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子蒙尘传 > 第六回 软玉温香获敌情 舍身侍魔终不悔

第六回 软玉温香获敌情 舍身侍魔终不悔

“剑卿已经把至善身边的男宠以争风为由给宰了,至善并没有怪他,如今天一帮对至善也失去控制了。”天远向风娘说道,他同时偷偷打量了一下风娘的表情,还是在风娘看似平常的面容中发现了一丝黯然。他在心底也默默叹息“上天亏欠这个女子的太多了。”

接着,他又道“魏老侠擒住了天一帮的一个头目送来这里,只是这个家伙横骨插心,铁嘴钢牙,甚至分筋错骨手和截脉法用在他身上都没法叫他说出太湖三凶的下落。”

“一会儿把他送到我房中吧,我想我有办法让他开口。”一直默默听着的风娘终於出声了。

天远马上明白了风娘的用意,他紧皱眉头,犹豫了半晌还是忍不住说道“风娘,这种家伙不招供就算了,大不了再捉一个来。实在不行,就先让太湖三凶多活些日子,你也没必要……”

风娘摇头道“道兄你也知道,如今天一帮行事是如何的小心,能有一个头目落在我们手中已是侥幸,再去抓来谈何容易。你也清楚,我们费了如此多的心思,甚至毁了枫儿和我的一生,都是为了造成如今这样的局面。此番向太湖三凶出手,正是为了让幕後之人相信我的所为都是因寻仇而起,关系到我能否顺利进入其中。”

天远黯然垂头,他也知风娘为了此事付出了多少牺牲,更清楚如今行动的深意。可是他还是没忍住说道“可是今日剑卿就要回来了,若是让他知道……”

风娘眼底现出一抹痛心的神色,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有些事总得让他亲眼见到,若是能接受,他才能真正成为我们的助力,若是不能,那还是尽早让他远离的好。”

天远无言以对,起身默默离去。

王雄感觉到这次的讯问与之前的几次都不一样,没有上来就动用各种残酷的手法,而是先带他去沐浴更衣,还为他准备了一餐丰盛的饭菜。他在心中嘀咕:“莫非要结果我的性命了?”可这里又不是官府,想结果他只要往山涧里一丢就可以了,哪会有官府那一套程式。他满腹狐疑地让人带到了一间房前。

“进去!”天远道长一声怒喝,王雄甚至能从他的眼中看到熊熊的怒火,似乎让他走进这间房中是这个老道非常不能接受的一件事。他索性不再瞎猜,乾脆推门而入。

踏入房中,扑面而来的是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闻之让人心里阵阵发痒,王雄竟觉得莫名其妙地开始有些紧张和兴奋。定睛向屋中一看,王雄猛地呆在了原处,整个人都像傻掉了一样。

只见屋中空间不大,只摆放着一张木床,然而就在木床之中,却有着世上最梦幻般的风景。一位有着绝世姿容的美女正侧卧在床上,面向着她露出浅浅的笑意。女人身上很明显未着寸缕,玉白无暇丰腴动人的胴体几乎完全暴露在他眼前,那娇躯上仿佛正散发出阵阵光彩,让王雄不由一阵目眩眼花。在女人两腿之间轻夹着一条薄薄的丝巾,轻如梦幻的丝巾掩映住女人两腿之间和玉腹香脐,仿佛烟笼牡丹一般,更增添了几分妖娆与诱惑。女人的双臂交叠,巧妙的遮掩住一双美乳,但那白玉般的雄伟又怎能被完全挡住,更让人知道那里是何等的丰满美妙。

女人侧卧所呈现出的完美身体起伏让王雄简直忘记了一切,只知道呆呆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女人自然就是风娘,她看到王雄一副傻掉了的样子,轻轻一笑,那笑容仿佛百花齐放,让王雄的沉醉又深了几分。

风娘轻声问道:“你可叫做王雄?天一帮分舵的舵主?”

王雄不由自主点头。风娘继续问道:“你可能猜出我是何人?”

王雄乾咽了一口,嘶哑着声音道:“可是……可是风女侠……”

风娘声音里充满了诱惑的力量“也对也不对。我是风娘,但现在不再是什麽女侠,只是一个为了复仇不择手段的女人,你可明白?”

王雄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傻傻的点头。他只听到一个仿佛传自天边的柔美声音在继续说道:“这些天让你吃苦了,我不会再为难你,只要你愿意将知道的事告诉我,”风娘停顿了一下,用一种更柔媚低沉的声音道:“我的人就是对你的报偿。”

王雄站在原地,呼吸粗重,头上青筋暴露,他瞪着血红的眼睛盯着床上的绝世尤物,早把骨气丢在了脑後,只知道不住点头“我愿意,我什麽都愿意说。”

风娘明亮的眼波仿佛能让人融化,她轻声道:“那你还傻站着干嘛?还不过来……”

王雄身体僵硬一般的一步步挪到风娘的床前,看着触手可及的玉体,竟不知如何是好。风娘轻抬起一条美腿,用纤足勾住王雄的下巴,那雪白的脚趾上涂染着鲜红的丹蔻,看着分外动人心魄。玉腿抬起,那遮体的轻纱隐隐掀起,王雄似乎可以看到那最神秘的妙处,还不等他看仔细,风娘脚尖一勾,就把王雄勾倒在自己的身上。

迎着王雄倒下的身躯,风娘微一转身,王雄正一头栽进了风娘的乳峰之间,风娘娇呼了一声“哎呀”却是故意地用一双玉兔摩擦着王雄的脸颊。

王雄眼前一黑,顿时自己陷入到一团丰满之极柔软之极的所在,鼻端是沁人心脾的乳香,唇边满是滑腻弹性的感觉,王雄终於明白过来自己接触到了风娘身上最美妙的所在,他彻底疯狂了,一口噙住风娘一只雪乳,没命地往嘴里塞,尽管他的嘴并不小,也不可能容下风娘那坨世间罕见的尤物,口中被塞的没有半点空隙,只能用鼻子发出粗重的喘息,这又让他吸入风娘乳间更多的幽香。

王雄口鼻享尽艳福,手更是没有闲着,早顺势摸上了风娘的大腿,并一路向上摸索着到达了风娘的陡然突起的美臀上,大力捏弄了起来,而他的另一手则粗鲁地撕扯着之前风娘用来遮掩私处的那块轻纱。

风娘放任王雄对自己的上下其手,还不时扭动着身子让他摸的更加过瘾,自己的双手则轻巧地在王雄身上滑过,一件件剥下王雄的衣裤,动作温柔的好像一位贤慧的妻子。不多时,风娘与王雄之间,已然是男女间全不障碍的肉帛相对了,身体厮磨下,屋中的温度也仿佛高了很多。

风娘轻轻从王雄的怀中挣脱出去,将王雄仰面按到在床上,之後轻轻捋自己的长发,翻身骑在王雄的身体之上,双臀毫无保留在压坐在王雄的大腿之上,王雄清楚地感受到那两个浑圆的肉瓣是多麽的丰满和富有弹性,而一只怒张的大阳具正好抵在臀瓣间深深的沟壑里不住滑动。

风娘低下头,主动吻上了王雄的嘴角,长发自然落下垂在两人的头边。王雄没有想到风娘竟会为自己献上香吻,脑中顿时“嗡”了一声,不由自主张开大嘴吮吸起来。风娘香甜的口津和丁香妙舌都被王雄吸到了自己的口中,风娘香舌探入王雄口中,不住蠕动,扫过他的牙齿、舌根,很快就与王雄粗大的舌头纠结在了一起。

即便是烟花女子在与客人欢好时,也不会主动献吻,将之视为最後的贞洁,王雄不会想到风娘竟会如此的放开,他想到风娘的身份,风娘的年纪,武林中关於风娘的传说,这样一个以前高高在上的神仙般的人物此刻竟和自己拥吻在一起,他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已经沸腾了,双臂将风娘搂的更紧,两个赤裸的身子贴的分外紧密,仿佛要练成一体。

一阵销魂啮骨的激情热吻过後,风娘的香唇离开王雄的嘴角,主动一路向下吻去,吻过长满胡茬的下巴、粗壮的下巴、健壮的胸肌,风娘紧贴在王雄身上的肌肤也随着一路向下摩擦,尤其是一对硕大的肉球,研磨过王雄的胸膛、小腹,那坚硬的乳尖与粗粝的皮肤相摸,刺激的王雄一阵阵的战栗。

忽然之间,王雄“哦”地大呼了一声,原来是风娘的玉乳已经触碰到他了昂起的阳物之上,那种美妙的感觉还是王雄前所未有的,竟忍不住爽的叫出声来。风娘见王雄的反应,心中一动,想起从田无忌处学来的一式房中秘术,於是爬起身来,捧起自己一双绝世美乳,竟用自己的乳沟夹住王雄的阳物,上下轻磨了起来。

王雄之前何曾尝到过这等滋味,眼看着自己的阳物在两座至美的玉峰间穿梭,感受着那处传来的不一样的奇妙快感,他发出近乎野兽般的吼声,阳物又不受控制的胀大了几分。风娘见状,将双乳挤压的更紧,摩擦的也更快更用力,终於王雄再也忍受不住,他大吼一声,身体猛然一阵剧烈的抖动,一股浓白的精水从阳具中激射而出,直射风娘的秀面之上,更多的则沾染在了风娘的乳峰上。

眼见风娘清丽绝伦的秀面上沾染着自己喷射出的浓精,那种典雅风姿与淫乱景象的强烈反差,让王雄刚刚完成喷射的阳物没有丝毫疲态,反而更加坚挺,跃跃欲试。

风娘伸手握住王雄的阳物,微冷的手指让王雄身体的抖动更加激烈,风娘再度分开双腿,沉下雪臀,一点点将王雄的巨棒纳入自己的体内,王雄亲眼看着自己的下体一寸寸深入到风娘两个鼓胀的肉丘之间,很清晰地感受到风娘桃源秘洞之中的湿滑与紧缩。

“唔”风娘与王雄几乎同时呻吟出声,却是阳物已经没根而入,两人的身体再度变得没有一丝空隙。王雄只觉的自己的阳具被一种暖暖的湿热紧紧包围住,同时那密境之中还在不断轻轻蠕动,仿佛伸入到一张美妙的小嘴之中。

风娘蜂腰轻摆,雪臀款动,骑乘在王雄的身上主动套闹起他的巨棒来。王雄但觉自己的阳具牢牢被吸在风娘的玉径中,两人紧紧贴合在一起,每次风娘抬起雪臀,甚至能将王雄的身体也带离床面,而落下时阳物似乎能顶进风娘的秘径尽头,而身体撞击丰臀更带来无法言表的奇妙感受。

风娘双手撑住王雄的胸膛,腰臀处的款动越发的激烈,同时风娘也发出了情难自禁的呻吟之声,一时间王雄竟有种被风娘强奸的感觉。为了扳回被动的局面,王雄一咬牙,双手探下,揽住风娘的屁股大力揉捏起来,同时下身频频发力上顶。风娘陶醉般扭动着身体迎合着王雄的进攻,仿佛一条美丽的大蛇,那一双豪乳更是不住颤动,甩落一滴滴风娘身上渗出的香汗。

风娘故意将上半身俯的更低,带着香风的玉乳就在王雄的眼前不断颤动,甚至乳尖屡屡擦着王雄的鼻尖掠过,王雄忍不住几次张口去咬,却总是失之毫厘,风娘发出“格格”的笑声,那两团跃动着的玉白简直要将王雄晃晕。终於他忍无可忍,伸出双手猛地将那两团丰盈紧紧握住,叫道:“大奶牛,看你往哪跑!”然後用力让那两团乳肉在他掌中变幻各种形状。

风娘一边忘情地甩动着长发,一边发出令人血脉喷张的娇吟之声,她索性伸手握住床的顶棚,挺直了上身,而下身与王雄结合在一起的地方则摇摆地更加疯狂,温热晶莹的花汁不断从两人结合处涌出,将两人连在一处的耻毛染得一塌糊涂。两人间剧烈的肉搏使得木床发出急促的响声,好像随时可能支撑不住被这对疯狂的男女摇散。

天远道长一直站在屋外,房中所有的声音都没有逃过他的耳朵,风娘淫荡的呻吟声、木床咯吱咯吱的摇晃声、两人肉体摩擦汁水四溅声,这一切都让他五内俱焚,悲愤地低着头,手指节握的都变成了白色。

屋中男女的鏖战已经到达顶峰,风娘全身剧烈的痉挛着,晶莹的香汗布满娇躯,王雄在她体内的阳物也膨胀到了极点,终於他狂喊一声,开始在风娘体内猛烈的爆发,风娘也攀上极乐之境,身体後仰,完全紧绷,只有下体和王雄结合处还在不住地磨动,那种疯狂地磨动能让任何男人快乐地死去……

良久,风娘才俏目翻白,软软地趴伏在王雄的身体之上,娇喘连连,而王雄更是除了发出粗重的喘息之外,什麽也做不了了。

还是风娘首先恢复了正常,她支起身体,望着王雄轻声道:“你很强壮。”这句话并不文雅,也不温柔,可此刻听来,的确令人称绝。

王雄闻言张开双眼,风娘的俏面就在自己眼前,与自己呼吸可闻。他望着风娘那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以及那双清澈双眸中包含的从容与风情,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方才就是与这样一个女人进行过那麽激烈癫狂的一场媾和,一切即便在最离奇的梦境中也难以让人相信。

王雄紧紧将风娘的娇躯搂住,肌肤紧密无间的贴附,才能让他相信曾经发生过什麽。他喃喃道:“我不配……真的……我……”可他的双手却在风娘丰臀之上流连不去。

风娘轻声道:“你不必如此。我说过,这是对你的一种报偿。”

王雄叹息道:“你害苦我了。”

风娘不解道:“什麽?”

王雄道:“有了今天的经历,我再遇到其他的女人,恐怕都不会再有兴趣。我总算明白我们少帮主为什麽在玩过你之後,便再也不碰其他女人了。没有女人能和你相比,你的确是让男人永远忘不了的尤物。”

风娘俏面一红,心里不知是该羞还是该怒。王雄又道:“有了今日,纵使日後被千刀万剐,我也心甘情愿。”

他在风娘的耳畔将自己所知的天一帮内情完全说了出来,风娘将这些内容全部暗记在心。

之後,她柔声对王雄道:“日後你我再我见面之时,就让我再……”她手向下探去,摸到了王雄那“话儿”,然後分开双腿,用手将那“话儿”塞入自己体内,之後她身体开始动,一种要男人命的动。

王雄本来已经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可在风娘的动作下,还是起了本能的反应。他的嘴又紧贴在风娘身上最最香艳最最细嫩的部位,双手也在风娘身上最丰满最有弹性的部位上摩挲抚弄,於是两人刚刚平息的喘息又急促粗重起来。

重新回到终南山,陆剑卿心情极为复杂。此一番下山,对他而言无异於一次重生,从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到肩负重要使命行非常之事。虽然对至善老尼乾瘪苍老的身体从心里是那麽厌恶,可想到达成目标後能看到风娘欣慰的笑容,他又觉得心中像是燃着一团火。

刚回到观中,陆剑卿连自己的房间都没顾上回,就急匆匆向风娘的房间赶去,他恨不得早一点看到让自己魂牵梦绕了多日的女神。其实他匆忙的身影被隐身暗中的天远道长看个正着,天远本想将他叫住,但是想了想还是暗叹一声,悄然离去。

来到风娘的房门前,心跳加速的陆剑卿正欲敲门,却听到房内传来阵阵旖旎销魂的声音,肉体厮磨、床榻咯吱,男人喘息、女子媚吟,已非初哥的陆剑卿当然知道这是什麽情形下才会发出的声音,而且那妖娆放荡的女子呻吟呼喊声,自己是那麽的熟悉。

陆剑卿心头像是被一柄大锤狠狠砸下,眼前发黑,几乎站立不稳,他不敢想像屋中在发生着什麽。他不敢推开眼前虚掩的房门,却还是忍不住颤抖着手推开了那扇似乎无比沉重的房门。

“吱呀”一声轻响,风娘的房门开启,房中荒淫疯狂的一幕尽数落入陆剑卿眼中。

只见绣床之上,赤裸裸的风娘正跨坐在一个同样赤裸的男人怀中,那男人双手捧着风娘浑圆雪嫩的玉臀,一边大肆揉捏,一边疯狂地挺动着下身,而他的脸则深埋在风娘胸前正随着身体剧烈扭摆而汹涌澎湃的高耸双峰间,贪婪地啃噬着坚挺娇艳的玉珠。在他的咂玩下,风娘雪峰染粉,扭动如蛇,玉臂紧紧搂住男人的头,将他更紧地压向自己的酥胸。

伴随着男人玩命般地进犯,风娘两瓣硕大的隆臀也卖力地起伏扭摆,恨不能让男人正插在自己臀间的巨物每一下都能刺到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在两人疯狂的身体撞击下,阵阵汁水溅落声也回响在屋中。

陆剑卿清清楚楚地看到,风娘密布香汗湿漉漉的肉体如何密不可分地与同样精湿的男躯肢体纠结在一起,风娘红似火烧的俏面上如何满是炽烈的春情,风娘的长发如何忘情地甩舞,他更能听到,风娘颤抖娇媚的呻吟喊叫。

陆剑卿眼前一片光怪陆离,好像什麽都看不清了,可偏偏风娘和那男人每一个放荡的动作,都深深烙印在他的心上,留下淌血的伤口。陆剑卿并不是不知道风娘的过往,也清楚风娘今後会做什麽,可当这一切就在自己眼前活生生的上演时,他还是怒火中烧,眼中充血。他木头一般地站在原地,拳头攥得格格直响。

王雄正身陷温软乡,外界的一切都已全无察觉,一门心思只知道尽情享受千载难逢的绝妙滋味,可风娘自打陆剑卿来到她的门前就已经知道。可她不但没有停下和王雄的媾和,反而扭动地更激烈,呻吟地更放荡。虽然知道陆剑卿就站在打开的门前目睹着自己在王雄怀中的种种媚态,可风娘就似全然不觉。只是她心中的愧疚之情,又怎麽会让正疯狂玩弄自己肉体的王雄和正看着自己和他人上演活春宫的“小情人”知晓。

陆剑卿实在受不了这份刺激,咬牙掉头飞奔而去,转眼间就不知道了哪里。风娘不由自主地目光随着他的身影而去,可是就在这一刻,王雄达到了亢奋的极点,他翻身把风娘的娇躯压在自己的胯下,死命抵压住身下丰满完美的肉体,嘶吼着发起了最後的进攻。

风娘心底黯然,虽然身体抽搐着缠绕住王雄粗壮的身躯,口中是无理性的淫呼浪叫,可她的眼前,却怎麽也甩不去陆剑卿孩子气的英俊面容。

经过一番简单梳洗的风娘与天远道人在一间密室中开始对下一步的行动进行筹谋。

望着风娘尤带潮红的面庞,天远道人心中百味杂陈,欲语还休道:“这个……这个王雄要怎生处置?”

风娘淡然一笑道:“我已应了他,让他自行离去吧,不要再难为他了。况且他说的东西对我们还是很有用处的,想来他也不能再回到天一帮之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