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八章:上上签,下下签(2)

第八章:上上签,下下签(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离开金帝社区,艾彤彤又去了一次解放北路,牙医诊所的牌子已经挂上了,找那个大夫,艾彤彤不是没有想过,但是只是一闪而过,这么做没有多大作用,浪费人力精力不说,那个大夫也未必知道什么,既然周伟东已经批了「结案」,那么就结案吧!

还是那句话:哪个庙没有屈死的鬼呢!蓉蓉和孙蝶不一样,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也不值得重视,她好像这个世界的芸芸众生,如微尘一般,佛说了,微尘,并非微尘,是名微尘。微尘,只有在半明半暗的时候才看得见。三千大千世界,微尘无数,多一个不见多,少一个不见少。

蓉蓉不重要,但是,她的死很重要,艾彤彤坚信蓉蓉是死于他杀,是谁,用这么巧妙的方式呢?为了一个小姐,这样「杀鸡用牛刀」,符合逻辑吗?在家里这样的环境下,在钱文这样的人的调教下,艾彤彤从不敢轻视任何一个对手,他也不怀疑在道上混的、能活着的老大的智商,《古惑仔》的电影欺骗了太多太多的人,如果老大是那么无知,他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问题是:动机!无利不起早的,或者,蓉蓉伤害了谁的利益!一个小姐,会伤害了谁的利益呢?

电话响了,艾彤彤看了一眼,是刘川,一个小混混。接通,道:「艾哥,我看到大雄了!」

艾彤彤道:「在哪?」

刘川道:「在万花街夜市,他吃烧烤呢!」

艾彤彤道:「你给我盯住,我马上就到!」

艾彤彤让祁东找了大雄,但是酒吧停业了,大雄住的地方,门被祁东踹坏了还没有修,大雄也没有回来过的迹像,相信他应该知道赵程把他「出卖」了。他不躲起来还等着艾彤彤找他吗?艾彤彤打耳光真狠啊!

艾彤彤给几个认识大雄、在街上混着「掏夹子」(小偷)打了电话,让他们注意一下大雄,有消息给他打电话,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艾彤彤走到大雄身边的时候,大雄正在一手肉串、一手扎啤吃得欢,艾彤彤也不客气,在大雄旁边坐下,拿过桌上的肉串就吃。

大雄看到时艾彤彤,心里暗道:坏了!陪着笑脸道:「艾警官,这么巧啊?」艾彤彤也不答话,对着服务员道:「一杯扎啤,烤俩腰子,一个鱿鱼,一盘毛豆,少放辣的啊!」服务员应了一声,开始忙活着。

大雄看着艾彤彤,艾彤彤却根本不看他。肉串烤得不错,艾彤彤连着吃了三串,掏出面巾纸,擦了擦嘴角的油,又拿了一串,继续吃。

大雄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似乎脸又开始痛了。这个土匪是怎么了?怎么就是吃,也不问他话啊?问他,最起码还要有个应答,这,不闻不问,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更让人害怕。

大雄壮着胆子,对艾彤彤道:「艾警官,你找我有事?」

艾彤彤一边吃肉串,一边「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大雄道:「艾警官,赵程从谭鱼头那拿k真的和我没有关系!」

艾彤彤依然吃着肉串,又「嗯」了一声。

大雄有些冒汗了,艾彤彤是疯狗,什么事情「不管不顾」,他这一哼一哈的是什么意思啊?

服务员把毛豆和扎啤先上了,艾彤彤开始不紧不慢地吃起了毛豆,看了眼大雄,微微扬了扬下巴,意思是:「你继续说啊!」

大雄的额头真的冒汗了,艾彤彤看到大雄额头的汗,扬起了手,大雄下意识的躲了一下,艾彤彤道:「怕什么?我给你擦擦汗!」

大雄胆怯地慢慢坐正了身子,艾彤彤拿着桌上的餐巾纸,给大雄擦了擦额头的汗,然后道:「继续说啊!还有什么要说的,说完,我再带你走!」

大雄道:「去哪?」

艾彤彤道:「去哪你不知道啊?你上次不是都说了吗,牵线搭桥是怎么回事啊?」

大雄就知道是介绍赵程到谭鱼头那拿货的事,忙道:「艾警官,真的不管我的事啊,我就是随口提了一句,都是赵程自己找的谭鱼头,我是一点都没有参与啊!」

艾彤彤又不说话了,这时羊腰子烤好了,服务员放在桌上,艾彤彤开始吃羊腰子,中医说「吃什么补什么」,也不知道有没有根据。这家烧烤的东西真的不错,艾彤彤对吃的东西要求不高,他不怎么喜欢在大酒店吃饭,他反倒觉得小吃更适合他的胃,或者是简单的东北菜。

吃了一个羊腰子后,艾彤彤才停下嘴,喝了一口扎啤,这啤酒可不怎么样。

掏出纸巾擦了擦嘴,看着大雄道:「你怎么不吃了?挺好吃的,多吃点,你可能会有很长时间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肉串。」

大雄额头再一次出现汗珠,磕磕巴巴地道:「艾……艾哥,你别玩我了!」

艾彤彤一眼严肃道:「说说蓉蓉那个男朋友!」

大雄没有想到艾彤彤突然问到这个问题,脑子没有反应过来,愣在那,没有说话。艾彤彤看他没有回答,要站起来拉他走,他忙道:「我说!」艾彤彤又坐好,拿起羊腰子,咬了一口,下巴抬了抬,意思是让大雄说。

大雄继续道:「那小子狗不是(东北话:一无是处),靠那鸡出来卖养活!」

艾彤彤道:「他现在在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