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5章 又见仙子·救美除敌

第05章 又见仙子·救美除敌

原来,李争艳的右肋受了伤,上马时根本用不得力气,不然就会痛彻肺腑!

罗惊天见状,吩咐娜姆古丽道:「阿丽,你帮李姑娘一下吧!」娜姆古丽也不多说,她径自过来,轻轻一搭李争艳的腰间锦带,向上一送,李争艳便借势上了马背。这下李争艳确定了娜姆古丽的身手确实不凡,在她送自己上马的一瞬间,她感到了一股柔和内力顺着自己腰间穴道,环流进入自己脉络里,帮着她修复自己受损的经脉!而自己虽然是借势上跃,但却是几乎完全靠着这个叫阿丽的姑娘的力道,她自己心里是再清楚不过了!她眼见这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是个纯纯粹粹的西域女子,而且罗惊天叫她「阿丽」,恐怕她就是最新的武林十花之首,天山雪莲娜姆古丽!没想到,虽然早就听说过,天山雪莲的武功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出众,但竟然是武功如此高绝。李争艳自问,自己若是没有受伤时,最多也就是和她不相上下而已!江湖传言:罗惊天年纪轻轻不仅武功奇高,而且,更是将东天王母九尾淫狐等众多淫妇荡女收归了自己帷帐之中。今天看来,至少以她的眼光来看,罗惊天确实是人中龙凤,武功高绝相貌堂堂,更兼为人十分平和,却是少有的男子!不过,即便如此,他能够收服这些淫妇恐怕还有别的秘法,不然以这些淫妇的性格,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对他不感新鲜了!难道真的是像传闻说的那样,罗惊天是靠床上功夫将她们收服的?李争艳晃了晃脑袋,她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摔了出去,却见罗惊天微笑着对她说道:「李姑娘,若是没什么问题,我们就上路吧!」虽然他笑得很和煦,但李争艳却总是有异样的感觉,她红着脸点了点头,罗惊天便纵身跃到娜姆古丽后面,将她抱在怀里,一起骑马上路了。李争艳跟在她们的身后,心里却总是怪怪的,不知为什么,她看到罗惊天抱着娜姆古丽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竟莫名的有些不高兴起来!好在她是跟在二人的后面,二人也没有感什么异常,不然非要闹出笑话不可。

不多时,三人两骑便来到了大军营地附近,巡逻的斥候发现了他们,当询问得知眼前这个年轻人是罗惊天时,不由得忙一边引路,一边派人到大帐禀报。当罗惊天一行来到军营大门外时,赵破阵带领着先期到达的古仙奇韩良及一众将官迎出了大寨。见到罗惊天,赵破阵高兴的说道:「掌门师兄,小弟恭候多日了!」说完抱拳行礼。罗惊天也是还了一礼道:「贤弟客气了,此处乃是军中,不必按门规啰嗦,不然若是按照军中制度,我可是要给你这个将军问安的呀!」说完,二人哈哈大笑起来,古仙奇和韩良也是高兴的笑了!寒暄了几句,赵破阵便将罗惊天一行人引到自己的大帐,分宾主落座,上好茶点后,赵破阵将余人遣出,帐里只剩下罗惊天等数人。

也不等他询问,罗惊天直接说道:「这位是南海派护法,李争艳女侠!我们在路上遇到,李女侠受了些伤,我已经帮着处理了。」他转头又指了指娜姆古丽说道:「这是我新纳的妾侍,西域圣教教主娜姆古丽!」见到赵破阵三人有些吃惊的样子,罗惊天却是得意的笑道:「她是我的人了,也是你们的师嫂了,以前的事情就不必提了!」赵破阵等自然知道他话里的含义,便说道:「李女侠来军中助战实在是我军之大喜,既然女侠身上有伤,来人,」他向帐外传令道:「李女侠可先到我军中医官处诊治一下。」似乎是怕李争艳误解,他又补充了一句:

「神医华古今就在我军中行走!」神医华古今本身功夫了得,更兼医术通神,相传他乃是神医华佗后裔,只是却无从考证了。听说华古今在此,李争艳也是关心自己伤势,便道了声谢,和军士出帐了!

罗惊天说道:「好,你越来越沉稳了!」赵破阵歉意的说道:「掌门师兄,既然娜姆古丽已经是师兄的妾侍了,自然可以知道重大之事,可李姑娘到底不是我门中人,所以,小弟不得不小心!」罗惊天又安慰道:「我说了,你稳重多了,我之所以没有开口,就是要看你如何处理,就是你不开口,我也会想办法将她请出去的!」听罗惊天这么说了,赵破阵心里顿时安定下来。

这时,赵破阵开始将自己对于战事及西路各派的情况了解告诉罗惊天,同时也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按照赵破阵的看法,西域兵马的单兵实力并不弱,甚至还要高于中原的士兵,不过,中原军队乃是千中挑万中选的精兵,虽然单兵实力不占优势,但配合着阵法的辅助,却是可以形成远胜于西域军马的战力!而其统帅布易达汗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若不是他在全力死守,中原大军早就扫平西域联军所向披靡了!只是,布易达汗乃是楼兰人,西域联军乃是各个汗国一起派兵组成的,虽然攻入中原对于他们都有好处,但却是谁都只想得利,不想吃亏,每次作战都会拖布易达汗后腿!所以,赵破阵对于目前形势的看法是,既然罗惊天的到来解决了西域圣教刺杀的危机,那么只要搞定布易达汗则西域联军就会如一盘散沙般,不攻自破!

罗惊天也是同意他的看法,只要布易达汗一除,则胜负立判。不过,如何除去布易达汗却是不好办,若是简单的行刺,且不说他本身的武功就是十分高强,且为人十分机敏,就是他身边那群忠心无比的卫士就不好办。但这些在罗惊天看来倒还不算什么,毕竟按照娜姆古丽和妙丽丝的介绍,布易达汗武功虽高,但比之娜姆古丽还稍逊一筹,而他的卫士更是不在罗惊天这等绝世高手的眼里。只是,数十万大军一地扎营,营帐连绵数十里,蒙头进去怕是自己先要转晕了,更重要的是,布易达汗生性谨慎,他每晚宿营在哪里都是临时决定,根本无规律可言!

所以,罗惊天认为,最好的方法是行反间计,让西域各国内乱,自行除去布易达汗最好!他的观点和赵破阵不谋而合,在赵破阵看来,唯有如此才既可以快速解决西域联军,又不会有太多损失。于是,按照西域各国的特点,几人便商量起行动对策来。由于有了娜姆古丽的介绍,所以,制定起决策来十分顺利,但即便是如此,当他们商量好以后,也已经是傍晚十分了。赵破阵吩咐摆酒为罗惊天等接风,同时也为李争艳压惊洗尘!

军中的酒宴自然比不得罗惊天平日里饮宴的**,军官们推杯换盏,除了负责守夜的将领外,都是豪饮不止。本来领兵之人多数好酒,加上此时大将军赵凌去巡视北方的一处分寨,赵破阵代行大将军之权,所以,既然他有命要大家尽兴,那么众人也就不再顾忌什么了!

酒宴直到深夜才散去,罗惊天带着娜姆古丽来到赵破阵安排给自己的营帐休息,而李争艳也回到自己的营帐里。

独自坐在榻上的李争艳,不知为何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她时而发笑,时而皱眉,在灯光的映衬下朦朦胧胧格外的诱人!她自幼习武,一门心思全部都扑到了武学上,刚行走江湖不久,那些武林俊彦就被她的美貌和武功迷得晕头转向,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男子不说过千也差不多了!记得最夸张的一次,她刚刚为师父到峨眉山灵元师太处送信回来,心里正在庆幸总算躲开了那群男人的围追献媚时,却发现在南海派山门外,竟然一下子来了近百人,都是些上门提亲的,有的是自己来的,有的则是请了父兄长辈,或是前辈名宿来帮忙说情的。但她却是一个也没有看上,一年又一年的过去了,渐渐的来提亲的人少了,她则是由武林十花渐渐成为了四仙子之一的云阳仙子,可她从来没有对哪个男子动过情。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当她得知林美妍将自己门下弟子曾雄挑断了手脚筋脉,虐待致死后还鞭尸出气,不由得觉得其简直是个疯子,一怒之下杀上五湖门,若不是少林武当两派一起出面,恐怕非要拼个死活不可。饶是如此,两派也都是元气大伤,五湖门日渐式微,南海派也是休养多年才有所恢复!但就是这样,她才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自从罗惊天救下自己后,尽管他没有显出什么讨好自己的举动,自己却是不由自主的特别注意他,而且,决不仅仅是感激救命而已!她心里很矛盾,虽然她知道自己的美貌绝对无可挑剔,但毕竟自己和罗惊天的年纪相差太多了,而且,罗惊天身边已经有了那么多的艳名播于天下的美艳女子,自己虽然对相貌有信心但也只是不弱于她们罢了!她猛地摇了摇头,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心想:自己是怎么了?罗惊天虽然救了自己性命,人品也是上上之选,但自己为什么总想着要委身于他?自己都感到脸上发烧了。羞赧之下,她一下子扎到床里,拿被子蒙到头上再也不好意思想下去了!

李争艳在胡思乱想,罗惊天这边却是正在和娜姆古丽厮杀,激烈的厮杀!

大帐里,两个人形肉虫在纠缠着!罗惊天威风凛凛的站在地上,娜姆古丽则是与他面对面的双腿缠在他的腰间,双臂更是将他的脖子抱得紧紧的,只是,她的全身重量真正的支撑点却是在自己双股间那茂密草丛里的一点嫣红处。罗惊天又是摆出了他最喜欢,同时也是最能给女人巨大刺激的玉女上树的姿势来!那条粗如碗口的青筋暴露的巨大的ji巴,虎虎有声的出入在娜姆古丽的穴里,竟然将娜姆古丽的穴御道撑得密不透风,以至于每次抽出时都会将穴里嫩肉带出来,而后随着**入再回去!

坚硬的gui头每次都会顶到娜姆古丽子宫里,子宫壁的嫩肉被gui头顶端的马眼一碾,顿时娜姆古丽「啊……」的尖叫出来,只是,随着碾动频率的加快,渐渐的,娜姆古丽的叫声也连成了一片,再也分不出是哪一次了!

「啊……啊……**穿了,呀……」似乎是为了解气,罗惊天在娜姆古丽下落时,一边用力上挺大ji巴,一边却是双手扶住她的腰胯间,用力下拉!借着下落的力量,顿时将娜姆古丽杀得叫苦连天,呼号不已,「饶命呀……饶,了我……吧……不要,**死了……」小腹与小腹的撞击声更是「噼噼啪啪」的连成一曲动听的男女交欢曲。只是,娜姆古丽的惨叫丝毫没有换来罗惊天的同情,他的凶淫之性更加被激发了出来!

「就是**死你,你个**,**死你,嘿……」他嘴里喝骂着,同时大ji巴更加凶狠的捣入到娜姆古丽的肉穴里,将娜姆古丽带上了一个又一个的**,从二人结合处流出的淫液落到地毯上,竟然荫湿了一大片。

但即使如此,罗惊天似乎还是不解气,他将娜姆古丽放到几案上,将她双腿折向身体,同时将一个枕头垫在了她的腰下,使得她那被罗惊天**得红肿异常的**更加高高的举起,离罗惊天的大ji巴更加近了!

新的一轮攻击又开始了,罗惊天双手从娜姆古丽大腿下面抄到她的纤腰上,大ji巴对准了那还在不停往外冒着淫液的穴,他故意整治娜姆古丽,将粗糙的大gui头在已经极为敏感的**上好一阵研磨却是不肯进入,一下子急坏了娜姆古丽!「主人,你,哎呀,……你倒是进来呀,啊……给我呀,啊。」她被罗惊天勾起来的欲火已经开始催发她的心智,她已经被欲火所控制了!罗惊天也是欲火未消,他挑逗了娜姆古丽一阵后,自己也是要急着出火了,便对她说道:「好,这是你要的,给你!」说完,狞笑着一坐腰,闪着紫红色荧光的大ji巴便一下子**入了娜姆古丽的穴里,大gui头凶猛无比的冲开那柔嫩的花芯,径直没入到子宫里!

「啊……」娜姆古丽惨叫一声,却同时努力的上扬了一下自己的丰臀。而罗惊天则是两眼泛着红光,咬牙切齿的挺动胯下的大ji巴,对身下的女人展开了狂风暴雨的进攻,一时间杀得阴风惨惨日月无光,昏暗的大帐里尽是无边春色!娜姆古丽施展开自己平生所学,用自己最精深的媚术来迎击着罗惊天的攻势,两人杀了个难解难分!

「啊……啊……啊……**穿我了……」娜姆古丽声嘶力竭的喊着,丝毫不考虑帐外是否有巡逻的士兵经过,其实她也没有能力思考,现在她的精神已经被**裸的**占据了!

「不是要杀我吗?还敢吗?敢吗?」罗惊天问一句「敢吗」,便同时用尽力气**娜姆古丽一下,一连数下进攻,虽然不是太快,但终究是力道雄浑,连娜姆古丽身下的几案都带的「吱吱扭扭」的乱响起来!舍弃了一切技巧,罗惊天完全是用次次到底的硬功夫来**弄娜姆古丽,同时他也没有可以的运功锁住精关,他要用真实实力来和娜姆古丽比个高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娜姆古丽被这连续的攻击所迫,根本叫不出声音了,到最后,只是张着嘴从喉间发出了「咯咯」的声音!不停地**,一个又一个的向娜姆古丽袭来,一股股的淫液从她穴最深处涌出,将几案弄湿了不说,还流到地毯上。但罗惊天还是没有停下的打算,似乎是要将娜姆古丽的穴榨干般,依旧不停地**着身下美人!

娜姆古丽此刻头发乱蓬蓬的散在四周,被罗惊天**得直翻白眼,她已经神志不清,对于罗惊天奸淫的反应完全是出于本能了!罗惊天也是看出她的情况,但他也还没有发泄,于是,他便换了个姿势,站在地上,握住娜姆古丽双脚脚踝,用出了壮汉推车的架势来。他认真的一次次将自己的大ji巴**入到娜姆古丽穴的最深处,速度并不快,但却是毫无花招,次次到底!每次都将穴中的淫液挤得从大ji巴四周和御道壁的缝隙里溢出,而抽出时也会同时带出滑腻的淫液,娜姆古丽已经叫不出来了,只有张着嘴,喘着气,真像要被**死了一般!

终于,罗惊天感到自己的gui头有些发麻,腰眼也开始发酸了。他知道,自己的**要来了!于是,他再次将双手抄到娜姆古丽腰身下面,大ji巴狠狠的**入进去,使出了力士搬山的姿势来做最后的冲击!

他大ji巴死命的捣入到娜姆古丽的穴里,雄腰急速的抽送,很快就将奄奄一息的娜姆古丽**得又爆发出了精神!

「呀,啊……主人,**死我,**死我吧,啊……」娜姆古丽悍不畏死的挺动自己的丰臀,将穴迎向罗惊天的大ji巴,混不在乎被罗惊天**穿了是的!

「好,**死你就**死你,嘿呀……」罗惊天一声暴喝,大ji巴更加狂悍的杀向那红肿的穴,一番狂捣之后,忽然,「啊……好,我来了……哈……」他腰眼一酸,一股浓热的阳精如利箭般摄入到娜姆古丽子宫里,顿时将娜姆古丽烫的嚎叫了一声便脑袋一歪,晕了过去!罗惊天努力的继续**弄着,希望能将这快美无比的感觉持续下去,但最后还是无力的虎吼一声,双臂用力将胯下玉人拉向自己,同时大ji巴死命的向其穴最深处一顶,将jing液毫无保留的射入了去。大帐里又恢复了安静,不过,却是多了粗重的喘息声!

两个裸露的男女肆无忌惮的在几案上睡了过去,帐外的参观者却是心里无法平静!李争艳想睡却是根本睡不着,她偷偷的来到罗惊天的帐外,却不知道自己来这里要干什么。还是帐篷里的声音吸引住了她,娜姆古丽那不知是苦是乐的叫声让她心中有些骇然,被那么粗硕的东西捅进去,竟然没有叫疼,而且似乎还很快乐,真是难以理解了!两人惊心动魄的男女淫戏丝毫不顾及观众的情况,以至于她们都睡着了,李争艳却还是面红耳赤,心情难以平静下来!她默运了两遍师门传授的静心平魔心法,勉强镇定之后才悄悄的逃跑似的回到自己的营帐里,但罗惊天和娜姆古丽赤身露体的样子却是怎么也没法从她脑子里除去了!

她刚刚离开,本来也睡过去的罗惊天却是面露微笑的抬起了头,他似乎已经看到又一个仙子要被自己骑在胯下淫乐了!

</span>【et】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