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47

分卷阅读47

借刀杀人

“你真是贱到没有下线了。”

她咽下最后一口尿液,扇肿的脸蛋上浮现潮红,眨着眼娇滴滴道,“只要哥哥喜欢就好。”

周尘昂拽起她的头发往浴室拖,秦潇疼的尖叫,急忙匆匆迈着步伐跟上,被拽到镜子前,他用牙齿撕开一次性牙刷,手指用力泛白,挤上牙膏后塞进她的嘴里。

“给我刷!”

秦潇委屈的眯着眼,男人越看越不耐烦,操控着牙刷帮她刷,他的力道很重,刷的好痛,疼的她不停呜呜求饶,泡沫越来越多,握住他的手腕想让他轻点。

刷了三次,牙龈出血,嘴里的尿骚味才消失,她疼的一直哭,牙齿咬合不敢用力,周尘昂扔下牙刷抱着她洗澡,又非要把她身上洗的干干净净。

他很洁癖,自然感觉这种事情的恶心。

“呜已经洗两遍了,我不想洗了,我真的已经很干净了呜呜。”

他一言不发的绷着脸用力打着泡沫,揉搓在她的小腹上,秦潇看着自己的皮肤都被揉红,她下次再也不想跟他玩喝尿了,牙齿疼死了。

周尘昂吹干她的头发,摸着柔顺的发根揉了揉,“穿衣服,我送你回家。”

她心里顿时咯噔。

“不要。”

“嗯?”

“我不想回家,我想去你家,我想跟你在一起,我们都已经做爱了,难不成你是想把我当炮友吗!周尘昂,我可没有那么廉价。”

她气鼓鼓的低头,坐在床边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放下吹风机,抬起她的脸,“我们做爱纯粹是一时失火,我会再次考虑我们的关系,秦潇,这四年已经发生太多事了,不是你说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那我让你跟我交往就这么委屈你吗!你别找借口了,你就是想把我当炮友是不是?挥之来挥之去觉得很方便,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我要跟你在一起,真真正正的和你在一起!”

她拳打脚踢捶着他的胸膛,男人严肃的抿着唇不语。

秦潇抱住他的腰,脸埋在他的胸膛上抽噎,“周尘昂,你是不是觉得我烦啊,可我就是好喜欢你,跟你分手之后,我找了好多人都不如你,我也想尽办法忘掉你过,但我做不到。”

他一直不说话,搞得秦潇心里乱糟糟的发疯,哼咛着哭起来,“周尘昂,别这样好不好,我讨厌你对我冷暴力。”

男人推开她,拉过床头的毛衣从她的头顶套下去,一件一件的给她穿着。

“周尘昂,我不想回去,我不想!”

“去我家。”

忍了很久的男人终于妥协的逼出一句话,秦潇顿时喜笑颜开。

“这可是你说的!”

穿好衣服后,秦潇揽住他的手臂蹦蹦跳跳的跟他走出了酒店,他将她的衣领子往上提起,掩盖着她那张被扇肿的脸蛋。

“话说,你家还住在大学附近的公寓吗?我都四年没去过了,家里现在还只有你一个人在住吗?周尘昂,你一个人住是不是很孤单啊,那我以后都陪着你好不好!”

“你先给我闭嘴。”他手握方向盘,聚精会神的盯着前面的车子,眉头皱得很紧。

秦潇不甘心撇了撇嘴巴,“哦。”

在十字路口等待红绿灯的空隙,他疲惫的捏着眼角,周遭的汽车突然传来刺耳的鸣笛声。

睁眼看去,路口中间横空冲出来的车子,往这边飞驰极速撞过来,秦潇还来不及提醒他,他急忙挂上倒档,撞着后面的车后退,反方向打转,冲着一旁的车流道拐弯。

可来不及了,那辆越野车朝着副驾驶冲了过来,周尘昂二话不说解开安全带将她搂过来,一手摁着她的脑袋压在怀中,另一只手用安全带将两人困住。

轮胎刺耳的摩擦声滑翔在地面,摇摆的车头撞向副驾驶,车头横冲直撞进电线杆子上,气囊一瞬间全部弹开。

林孜阳发疯的攥紧方向盘,气喘吁吁的咬着牙,血红的眼神凶煞紧盯着前面被撞毁的宝马车。

他打开车门飞奔下车,拉开副驾驶的门,气囊缓缓扁了下去,女人倒在男人的怀里被保护的相当安全。

周尘昂头疼的睁开双眼,看到有人正在动手解开安全带,拉过不省人事的秦潇要把她带走。

他一把拽住她的另一只胳膊,额头流下的血,使得右边的眼睛被粘糊无法睁开,“你谁!”

“我是她男朋友!”林孜阳捏紧拳头,“我告诉你,松手,别逼我把你脸给锤烂!”

周尘昂闷笑,擦干右眼上的血液,“你是不是误会了,她没有男朋友,更何况她刚才才提出要跟我交往。”

“我让你他妈松手!”林孜阳大吼,眼里越来越冷暴虐渐起。

秦潇被他的吼声震醒,看清来人后,尖叫着挣扎,“放开我,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呜呜周尘昂救我,救我!”

“你个贱人!不识好歹的东西!”

一巴掌冲她脸上挥了过去,秦潇被扇懵,捂着火辣辣的脸倒在周尘昂怀里大哭。

“把人给我!”

他眸子瞬间冷了下去,拿出车门下方储藏盒里,长条电击棒对准他的脑袋,蓝色的电光瞬间释放,电流最高,林孜阳尖叫着,脑门上被电出火烫的伤疤,全身都在随着疼痛抽搐。

周尘昂解开安全带,抱着秦潇下车,十字路口被撞毁的车辆居多,他快速朝着人行道路口跑。

街角路边的咖啡店里,司池安手握着手机扔下,翘着长腿,慵懒往后靠去,眼中闪着恶心的恨意。

穆饶松看着他们跑远了,回头对他道,“你这办法不行。”

“我怎么知道林孜阳蠢得像个精神病。”

以为告诉他,就能为了秦潇把她抢过来,来个借刀杀人,谁知道这蠢货这么不堪一击,没点脑子。

保护动物,人人有责

病娇小短文奉上,快解解馋!

恶心

她坐在药店门外,疼的捂着脸哭,周尘昂将她的手拿开,往她红肿的脸蛋上擦着药膏。

“呜疼,疼!”

秦潇还要捂住,被他拍了一手掌,手背瞬间红了,攥紧蜷缩在腿上不敢动。

周尘昂严肃的皱着眉,眉头夹的褶皱挤在一块,他额头上的血已经干了,凝固在一块成了血痂。

“你头上…要不要消毒,我帮你。”

秦潇从袋子里找出碘伏,被他握住手。

“我自己来。”

“可你看不到,不行,我帮你!”

他摁着她的手,绷沉着脸,一言不发。

好像是生气了,秦潇慢慢缩回了手。

“我问你,刚才那个男人自称你的男朋友,他是什么人?你跟别的男人姻缘还没斩断,就想迫不及待的跟我结婚?我怀疑你在找接盘侠。”

“怎么可能,我又没怀孕!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如果不是有个男人跟我逼婚,我就不可能会来找你,因为我想结婚的人是跟你!”

这话听着有点别扭,好像跟接盘侠没有什么两样。

他捏着酸痛的鼻梁,沉思了一会儿后,放下手里的东西。

“跟我回家,先走。”

“我们走着回去吗?你的车被他撞毁了,就这么不要了?”

“等下保险公司会来,离这里不远,走着。”

秦潇很不想走,她的腿很酸痛,被猛操的后遗症还在,费劲全力,跟上前面那古板男人,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他家还是那个家,一点都没变过,高层的公寓楼,房间中到处都是窗户,外面的阳光透彻,照进来,仿佛身在云雾中。

他很喜欢这种空旷的感觉,第一次来到他家的时候,就被震撼到了,到现在也依然是那种心情。

秦潇换了鞋子就迫不及待的走去卧室,果然,那张大床还在啊,房间里干净的陈设真是一点都没变。

秦潇抓着他的手臂,踮起脚尖,攀上他的肩膀,在他耳边低声道。

“我还记得我的第一次是在这张床上奉献给你的,不知道你每天晚上,躺在这张床上睡觉是什么感觉?有没有会自撸的时候,也抓着床单幻想过我在上面?”

男人一向严肃的脸,突然出现了垮塌,眉头皱的直接暴露出心情,低头撇着她,声音过分的低沉。

“你找死吗?”

秦潇一愣,气势瞬间弱了大半。

周尘昂掐着她的腰,力气让她疼的忍不住弯了几分。

“秦潇,你挑衅我可以,嘴里说黄色的玩笑我也不在乎,但是玩笑过头了,你别求饶。”

“你这么生气,难道是被我说中了?”

从他的表情,几乎可以确认这个事实。

秦潇笑而不语。

那对男人来说,的确的挑衅。

周尘昂猛地推着她的肩膀,秦潇摔倒在床上,床板相当硬实,发出咚的一声响,她肩膀疼的要命,眼泪都掉了出来,娇软的身体顶不住这么疼的力道。

眼看他解开裤子,秦潇急中生智的勾引,把双腿张开,可怜巴巴哭着捂住下身。

“你要操我吗?可是我下半身被你操的好痛啊,你看都肿了,这么下去会流血的,哥哥轻点好不好,我不想流血。”

周尘昂动作一顿,表情沉默打量着她这副勾人的模样。

“我看看。”

他拽下底裤,掰开嫩红的阴唇,光滑的小馒头毫无毛发,阴蒂颤颤巍巍的在空气中敏感的抖动,手指插了两下后,抽出来看果然有血丝。

“抱歉,我操的太重了。”

他气势全消,起身看着刚买回来的药里,貌似没有可以治疗她下身的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