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12节

第12节

“你都快完结了还断更啊?”霍淼惨叫,“那不更也行,给我剧透一下吧,那个女二小姐姐到底会不会挂掉啊!”

“没想好,看我心情吧。”

“你!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作者!我要去挂你!让大家都知道和光同尘的真面目!”

路敛光突然翻身而起,霍淼以为他要过来跟他真人肉搏,吓得立刻摆出一个防御姿势。

结果路敛光只是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喃喃道:“不应该啊……他今天怎么也没更新?”

霍淼胡乱附和道:“是啊!怎么能不更新呢!”

“不是我。他从来不断更的。”路敛光皱起眉,不安地自语道,“出什么事了吗?”

酒店房间的门被敲响的时候,唐簇正在睡觉。

他昨晚压力太大,并没有休息好,今天又见了父母,情绪糟糕透顶,心理状态也极度不稳定,根本无法投入写作,吃了晚饭便干脆闷头睡了。

被敲门声惊醒,他一时间茫然不知所在,恍惚还以为在美国,自己的房子里,直到看到窗外的低垂夜幕才彻底清醒过来。

夜深了,这个时候,谁在敲酒店的门?

唐簇匆忙整理好衣服,下床开了门,只见片羽正站在门外垂首看手机,门开的瞬间,他猛地抬起头,一脸忧色。

“竹神!你没事吧?”路敛光松了一口气,他看到面前的人面带茫然,头发还有些乱蓬蓬的,歉然道,“你刚才在睡觉?不好意思,看来我吵到你了。”

唐簇震惊又不解地问:“你……你怎么来了?”

“你今天没有更新,我发你消息,你一直不回,后来我试着打给你语音电话你也不接,我甚至还联系了笔尖的编辑,结果笔尖的人说查了后台,是后台抽了,你其实有设定时更新——他们只负责更新好了就行了,可是我很担心你,连着几个小时都联系不上,我有点着急,想着你有可能还没退房,过来碰碰运气。”

唐簇愣怔道:“你就因为这个……从东泠大学赶过来?”

“对呀。”路敛光对他笑了笑,“你没事就太好了。”

唐簇只觉得自己在做梦。他是在骂声中长大的,性格缺陷,交不到朋友,就连小时候弟弟向着他说话这样的事,他都能记到现在,觉得这是承了弟弟的恩。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有一个人只因为他一个习惯的改变,连着几个小时试图联系他,有一个人在深夜里孤身穿过整个城市,抱着渺茫的希望,只为了过来确认他是不是没事。

今天,他又见到了母亲,他所有噩梦的蓝本,人生不幸的根源。时隔七年,再次被母亲指着鼻子毫不留情地辱骂,他做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仍然在独处时陷入崩溃边缘,只能用沉睡逃离现实。

可是现在,有个人把他从沉睡中叫醒,站在他面前对他认真地说:“我很担心你,你没事就太好了。”

唐簇忽然喉头发紧,心中涌上一种贪婪的冲动。他这辈子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倾诉”,因为他没有过可倾诉的对象,可是现在,他忽然很想说点什么,很想向眼前的人再贪婪地索取一点温暖。

不需要太多,一点点,就够他用很久了。

“我今天,心情不好。”他说。

唐簇原本只是想要得到一句安慰而已,他不知道要怎么倾诉,说话没头没尾,语气僵硬,话音刚落就有些后悔自己的唐突,正想要补救,路敛光却毫不犹豫道:“那我陪着你待一会儿,好吗?我们可以聊天,聊什么都可以,或者一起去吃夜宵也行,直到你心情好起来。”

他朝唐簇眨了眨眼,假装自己是个上门推销的推销员:“试用效果不满意还可以退货,先生考虑一下吧,我可以进去吗?”

路敛光还没有进门,唐簇的心情已经好了起来,他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让开身子道:“请进。”

第十八章 心上人的电话

唐簇点了外卖,两人就在唐簇临时租的这个酒店房间里,并肩坐在书桌上吃了一顿夜宵。

路敛光饶有兴趣地发现,竹丛生这个人比起高冷,其实更准确地说是慢热。

虽然很久之前就隐约有这样的感觉,但面对面聊天果然比在网上交谈的更加直观。一顿夜宵的时间,一开始还都是他在说,对方偶尔回应一两句,不知不觉——他怀疑连竹丛生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在进行正常的交流了。

路敛光看着唐簇有时因为惊讶睁大的双眼,又有时因为调侃而微笑的嘴角弧度,目光不由自主温柔起来。

昨天事情太多,他们没来得及这样面对面地好好聊聊天,他之前完全没想到,竹丛生可以这么生动。

十二点已过,现在是凌晨了,两人刚结束一段话题,路敛光想了想,轻声问:“那么……你想要聊聊今天你发生了什么事吗?”

唐簇身体一僵,惶然地垂下眸支吾道:“我……”

他不想让眼前的年轻人知道他有个怎样扭曲的家庭,他想要自己在对方眼里是美好的形象。可是是他贸然说出了“心情不好”这样的话留住对方的,如果又不肯告知原因的话,会不会太……

“没关系,我只是问一问,你不想说的话不用说的。”路敛光立即又说,“如果以后什么时候,你想找个人说说,我一直都在。”

唐簇抬起头看他,他的眼神那么专注,给人一种错觉,仿佛他的眼里只有他。

仿佛他的心里也只有他。

唐簇的心跳加速,默默斥责着自己的胡思乱想,慌乱地移开目光,不敢再和路敛光对视。

片羽的保密信誉在唐簇这里向来是顶级的好,他们相识这么多年了,唐簇没有主动提过,片羽也就没有对第三个人透露过一个字,昨晚也是征求了唐簇的意见,才公开了他们其实私下认识的事实。并且他也无比知情识趣,从来不试图询问唐簇任何涉及隐私的问题,这也是唐簇一直以来,觉得和他相处起来轻松愉快的原因。

唐簇常年累月不与人言语交流,靠着小动物一样准敏感的直觉小心翼翼地感知别人对他的善恶,就比如现在,他敏感地察觉,事情好像变了。并不是说他和片羽相处就不轻松不愉快了,而是片羽似乎比起从前,多了些……

侵略性。

如果是从前,片羽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他似乎不再满足他们之间止步于目前的距离。

不,这些都是你的幻想罢了。唐簇自卑地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他这么好,怎么会想着要和你这种无趣的人亲近……

尽管这样想着,回想起刚才片羽的眼神,他脸上还是悄悄升起了一点热度,低垂着眼眸点了点头道:“谢……谢谢你。”

我大概是困得神志不清了,他看上去简直就像在害羞。路敛光面上的表情纹丝不动,心里疯狂呐喊道,真要命,这也太可爱了!

从昨晚开始,他心中就生出了一只兽。和他平易近人,阳光开朗的外表不同,他心中生出了一只由他本性而化的,欲壑难填,狂躁凶猛的野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