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13节

第13节

屏幕里的画面上不间断地炸裂出璀璨的技能炫光,第三秒,霍淼按下冷却完毕的大招。

他甚至没再去关心结果,抬起头仔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路敛光。

“请问你现在和上一次你这样问我的时候,也就是两分钟之前,有什么区别?”

“有。”路敛光抬起左手腕,“我带上了腕表。你觉得是带着好还是不带好?”

霍淼翻了个白眼。

“都好都好。你让我一个直男看有什么用啊?”

路敛光想到了林珑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嫉妒道:“对方也是个直男啊。”

他最后调试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全部配饰,拾好心情,挺胸抬头地出门了。

霍淼看着他的背影,一脸“迟早要完”的表情摇摇头,这才把注意力转回电脑。

他的屏幕上,对手已经倒下,一行闪着金光的巨大横幅正飘在竞技场上空。

【总决赛·胜利】

世界频道里,系统通知正在刷屏:恭喜【东水泠泠】服务器玩家【三流水货】荣获本届“耀灵之巅”国服总决赛冠军!

“无敌是多么寂寞啊。”霍淼十分欠揍地叹息道,退了比赛专用竞技场,重新打开准备投给龙愿公司——也就是《耀灵》游戏的制作出品公司——的简历,看了看自己其中一行履历。

“连续两年获得贵公司《耀灵》端游‘耀灵之巅’线上竞赛国服总冠军。”

他欣赏了一下自己的辉煌战绩,然后敲击键盘,把“两年”改成了“三年”。

唐簇不安地拎着两杯奶茶站在人来人往的商业街边。

明明提前了一个小时过来适应环境,随着时间的临近,还是不可抑制地紧张起来。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主动约别人出门,第一次想要和别人亲近,第一次……喜欢什么人。

“竹神!”有人大声喊他,“竹神!”

唐簇抬头,看见路敛光站在马路对面正在等红灯的人群里用力朝他招手,引得周围的人频频侧目。

他长得当真是好看,怨不得能吸引众人的目光。“好看”这种事情,是分很多种的,诚然路敛光和唐簇都属于好看的范畴里,可和唐簇沉稳耐看的英俊不同,路敛光的帅气张扬而极具攻击性,不管他有意还是无意,只要他站在那里笑一笑,就能将别人的外貌都衬得黯然失色,也因此非常容易招致嫉妒。不过路敛光本人在学校里经营的人脉甚广,社团活动时又频频展现出强势的领袖性格,没有人敢不长眼地惹他罢了。

这样抢眼的帅气,到了唐簇面前,却好像失去了一贯的攻击力。唐簇的气质如此冷静沉稳,巍然不可侵犯,他不管站在哪里,似乎都超然于环境之外,也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其实不是的,如果有人有幸可以接近他,又有足够的耐心慢慢地和他说话互动,安抚他放下警惕戒心,就能发现他的另一面。

路敛光从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他为这奇特的发现着了迷,一头栽了进去,根本出不来。

见唐簇隔着马路看过来,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更加卖力地挥手。等不及想让你看见我,哪怕提前一个红灯的时间,一条马路的距离,都很开心。

唐簇也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

行人道的灯变了。路敛光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穿过马路,唐簇太过专注地注视着他跑过来,甚至忽视了喧嚷的人群。

“对不起,等很久了吗?”他停在唐簇面前,轻轻喘着气。

唐簇道:“没有,你还提前了十分钟到。”

他惊愕于自己表现地如此自然。本来以为见到对方会更加紧张,但很奇怪,听到片羽的声音之后,他反而放松下来。

“给。”路敛光把小心翼翼护了一路的两个盒子塞进唐簇怀里,“跟你说过的我们学校门口的章鱼烧。”

唐簇用一只手臂揽住了,举起另一只手里的长条形袋子给对方看,“我买了奶茶。”

路敛光连忙接过来帮他拎着,两人傻乎乎地交换了各自的袋子站在书店门口面面相觑。

他们原本是约好了,一起去书店看竹丛生新书的。

路敛光忍不住笑了:“我们这又是吃又是喝的,肯定是进不去书店了。走,我知道有地方可以坐着。”

“嗯,好。”唐簇抱紧还温热着的盒子,欲盖弥彰地强调今天的目的,“可以吃完再回来看书。”

其实他很想约片羽出门玩,玩什么都行,哪怕就像前几天晚上那样,开个房间纯聊天也很好,但是他不敢提出来,这还是他记忆里第一次主动约别人。拿到路敛光手机号的第二天,他写完当天的稿子,花了三个小时冥思苦想,写了整整五个版本的“通话流程”,最后认定他们之间最大的交集就是他的书,于是才在电话里提议周六一起来书店。

这理由不会听上去很牵强吧?他心虚地想。

路敛光领着他往前走,“不急,隔壁街有一家特别好吃的面馆,前两年开的,你好久没回东泠了,应该不知道吧?我们吃完了可以先随便逛一下,然后去那里吃午饭。”

“好。”唐簇想都不想道,然后他惊觉自己答应得太快,赶紧补充道,“下午……下午再去书店也挺好,时间比较充裕……”

路敛光侧过脸来,对他温柔地笑笑:“行。你想去哪里都行。”

“两碗牛肉面,来了!”老板娘吆喝着,端上来两碗拉面。

唐簇看着对方嫌弃地挑出碗里的香菜,忽然想起来了:“对了……你不吃香菜的。”

这倒不是片羽告诉他的,但凡加了路敛光的社交软件账号的人都很难不注意他的头像——黑底白字四个大字写着:不要香菜。

路敛光苦着脸道:“是啊,我受不了香菜的味道,刚才忘记让老板不要放了。”

他平时都会特意说一声的,今天光顾着告诉唐簇什么面好吃,操心对方吃什么,自己就随口说了一句“和他一样”。

偏偏路敛光那一碗的香菜切得特别碎,唐簇见他捞得辛苦,再看自己碗里的香菜:都是整片的。他于是默默地拿起勺子开始捞。

路敛光注意到他也在把香菜挑出来,问道:“你也不吃香菜吗?”

他话还没说完,唐簇已经三下两下捞完了自己碗里的,把碗往前推了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