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春都记事 > 第八章:上上签,下下签(3)

第八章:上上签,下下签(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早晨四点,钱小猫给观世音菩萨上了第一炷香,然后从家里出来,刚出了社区门口,一辆volvoxc90停在社区门口,司机已经把后排的车门打开,等着钱小猫。钱小猫愣了一下,是爸爸的司机高军,她以为她如此早起,轻手轻脚地出来,没有人知道,显然,是自己想错了,她的一举一动,父亲都知道。

钱小猫上了车,高军连问都没有问,直接开车,钱小猫也没有说她是去莲花寺,高军知道,每一次去莲花寺都是高军送她去的,钱小猫之所以要四点出门,是为了能到莲花寺上第一炷香。

和艾萌萌分手回到家,钱武还在品着竹叶青,钱小猫想对钱武说一下艾萌萌的事情,不过也不知道如何说起。钱武看着犹犹豫豫的女儿,笑了笑没有说话,钱小猫有种被人看透心思的感觉,害羞的回了房间。

一夜,整整一夜,钱小猫都没有办法入睡,从她想叛逆一下开始,从她第一次踏入酒吧开始,从艾彤彤第一次进入她身体开始,从看到艾萌萌第一眼开始,一切的一切,每一个细节,好像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她不由得看了一眼房间里的观世音菩萨像,在柔柔的床头灯光下,白色的菩萨像显得更加圣洁。

母亲离开以后,她就觉得心里非常不踏实,大伯就送了她这一尊观世音菩萨像和《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她开始每天给菩萨烧香,每天诵《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二十一遍,她的心一直非常踏实,她相信一切都是菩萨安排的,她的要求,也基本得到了满足!(我也信奉观世音菩萨,也许是个人原因吧,我不抨击别的信仰!)高分考上了大学,然后,菩萨还给她安排了艾彤彤。

自己真的爱艾彤彤吗?自己只是短短地见过几次面,包括第一次见面的第一次,都是非常偶然的,为了摆脱父亲的约束,她是特意到了一个小一点的酒吧。

她每天穿着红色衣服呆了一个星期,整整一个星期,居然等来了艾彤彤,一个人见人爱的大美男子,本来以为只是简单的一次相遇,她不过是想找个男人把自己给出去然后再不和那个男人联系,但是,艾彤彤,就是那么让人难以忘记,然后,他们又有了第二次见面,如果不是观世音菩萨安排的,怎么会这么巧呢?

虽然钱小猫不知道大伯钱文和艾彤彤家是什么关系,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是大伯的关系,艾萌萌绝不会给她「第一次这样的机会」。艾萌萌没有必要说谎,她完全没有必要,她不怀疑艾彤彤身边会有很多女人,当知道春都赫赫有名的月华酒店的所有人居然是艾彤彤,她就更加不怀疑这一点,用艾萌萌的话,她不突出,她会是艾彤彤身边的那个女人吗?说实话,她真的没有自信。

「如果你想做艾彤彤的妻子,除非你有艾彤彤的孩子,否则就把艾萌萌交代的事情做好!」艾虎的话是那么的直白,她能有艾彤彤的孩子吗?

艾彤彤已经「投鼠忌器」,不会再和她在一起了,自己是把艾彤彤的涂到了自己的体内,但是怀孕会那么容易吗?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把艾萌萌要她做的事情做好吧!虽然她对艾萌萌不了解,但是,她可以感受到艾萌萌巨大的强势,那种强势是她从未体会到的,如果得到了这个女人的认可,那么,也许,很多事情就好办了。

不知不觉,窗外开始有了亮光,夏天的太阳真勤劳啊,四点就想出来普照人间了。钱小猫想到好久没有看大伯了,既然睡不着,就去看看大伯吧!

莲花寺不大,年代也不久远,艾彤彤的父亲去世以后,艾月华捐给寺院五百万,将寺院修缮了一下,扩建了一些,把艾彤彤的父亲的骨灰和排位都放在寺院里。钱文也在艾彤彤父亲排位进入寺院后,在这里剃度出家,做了佛教徒,有七年没有离开莲花寺一步。

到了莲花寺的时候是四点四十分,寺院还没有开门,在外面隐隐听到寺院内的钟鼓声音。钱小猫到了寺院小门,轻轻叩打,不多时,一个小和尚开了小门,钱小猫双手莲花合十,道:「师傅,我想上炷香。」

小和尚也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本寺八点开门,请师傅八点再来。」

钱小猫道:「师傅,我是来拜见守住师傅的,我是他侄女!」

小和尚忙道:「施主是钱小姐?请进!请进!」艾萌萌每年最少捐给寺院一百万,所有的人都知道,艾萌萌是因为钱文的原因,这样的「施主」,出家人也不敢得罪!

出家人不贪财,越多越好!(本来释迦摩尼教主设了金钱戒,说过,手持金钱自称是佛陀弟子的,绝非佛陀弟子,但是,现在的寺院,哪个不收钱呢?)

寺院不大,也有三层大殿,钱小猫给每一层大殿上了香,然后到了配殿,那里有一尊大理石雕刻成的两米多高的观世音菩萨像,钱小猫虔诚地跪在观世音菩萨像像前,默默地诵着《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当钱小猫诵完,才发现一个魁梧的和尚跪在她的旁边,和尚光头上受着戒,脖子上戴着用菩提树果实制成的佛珠。和尚和钱武长得极其相似,不同的,一个是和尚,一个是俗家。

这个人就是钱文,钱武的孪生哥哥,一个曾经在黑道赫赫有名的狠角色,艾彤彤对这个钱叔叔的评价:可怕。

钱小猫道:「大伯!」

钱文道:「守住!我现在的法号是守住!小猫,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看大伯?」

钱小猫道:「我有点事儿想问问大伯的意思,不打扰吧?」

钱文道:「不会,到我的房间吧!」

因为是钱的原因吧,钱文在莲花寺是大师级别的,有一间自己的房间,房间布置也很简单:一张床,一个桌子,四把椅子,靠墙两个架子,一个架子放在经文,一个架子放着日用品。

钱文让钱小猫坐下,把桌子上的《楞伽经》收拾起来,给她倒了杯茶,道:「说说吧,什么事要问大伯?」

对大伯,钱小猫没有任何的隐瞒,将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钱文。因为艾萌萌给他打过电话,他了解了艾彤彤和侄女钱小猫的事情,他了解艾彤彤,他也了解钱小猫,对于他来说,两个人都是他的亲人,他们之间的事情,不能说是谁对谁错。

而且,两个孩子都是成年人了,不过他没有想到艾萌萌会找到钱小猫,而且让钱小猫到酒店实习。这看似简单的一个实习机会,钱文却知道其中的价值,艾彤彤的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有两个人在酒店实习过,一个是现任月华酒店总经理的艾萌萌,另一个是艾彤彤。艾萌萌让钱小猫到酒店实习,意义不言而喻了。

艾萌萌能给钱小猫这样的机会,不能否认是因为他钱文的原因,他跟了艾彤彤的父亲十五年,直到艾彤彤的父亲去世。本来艾萌萌和艾月华是有意让钱文接手所有的生意的,但是他拒绝了,而且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在莲花寺出家了,守着艾彤彤父亲的灵位。钱文知道,艾萌萌一直在找一个报答他的机会,也许这一次,就是她的一种报答的方式吧!

听完钱小猫说完,钱文道:「你想问我什么?」

钱小猫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听听您的意思。」

钱文站了起来,左边架子的最下面拿出了一个牛皮纸袋,放在桌子上,推给钱小猫。钱小猫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打开了牛皮纸袋,里面居然是一些证件,一个是财经学院的成人教育的企业管理本科毕业证,一本是财经学院的成人教育的会计本科毕业证,还有一本居然是注册会计师证,不过是失效的。

钱小猫惊讶地翻看着证件,大伯居然有两个本科毕业证,而且还有一个注册会计师证。大伯不需要为了生存而买证件,更不需要为了提高自己的文化背景而买证件,她甚至都不知道大伯有这些证件,难道这些都是大伯自学来的?

这是为什么呢?钱小猫从来没有想过大伯是如此努力的人,如此看来,父亲除了好勇斗狠,每天看着根本看不懂的英文discovery,简直就是「不学无术」。

钱小猫用崇敬的眼神看着钱文,钱文脸上没有炫耀的意思,他坐在钱小猫身边道:「我过去是艾萌萌家的办公室主任,说白了,我就是他们家的大管家!」

钱小猫有些惊讶,她从来没有听大伯说过这个事情。从她记事起,大伯和父亲就水火不容,根本不来往,虽然父亲不阻止她和钱文联系,但是她和钱文的联系不多。她记得大伯是在龙腾进出口贸易公司上班,怎么会是艾萌萌家的办公室主任呢?难道龙腾进出口贸易公司也是艾萌萌家的?

钱文长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在回忆过去的时光,意味深长地道:「做艾萌萌家的管家可是不容易啊!拼死拼活的,也只是勉强应付。现在好了,无官一身轻啊!」

钱小猫的心不由得收紧了,大伯这样的人,做艾萌萌家的管家,也是「勉强应付」,那么给艾萌萌家工作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人?像她这样的还没有毕业的大学生,艾萌萌给她一个实习的机会,看来已经是非常「开恩」了。即使艾萌萌给她这样的机会,她是否可以胜任呢?在艾虎话里刚刚建立的那么一点点自信,瞬间土崩瓦解,人家是看了大伯的面子才给她这样一个机会,她是不是会给大伯丢人呢?

钱文看着低头沉思的钱小猫,这个孩子,虽然性格上很倔,但是,一直在弟弟的严格管理下,一直涉世不深,很多时候不怎么自信。让小猫到艾萌萌那吧,即使不能成为艾彤彤的媳妇,锻炼锻炼也好。当然,能嫁给艾彤彤那个臭小子就更好了。艾彤彤这小子虽然女人不少,但是,还算个不错的汉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