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49

分卷阅读49

带走她

“呜……周尘昂,周尘昂!”

“你他妈叫谁名字呢!”

眼看着司池安冲上前要打人,身旁的宋诏和穆饶松硬是拦住他。

“你够了没司池安!她现在肚子里怀着谁的孩子你心里没数吗?叫他名字怎么了?你才是个疯子吧,清醒一点啊!”

“我疯子?好啊,你们觉得她跟我结婚让你们不服气,所以才来我面前说那个男人的话,怎么,现在不吃醋了?当初要把她抢过来的时候,可都是盼着周尘昂死呢。”

“呜不要!他不要死,你们不要动他,求求你们了。”

秦潇哽咽哭着,抖动着脚脖子上的铁链,哭声变得越发残忍。

元博一直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吭声,房间里面越来越吵,他却笑了起来。

大学里面学生们人来人往的从身边路过,从教学楼上下来的男人,一身黑裤风衣,手里握着保温杯,路过几个学生身边被不停的打招呼,他也只是象征性的点了个头。

出校门时,突然被人掐住肩膀。

周尘昂回头看去,默不作声躲开肩膀上的那只手。

“同学,有事吗?”

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装,头顶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走上前两步,把他逼到了围墙边缘处,周尘昂眉头紧皱。

“你有什么事?”

他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双颇有憔悴的双眸。

声音开口了,压抑的低沉。

“你这张脸,长的倒是不错,生出来的孩子,也应该会继承你这双眼皮吧。”

他越听越不对劲,“你谁?需不需要帮你叫辆救护车。”

“呵,你才是精神病,秦潇怀了你的孩子,蠢货,她现在正囚禁起来,被五个男人给轮操着教训呢,不去救一下你那还未出生的孩子吗?”

周尘昂面色瞬间垮塌,摘下男人头顶上的鸭舌帽,一头蓬松的短发,确认并不认识他。

“别给我拐弯抹角,你到底是谁!”

抢走他手里的帽子,塞给他一张白色纸条,“她就在这个地方,救不救你随便,不过看那样子,也顶不住几天了。”

说完便走,周尘昂上前抓住他的胳膊,“我凭什么相信你?”

猛然被他甩开,沉寂的双眸发怒瞪着他,“爱信不信,滚!”

等他走远,周尘昂搓开手中的纸条,是一栋高级公寓楼的地址,楼层和密码,全都写上了。

严肃的脸自始至终没有松懈下过眉头,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让他怎么相信,秦潇怀了他的孩子。

那男人的那番莫名其妙的话,还是让他担忧了起来,想了一个晚上,他决定去去看看。

开车到达了地址上的公寓楼外,门外把手森严,几名保安整齐站在侧边,一位上前敲了敲玻璃窗。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保安低头恭敬道,“周先生您好,请进。”

两米高的铁门缓缓打开,他重新将车窗升了上来。

进入电梯,一路上升至十三楼,一梯一户一花园,打开电梯门,便进入到了房子里面,门口没有鞋子,看样子现在家里没有人。

熟门熟路找到卧室的位置,打开被反锁的门,房间里窗帘紧拉,没有一丝光线,空气浓郁的腥味,是情爱过后的味道。

打开了灯光,发现床尾上有两条铁链。

走到床边,看到真是秦潇,脸上红肿,很明显是被扇过,掀开被子,身下青紫的痕迹大片存留,稍稍隆起的腹部,成功打破了他心中的戒律。

睡梦中的人在颤抖,身体越抖越厉害,嘴中发出阵阵呻吟的哭声。

察觉她是冷,将被子重新盖在惨不忍睹的身体上。

“秦潇。”

熟悉的声音把她唤醒,看到面前的来人,秦潇以为自己在做梦,哭着看他,疲惫的眼睛冒出眼泪流的越来越凶。

“呜好想你,好想你啊,你带我走吧,我真的怀了你的孩子,你别不要我。”

周尘昂伸出手指,擦去她眼角的泪,眉头皱的心疼又烦躁。

他去找能打开她脚踝上铁链的钥匙,翻遍了卧室所有抽屉都没有,这铁链也根本砸不开,床尾柱子坚硬,是个棘手的问题。

正当他准备去外面找,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周尘昂淡定的站在卧室门口,看着打开门进来的人是谁。

元博开门后也是一愣。

随即笑了起来。

“我昨天才跟你说过,没想到今天就来了,速度可以啊。”

“你是昨天给我地址的男人?”

周尘昂双手插兜,环绕着客厅桌子上的杯子,一共是六个。

“那看起来,你也是操她人里的其中一个。”

“嗤,我倒是想!可是我连硬都硬不起来,你让我怎么操她,顶多放她嘴里面爽一爽。”

元博一边说道,走去抽屉前找到钥匙扔给他。

“是找这个吧,实话告诉你了,我就是因为硬不起来,才给你通风报信,不然谁愿意你把她给带走,我可不想每天看着她,被那几个人给操。”

他皱眉接过钥匙,没说什么,转身回到卧室里。

元博撑着头懒散的坐在沙发上,他将昏睡的人抱了出来准备离开。

“你要把她带到哪去?”

“既然你让我把她带走,那就不需要管我会带她去哪。”

“我让你把她带走,你总得给我透漏点消息吧!怎么说,我算她半个救命恩人呢。”

元博嘻嘻笑着,眼睛眯了起来,神色晦暗不明打量他。

周尘昂看了他一眼,怀中的人哼唧着马上就要醒了过来。

“我不会把她带离这个公寓,我只能透漏这么多。”

元博神色一变。

“你也住在这里?”

话音刚落,他进了电梯,一言不发看着电梯门缓缓掩合上。

含住趴下舔老公的肉棒

人不见了,司池安调查了小区外的监控,没有她的出入行踪,脚腕上的钥匙放在客厅,很明显是他们之间有人在帮她逃走。

唯一能做出这件事情的,只有在监控上三点之前赶回来的人,二话不说,飞奔到客厅,抓住元博的衣领,往他脸上狠狠给了一拳。

身后的茶几瞬间被撞翻,人倒在了沙发上,司池安弯下腰抓住他的衣领,一连在他脸上挥了五拳。

陆枫从厨房拿着菜刀走了过来,直接抵在了他的后脖颈上,一手插兜,眼神像在看死人一样灰暗。

“你这一拳头再敢落下去,我发誓你的脖子会断了。”

司池安的拳头停在半空中,难以置信的斜眼往后看,周围的几个人看好戏似的,一点都不关心,冷漠的气氛交叉在空气中,格外匪夷所思。

“呵,好,把你的刀子放下!”

陆枫冷漠的舔着后槽牙,看着倒在地上的元博,被打的不省人事,嘴角冒出血一直往外流,流的越来越多,一半脸肿的触目惊心,像是馒头一样。

他收起了刀子,走过去踹了踹地上的人,“跟我说实话,人是不是你放走的,嗯?”

元博神志不清的吐着呼吸,格外艰难摇头,眼角里也冒出了血花。

刀子此刻就在他的头顶上,一甩一甩,稍有不慎就会丢下来,闪着银光的刀尖,令人发颤。

“不是你?昨天你可是提前离开了学校,一直到晚上六点才联系我,你敢说,这段时间你没有来这里吗?”

他肿着猪头一样的脸哭出来,“不是我。”

“那没办法了,只能砍断你一个手指做交代,我也不是什么偏心的人啊,你不是向来都知道吗?”

陆枫勾起狞人的笑容,嘴角扯得弧度越来越大,露出洁白的牙齿,拉过他的手腕,用力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将一根食指掰了出来,刀子在茶几边缘磕了两下。

“别,陆枫,别!”

“还不说实话,可真叫人头疼呢。”

元博慌了,奋力想要把手指抽出来,“不要!我不想断手指,我真的不想。”

“实话!”他猛地大吼出声,恐惧的脸色越变越惨白。

元博抖着唇,一半脸肿的血丝泛滥,单薄的眼皮颤抖的闭上了眼睛。

“是,周尘昂来了,我给他透风报信,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们操她,我操不了,我好难受。”

司池安冷笑着点头,“可以,好得很啊,倒是真让我没想到!”

宋诏坐在另一个沙发上,撑着脑袋问,“所以,人呢?带到哪去了。”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穆饶松走过去抓住他的头发,元博头皮撕裂的往上扯去,眼皮都给翻的血红。

“这家伙可是明显在说谎啊,砍手指吧。”

“你要是下不去手,那就老子来!”林孜阳气势汹汹走上前,撸着袖子。

元博拼命把手缩回来摇着头,“别,别啊!我真的不知道,他只是说不离开这个公寓,你们相信我,我要是再说谎,我天打雷劈啊!”

男人坐在床边,看着胯下脑袋起起伏伏的状态,舒服的忍不住去摁在她的头顶上。

秦潇口交方面真是一流,懂得怎么让男人舒服到极致,完全把舌头发挥到了意想不到的地方,打转着龟头,舔着青筋中间细长的缝隙,口水声孜孜不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