣喜若狂,在大漠中行军,布易达汗竟然是引军一路狂奔,没有让军士们有片刻的休息。总算是看到希望了,军士们顿时来了精神,萎靡之态一扫而光了!其实,如此残酷的行军,布易达汗也是不得以而为之。他知道克里苏会选择和中原大军拼死一战,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西域联军无论士气还是战场实际情况,都是不容乐观。与中原军马对阵数月,双方大小数十战,表面上是谁也没有后退,可实际上西域联军是吃了不小的暗亏!

首先,西域联军在战斗中损失了不少的马匹,甲胄,及兵器等,马匹好说些,西域本就出产好马。可其他的,甲胄,兵器等,却是不好补充的,虽然军中铁匠连夜加紧锤炼,可还是供不应求。而反观中原大军,虽然也有不少的损失,可中原的弩弓制作的远较西域的精细,射程更远,所以,他们每次刚一开战都是会先用箭矢将西域军马一阵连射,力求将其压制,来取得优势。这样,他们损失的最多的乃是箭矢,而甲胄等由于兵士本身损失不大,所以也就消耗的不多了。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中原大军虽然远离本土疆域,但由于中原物阜民丰,供给上并没有多费力,所以,相较之下,倒是西域联军本土作战补给却是吃亏了!

按照布易达汗的想法,赵凌自然也是清楚两军的形势,所以,只要他在坚持一阵,然后退走,赵凌一定会看出他是粮草物资转运不利而撤退的,那么,赵凌为了确保西北安定,一定会率军追击,这样,布易达汗就有机会施展计谋,来和中原大军决一雌雄了!但现在,他要考虑的首先是逃!如果克里苏真的和中原兵马拼个死活,那么,失败是十占**了,如果失败,按照赵凌往常的用兵习惯来说,一定会追击到底,不死不休的。到时候,西域兵马的军心涣散,溃败之下,就是天王老子怕是也没有办法控制的住,所以,为了避免被殃及到,布易达汗才一个劲的催促众军加速前行。

但布易达汗绝不会甘心做个逃跑将军,他来到峡谷口,看了看两边的悬崖,一脸肃穆的想道:赵凌,你若是不知死活的追来,那么,这一线峡就是你的死地!

楼兰大军有一万余人,虽然是并排而行也是绵延很长的距离,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全部人马才进入到一线峡之中。一线峡,东西走向,长近二十里,南北狭窄,最宽处不过三十三丈,而最窄的峡谷两端出口处仅一丈左右,一线之名也由此而来!待到军马全部进入峡谷,布易达汗才真正放松了一些,他心里比谁都紧张,毕竟,这一万多兵马乃是楼兰国的精锐所在,如有闪失,将会直接威胁到楼兰国的存亡,真要是那样的话,他布易达汗怕是万死难辞其咎了!眼看着进入了峡谷,只要再过了这峡谷,他就可以随意布置了。他早就预料到西域联军会起内讧,十七家联军,别的不说,就是往日里各国各部落间互相都有仇隙,说不会公报私仇,简直是痴人说梦!所以,他在察觉到形势不妙后,便立刻思量对策,地图上狭长的一线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一线峡自古乃是兵家必争之地,如果能够将敌军引到那里,则一定能够大获全胜。于是,他迅速飞鸽传书,请车师国王准备接应,同时也亲自设计好了,如果出现不测,自己退兵的路线图。现在,他真的有些觉得自己确实高明了,不会像那些蠢蛋般的直接去送死。

「阿布都!」他叫来了自己的参将。

「将军,末将在此!」阿布都是个三十来岁,身材不高但却是十分结实的西域汉子,双眼闪烁的精光表明他绝非了无心机的草包一类人物。

「阿布都,你安排人手去顺原路出发,到谷口以西三十里处打探消息。」布易达汗吩咐道:「在峡谷两边安排人手,先各安排一千人,等到了车师国,我再借几千人马,记住,多备巨石。」说完,他又补充道,「如果打探到联军输了,中原人马在追杀,就放狼烟,好叫这边准备。」阿布都也是追随布易达汗多年,也明白了他此时准备使用的战法,那就是,引中原军马到峡谷中,再堵死两端狭窄的出路,这样,就是再多的军马也是只有等死了。

但就在他准备离开去布置时,意外发生了!

「嗵嗵嗵!!!」三声炮响,接着,就听后方传来如山崩般的隆隆声,而且越来越大,到最后简直如地震般,整个大地都跳动了起来。

「报……」一个传令族跑到他跟前,跪倒说道:「大将军,大事不好了,后队刚进入山谷不久从山上便落下许多的巨石来,将谷口堵死了!」「啊?」布易达汗大怒,「那还不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还不想办法清除石头?都是蠢猪笨牛吗?」那小兵刚要走,又一个传令兵跑来,说道:「禀报大将军!适才后路被堵死后,兄弟们要上前搬开石头,却被人从山体两侧半山腰处一阵好射,不知从何处出来大量的兵马,有汉人也有本地人!」布易达汗真的是大汗淋漓了。他猛然想到,有人提前埋伏好了,要暗算自己!脑筋急转之下,「快吩咐前军火速前进,赶快冲出谷去!」说罢,他催马往前军跑去。而阿布都则自觉的指挥后军,尽可能的稳定下来!

冲到前方的布易达汗却是没有看到丝毫的希望,他冲到谷口看到的是满眼的巨石,将道路堵得死死的。看到了慌乱的军士们,布易达汗大惊之余也是奇怪:

这情形分明是有人知道了自己的去路,特意埋伏再次暗算自己的,可自己会选择经由一线峡到车师国,再回楼兰的路线是自己亲自拟定的,除了阿布都其他人都不知道,难道是阿布都出卖了自己?但他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阿布都跟随他多年,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绝不会出卖他。忽然,他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他飞鸽传书给车师国王,要他来接应自己,按说,他应该是到峡谷外接应,可今天别说是国王萨利柯,就是一个迎接的人都没有见到。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无论是从礼节上还是兵法上都有问题,可是,刚才到谷口时,自己实在是太心急了,竟然把这么重要的疑点都忽视了!但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他发现,眼前的巨石虽然堵住了道路,但由于地势的原因,其所形成的石墙却不是十分陡峭。

「快!冲过去,从石头上冲过去,不然都要死在这里了!」他当机立断的下了命令。都明白不出去是死路一条,虽然两侧四壁上不断的射来索命的箭矢,但拼死一冲还是有机会的,于是,众军发声喊,不顾一切的冲向新堆砌起来,还在有石头不停落下来将他增高变陡的石墙。落下的巨石,飞蝗般的箭矢,整个谷口如修罗场般充满血腥!楼兰士兵被箭矢射中倒地,后面的人直接就踩着他们的尸体继续向上冲,有的人还没有死却也被生生踩死了!而被巨石砸中的更惨,连全尸都留不下,直接被砸成了肉泥,或有没有被砸正只是捎带到一些,却也是骨断筋折惨不忍睹了。

终于,在死了不知多少人后,布易达汗带领手下还是冲出了峡谷,一出峡谷,他便下令弓箭手向峡谷内两侧石壁上的敌人还击,以便减少他们攻击谷内人马时间。双方展开了对射,不过,敌人虽然是在悬崖上,活动余地不多,但却也基本将自己身体遮挡,所以,双方谁也奈何不得谁,倒是还在山谷里的其他人压力骤减,很快,又有不少人冲了出来。终于,阿布都带领着一彪人马冲出来了。看到浑身是血,胳膊上还留有两枝箭杆的阿布都,布易达汗却是开口就问道:「怎么样?还有人在里面吗?到底是谁暗算咱们?」阿布都一边让军士包扎伤口,一边说道:「将军,里面没有我们的兄弟了,具体是谁暗算我们虽然不知道,但可以看出,肯定有车师国的人马在其中!」布易达汗也料到了车师国或许有变,他沉声道:「不错,本来我还只是怀疑,他们也是可以知道我们的行军路线的。」他顿了顿,继续道:「但刚才看了那射杀我们兵士的人,我却也看出果真有车师国的兵马在其中,他们射箭的姿势完全是车师国特有的样子,别人就是想学也学不来!」原来,车师国虽然也是位于西域大漠之中,但由于紧邻塔里木河,却是风景秀丽,绿荫满目的的地方。这里出产一种水杉木,质地极富韧性,用来做弓,乃是上佳的材料。不过由于数量稀少,所以,也只有本**队才有规模的装备。

同时,由于弓的韧性很大,所以,士兵们在射箭时都是习惯性的将弓箭先是朝上一扬,然后再向下低头,对准目标。而不是向其他地方的射手那样,直接看准目标,然后开弓射箭。布易达汗在冲杀之际还是不忘查看两侧的敌人的情况,当看到敌军射箭的姿势时,他当真是恼怒不已!

布易达汗之所以让车师国王派兵来接应自己,乃是因为车师国的现任国王萨利柯与楼兰国主且莫达的表弟,萨利柯幼年丧母,是老楼兰国王和王后,他的外公外婆一手带大的。算起来,他也是半个楼兰人,而且,每当他遇到难处时,楼兰国都是不遗余力的帮忙。没想到,今天他竟然来暗算自己,而且,从和其士兵掺杂在一起的汉人来看,这件事多半与赵凌有关系。但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些,他最棘手的问题是,要带领人马到何处去修整。不管怎么说,车师国是不能去了,但现在的情形是,无论如何也要让兵士们休息一下,清点了人数,完好的和受伤较轻的共有不足七千人,重伤近四千,其他的几千人马全都折在这该死的一线峡了!

「将军,不如我们去北边的伽蓝部吧!」阿布都提醒道,「那里应当还是没有问题的。」伽蓝部是一个中等规模的部落,他们这近万的兵马去了也还可以供给,若是去小的部落,则是根本不可能提供给他们足够的给养,而附近又没有什么更大的部落了,于是,布易达汗下令,向伽蓝部进发!一群残兵败将又向伽蓝部进发,恐怕谁也不敢相信,这就是威震西域的布易达汗的兵马!

刚行进了不久,忽然又是一声炮响,从北面高大的沙丘后面杀出一队人马来。

穿着打扮来看,全是西域人,细看之下,竟然是车师国的兵马!接着,又是几声炮响,从他们的后方两侧又各杀出一队军马来,不同的是,一队是车师国的军队,而另一队竟然是中原的兵马!三路人马将布易达汗一行松散的包围起来,布易达汗和阿布都全神戒备着,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防止对方突击。

待对方将包围圈基本排列好时,中原兵马中一个将军策马而出,说道:「请布易达汗将军出来答话!」竟然说的十分流利的西域楼兰语,比之龟兹等国人说楼兰话还要流利。

布易达汗出阵说道:「我是布易达汗,你是何人?有何话说?」那人在马上一抱拳说道:「在下古仙奇,鹿走卫偏将军,奉赵凌大将军之命前来捉拿将军你的。」「哼!布易达汗在此,不怕死就过来吧!」说完,他一摆厉鬼开山刀,准备与古仙奇厮杀。

「将军勇武天下闻名,不才早就有心请教一番。」古仙奇随即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在下掌门有几句话要在下转达给将军,所以,将军就是要动手也请听完再说,如何?」「你们掌门?他是谁?我不认识,也不想听!」说完,他便要动手。不料,古仙奇却是摇头道:「将军不怕死,难道就不怕这些跟随将军出来的儿郎们也葬身于此吗?」他声音不大,却是清晰的传入到布易达汗及众军士的耳朵里。他这是有意为之,用内力放出声音,让布易达汗所部都听到,起到扰乱敌军心的作用。

但这话显然对布易达汗起了作用,他自出道以来,大战近百,小战不计其数,从未有过败绩。这些军士们和他出征时,家人送行虽有离别之伤感,却没有担心不能回还的。因为,他们跟随的是布易达汗,是西域第一名将!而如今,他布易达汗想要死战,可看情形能够冲出包围的军士又会有几人?自己将他们带出来,虽都说大丈夫当马革裹尸,但谁又真的不想活呢?

「那好,你说,不过,要是劝降的话就免了!」他威风凛凛的,说道:「我楼兰国将士,只有战死鬼,绝无投敌魂!你说吧!」古仙奇微笑道:「当然不是劝降,不过,将军此时的处境我不说,将军也是心知肚明的。」他开始了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将军不做统帅,则西域联军必败无疑,而按照赵凌将军的习惯,想来将军也是知道,这次进犯我中原的诸国绝无可以幸免的,毕竟逐个惩罚。」布易达汗自然是知道这层道理,但他接下来的话就有些意思了。「以将军只能,若是在一线峡据守,至少可以保证阻挡大军西进车师楼兰等国,可以保得自家平安。可现在,一线峡已经被我军占领,车师国主已经归顺我中原,而车师国也成为了我中原之属国,除了向我称臣,还可以得到我中原之保护。」这下布易达汗才明白了,原来车师国萨利柯竟然已经投降了中原,看来,中原兵马是提前出发,绕过西域联军偷袭车师国的。「所以,将军想保得楼兰安全却是无法了,虽有将军谋略无双,但楼兰国国小民弱,面对我数十万大军,可有办法?」布易达汗鼻子里哼了一声,却是没有说话,古仙奇说的乃是实情,楼兰国总共军民不过十万,面对中原数十万大军,几乎可以说是毫无胜算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些泄气了。

「而且,不瞒将军,自车师国主归顺天朝后,不才便按照赵将军的密令,派出使者,前往楼兰,劝降国主且莫达!」古仙奇的笑容有些得意,「将军自然能够猜出,以且莫达国主平素的懦弱,这次劝降会否成功?」布易达汗算是彻底无语了,且莫达的懦弱他是深知的,如果真是告诉他车师国已经投降,那他怕是不用人劝直接就投降了。

看到布易达汗皱眉思索的表情,古仙奇知道,他心里开始活动了。

他乘热打铁道:「将军是誓死不降气节高尚,但若是楼兰国主下旨命将军归顺,那将军能抗旨欺君吗?」他继续着,「将军若是归顺,则……」「够了!」布易达汗爆喝一声,他打断了古仙奇的话:「你不用花言巧语,我说过绝技不降敌!国王若是贪生怕死,我们就血战到底,楼兰就是只剩下一草一木,也绝不会给敌人留下!」他的话一下子振醒了手下的兵将们,「不错,我们誓死追随将军,决不投降!」古仙奇没想到他会突然拒绝,一脸的尴尬。随即,他喝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了你们,杀!」随着他一声令下,三路兵马开始了对布易达汗所部的围杀!

这次围攻的共有近两万人马,而且都是以逸待劳,轻装上阵。而布易达汗的部下只有不足一万人了,而且还有不少是伤兵,又是血战半日才死里逃生的,按说,这应当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但实际情形却并非如此!布易达汗的部下在主帅的感召下个个奋勇,双眼血红的杀向了自己的敌人,就是伤兵,也是手持刀剑,当敌人枪矛及身时立刻抓住,然后给敌人致命一击,拼个同归于尽!但实力上的差距越来越明显,很快,布易达汗周边的兵士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尽管他们在死之前也是不顾一切的和敌人厮杀!敌人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阿布都看出了情况不妙,「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殿后,请将军速速离开!」一边苦劝布易达汗离开,一边奋勇厮杀,他身上那些刚刚凝结的伤口又有不少崩裂开来,而且还添上不少新伤。布易达汗不是扭捏作态之人,他也是清楚今日的形势,当机立断道:「阿布都你率人向西北冲,沿着塔里木河向北到焉耆去,我带人向正北去……龟兹一带。」阿布都本来要领命而去,但听他说到要自己去焉耆,而他去龟兹,不由得大惊道:「不可呀!将军,龟兹国铁木哈无耻卑鄙之极,此刻将军去龟兹怕是凶多吉少呀!」铁木哈此刻除了月氏王图施拉姆和乌孙王那木扎里外,最恨的就是布易达汗了,尽管在一般人看来,应当是布易达汗恨他才对。布易达汗确实恨铁木哈,但他还是清楚自己的情况是不可能报仇的,如果要报仇只有等机会。而铁木哈则是觉得自己在众位国王可汗面前失了颜面,乃是布易达汗造成的,图施拉姆和那木扎里他是暂时收拾不了的,但布易达汗他可是绝不会放过。布易达汗也是清楚铁木哈的为人,但他思前想后,此时除了铁木哈外怕是没有人可以投靠了。

比较强大的国家部落都距离此地较远,只有龟兹一个强大的国家,所以,也只有龟兹不用担心会轻易投降中原。所以,他当机立断,要阿布都去相对较远,但却也是比较稳妥的去处。而他布易达汗自己,则是去龟兹冒险,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对不起众兵士们了,所以,再要别人去冒险实在是说不过去了。阿布都和他苦争无果,只有无奈的接受命令,带着一半残兵向焉耆方向突围了。

在阿布都率部突围的同时,布易达汗也一声吆喝,领着自己的亲兵向龟兹国方向冲杀着开始突围了!

似乎是只对布易达汗感兴趣,围攻的军队根本就没有理会阿布都一众人马,几乎是放任他们离去,全部精力都针对布易达汗,不顾死活的狂攻着。布易达汗等没前行一步都十分艰难,从不知危险的他也感到有些接近死亡了!

由傍晚杀到天黑,又由黑夜杀到了黎明,兵士们别说没有受伤,就是能算清有几处伤口的都没有了,看到这等惨烈的情形,布易达汗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

乘着敌人进攻的间隙,他下令让兵士们轮流休息,简单处理伤口。借着太阳的晨光,他在沙丘上四处嘹望,发觉众军拼杀了一夜,竟然只是行进了十里多地,看来,自己真要命丧于此了!

随着天空逐渐变亮,刚休息不久的围攻之敌也逐渐活动起来,看来他们要开始下一次进攻了!布易达汗仰天长叹了一口气,他闭着双眼,仰头半晌,忽然,他双眼霍地睁开,精光似乎都要爆射出来了。「众军起来!今日我们唯有葬身沙场了,可就是死,我们也要让他们知道,我楼兰男儿之本色!」「誓死追随将军!」众军士为他气魄所感染,萎靡之态一扫而光,虽然疲惫但却是谁也没有在意自己是不是会送命了。不等敌人围攻,布易达汗下令三路列队,向北方出击!

「杀!」随着他命令的发出,不足四千还有伤残的楼兰兵士奋勇着冲向了敌军,浑然舍我其谁的架势!数倍于他们的敌军从四面八方包夹过来,很快就将他们如海浪冲沙般的全部吞没了,毕竟实力差距太过明显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