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仙子蒙尘传 > 第五回 入洞房鱼水同欢 动真情後庭花开(下)

第五回 入洞房鱼水同欢 动真情後庭花开(下)

武当事了,风娘与天远重回终南山。两人这一番下山,已将武当与崆峒派的危机消除,而魏无崖也送来密信,已经成功说服了法念和尚,他虽表面上仍在闭关,可实际上已经开始暗中留意中少林中潜藏的暗流。

「如今只差峨眉了。」天远摇头叹息道,「实在想不到,至善师太这样一向清心寡欲的老尼,竟会中了对方的美男计。」

「情之一字,不是修佛练武就能够忘却的。」风娘淡淡道,「我师父曾对我言说过,至善神尼年轻时也曾为情所困,有一段伤心的往事,後才看破红尘。似这样的人,一旦重坠俗尘,却是最抵御不住凡心。」

天远苦恼道「那该如何是好!难不成去把那个奸夫宰了?」

风娘摇头道:「如此一来,只能让至善师父仇恨我们,彻底倒向对方。」她微一犹豫才道「如今之计,只有以美男计破美男计。」

天远一惊道「莫非你是想让剑卿……」

风娘微微颔首。「可他……」天远一时不知该如何说好。

「我想找他谈谈,师兄放心,我不会强迫於他。」

「好吧。」天远无奈道。

陆剑卿没有想到,这麽晚了风娘会叫自己去她的房中。自打那一日见过风娘之後,他的眼前总是无法消散那惊为天人的身影,练功时眼前是她,读书时眼前是她,梦中更是时时都与她相见。他正是君子好逑的岁数,而这样一个美艳、成熟、风情万种又自小崇拜的仙子,怎麽不让他神魂为之颠倒。况且师兄天远曾暗示过,自己能够一直陪伴在风娘的身边,这更是让他心都要飞了。只是素日之间,自己和风娘绝少有接触的机会,师兄和风娘在谋划的大事并没有让他过多参与,这也让他心急如焚。

这一次,师兄却是传话,让他到风娘的房中去,说有重要的事情交代,可是师兄方才的神情又是那麽的奇怪,既有欣慰又有不忍,多次欲言又止,让他在兴奋之余,又有几分忐忑。

他胡思乱想着,却脚步不停地来到了风娘的房门前。刚才门前站定,正想要不要叩门,房中风娘清幽的声音已经传来「剑卿,进来吧。」

陆剑卿收拾起紧张慌乱的心情,推门进入风娘的闺房。在进屋见到风娘的第一眼後,他更是心跳如鼓,面红耳赤。原来风娘并未像以往见到他时那样衣着素雅,而仅仅是身着一件轻柔的丝缎睡裙,完美绝伦的身体曲线在贴身的睡裙下尽显无疑,加之她此时梳妆尽去,清水芙蓉,一头浓密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睡裙不能遮掩处,显露出如珠似玉的肌肤,洁白晶莹的皓腕,套着粉红色软缎睡鞋的玉足,无不闪耀着令人迷醉的光泽。

此时此刻的风娘,就算是风月场上的老手都无法抵御,更何况陆剑卿这麽一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气都喘不过来,更是手足无措,不知道眼光该落在什麽地方。

风娘见到他的窘态微微一笑,轻声道「坐下说话。」

陆剑卿像一个呆头鹅一般坐在风娘对面「风……师姐,你找我来是……」

风娘略一沉吟,开口道「你可曾听天远道兄说过我的事情?」

陆剑卿闻言一愣,他正色道「听师兄说起过一些。当年师父收我为徒,也是希望我能为此大事尽自己之力。但凡有需要用我之处,师姐只管吩咐就是。」

看他刚毅的神情,风娘微微颔首。「你可知道天远道兄为何让你今後跟随在我的身边?」

陆剑卿没有想到,风娘会如此直截了当地问出这个问题。他脸又一下子涨红了,额头顿时冒出了汗珠,「师兄说……师父当年……希望我……」他简直不知该如何说好。

「古前辈一片苦心,我深感其恩。不过我的遭遇你也应该知晓。你正青春年少,前途不可限量,而我已是残花败柳,加以年纪大你许多……」

「风……师姐!」陆剑卿却是极为难得地大声打断了风娘的话。他脸色更红,可是神态严肃,一脸斩钉截铁的神情。风娘不再说话,温柔的眼光透射在这个年轻英武的晚生後辈脸上。

陆剑卿深吸口气,虽然脸上发烧,可说话的语气十分坚定「师兄没有明说,我也曾斗胆猜测过师父的深意,只是自己也不敢相信我会有如此的幸运。如今师姐所说,我的猜测竟不是妄想,我……」他一时语结,壮了壮胆又道「师姐你的所遭所遇我也听师兄说话,这一切让我对你更加钦佩也……」他看了一眼正静静聆听的风娘,鼓起勇气说出了心里话「也更让我痛心。我恨自己没有用,不能保护师姐免遭恶人的玷污,更愿意粉身碎骨替师姐你完成使命。我若对你有半分轻看之心,叫我死无全屍!」

风娘默默看着面前激动万分的陆剑卿,听着他虽然有些稚嫩,但情真意切的表白,内心深处也泛起了一丝涟漪,既有感动,又有欣慰,也有几分酸楚。从他眉宇间的焦急和真诚,她能够感受到这个年轻人对自己的那份感情。她并没有如古不言设想的那样,对同样英俊帅气的陆剑卿产生如当年对叶淩风那样的心动,可听着少年人发自肺腑的表露,风娘心底竟暗暗在想「如果自己的余生能够和他共度,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

陆剑卿热血上涌一口气说完自己的心事後,见风娘没有做声,立刻心虚了一大半,甚至有些不敢抬头直视风娘,只有心砰砰跳做一团。

屋中沉默了片刻,风娘才开口道「你的真心让我很是感激,只是命运未知,我不能许你什麽。若是大事终了我尚能保得残躯,那时你若仍有此意,我便随在你的身边。」

听了风娘的话,陆剑卿耳边嗡嗡直响,如坠梦中,许久才相信自己不是又在梦中。他兴奋地站起身来「风娘!我……我……」

他却不知,一向乾脆决断的风娘,此刻却对自己最初的安排产生了几分动摇。不过,片刻之後,她还是狠下心来。

「剑卿,我不愿瞒你,今晚要你来此,是有件为难之事要与你商议。」风娘看着脸上写满幸福的陆剑卿,还是忍心将原委告知。

听了风娘的请求,陆剑卿一时脸色阴晴不定,风娘也不再多说,只是静静地凝望着他。终於,陆剑卿下定了决心,咬牙道「为了你,我如何都愿意!纵死无憾!」

风娘知道,答应她此时的要求,对於陆剑卿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比要他去赴汤蹈火还要艰难地多。她的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可还是继续问道「你可亲近过女子?」

腾的一下,陆剑卿的脸又烧红了,他低头小声道「没……没有……」

「那你明晚这个时间,再来我这里一趟吧。」

陆剑卿脚踩棉花一般,都不知自己怎麽离开的风娘香闺。他隐隐能够想到为何风娘让他明晚再来,可又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遇此幸事。年轻的男子,这一晚注定要无法入眠了。

对陆剑卿来说,接下来的这一天比一年都要漫长,他坐立不安心神不定,好不容易才盼来红轮西坠。

天色还没有完全黑透,急不可耐的陆剑卿就来到了风娘的房门前。可真的到了门前,他却失去了勇气,伸出手去但怎麽也不敢推开眼前虚掩的房门。

「是剑卿吗?进来吧。」风娘自然听到了门开虽极力压低可还是显得尤为急促的呼吸声,甚至可以听到陆剑卿砰砰乱响的心跳,对这样一个尚显青涩的年轻人,她心底浮起几分自责,不过很快就平静下心绪,轻声呼唤道。

听到风娘的召唤,陆剑卿才能鼓起勇气,推开了眼前仿佛重逾千金的房门。

「吱呀」一声木门轻响,陆剑卿终於踏进了风娘的房中。就在他看到房中情景的一瞬间,不由傻愣愣地呆立在门前。原来,风娘的房中正放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浴桶,而风娘慵懒地坐在浴桶中,轻撩玉臂,正自沐浴。

陆剑卿一个童男子,平日连女子接触都很少,何曾见到如此旖旎香艳的景象。他即便之前能够猜到今晚可能会发生什麽,可真的活生生的诱惑就在眼前时,他还是恍然若梦了。

风娘温柔的眼波落在陆剑卿的身上,她的声音就像是从天边飘过来「过来吧。」陆剑卿下意识顺着声音走去,脑子里一片混乱。没几步,他已经走到了浴桶近前,只见水汽氤氲下更显佳人肌肤莹白似玉,漂浮着花瓣的水面下,玲珑起伏的曼妙玉体若隐若现。

风娘看着呆头鹅一般的陆剑卿,唇角泛起一丝笑意,她闲散惬意地甩了甩湿漉漉的长发,轻声道「要不要进来我一起洗?」

「我……」陆剑卿口乾舌燥,说不出整话,迷迷糊糊地连衣服都忘记脱就迈步进了浴盆当中。「哗啦」一阵水声,全身衣衫齐整的陆剑卿已经泡在了热水当中,只是衣衫尽湿,狼狈十足。

风娘轻声娇笑「你这孩子,倒真是马虎得紧。」

她轻舒玉臂,像照顾孩子一样,细心地为陆剑卿脱去身上的湿衣,一件件湿透的衣衫落在盆边。陆剑卿虽然身上衣衫渐少,可身体却愈发炽热,他泡在水中一动也不敢动,身体僵硬地任由风娘为他宽衣。终於,最後一件内巾也被风娘提出水面後,浴盆中只剩下两具同样赤裸男女身体。

一个浴盆能有多大,两个人容身其中自然也就没有多少闲余的空间了,彼此间肌肤相接,肢体互触,陆剑卿紧张地闭紧了双眼,手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了。风娘主动抱住了陆剑卿僵若木石的身体,将他搂进了自己温暖美妙的怀中。

软玉温香,身体厮磨,特别是那妙不可言的两座雄伟玉峰紧紧抵压在自己的胸前,弹滑腻润的触感,就像落在乾柴堆上的火星,一下子燃起了陆剑卿的激情。他猛地伸开双臂,把风娘丰腴美妙的肉体紧紧抱在怀中,风娘「嘤咛」娇呼一声,也顺势缠绕上他年轻的身体。

陆剑卿此刻终於睁开了双眼,就在他的眼前,是风娘美艳不可方物的容颜。与平日他见到的冷静从容,就像自己长辈一样的风娘不同,此时的风娘眼波迷离,桃腮泛红,更显娇艳欲滴,微启的樱唇中,一阵阵微热馨香的气息扑向他的面庞,撩拨地他汗出如浆,面如重枣。陆剑卿虽然情欲如炽,可没有丝毫男女经验的他竟不知此刻该如何是好,只知道更紧地把风娘搂抱在怀中。

身体面对面搂抱纠结在一起,风娘自然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陆剑卿身体的反应,她能够听到陆剑卿心跳得是如何的急促,也能察觉到陆剑卿因为兴奋身体的颤抖,更清晰地感受着横在两人紧紧相拥的身体中间那年轻火热的坚硬。那坚硬因为两人的搂抱在自己小腹腿间直愣愣地戳来戳去,却因为没有经验不知该何去何从。

风娘明白,陆剑卿仍是童男,在如此的刺激下,怕是用不多时就会泄了元阳。她声音微颤地在陆剑卿耳边道「别抱得这般紧,先为我擦擦背。」之後,灵巧地一个转身,变成背对着陆剑卿。

这一来,虽说诱人疯狂的浑圆双峰暂时离开了身体,可更加丰满腻滑的雪臀却顶在了陆剑卿的下体,他能感觉到自己怒目圆睁地分身滑到了两陀丰腴至极的臀瓣中间,在那深深的沟谷中的滑动,又仿佛触及了什麽柔软、神秘的所在。

就这一番接触,陆剑卿险些把持不住,恰在此时,风娘微喘的声音及时在他耳边响起。「提气,凝神。」他赶忙按照风娘所说,深吸口气,把注意力从蓬勃欲炸的下身移开,果然暂时躲过了当场出丑。

风娘向後靠在他的肩头,馨香的长发掠过他的鼻端,之後慵懒道「帮我按一按肩头。」陆剑卿听话地伸出手臂,轻轻在风娘滑润光洁的香肩上按压起来。在他的按压下,风娘鼻端发出满足的哼声,舒服地微微扭动着身体,向他身体靠的更紧。

陆剑卿埋首在风娘的秀发之间,陶醉地闻着清幽的发香,手指活动在风娘的肩头。风娘微闭双眸,香唇轻启,吐气如兰,夹杂着满足地轻轻呻吟声「傻小子……手向下一些……」。

陆剑卿听话地双手渐渐向下滑动,而风娘轻声哼吟着扭摆着身体,「啊」随着风娘一声娇呼,却是陆剑卿的双手终於绕到风娘身前,捉住了那举世无双的完美雪峰。

妙物入掌,福至心灵,陆剑卿无师自通地揉捏把玩起那丰盈弹手的豪乳酥胸,单手无法尽握的玉峰在他指间不断变幻着形状,从指缝间露出的乳峰尖端红艳诱人,坚硬膨大,显然,风娘也被她揉捏出了心底的渴求。她依偎在陆剑卿的怀中,随着他对自己玉乳越来越放肆的玩弄,也蠕动着身体,脸庞越发娇红,口中喃喃道「剑卿……你的手好烫……」

陆剑卿而言,手上更是用力,两人体温都在急速升高,渐渐陷入沉迷……

「咣当」就在此时,房门前一声响动惊动了这对渐入忘我的男女,陆剑卿一个激灵,顺声看去。原来他方才进屋太多紧张,竟是忘记关上房门,风娘的贴身婢女环儿正端着一盆热水来为风娘添水,走到门前,从洞开的房门正好目睹了房中香艳旖旎的场景。作为风娘的贴身侍女,风娘的想法并没有瞒她,她也知道今晚会发生些什麽,可当亲眼见到一向端庄优雅的主人此刻在男人的怀中扭动得如此忘情,还是让她心如鹿撞,以至於失手掉落了铜盆。她看到房中被从激情中惊醒的陆剑卿正吃惊地忘着自己,顿时小脸红热,扭头便跑开了。

被从方才的忘我境界中惊醒,陆剑卿倒是一时有些手足无措了。风娘格格笑道「傻孩子,别楞了,抱我去床上吧。」陆剑卿闻言听话地抱起风娘的玉体,急切之间,他竟不知该如何从浴盆中抱着风娘出来,索性功力到处,将整个浴盆自内崩开,「哗」一盆热水顿时让整个屋子成为了泽国,而他则抱着风娘呆呆地站在原地。

见陆剑卿此刻愣头愣脑的样子,风娘颇感好笑,她玉臂勾住陆剑卿的脖子,似有意似无意地用雪臀摩擦着陆剑卿直愣愣挺立着的分身。陆剑卿低头望向怀抱中的风娘,虽然两人赤身裸体在浴盆中纠缠了良久,可直到此时,陆剑卿才真正将风娘诱人至极的雪胴一览无余。他就这样呆立原地,目光痴迷地在风娘身体各处游走,恨不能把眼前的一切烙印在自己的脑中。

风娘任由他抱着大饱眼福,可是过了半天她见陆剑卿还没有动身的意思,才低声道「傻子,还不快抱我到床上去。」一语惊醒梦中人,陆剑卿这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抱着风娘向床榻走去。只是走动间,风娘那丰腴诱惑的双峰销魂地微微颤动,还是让他的眼光始终无法离去。

终於,陆剑卿抱着风娘来到了床边,他还傻愣愣地不知该如何是好,风娘已经一勾他的脖子,两人身体随之都扑倒在了大床之上。

两人身体叠压在一起,陆剑卿才真正体会到风娘玉体的美妙之处,四肢交缠,胸腹相贴,比方才在浴盆中的搂抱更加分明地感受到那份丰腴滑腻弹性香嫩。这一双男女不约而同地更加用力抱紧了对方,同时呼吸急促起来。陆剑卿低头看到风娘颠倒众生的娇颜,微微开启的香唇轻轻颤抖,说不尽的诱人,特别是洁白的贝齿轻轻咬在鲜艳的下唇上,那万种的风情让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智。

陆剑卿忍不住低头吻上了风娘的香唇,只是他全无经验,对於男女之事似懂非懂,只知道笨拙地用自己的嘴去摩擦风娘的香唇。

迎合着他的迫切,风娘半吐香舌,配合着他,也引导着他来品尝自己的甜蜜。在风娘的引导下,陆剑卿体会到了销魂蚀骨的滋味,四片嘴唇就像被胶粘在了一起,怎麽也无法分开,风娘的丁香秒舌也勾挑着陆剑卿的舌头,两人间展开一场激烈万分的「舌战」,陆剑卿更是贪婪地将风娘如花蜜般芬芳甜蜜的口津吮吸入自己口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