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龙血战士 > 第六话:如何处置

第六话:如何处置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虽然一直是慢节奏的,可毕竟爱瓦的器具太粗大,它将乌娅那紧缩的撑得没有一丝的皱褶,没有一处不被他的摩擦着,所以,乌娅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次。

她猛力的夹他,随之一阵玉液从深处喷了出来,那情不自禁的喷射不但将乌娅的快感提高到了极点,也增强了爱瓦的,那里的雌性荷尔蒙有些特别,竟在瞬间刺激得爱瓦大增,那本来就长硕的肉枪突然之间伸长了一截,而且粗得几乎无法。

「啊——我好舒服呀——你快嘛——」

现在乌娅已经尝到了被男人的美妙滋味,很不愿意爱瓦停下来,其实并不是爱瓦想停,而是她的已经紧紧的箍住他的让他无法动弹,进不能进,出不能出。

「宝贝,你夹得太紧了,我抽不动呀!」

爱瓦俯来亲吻着她的香颈,想让她放松一下。可是,这种情况的根源并不在乌娅身上,而是在他爱瓦这里,而他又无法将自己的缩回去,除非此时他生出了对乌娅的厌恶之情来,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女孩子到了这个时候往往只会变得更加可人,更何况乌娅本来就漂亮得让人想入非非。

现在她赤裸着身子躺在爱瓦的身下,她那美丽的胴体的每一个细小的反应都会让爱瓦兴奋不已。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爱瓦自己用他的「逆术」来破解自己的。难的是,爱瓦只是学习了这种心法,却从来没有用过,他不知道这种心法一旦实施之后,会不会弄得自己的小鸡鸡一蹶不振,再也做不成威武的男人了。那粗大威武的器具是他最大的骄傲,如果没有了它,他真不知道还有没有信心活下去。

但此时他的被卡在乌娅的身体里,进不能,退也不能,很痛苦,而乌娅正需要他的。

乌娅已经急得不行,她努力的着身子,想去接近爱瓦那粗大的肉枪,但她的身子挺上来,爱瓦的也跟着起来,并不能插到她的花蕾上去。「你怎么了?」

乌娅看到爱瓦满脸是汗,有些担心起来。「不要紧,你……太紧了,我抽不动。」

他艰难的说。

「可我里面痒死了,你快的呀……呀……」

乌娅不相信两人的器具都是肉长的,怎么会插不动?

爱瓦不再理会乌娅的唠叨,他闭起了眼睛,默念起了逆术的心法。过了几分钟之后,他的阳根果然缩小了不少。

但遗憾的是,缩小了的阳根随即也软了下来,而乌娅的此时更加紧缩,他怎么也插不进去了!

如果说刚才拔不出来让爱瓦着急,而现在插不进去两人更急。试了几回还是不行。看来这分寸很难掌握。

「乌娅,还是你用你的小嘴来试试吧。」

爱瓦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地板上。「怎么试?」

乌娅不解的看着爱瓦问道。

■「就像开始的时候那样,你用小嘴舔它、吸它,看能不能再硬起来。」

爱瓦不想随便动用自己的斗气,那是要消耗体力与真元的,现在他还不敢肯定这个乌娅就那么温驯的服从他,谁知道她是不是想使用美人计脱身?如果是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弄不好还会搭上自己的一条小命。因为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当俘虏的。

听到爱瓦的要求,乌娅竟然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她前面已经用小嘴吃过爱瓦的香蕉,不就是来第一一次吗?更何况她的下面还痒着,她需要爱瓦的继续。

爱瓦坐在地板上,分开两腿,让乌娅趴在了他的两腿之间,俯来,那雪白的就压在他的大腿上,红唇微启,将那已经软了的含入嘴里,如前慢慢的吞吐了起来。

她一边吞吐着爱瓦的,一边抬起头来,用那美丽的眼睛看着爱瓦。爱瓦很喜欢她这个样子,随着乌娅小嘴的吞吐以及她的香滑小舌的舔动,爱瓦的渐渐的硬了起来。乌娅的脸上也现出了惊喜的表情,没想到她的小嘴还有如此的能力,让已经软下来的立即变硬!

「乌娅你真行!」

爱瓦高兴的挺了挺,让那在乌娅的小嘴里插得更深。「现在可以了吧?」

乌娅吐出了那根已经湿淋淋的,并用手握了握问道。「可以了。」

爱瓦再次将乌娅压在了地板上,劈开了她那雪白的两条美腿,捏着粗大而且刚硬的插进了她那正流着的。

「哦—真舒服—」

乌娅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并将两条长腿扬了起来,这样爱瓦就可以插得更深一些,并且能捣在她那娇嫩的花蕾之上了。

爱瓦一边搓捏着这位坦达牙少女的,一边在她的里着,那快感自不必说。乌娅也瞬间被抛到了幸福的云雾里,娇躯扭动,呻吟不断。

乌娅的不断的收缩着,令爱瓦的更加坚挺。爱瓦忽快忽慢,的捣着她的,很快就让她的里喷出了花露来。

「唔——快些呀——深一些——呀——」

乌娅幸福的扭动着美丽的胴体,两手在爱瓦的身上乱摸一通。

眼看时机到了,爱瓦想让乌娅多跟他配合一会儿,他想给她一些能量。于是,他默念心法,运起了斗气,把自己一半的能量传给了乌娅。

爱瓦是通过的方法向乌娅传输能量的。乌娅的花蕾已经绽开了一个小口,爱瓦的对准了她的花蕾一阵狂射,将直直的射入了她的。

乌娅的宫颈一阵剧烈的收缩,顿时感觉到浑身力量大增起来。就在此时,她突然萌生了逃走的念头。

任何俘虏在没有力量逃走的时候都是安静的,可是,当她发现自己有能力可以一试的时候,她的心就开始躁动起来了。

由于爱瓦的能量输入,乌娅竟然又跟爱瓦激战了两刻钟。

爱瓦太喜欢这个女孩了,他真想跟她再战一场。

「乌娅,想不想让我再一会儿?」

爱瓦俯来,压住了她那充满着诱惑的胴体,在她那丰满的上抚摸着。_「愿意,我愿意让你继续插下去,太爽了!只是我不知道我的体力能不能配合你?对了,刚才我已经精疲力竭了,为什么突然之间又力量大增?」

「那是我把自己的能量输入到你的体内。」

爱瓦说。「你能再给我一些吗?我想继续跟你!」

她的脸上现出了妩媚的诱惑来。「这还不简单吗?这个我说了算!」

爱瓦再次以的方式输入相当一部分能量到乌娅体内。

可是,当爱瓦将这部分能量输入到乌娅的体内时,他自己却明显的感觉到了疲惫不堪。而当他在乌娅的身上再次的时候,乌娅也明显的感觉到他已经有些体力不支的迹象。

「怎么了?你不如刚才那么有力了!我要你狠狠的才爽!」

乌娅想试探爱瓦的体力是不是真的透支了。

「没……没什么……」

爱瓦极力掩饰着自己的虚弱,一且暴露了自己的实力,那是非常危险的。这个时候想再把乌娅捆绑起来,恐怕有些困难了。

「让我来你,可以吗?」

她听说过男女的时候,也有女人在上的,虽然没有见过,但一切都可以试的。

「好吧。」

爱瓦真的想躺下来休息一下了。于是他不假思索的躺在了地上,让乌娅骑到了他的肚子上来,他看到乌娅很认真的捏着他的插进她的里,并慢慢的套了起来。

「唔——这样也挺不错的——」

乌娅上下起落,甩着那两只并不算夸张的,很迷人。

爱瓦两眼紧紧的盯着乌娅那雪白的胸脯,两手抚摸着她的,有时候还会用手指捻一下她之下那曲卷的,很是快意。

乌娅一边着爱瓦的,一边四下张望着,她在寻找可以逃走的出口。

她的眼前突然一亮,墙上挂着几株在坦达牙随处可见的乌香草。

那是可以当作麻醉剂的药草,有人受伤了,疼痛难忍时可以含一片草叶在嘴里就能让疼痛顿时消失。如果吃多了,这东西会将人麻醉致迷,不省人事。「墙上那是什么?」

乌娅的目光盯着墙上的乌香草。顺着乌娅的目光看去,爱瓦看到墙上几株干了叶子的小草。「我不知道。」

爱瓦的确不知道那是什么,因为他对于伐巴贡这一带的风土人情都不熟悉,更不知道这里的植物有什么药用了。

「对了,那好像是催情草,在我们坦达牙的部落里,有人就拿这东西勾引大姑娘、小媳妇的。我们一起吃点吧,我想跟你再战一场。」

「你自己去取吧。」

爱瓦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现在他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好后悔前后两次把自己的能量传给了乌娅。现在他倒很乐意用墙上的那株催情草提提神,免得自己成了这个女孩的俘虏。

乌娅抬起了,让爱瓦那长硕的从她的里拔了出来。从爱瓦的身上起来,乌娅伸手从墙上扯下了三片乌香草叶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她再次把身子伏在了爱瓦的身上,继续缠绵着,然后等那乌香草的叶子在她嘴里嚼烂了之后,她便与爱瓦亲吻起来,她将那草叶的水汁全部渡到爱瓦的嘴里。而爱瓦太想恢复自己的体力了,便将那草汁悉数咽下。

但让爱瓦没有想到的是,他觉得头脑开始昏沉,身子想动都动不了。渐渐的,他失去了意识。

等爱瓦醒来,已经是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了。他一个人光溜溜的躺在木地板上,而乌娅却不见了踪影!爱瓦胡乱的穿了衣服,冲出了浴室,抓住一个小兵几乎将他提了起来,手里捏着从墙上扯下来的几片乌香草叶问那士兵:「这是什么?」

那士兵一时间没明白过来这位新来的长官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结结巴巴的说:「乌……乌香草。」

「做什么用的?」

「麻……麻醉用的!」

伐巴贡的士兵都认得那种草,因为行兵打仗就少不了受伤,有时候还得接受军医的刮骨之法,就不得不在嘴里含上这么一片草叶以减轻疼痛。

「妈的!这小娘儿们敢骗老子!」

「长官,谁骗你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