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48

分卷阅读48

堵住精液,暴力欺凌(扇脸慎

“你怀不上,可不是我的问题。”

周尘昂穿上裤子,秦潇慌乱跪着爬起来,阴唇摩擦,里面的精液咕噜冒了出来,止不住拼命的流。

抓住他的裤脚,“周尘昂,你不要这么绝好不好?我没办法怀孕,你让我用什么办法都没用啊!我真的很想跟你结婚,呜呜就因为我没办法怀孕,你就不跟我结婚吗?”

“你说对了秦潇,就因为这样,我不想跟你结婚。”

“呜可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我跟你说什么了?我说我会跟你结婚吗?我顶不住那么恶心的事情,你跟几个男人发生关系,你心里不清楚吗!秦潇,既然你怀不上我的孩子,也根本没办法证明你对我是真心的。”

“我……我怎么告诉你,我是真心的,我根本没办法怀孕,呜,你别走我求求你了,你别走啊!”

他不带一丝留恋关上房门,隔绝着屋内哭声。

周尘昂走去厨房,拿起桌子的矿泉水一饮而尽,冷冽的目光,攥紧了手中塑料水瓶,捏到变形。

秦潇跪在地上看着从自己大腿根流下来的精液,源源不断的从小穴里面冒了出来,越来越多,在地上形成白浊的水渍。

她哭的声音沙哑。

地上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跌跌撞撞爬了过去,捡起手机来看,是一个警局给她打来的电话。

“喂?”

“秦小姐,麻烦您来警局一样,您在西北南街的服装店被人砸了,需要做个调查。”

秦潇愣住,又仔细看了一遍通话界面。

“我,我知道了,您是哪个警局,我现在就赶过去。”

周尘昂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紧绷着脸色不语,身后卧室门忽然被打开,他转头看了一眼,见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哪还有刚才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样子。

秦潇双腿酸疼的扶着墙壁,手肘上搭着大衣,哭红的眼睛望着他。

“我,我有事,必须得出去一趟,你等回来,你会等我的对吧?求求你了,别不要我,求你了。”

男人不说话,仿佛在看着她的表演一样,秦潇一瘸一拐的走去门口换鞋,打开门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回头看。

“我马上就回来,你一定要等我回来,一定要!”

门关上,周尘昂讥讽的扯了扯嘴角,眉宇间凝重的情绪,不言而喻。

秦潇打了辆车才到警局,一边披上大衣,走上陡峭的台阶,身后突然被跑过来的人捂住了眼睛。

还没等她尖叫,一只手又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腾空抱起往台阶下方走。

“唔唔唔!!”

她明显感觉这双手有点熟悉,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几个男人的其中一个。

被绑回去的下场是什么,她心知肚明。

咬了手指一口,男人突然松手,秦潇大喊,“你放开我,我不要回去!不啊!”

车门瞬间被关上,一点声音外面的人也听不到。

当眼睛上的手被拿开,她看到的就只有满车的男人,坐在对面的三个人,以及坐在她身旁的两个,刚才把她拐走的人是宋诏。

车里的情绪瞬间飙到怒火上,秦潇恐惧的哭了,双手动弹不得。

“你们想干什么……我不想,不要逼我,求求你们了不要逼我!”

对面中间的林孜阳往她腿上就是一脚。

“你他妈的那个男人是谁啊?老子额头都被烧成这样了,你觉得你跑的掉!骚货,你的逼到底还被几个男人给操过!”

“啊疼,别打我了,别打我了!”

一旁的宋诏动手脱下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剥去,从衬衫到内衣,越往下脱,他的脸色就越沉。

直到软乳的奶子露了出来,看到奶头破碎的痕迹,被咬的一塌糊涂,很明显这是男人的牙印。

“妈的!”

在她印象中温柔的脸竟然变得这么暴躁,她深感觉到了恐惧,吓得不敢说话。

宋诏凝视着她,不过两秒钟,那只手朝她脸上挥了过来。

“啊!”

“贱人,你到底被那男人给操了几次!奶头都这么肿,被吸的挺爽吧,嗯?”

她捂着脸倒在了司池安的腿上,哭的喘不上气,“好疼,疼啊,别打我了,你们别打我。”

腿上的打底裤继续被扒掉,秦潇感觉到了不妙,尖叫着挣扎起来。

“不准!不准啊!!”

“允许你反抗了吗!”

司池安用力掐着她的脖子,秦潇窒息,艰难吞了一口唾液,脸色憋得青红,一半脸肿成小丘,伤才好不多久的脸蛋,又一次在他们的手下毁容。

“呜呜……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啊!”

下身也被扒的一干净,当露出来红肿的骚逼,中间居然还被插了一个瓶盖。

“我操你是真他妈的淫荡!”

林孜阳把那瓶盖拔出来后,滚滚精液瞬间流了出来,越来越多,堵都堵不住。

这一幕被所有人尽收眼底,前面副驾驶上的穆饶松眯着眼,她绝望的哭着,被扔在了地上,身上被掐的到处青红。

他们一边咒骂着,一边在她的身体上留下痕迹,拳打脚踢的方式对待着脆弱的身子。

秦潇很快就坚持不住,开始求饶,她以为自己能挺过去,没想到最后还要跪下来求他们放过。

“你错哪了啊?每次不都是这句话吗,我真怀疑你脑子里装的是不是都是鸡巴!你操了几个男人的还不够,继续在外面吃别的?”

秦潇扒着车座下面的地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我喜欢他,我想跟他结婚,我以后再也不想跟别的人做爱了,算我求你们了,成全我一次好不好……求求你们,求——”

话没说完,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差点让她咬到自己的舌头。

面前的司池安冷笑。

“你很胆量啊,有本事再说一遍让我听听,嗯?想跟谁结婚?你那个初恋,叫什么来着,周尘昂是吧,一个大学教授,这么会迷惑你,居然让你能求着跟他结婚?”

秦潇捂着脸,恐惧的目光望着他。

“你,你都调查过了?你别去伤害他,是我一厢情愿,我忘不了,我真的想跟他结婚啊!”

“你他妈再说一遍,我现在就去把那个男人的脑袋砍下来!”他咬牙启齿指着她怒吼。

“不要,不要!”

一旁的许久没说话的陆枫开口了,懒洋洋的靠在皮椅后,“这么激动做什么,不如就让她彻底死心嘛,让她自己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这才是惩罚啊。”

元博也笑了,弯着腰撑住膝盖,抬着秦潇的红肿的脸蛋,“那不如,你在我们中间选一个好了,今天就能直接去结婚!”

她惊恐的咽着口水,眼泪一眨便掉,拼命摇头不敢说话,等待着她的,是无数个残忍的巴掌。

她有孕

钟表的时针指向十二点钟,房间里静的掉落针声也能听到。

周尘昂坐在沙发上,还一直保持着她临走前的姿势,手臂已经酸麻,侧头看向窗外的夜色,越来越浓烈。

似乎今天是不会回来了。

他哑笑着低下头,早该知道的。

秦潇被扇昏过去,醒来后,她在宋诏的房子里,卧室她很熟悉,是一贯的白灰色风调,床上干净的气味也全都来自他身上。

脸颊肿的连做起表情都格外困难,实在是好疼,爬都爬不起来。

很快,他们陆陆续续进来了,她秦潇躺平在床上,像极任人宰割的一条鱼,四肢张开,被他们一人捏着各个地方玩弄。

司池安拿着手机在她耳边晃了晃,俯下身轻笑。

“已经跟你父母商量过了,我们明天就领证结婚。”

她张着唇,艰难的咧着嘴开口道,“我不要。”

“你不要?你瞧瞧现在自己有那个资格吗?凭什么说不要呢,看看这张脸蛋,可真惨啊。”

眼里翻涌的泪光,两半脸肿的跟个猪头没什么两样。

宋诏掐住她的下巴,秦潇疼的发出一声哼咛。

“脸肿成这样子,就算结婚拍照也不好看,不如再等两天吧,这几天可就别扇她了。”

司池安舔着后槽牙,冷笑。

“真是可惜啊,没能跟你结婚还挺遗憾的。”穆饶松语气幽幽的泛着冷意,“不过结婚之后,你就再也走不出这个屋子了,到时候可会是我们所有人的玩物,宝贝儿。”

“我不要做你们的玩物…我不要!”

“你最好给我消停点,再说那些惹我们生气的话,我发誓我会让你的脸直接毁容!”

林孜阳切了一口唾液,掀开被子,抚摸着她光裸的大腿,开始往上揉去。

秦潇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哆嗦着不停哭,“你们不要操我,我不想,不想被操啊。”

她的后果已经很明了,接下来的一周内,不停的趴在床上被各种姿势进行着所有男人的灌精。

一波又一波,浓烈的精液醇厚,全都灌在肚子里面。

经历过上次的殴打,林孜阳下身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勉强能硬起来操她几下,都爽得不行。

只有元博,每次都只能在一旁呆呆看着,手放进裤子里面撸个不停。

看到他们射精的冲动,也发疯的幻想着能射进她的体内。

只有等他们都操完了,才能把疲软的鸡巴塞进她的口中,用温热的口腔给他服侍着舔弄几下。

“啊好爽,嘶想操,真的好想操!我好想射!”

身后坐在沙发上刚爽完的陆枫,撑着脑袋冷笑,“你想?你想什么,就一辈子这么软着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