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6章 圣教有乱·移祸江东

第06章 圣教有乱·移祸江东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按照商量好的对策,罗惊天命古仙奇,韩良即刻布置人手到西域各国,各部落,尤其是布易达汗的母邦楼兰国去散布流言。就说,之所以西域联军处境不利,乃是因为布易达汗受了中原的好处,若是能够帮中原大军打破西域各国的联军,就封他做西域大汗。布易达汗开始还十分犹豫,可后来有人提出当年龟兹王夺走他心爱的女人娜依乌丽,勾起了他隐忍多年的怨恨,才同意和中原大军合作的!

龟兹王靠王权逼迫楼兰王施压于布易达汗,生生将布易达汗多年的爱侣夺走,事后由于楼兰王和龟兹王的刻意隐瞒,而布易达汗也视其为奇耻大辱,所以,后来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了。娜姆古丽当初也是无意中听到妙丽丝和布林查部可汗谈起,后来由于好奇,追问妙丽丝后才知道个大概的,这次,为了让人觉得可信,将这件陈年旧事揭了出来,却是正中布易达汗和各路国王可汗的要害!

本来,此次西域十七国联合出兵数十万,谁做统帅就是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

布易达汗虽然号称西域第一名将,但楼兰乃是西域诸国中实力较弱的一个,此次他们只是派出了一万五千兵马,而像龟兹国则是出兵六万余。所以,让布易达汗来做联军大帅,那些大国都是不服的,只是实在推选不出哪个更加合适的人选来,才勉强同意让他来执掌帅印。

由于娜姆古丽动用了西域圣教的力量,所以,散布谣言的事情倒是事半功倍,极为顺利,不到十天,谣言就传到军营了。布易达汗也听说了传言,他恼怒之下直接升帐,擂鼓聚集各位国王可汗,要当面和众人说清楚!

众人到齐了,布易达汗扫视了一周,看得出,众人的脸色将心情都表现出来了。「今天请诸位国王可汗到此的目的,想必也不需末将多说了!」布易达汗先开了口,「我只想说一句,就是若是哪位信不过我布易达汗,就请直说!我立刻交出帅印,回楼兰去!」他直接说出若是有人怀疑自己就交出帅印,倒是让本想质问他的众人一个措手不及。本来,众人都以为他会为自己辩解一番,可他却是直接问众人是否信得过他,这倒也符合他平素的为人处世原则,就是直来直去!

「哼!」龟兹王铁木哈心里本就有愧,而此次传闻也是和他当年的作为有关,所以,不由得更加怒不可赦!「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心里有愧提前将大家的话堵住呀?难道离开了你布易达汗我西域十七路人马就选不出领兵之人了?」本来知道他当年夺走布易达汗女人的只有楼兰王且莫达,莎车部首领合曲率和布林查部可汗撒日森而已,但此时谣言四起,整个西域广袤的土地上,怕是连放羊的孩子都知道此事了。所以,其他几个国王可汗见铁木哈发狂的样子,心里却都是有个人的算盘了!尤其是乌孙,月氏国等平素里和龟兹时常发生冲突的国家,更加希望铁木哈大大的丢一次脸,好出出自己心里的恶气!

「咱们现在是合兵作战,若是互相都不能坦诚相待,那这仗可没办法打!」月氏王图施拉姆阴阳怪气的说道:「更不能乘机公报私仇,坏了大家的的事情!」「不错,我赞成!」乌孙乃是月氏的同盟,平时遇到龟兹犯境时,总是和月氏互为犄角的,这时候乌孙国王那木扎里也帮腔道,「明明是自己理亏,却是散布谣言诬陷别人,真不知道这人心里是怎么想的,难不成要害大家吗?」铁木哈当然明白他们这是在说自己,他本就脾气暴躁,此时被他们言语相讥挤兑更是狂怒道:「你们两个说谁公报私仇散布谣言?我怎么要害大家了?你们说清楚!不然,我绝不和你们甘休!」看他气得钢须倒立,脖筋凸出的样子,二人心里得意之极,只是不好表现出来罢了!

「铁木哈!你这是干什么?」那木扎里装模作样道:「我们只是说不能公报私仇,祸害大家,又没有说是你散布的谣言,你心虚什么?」「虽然你龟兹国强大,但也不能欺负人呀?」图施拉姆又接着嘲讽道,「你若真是有胆量,自己和中原大军拼命去,我们就告辞了。日后,你若是能入主中原,我们一定前去贺喜!」「你,你们……」铁木哈本来就是不善言辞,此刻被他们一唱一和的讥讽之下,更是怒火攻心,险些吐出血来!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旁边布林查部撒日森忙打圆场道:「诸位诸位!我们来这里为的是一起对中原作战,怎么现在自己吵起来了?」他一打圆场,车师国王也说话道:「现在敌军就在对面,形势也是逐渐变得敌强我弱,我们还是赶快想想对策吧!」众人纷纷应和!

铁木哈经众人劝解,勉强定了定心神,他喘了半天气才狠狠的对图施拉姆二人说道:「今天先说正事,以后我们再单独算清这笔帐!」本来就是想气气他而已的图施拉姆,此刻也是见好就收,「好呀,现在当然是说正事,日后你要怎么算账我奉陪到底!」说完,便和那木扎里一起回到自己的座椅上。众人见双方的怒火都暂时压制了,也都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商议起对策来。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是否要换掉统帅布易达汗了,虽然众人嘴上都说不相信布易达汗会叛变,但心里却是没有底。别的不说,就说以他那恩仇必报的个性来说,迟早都是要找铁木哈报复的。不过,铁木哈乃是龟兹国王,龟兹乃是西域大国,兵马有十万之众。布易达汗只是楼兰国的兵马大将军,楼兰国充其量不过是不足三万的兵力,而且,楼兰王也不会为了给他报仇而得罪龟兹。所以,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借助外力,而纵观整个西域诸国,除了大宛有兵马十三万,多过龟兹外,哪个国家也比不过龟兹。而大宛也不会轻易开罪龟兹,所以,留给布易达汗的机会只有中原了。

所以,即便布易达汗没有反叛的意思,但他听说了传闻后,未必不会改变主意!到时候,这里的诸位国王可汗,怕是要遭殃了。也是都想到了此点,众人才会一起无奈的叹息。除了布易达汗,虽然还有几个名声响亮的战将,但能够让整个西域诸国都推崇的却是无二了!

「如果不用布易达汗,谁人可做大军统帅?」那木扎里不阴不阳的说道。

其实,众人都在为这件事烦恼,他这么一说无非是让众人更加心烦而已!本来就是沉默中的众人,听了他的问题非但没有人张嘴,反倒是更加的沉默,偌大的营帐内,十多个国王可汗都是默不作声,静得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到了。

「啪!」铁木哈一拍手掌,清脆的声音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好了,反正都是不想得罪人,那么,这得罪人的事情就让我一人做好了!」只见他霍然站起,说道:「我的大将克里苏勇猛善战,极富韬略,可以担当统帅!」说完,本来一直沉寂的营帐里又乱哄哄起来!克里苏乃是龟兹大将,在西域名望仅弱于布易达汗,也是不可多得的将才。所以,当铁木哈一提出此人后,认可的人也是不少。不过,还是有人反对。

「克里苏是员勇将,但说他极富韬略却是未必。」一直和铁木哈作对的图施拉姆说道:「我月氏将军妥利哈就不比他次,而且似乎比他更富韬略!」此言一出,不少人竟然偷着笑出来,有的即便是没有笑出声,却也是强忍着的。原来,当年克里苏率领龟兹大军五万进攻月氏,却被妥利哈帅三万人马大败,这乃是克里苏生平少有的败仗。其实,细论起来,克里苏之所以吃败仗,更多的是铁木哈轻敌,下旨逼他冒进造成的。虽然克里苏为了国王的颜面一直没有说破此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此中原委还是传播了出来!以前,大家顾及到铁木哈的面子,谁也不好羞辱他,毕竟他手里握有十万精兵。可一来月氏国只是比龟兹稍弱,二来则是图施拉姆一直与铁木哈有仇隙,所以,他见铁木哈提出克里苏来做统帅,立刻说出了妥利哈来。

铁木哈被他气得暴跳道:「你什么意思?你要是真想让妥利哈当这个统帅,那他就需胜过克里苏!」说完,两眼直瞪着图施拉姆。克里苏也在帐内,他见图施拉姆当众揭他的的老底,也是恼怒异常,若不是铁木哈急躁的叫阵,他自己也要向图施拉姆讨个说法了!图施拉姆本来只是要气铁木哈一下,但被他逼到此处也是没有了退路,便说道:「好!那么要是妥利哈胜了,就由他来做大军统领,你可是认账?」铁木哈喝道:「当然,我铁木哈说话从来没有赖账的!」「既然如此,那妥利哈!」图施拉姆向站在他身后的妥利哈说道:「你就陪克里苏比试一下吧!」妥利哈也是西域的名将,名声丝毫不亚于克里苏,都是只比布易达汗名气稍小而已。他见国王有令,而且对手又是自己的老冤家克里苏,便毫不犹豫的说道:「好,末将便陪他耍耍!」其他国王分成了三派,有的围着铁木哈,有的追随图施拉姆,但也有的自成一派,但说穿了,都是希望自己渔翁得利的!

根据西域的习惯,双方要比试三场,文比武比,大比。所谓文比,乃是双方辩论兵法,最后由众位裁判评定。武比乃是比赛射箭,双方骑马,分别对着活动的目标各射三箭,射得准的获胜。这前两场比试,并不伤及性命,但到第三场大比,则是二人或骑马或徒步,真刀真枪的生死相搏了!由各位国王可汗做见证,双方签署了生死约,死伤无论!

两人先是辩论兵法,结果能言善辩的妥利哈获胜了。而后的箭法比试,双方难分伯仲,最后加赛了两轮克里苏才勉强获胜!双方各胜一场,最后,要进行决斗来分生死了!

凛冽的寒风中,克里苏与妥利哈两个威震西域的名将,分别骑在自己的坐骑上,一个手持宣花斧,一个舞着砍山刀,在联军大寨中的广场上,静静的对立着!

良久,「铛!」一声锣响,两人呐喊着舞动兵器冲向了对方,刀斧相交发出了激烈的声音,同时飞射出鲜明的火花来!两个名将的交锋,引来了无数士兵的观看,一时间人山人海!

中原大军的营帐里,罗惊天也正在激烈的厮杀着,对手是刚刚办完事赶来的王母和林雨晴!

「啊……呀……主人,**死了,**死奴婢了啊……」王母肆无忌惮的叫嚣着。

「呀,顶到肚子了,啊……**穿了啊……」林雨晴的**声也是毫不逊色。

罗惊天为了要一举喂饱这两个就旷的淫妇,他让二人面对面的相拥而卧,王母在下林雨晴在上。这样,他自己站在二人双腿间,可以随意的将自己的大ji巴**进任何一个肥厚的穴里,轮流着享受不同但却都是美味异常的床第大餐!

青筋暴露的大ji巴暴挺着**入王母的穴,王母不禁有些承受不住,「啊,**死了,饶命呀主人,饶了婢子吧……」哀号求饶换来的只是罗惊天一阵急风暴雨的进攻!

「噼噼啪啪」小腹与肥臀相碰撞,发出了清脆无比的响声,结合着王母「咿咿呀呀」的**声,顿时如仙乐般动听!「就是要**死你!**,淫妇!」罗惊天发狠的**着身下的美女,每次都将大ji巴尽跟**入才解气。忽然,他一拍林雨晴那高举的肥臀,说道:「做垫腰!」随后便也不管林雨晴是否心甘情愿,一下捉住她那弹性十足的丰满大屁股,将其从王母身上挪下,放到了赵破阵特意为罗惊天准备的宽大结实的大床上。接着,他也不拔出插在王母穴里的大ji巴,而是将大ji巴死命的**入到穴最深处,gui头顶上了王母穴心深处的花芯,他狠心的一碾,「啊……」伴随着王母凄惨的叫声,硕大坚硬的大gui头挤进了王母的子宫里,直到顶上子宫壁才停止住前进!他双手抄到王母背后,将她向上一托便在大ji巴的配合下将其抄起。估算好位置,他将王母放在了林雨晴的身上,由于林雨晴是横着趴在床上,所以,罗惊天正好将王母的纤腰架在了同样纤细的林雨晴的腰上。由于有了垫腰,所以,王母那如同馒头般肥厚的**高高的举起,距离罗惊天的ji巴更加近了。

看到自己摆放的非常好,罗惊天脸上露出了那让王母等看了就心头鹿撞的邪笑!

「嗨!!!」随着罗惊天突然的一声虎吼,他那条膨胀的极度巨大坚挺的大ji巴如出山猛虎般冲向了王母的穴。「啊……」王母的惨叫声说明了,罗惊天开始正式进攻了!

「啊,呀,**死,死,死了,呀……」王母被罗惊天一阵狂烈的**弄,连**声都连贯不起来了。罗惊天粗硕的大ji巴每次**入王母的穴,浓稠的淫液都会被像榨油般的压榨得飞溅出来,而罗惊天从御道里将大ji巴往外抽时,又会将更多的蜜液带出来,不多时,泛滥的蜜液就将床铺下的地毯弄得**的,不知内情的人见了还以为是洒的水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