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五话:俘虏洗浴

第五话:俘虏洗浴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整间浴室用一种带着香味的木板贴成,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浴盆。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浴盆里也已经盛满了水,热气腾腾。

乌娅不再多想,一路跋涉,已经让她疲惫不堪,此时她真的想痛痛快快的洗一个热水澡,以消除身体的疲劳。她慢慢的脱下衣衫,露出了窈窕的身段,特别是她那玲珑而又挺拔的双峰,更显出了她少女的迷人之处。或许是出于少女的羞涩与担心,她1边脱着衣服,一边四下搜索着这个房间是不是有什么机关会在她洗澡的时候被人偷窥。

确定没有什么机关之后,她才脱掉最后的一层保护,她平滑的之下那卷曲的非常称职的守护着她的,萋萋芳草之间是那人间的仙人洞,因为爱瓦的术,她那里已经开始微微渗出露珠。她小心的抹了一下,脸上不禁热了起来。

她抬起修长的美腿,一条腿伸进了冒着热气的浴盆里面,那卷曲的掩映下的鲜润红亮小口露了出来。

整个人都进了浴盆之中,她的上身依然露在水面上,胸脯上两座秀美的上那嫣红的,也因为刚才爱瓦的术而变得挺拔了起来,如开始泛红的桑葚一般诱人。

那热水的温度适中,紧张的肌肉立即得到了放松。她双手在自己胸脯上那两座挺拔的上抚摸着,又好像是在搓洗着。每当她的手指抚弄到她那对上的时候,那乳型极美的形状就会改变,但不论如何变化,都一样透射着迷人的光彩。

而她并不知道,直到她将身子浸泡在浴盆里的时候,爱瓦都没有中断自己的术。所以,乌娅在洗浴的时候,两手总忍不住往自己身上那些敏感的部位上抚摸,越是抚摸,自己的就会越旺盛,而越是旺盛,她就越想抚摸。

她的两手从她的乳间滑落下去,摸到了她藏在两腿之间的那两片蛤肉上。当她那纤细的手指抚到她那娇嫩的蛤肉上的时候,一种微妙的、并不是十分强烈的快感让她陶醉的闭起了眼睛。

而当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却又仿佛看到爱瓦走到了她的跟前,用他那极具男人味道的大手在她的酥胸上揉捏起来。「哦一」她轻声的呻吟起来。

其实爱瓦并没有走进浴室,而是放了自己的两条蛇进去,爬进了她的浴盆里,在她身体的敏感部位撩拨起来。爱瓦的蛇能够根据爱瓦个人的意志,像人手一样的去抚摸,那种感觉正如一个男人亲手抚摸,所以,很容易让女性产生被男人抚摸的幻觉。

那两条蛇随着爱瓦的意念,分别在乌娅丰满的胸脯上以及她那敏感的间来回躐动着。不要说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就是熟妇也禁受不了这种蛇的撩拨。

站在浴室的门外,听着乌娅那越来越荡的呻吟,爱瓦很想一步闯进去立即把她给正法了。可是,他这一回却不想这么做,而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因为爱瓦早就听说坦达牙有一个既漂亮又有智慧的将领,他早就想把那个将领骑到,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而今天,正是天赐良机。

水里那条蛇的头部已经钻进了乌娅里,那种滋味是一个女孩子绝对无法表达的。从来没有体验过男女之事的乌娅,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很想让爱瓦这个外族男人来帮自己解决一上的痛苦。

「哦……唔……」

乌娅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由刚开始的陶醉渐渐变成了一种痛苦。她已经从浴盆里跳出来,躺在那木制的地板上乱滚了起来。如果这个时候爱瓦闯进来的话,她一定不会拒绝爱瓦的。那已经不是,而是一种求欢了。

「啊——我受不了啦——快来人呀——」

乌娅当然知道,在这个办公室里,除了她自己,剩下的就只有爱瓦,她这样大叫着来人,无非就是想让爱瓦进来。

就在她痛苦滚动着的时候,爱瓦真的进来了。虽然进入浴室后,乌娅很小心的检查了门栓而且将门关紧,可爱瓦进来却毫不费力,其实乌娅此时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爱瓦能轻易的闯进来了。

「乌娅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爱瓦蹲下来看着痛苦不堪的乌娅问道。乌娅忘了自己正赤身裸体,听到爱瓦那动人的声音之后,乌娅睁开了那双美丽的眼睛,饥渴的望着他……「救救我吧——我——身上好难受呀——」

「可我——并不知道怎么帮你呀?」

爱瓦装作糊涂的摊着两手无可奈何的说。「我……我要做……你的……女人……」

「什么?」

爱瓦又问了一遍。他还俯下了耳朵贴近乌娅那动人的胴体。「让我……做你的女人吧……」

被爱瓦那神奇的术折磨着,乌娅完全顾不上什么叫羞涩,什么叫做廉耻,她甚至劈开了两条长腿把女孩最隐私的地方亮给了爱瓦看,希望他看到她那诱人的地方能动起雄性的来。

「这怎么行呢?你是我们的俘虏,我可不能虐待俘虏呀,你是长得很漂亮,但我不能因为俘虏长得漂亮就娶做让她当我的女人,我还不知道你能不能像我们哈斯帝国的女人那样侍奉我呢。你能吗?」

爱瓦尽管的早已硬得不行,可他嘴上却还是坚持着。

「我愿意像你们哈斯女人那样侍奉你!你要我做什么我就会做什么的!」

乌娅哀求着他,眼巴巴的望着爱瓦,希望他能仁慈一点,立即把她给了。因为此时她感觉到好像有千万条小虫子正在她的里爬行着。

「哈斯帝国的女人在睡觉之前都会帮自己的男人脱衣服。」

爱瓦非常得意的说,他已经断定,即使不用任何武力,这个漂亮的小妞也必是自己的之物了,此时他正想像着将那粗大的深入到这个娇嫩的女孩的里,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我愿意……」

还不等爱瓦说什么,乌娅已经迫不及待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去撕扯他的衣服。

「乌娅,我可没有半点强迫你呀,你真的是自愿的吗?」

爱瓦被乌娅撕扯着衣服的时候,还不忘调戏这个已经被折磨得心志混乱的女孩子。

「是我自愿的!」

她的眼睛里喷着熊熊的欲火,慌乱之中,她胸前那对也很不安分的抖动着,特别是那两颗嫣红的,更是撩人。爱瓦的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杵,将那还没有退下来的裤子顶得老高,像一顶帐篷了。

乌娅双膝跪在那里,纤细的手指打开了爱瓦腰带上的结扣,似乎是用了她平生的力气将他的裤子一下子褪到了脚跟。

一根像爬满了蚯蚓一样完全充血的弹了出来,差点打在了乌娅的脸上—乌娅从来没有见过男人的,她只知道那些女人们私下里议论男人那玩意儿的时候总是拿着马的行货来做比较,但她知道,那只不过是女人们的梦想或者说是女人们的形容罢了,不可能有男人的行货能跟马的长物相比。

但眼前这个男人挑起来的长物,似乎比她所见过的牲口的那玩意还要粗壮得多—乌娅吓坏了,她呆呆的跪在那里望着与爱瓦身体完全垂直的那一根长物,目瞪口呆。

「这么长?」

乌娅脸色大变,她怎么也没想到男人的玩意会跟牲口的一样大!她的手无意识的伸到了自己的,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伸进了正在痒着的洞口,「我会死吗?」

可怜的乌娅大瞪着眼睛哀求的看着爱瓦,希望他能换根小号的来。

「笑话,我还没听说过有女人被男人死的呢。来吧,先用你的小嘴给我亲一亲,这样我会对你更温柔一些。」

爱瓦捧起了乌娅那张吓得变了色的脸,凑近了他的长物,那长物像饥饿的野兽,正在那里一挑一挑的等待着眼前的猎物一步步的靠近。

「我……怕……」

她那美丽的眼睛充满恐惧。但她还是慢慢的把嘴凑了上来,尽管她从来没用嘴服侍过男人,可刚才爱瓦说了,用嘴亲它,于是,她用自己那温热的嘴唇吻在了他那灼热的上。

他的前端的已经翻卷上去,将那光滑的、圆圆的完全裸露在了外面,当乌娅那湿润的双唇碰到的时候,爱瓦的控制不住的挑了一下。这个乌娅实在是太漂亮了、太动人了,就是只看着她那一双迷人的眼睛,都会的。

「乌娅,要学会用你的舌头,就像是吃冰块那样……」

爱瓦特意将胯向前顶了一下,让他的更靠近乌娅那性感的嘴唇……

「可……我下面还是痒……」

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乌娅已经顾不上少女的羞涩了,她以自己的肢体与语言直接向爱瓦说出了自己此时的感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