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04章 魔女驾到·上钩

第04章 魔女驾到·上钩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戈壁荒滩上,两路大军正在严阵以待,肃杀之气弥漫于沙场之上,将附近的飞禽走兽都惊走了。对阵双方正是大将军赵凌所统领的中原大军,以及,由西域数国联合派出,由楼兰大将,也是有西域第一名将之称的布易达汗的西域军马。

自从西域联军出兵东进,却被赵凌率军提前堵截住,抢占了先机,双方正式开战以来,大大小小的双方交战至少有二三十次了,但却是互有胜负,呈胶着状。

但随着时间的推进,西域联军渐渐有些急躁起来,特别是布易达汗,他乃是知兵善战的将才,心里十分清楚,战争更多的打得是后勤补给,打得是钱粮。虽然是在西域土地上交战,但中原却是实力雄厚,眼下已经到了冬季,由于地广人稀,西域联军在本土作战却是补给不易。而反观中原大军,虽然路途遥远,但粮草兵马却是源源不断的开向了前线。布易达汗明白,现在的形势,西域想要进兵中原无异于白日做梦了,如果赶快撤退,引得中原大军追击,而造成补给线过长,那么己方通过掐断补给线或许还有胜算,至少不会吃亏,但若是这么在此耗下去,那恐怕就是凶多吉少了!

布易达汗乃是西域赫赫有名的战将,一生大小百十余战,从未有败绩。他的看法本来不错,可却是遭到了各国国王可汗的一致否决,在他们看来,此刻还是双方胶着中,未见胜负如何就要撤退?这样于军心不利。任凭布易达汗百般解释,但最后还是无奈的接受了国王的圣旨,在此与中原决战!布易达汗心里咒骂这些昏庸之辈看不清形势,可就是自己毫无办法。

中原一方,赵凌也在苦思着对敌之策。

他知道,如果只是这样对峙,没有大的风波的话,那么自己可以说是稳操胜券了!此时,在双方对敌之处,方圆四百里内根本没有人家,也就是说,西域联军即便是在本地补给,也要经过长途跋涉才成。而自己一方虽然总的补给站在敦煌,也是路途遥远,但由于中原钱粮富足,这点距离上的差距完全可以靠增加运送粮草车队的数量来解决。这样一来,对方的地利优势已经失去了。同样,由于西域的地广人稀,也不用太担心深入敌方土地会有全民皆兵的情况发生。这样,人和的优势也就没有什么了。只是最后,这天时一点,此刻已经是隆冬,虽然过了年,但西域本就是苦寒之地,中原兵马多数都是不太适应这里的气候的。而西域联军则由于是本地人士,对寒冷的适应性要强过中原兵马不少,好在是补给没有问题,冬衣粮食酒肉都不匮乏,否则这数十万兵马怕是要失去一半战斗力了!

「弓弩准备!」随着一声令下,中原大军中的弓弩手将强弓开弦,硬弩搭钩,做好了准备。而循声望去,下达命令的不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赵凌,而是赵凌之子,在最近突然声威大振的,偏将军赵破阵!他在到达西域军中不久,便显露出了指挥的才能,完全靠战功,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了一名偏将军。这都是靠真正的实力打拼出来的,丝毫没有得到赵凌的照顾。

此时,他看到敌方骑兵正在列阵,显然是在准备进攻了,便调集弓弩手,「射!」一时间若飞蝗般,箭雨淋头。显然,西域联军是准备用自己骑兵的优势,来直接冲击对方的。但在他们列队还未完成时,赵破阵便是一阵箭雨狂射了过来。

西域兵马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吓得手忙脚乱的,有的举起盾牌来挡,有的则是漫无目的的乱跑,但结果都是差不多的。由于中原军队大量使用了穿甲锥,所以,寻常的盾牌盔甲根本挡不住其攻击。常常是一箭射来,连同盾牌盔甲和士兵一起,穿个透明了。而那些乱窜躲避的,死的更是干脆,由于人马众多,互相间踩踏挤压的,休想跑开。而被己方人马误伤的更是夸张,竟然和被射伤的人数差不多。

「不许慌张!冷静!」布易达汗此刻是满头大汗了。他一边大吼,让混乱了的军马冷静,心里是一个劲的大骂:一群草包!遇到这种情况,应当多人一起用巨盾结阵,如此毫无头绪的乱跑,不是找死是什么?但他是联军的主将,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这种有损于破坏联军团结的话,但赵破阵显然是不会等待他的。

「骑兵!出击!」随着赵破阵又一个命令,中原铁骑如排山倒海般的冲杀了过来。重骑在中间,两侧是轻骑,慌乱中的西域联军骑兵忙出来迎击。两股人马如潮水般的会和在了一起,激起了无数的浪花,而且是血浪滔天!本来西域的骑兵是占有优势的,他们平日里就多是骑马生活,所以,对马性极为熟悉。但,赵凌所统领的大军乃是中原最精锐的骑兵,本来就是为了防备西域人而准备的。平时交战,西域骑兵就是获胜也只是惨胜而已,但此时己方乱成了一团,仓促之下迎敌,无论士气,还是精力都是难以与中原骑兵相比的。于是,本来至少是势均力敌的战斗,很快就分出了高下,布易达汗冷静的观察了形势,他吩咐:步兵列阵,防备敌军骑兵追击,布置好后,鸣金收兵,命令骑兵撤回。赵破阵指挥军马追杀了一阵,见对方有所准备,便也鸣金收兵,凯旋回营了!

中原军马回营后,自然是庆贺了一下,赵凌写捷报上传于朝廷。而西域联军一方则是另一副景象,西域各部的首领可汗聚在大帐内,一个个愁眉苦脸的。

「布易达汗!你是怎么搞的?号称西域第一名将,怎么连中原的土地都没有踩到过?」龟兹国王铁木哈生性暴躁,今天数他龟兹国兵马折损最多,恼怒之下,他顾不得联军的和气,竟直接指责起布易达汗来!但他的话也是代表了不少人的心声,众人纷纷附和!

「哼!」布易达汗满脸的怒气,好歹他也是个将军,铁木哈竟然如此不留情面的当众指责,「我早就说过,现在的情况于我军不利,唯有诱敌深入,而后掐断赵凌的补给线,待其军心大乱后再与之决战,则无不胜之理。」他也忍不住回嘴了,「可,哪位国王听从我的意见了?如今吃了亏,却来找我?末将实在难以接受,若是各位认为有谁可以指挥兵马取胜,那将军印在此,就请拿走吧!」说完,他将大印往条案中间一放,气呼呼的大步出了帅帐,回自己营房去了。这下倒是给铁木哈等僵住了,他们虽然指责布易达汗,但心里还是知道西域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有能力掌控此大印之人了。但,谁又愿意服软?一时间,众人踌躇起来。

「啪!」莎车部首领,合曲率一拍座椅扶手,霍然站起说道:「现在正是关键之时,我等切不可自己乱了阵脚。如今虽然我方处于下风,但只要西域圣教除去赵凌,中原大军也是会即刻溃败的。所以说,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昨日不是已经收到西域圣教的信,说是妙丽丝圣主也亲自出马了嘛!」他的话一下子点醒了众人,纷纷点头,其实,布易达汗不愿执掌联军帅印了,谁都明白他也是怕打了败仗而折损了自己的威名。如果连布易达汗都认为希望不大,需要撤退诱敌深入来取胜了,那么恐怕这战事确实不太妙了。既然大家都不想后撤,那也就只有等西域圣教刺杀赵凌后,中原军马军心混乱再行动了!

在西域圣教的分坛,娜姆古丽和罗惊天正在卧房里,两人赤身露体的纠缠着。

「你让我帮你打败师父?这,这怎么成,师父她……」娜姆古丽显得有些为难了。原来,罗惊天正在劝说她,让她帮忙对付妙丽丝。「我不是有意让你为难,」罗惊天一边将玉人抱在怀里爱抚,一边解释着:「若是真和她相斗,我定然可以胜她!」罗惊天信心满满的说,「你也知道,高手过招,周围帮手只要不是一个级别的,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他进一步说道:「但是,那种拼斗,我虽然是要把她收做自己的女人的,却是没有把握百分百的不伤她。」看娜姆古丽关切的样子,他将最后的打算说出来:「所以,若是你帮我,只要骗她说我还被你封着穴道,她必然会掉以轻心,然后,我无论是怎么制伏她都好办了!」说完,他得意的微笑着。

「无论怎么制伏?」娜姆古丽有些奇怪的问。罗惊天听了,脸上的笑容却是一变,变得淫邪起来,「就是,无论是武力制伏,还是……床上制伏她!」说着,他又在娜姆古丽身上揉捏起来,顿时娜姆古丽刚被浇灭的欲火又燃烧了起来。

「等一下,呀……等等呀,」娜姆古丽勉强守住心智,她抓住罗惊天的毛手,认真的问道:「可是,若师父真的成了你的女人,那……日后我们要怎么相处?

我和师父怎么相处?」罗惊天先是一愣,听她问完,不由得大乐起来说道:「这有什么?我的女人们都是一个规矩,谁先生下孩子,谁大!你们也一样了。而且,连我娘和姐妹外婆姨娘都不例外!」娜姆古丽开始还只是有些不习惯他这排座次的方法,但后面说的却是令她难以接受了。「你说你的母亲,姐妹……什么意思?」看她天真的发问,罗惊天又是一阵淫笑,毫无做做的说道:「吴依依是我的母亲,林雨晴是她师父,但同时也是她的母亲,就是我的外婆,她的孪生妹妹吴爱爱是我的姨娘,你看还有什么不明白吗?」这下娜姆古丽真是咽了口口水,定了定神,才勉强问道:「她们不是你的妾侍吗?你们,她们,你们竟然,这怎么可以?这……这……」她也这不出来了。罗惊天却是满脸得意的说道:「这什么这?人生在世但求无所束缚尽情欢乐,别人不喜欢**通奸就不喜欢,可我喜欢,我娘她们也喜欢,连我其她的女人也没有问题,那又有什么不可以?你顾忌和妙丽丝的师徒关系,可却不想想,若是她也成了我的女人,你们不就是姐妹了,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吗?」娜姆古丽心里还是有些别扭但却是说不出来,但想到了只要自己喜欢,爱人喜欢就好倒是十分认同。于是,她也就不再胡思乱想了。

临近中午时,门外素菲儿来报:「启禀教主,圣主及日月两大使者已经离此不足三里了,请问教主是否准备好迎接了?」娜姆古丽听她一问,心里十分紧张,但还是压住狂跳的心房,说道:「禀报师尊,就说我还在疗伤,请师尊前来此处,师尊自会明白。」她见素菲儿没有应声,便又补充道:「还有,除了师尊和明月使者,其他人都到外院去,这是严令!」素菲儿虽然觉得不妥,但既然是严令也只有应是,下去吩咐了!

不一会儿,妙丽丝一行抵达了。

当她发现迎接的人中没有自己的唯一弟子娜姆古丽,不禁问素菲儿道:「教主怎么没有来呀?」素菲儿行礼说道:「回禀圣主,教主吩咐弟子,要弟子转告圣主,她正在疗伤,请圣主亲自去就明白了。而且,教主还吩咐弟子,除了圣主和明月使者外,其他人等一概不许进入内院,说是严令!」「哦……」妙丽丝随即明白了娜姆古丽在做什么,她非但没有因为娜姆古丽不亲自来迎接而生气,反而有些高兴似的,说道:「好了,我知道了,那么明月就和本座进去吧,萨马拉汗和素菲儿在外面职守了。」说完,不顾弟子们诧异的神情,带着维京娜径直进了内院。

其实,素菲儿和萨马拉汗还是猜到了几分内情的,但却是不敢明言,毕竟虽然妙丽丝等风骚淫荡惯了,但终究是要有圣主威严的。带着维京娜,妙丽丝来到了内院,关好内院门,刚向正屋走了没几步,屋里传出的声音便将她们深深的吸引住了。娜姆古丽似苦非苦,似乐非乐的呻吟声,勾起了她们无限的联想。

「好呀,好货,真是好东西,呀顶到了,顶穿了啊……」娜姆古丽放荡的**着,毫无顾忌,似乎有意炫耀她得到件珍宝般。本来就是淫荡成性的妙丽丝听到如此动静,顿时也是浑身发热,虽然她早就对罗惊天的「功夫」有所准备,但却是没有想到,连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娜姆古丽都是如此被他轻易降伏,毕竟那欢愉的声音不是能掩饰的呀!

而里面的罗惊天也察觉到了外面的情况,听来人的脚步声,他判断出,妙丽丝来了,而另一个人的功夫也是很深,看来一定是那个明月使者。罗惊天更是卖力,他将娜姆古丽面对面的抄起,威风凛凛的站在屋子的中央,双手托在娜姆古丽白皙肥美的香臀上,竟是又祭出了他征服女子所用的必杀技——玉女上树!娜姆古丽如同一只美丽的灵袁一般,抱在了罗惊天这棵大树上,她虽然四肢无力抓住树干,但却是有一枝巨大的树杈和她的身体连成了一体。只可惜,多了此一稳固的支点,却是让她更加的辛苦!每次落下,罗惊天的大ji巴都毫无保留的插入到娜姆古丽的穴里,虽然她久经沙场,素有兼人之量但罗惊天这般巨大的ji巴却是她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不成了,好哥哥,亲丈夫,呀……又顶穿了,啊……饶了我,呀……」娜姆古丽凄惨的求饶着,可妙丽丝却是从求饶声中听出了她那欢愉的成分。本来就是对罗惊天有此种幻想,经过娜姆古丽的证实,更加放大了。而维京娜更加不好受,她西域圣教的女子都是风骚入骨的,她也是阅人无数,能够如此有用的男人当真是罕见罕闻!

二人的穴里都变得湿润起来,但却是谁也不好意思推门闯入,倒不是有了羞耻心而是放不下架子,毕竟平日里二人对男人的要求还是很严的!

「啊……啊……啊……死了,死了,啊……」娜姆古丽一阵震天价的喊叫,忽然就失去了声息。

「不中用的东西,呀,你再挺挺呀,唉,我还没有出货呀!」罗惊天也是焦急的喊着。

「不行了呀,啊……呀……饶命呀,亲丈夫,我,啊……我,我,……我真的不成了,啊……」娜姆古丽只是在求饶了。妙丽丝等也听出她是真的讨饶,而不是故意勾引罗惊天,引发他的凶淫之性了!

「我不管,我也要出来才成,」罗惊天变换了动作,他见娜姆古丽左右挣扎,似乎是要从他大ji巴上逃脱,连忙将她放倒在地,将她双腿压向身体,对折了起来。「想跑?没门儿!」说罢,他将大ji巴对准娜姆古丽已经红肿无比,且有些闭合不上的穴,一坐腰,一下自**了进去。「啊……」虽然是湿滑异常,但已经肿胀的厉害的**在那坚硬似铁的大ji巴的冲击下,还是将娜姆古丽疼得一个惨叫。「轻些呀……」罗惊天却是面带残忍的淫笑道:「采阳魔女的弟子也不过如此,我还没有到一半呢,真是浪得虚名呀,嘿!!!!」说罢,突然发难,雄腰暴挺,大ji巴如捣蒜般的**起来,次次到底,次次穿心!

「呀,呀呀呀呀呀呀,饶命呀……」娜姆古丽惨叫着,却是换来罗惊天更加疯狂的**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