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8章 浮生若梦·美人如云

第18章 浮生若梦·美人如云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皇帝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于爱卿,依你说,罗惊天会怎么处置那个贱人?」他问得都不坚决,显然他清楚罗惊天会怎么做的。

毕竟,以罗惊天收了那么多淫妇妖女而不顾世俗舆论的性格来说,他没有理由不收下李彩凤这个尤物!

于放自然明白皇帝的意思,他忙说道:「回皇上,罗公爷随是江湖人物,却也是世家子弟,绝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

皇帝心里似乎是安慰了不少,他装作大度的说道:「哎呀,朕只是让你说说罗公爷会如何处置那个贱人,毕竟废后诏书还没有下,以她皇后的身份怕是罗爱卿也会缚手缚脚呀!你怎么说到出格不出格的了!」

于放正要说话,忽然门外小太监奏道:「启奏陛下,博运公罗惊天擒拿钦犯得胜而归,已经将钦犯押解至内城月华门外,正在朝皇城进发。」

皇帝似乎很激动他对于放说道:「快!你代朕去午门外等待罗爱卿,宣读完圣旨再让内卫将那要犯押进来,朕要亲自审问!」

于放忙领旨,就要出去。可那个小太监却说道:「陛下,罗公爷的信使还有一事要奴婢代为转奏!」

皇帝说道:「快说,怎么吞吞吐吐的!」看得出皇帝不耐烦的样子,那小太监忙战战兢兢的说道:「陛下,罗公爷说,此要犯武功高强,绝非一众侍卫可以对付的,所以,他求皇上恩准亲自押送要犯上殿,以保护陛下万全!」

这下,不仅是皇帝,就连于放都有些愣了,毕竟他和皇帝已经商量好如何处置罗惊天了。可按照计划,需要先将罗惊天诓回他的临时府邸,然后他们好便宜行事。可罗惊天所说的,李彩凤武功高强的事情他们却忽视了。倒也不是他们粗心,而是想着罗惊天既然将她擒下,自然会将其制住,但既然罗惊天这么说了,那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皇帝不信罗惊天会猜到自己的心思,而且即便是猜到了,也不会预知自己会如何行动,也只有听命的份了!所以,他相信罗惊天所上奏的事情不假,若是真的要万无一失的制住李彩凤,恐怕现在已知的人也只有罗惊天一人了。

「准奏,于爱卿先到午门宣旨,然后着五百御林军一同陪罗爱卿送要犯上殿吧!」皇帝权衡之后吩咐于放,于放也知道罗惊天所说事情的严重性,也不可能冒险,便领旨去了,剩下皇帝一个人有些发呆的站在大殿里,周围只有几个小太监在侍候,却都和木头人差不多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道:看来自己身边得力又信得过之人太少了!

此时的罗惊天却正在午门外迎接圣旨。于放宣读完圣旨后,罗惊天立即领旨谢恩,不过,他对于圣旨中所赐予的恩典并不是很意外。博运王,封邑八百里,丹书铁劵,世袭罔替。基本上,对于一个人臣来说,也只能到此了。罗惊天接旨后,将圣旨转交给身后的林雨晴,吩咐了几句,便带着李彩凤跟着于放及五百御林军一起上殿谢君了。

于放和罗惊天并排而行,他悄声跟罗惊天说道:「王爷,日后还望多多关照老朽呀!」罗惊天心里轻蔑地骂道:「你不想害死老子就是好事,装什么蒜!」嘴上却谦逊一番说道:「于大人说笑了,晚生不过是借天子洪福,有幸立此功劳而已。如何及得上大人三朝元老,应当是日后请大人多多指点才是。」

虽然知道他是客气话,但于放心里还是难免有些飘飘然的,毕竟能够让一个王爷,还是风头正劲的王爷奉承,那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殊荣。就这样,二人互相吹捧,心里却是互相怒骂着,一起去往皇帝所在大殿觐见皇帝。

「臣罗惊天奉旨擒拿罪犯,借皇上洪福顺利完成,特来付旨。」山呼万岁之后,罗惊天上奏皇帝,并将李彩凤带了过来。

皇帝心情不可谓不激动,自从皇后开始篡权以来,他日思夜想的就是如何击败皇后,将江山社稷夺回来。如今,他已经成功了,这真是恍若隔世。在皇帝心里,一种威武雄壮的自我感觉油然而生,似乎他已经超越了以前的诸位祖宗,可以载入史册了。他强自压下心中的激动,声音却是略带颤抖的说:「爱卿保我天朝江山社稷可谓是立下了头功,朕心甚慰。」

他转头对李彩凤骂道:「贱人!你可知罪?」「臣妾可不知犯了何罪,皇上要是有什么说法就请下旨吧!」李彩凤竟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态度,气得皇帝差点暴跳起来。他强压着怒火说道:「哦!看来你是死不悔改了?」李彩凤见他怒气上冲,忽然媚眼一抛,妩媚的问道:「怎么?莫非臣妾迷途知返陛下还可以饶过臣妾吗?」

皇帝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他一挥手,示意众人都退下,那些侍卫宫女立刻垂头离开,宽敞的大殿里除了皇帝只留下李彩凤,罗惊天还有于放三个人。

「你若是迷途知返,朕念及与你夫妻一场,自然会法外施恩,对你从轻发落的。」他一脸严肃的说:「不过,你日后必要洗心革面,忠心于朕才成。」

「那陛下要臣妾如何做才算是迷途知返呢?」李彩凤的两只眼睛如同会说话似的,勾得皇帝几乎要咬舌尖来集中精神了。皇帝勉强说道:「你自废武功,并且将手中那些人的兵权交出,朕便信你!」

说完,皇帝面带得色的傲然而立,就等李彩凤服软了。李彩凤倒也没让他失望,说道:「就这么简单?早说呀!」她如释重负的说道:「妾身的功力已经被罗掌门废掉了,此事罗掌门可以作证。」

说完朝罗惊天飞了个媚眼。罗惊天立刻说道:「不错,皇后娘娘的武功乃是微臣亲手所废,千真万确。」看了李彩凤朝罗惊天抛媚眼,皇帝心里当时就有些冒火。但他还是强忍着听罗惊天说完。可罗惊天说完,他心里不由得疑窦丛生,问道:「怎么?爱卿废了其武功,可怎么还说担心她会伤及寡人,需要爱卿亲自保护呢?」

于放更是在旁边说道:「王爷虽然是有功之臣,可这欺君之罪却是要砍头的呀!」于放分明是在挑衅,可罗惊天并没有按照于放猜测的那样,年轻气盛的和他翻脸,而是笑着说道:「于大人真是老糊涂了,本王并没有犯欺君之罪,你老何必给本王乱扣帽子呀?」皇帝现在所关心的不是这些咬文嚼字的事情,他止住二人,问罗惊天道:「爱卿还是自己说吧!」

罗惊天微微一笑,朝于放挑衅似的挤了挤眼睛,说道:「臣确实已经废掉了皇后娘娘的武功,不过,由于考虑到日后娘娘还有用处,所以就又将娘娘武功中重要的部分补足了。」他的笑容似乎有了些变化,但皇帝没有注意,仍是听他说道:「微臣将娘娘武功废掉后,娘娘已经对微臣表示效忠,所以,考虑到日后娘娘的用处,微臣便将娘娘的元阴用自己的元阳补足了。」

皇帝一听,火气却更大了,他沉声道:「向爱卿效忠,莫非爱卿有谋朝篡位之心?」说着,他就要开口叫人。

罗惊天只是一笑,说道:「微臣乃是闲散之人,做官已经是拘束无比了,更遑论江山了!」听他这么一说,皇帝似乎又踏实了些,但他还是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那么爱卿所说,皇后向爱卿效忠这是为何?」

「好叫皇上知道,」罗惊天好真似假地说道:「微臣废掉皇后的武功后,皇后娘娘心中害怕之极。她央求微臣,并说要效忠微臣,求微臣放过她。可微臣的武功自成一路,夺取女子元阴后,无法再送回,只有将自身元阳填送到女子阴关之内,到也有同样的效果的。于是,微臣就将自己的元阳填入娘娘的阴关了!」

他说得轻松,皇帝及其身边的于放却是被他说得目瞪口呆。虽然罗惊天所说的都是采补武功用的词汇,但他们却也能猜出这其中的意思。君臣二人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是一样的心思,那就是,罗惊天再狂妄也不会在皇帝面前承认和皇后有苟且之事。最后,还是于放干咳了两下,说道:「王爷,下官有一事不明,还望王爷指点!」

这时候他也不再问罗惊天为何称他是老糊涂了,见罗惊天示意他说话,便继续说道:「这个,刚才王爷说什么破开阴关,又是什么元阴元阳的,不知王爷如何能破开皇后娘娘的阴关?又如何夺取到元阴呢?」

看着皇帝那求知的眼神,罗惊天知道他也想知道,便说道:「倒也不是很难!就是在行房时坚持的时间久些,趁着其阴关松软时以热精冲击其阴关,自然就会使其冰雪消融,元阴奔流而出,至于怎么夺取那就方法很多不一一道来了。」

「你!」皇帝的脸色被气得通红,他又羞又恼,用手指着罗惊天,颤抖的却半天说不出话来!「罗惊天,你,你可是要造反,敢与皇后通奸?」于放没想到罗惊天如此大胆,他刚要再骂,李彩凤却突然身形一晃,那本来缚着的双手也一下子舒展开,抓住于放的衣服领子,「噼噼啪啪」连着就是几个嘴巴,将于放打得眼冒金星,雪白的须发也都散乱开来。

「凭你也敢对我主人指手画脚?找死。」说着就抬手,要朝他天灵盖拍下。

「慢着,」罗惊天阻止道:「一会儿他还有用。」说着一转身,看向了已经吓得不住颤抖的皇帝,说道:「陛下,于放谋反,你要处死他,对吧?」皇帝刚要抗声,忽然,他却发觉罗惊天的眼神有异。他心里打了个突,想要躲开,但刚转过头却又不由自主的转了回来,继续看着罗惊天的双眼。

皇帝的眼神变得十分呆滞,罗惊天微笑着对他说道:「我为你保住了江山,你要感谢我,所以,你的皇后和贵妃就归我了,知道吗?」

皇帝木然的说道:「知道……知道了。」

看到他心里似乎还有些抵触,罗惊天也不以为意,说道:「你要封我的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日后你要像以前那样行事,但永远忘记我带走了你的皇后和贵妃。只记得我有大功于社稷,救了你的命,所以谁如果说我什么坏话你都要严惩不贷,记住了?」皇帝呆呆的说道:「记住了!」

罗惊天看看没有问题了,便向李彩凤使了个眼色,李彩凤点了点头,顺手一点于放的哑穴,接着,在于放惊恐的眼光注视下,将他的双臂摘钩,任由其耷拉着左右摇摆。

罗惊天的话于放是一字不漏的全听清了,他想哀求却是说不出话来,用眼神向罗惊天求饶,罗惊天却是都不看他一眼。情急之下,他双腿一软,普通跪了下来,罗惊天却轻蔑的撇了撇嘴,说道:「你一定和皇帝密谋杀我吧?」看着于放那惊恐的眼神,他充满不屑的说道:「还是让你的主人收拾你吧!」

说完,李彩凤向他施礼后,随手提起个木敦从窗户扔了出去,接着在众人惊慌失措的声音中又是扔出一个木敦,接着她就蹿了出去。

「有刺客!」外面侍卫大声吵吵起来,一片乱哄哄的。只听李彩凤的声音划过长空,说道:「告诉你们的皇帝,要是敢动于大人一根汗毛,我绝不会善罢甘休!哈哈哈哈……」

她身形一闪,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宫墙之间,不少侍卫都去追赶了,而更多的侍卫则冲到皇帝所在大殿外,由侍卫统领战战兢兢的进殿请罪。

「陛下,刺客逃走了,已经派人去追,臣等护驾不利令陛下受惊,请皇上赐罪。」说完,四个统领纷纷跪下,等皇帝处置。

皇帝只是哼了一声说道:「好了,有博运王在此,量她们也伤不了朕。」

众统领纷纷拜谢罗惊天,皇帝却说道:「好了,此事朕不想殃及无辜,丞相于放,世受皇恩而心怀叵测,竟然勾结刺客意图谋反,今虽然刺客逃走,但证据确凿不容狡辩,推出去斩首示众!」他顿了顿说道:「将其抄家夷三族,所有女子发配岭南西域等边关,与披甲人为奴!」

说完,众人领命去了,罗惊天也对皇帝说道:「好了,微臣也告退了!」皇帝煞有介事的说道:「爱卿跪安吧!博运王府朕即刻下旨着户部拨银修建!」罗惊天谢恩退下,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他偷偷的回头看了坐在众人之上的皇帝,心道:你的老婆归我了,你还要谢谢我,看来也是够仗义的了。不过,老子没有杀你也是仁慈,算是打了个平手吧!他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皇宫,朝自己临时府邸而去了。

刚刚进了府门,他的那些女人们就如乳燕还巢般迎了出来,扑到了他怀里。但还没有来得及细说相思之情,就听罗惊天说道:「老子今日先喂饱了你们!」夹起王母和林雨晴大踏步的走进了卧房。众女先是一愣,但紧跟着也一窝蜂的跑了进去,生怕去晚了占不到好位置。

罗惊天大事已了,正是心情绝佳之时,而不少女人又都离开了,于是众女无不均沾恩泽!当然,林雨晴还是多占了不少,罗惊天刻意恩宠她,竟然在她体内射了两次,真是羡煞了众女。

自此,一连多日,罗惊天都是在和众女肉搏中度过,除了出恭,连吃饭喝水时都要想办法取乐,真是**极了!他要安排一下京师中的天运门下钱庄分舵的人事安排,所以要待上几天,不然怕是早就带着众女回扬州胡天胡帝去了。

凡是来拜访他的大臣们都被他拒之门外了,理由很简单,就是朝廷有制:外臣不得和内臣结党营私。虽然有些伤人面子,但却是一派忠臣的模样,令那些大臣们也只有摇头感叹其正直了。不过,要找他的事情终究是要来的,在京师享乐了半个多月后,这一日,他正在和众女嬉闹,眼看就要开始肉搏大战了,外出办事的林雨晴突然从外面走进来,排开众女说道:「主人,扬州有信到了。」

罗惊天知道必然有事,不然林雨晴是不会这么急着给他的,现在留在他身边的这些女人里,只有林雨晴和王母能私自打开他的信件,倒不是他不让别的女人打开,而是那些女人自觉。她们知道自己不能给罗惊天做什么决断或是出什么主意,所以,只有林雨晴和王母这两个女人在他不在时会适当的替他做一些决定,才会看他信件了。

不过,看过信后,罗惊天问林雨晴道:「你说该怎么办?」林雨晴本来表情严肃,突然,她绷不住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主人还怕多添个女人?还怕给我们多添个姐妹?」她这么一说,那些没有看到信的内容的众女忙问怎么回事,罗惊天懒得说,直接将信交给了她们。

原来,是吴爱爱派人送来的,主要说的是:妙丽丝等两路先行回去的女人都已经平安到达,而接到他收服了极乐教的信息后,也开始派人手去联络分散在各地的极乐教分舵和教众了,估计再有个把月也就可以完成。有个喜事,就是吴依依所怀的孩子十分健康,经名医诊脉不但没有任何问题,而且还是龙凤双胎。

但有件事情却是不好相处,就是当初罗洪林为他定下的那庄和点苍派左中义之女,左心蝉已经到了罗惊天府上了。本来,虽说是定了亲的,但双方还没有正式下帖,而且也没有选定婚期,根本谈不上什么娶亲。可左中义是和罗洪林在众多武林中人面前口头约定了此事,以双方的身份那都是一诺千金了,所以也就等同于定了婚约。

不过,左中义之所以厚着脸皮将女儿送到罗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罗惊天最近声名鹊起,随说左中义是在不知道罗惊天已经封王的前提下,决定赶快将女儿送上,以便敲定这么婚事,以防有变,但当时罗惊天已经是受封博运公了。

以罗惊天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地位和名望,就是傻子也知道会有多少人想巴结他,会有多少人明知他已经有了一大群妾室了还会将自己家的姑娘往他这里送,毕竟罗惊天自己说过,妾室虽多却没有正妻,而且就算是有了正妻,相对于可以通过联姻而获得的利益来说,让自家姑娘给他做妾也会有许多人接受。

按照罗惊天的为人,多个女人不会让他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若是多个美女他自然是十分欢迎。可若是多个丑女,甚或是不是丑女只是中人之资,在他这么多美艳女人的环绕下也就等同于丑女了,那么他绝不可能欢迎。

可若是不要,此女乃是自己老子罗洪林定下的,虽然自己睡了自己老妈,还让自己老妈怀上了自己的既是儿女又是弟妹的孩子,乃至于奸情败露后杀了老子灭口,可名声总是要的。他所做的这些事外人并不知悉内情,可若是他拒绝了老子给定下的亲事,总不能说是因为对方长相不成,不如自己老娘吧?那样岂不是要让人说他是只贪图美色的不孝子弟?

「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王母突然开口道:「主人,婢子见过左中义和他老婆,他老婆应当算是长相不错了,料想他女儿也不会太差!」她点明似的说道:「再说,若是主人真的看不上,只要将他们打发走就是,主人可以说是皇帝亲自下旨赐婚,自古忠孝难两全,主人也是无奈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