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武林y乱史(武林淫乱史) > 第17章 擒拿妖后·皇帝心思

第17章 擒拿妖后·皇帝心思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span>

罗惊天和李彩凤大战在一起,二人从皇宫内杀到了皇宫外,又由城里杀到了城外!论实力罗惊天还是要胜过李彩凤不少的,不过,李彩凤也不是易与之辈,她知道罗惊天的本事怕是要在自己之上,所以全是拼命的打法。而罗惊天却是有心要生擒活捉了她,出手难免会有些缚手缚脚的,于是此消彼长下,二人竟然一时间没有分出胜负来!

当然,没有分胜负不代表势均力敌,在罗惊天的有意打压下,李彩凤只有且战且退,虽然短时间没有性命之忧但却也无法逃出罗惊天的控制。在罗惊天有意的逼迫下,李彩凤渐渐的朝京师城外的黑松林退去!

二人一追一逃,眼看着就要进入黑松林了,二人的脸上竟然都显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来,无论是一路在逃的李彩凤,还是一直在追的罗惊天,他们都有各自的打算。不过这也难怪,黑松林确实是个设伏的好地方,距离京师外城只有四五里路的距离,却是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的幽深的松树林。

松林一直连接到了远处的群山中,和山中的树林连成了一片。林子里的松树都是一两个人难以合围的参天古树,茂密的松枝将天空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即便是朗朗晴空,也只有少量光线可以透过厚厚的松枝射下来,给林子里带来宝贵的光明。而现在是黑夜,那就更是伸手不见五指,罗惊天和李彩凤二人都是凭着耳朵来听声辨位,施展的全是小擒拿手之类的黑暗中肉搏的武功了。

黑暗中的搏斗比之光亮的环境下搏斗要凶险的多!除了要靠耳朵听对方动作所带起的风声,以判断其动作外,还要努力压制自己出招时的响动,以便不让对手发现。只是每人的动作习惯不同,所练的武功家数也不同,所带出的风声自然也就有不同之处,所以,对武功家数的见识就显得尤为重要。

论经验无疑是李彩凤占上风,她成名多年,成立极乐教后又派人打入各个名门大派,一边控制各派的力量,一面将各派的武功盗取出来据为己有!她对于各家各派的武功招数,乃至内功心法都颇有了解,甚至是一些绝迹了的武功绝学也不外如是。但对于天运门罗家的武功,她不是没有想过要去夺取,但却一直没有成功的机会派人混进去。

所以,她对罗惊天的武功并没有什么底,打斗也带着万般的小心。而罗惊天的经验比之李彩凤自然是要差上许多,虽然他最近一年多来名声鹊起,但毕竟年轻,接触过的武学门派比李彩凤要少许多。但他却有个优势,那就是对林雨晴母女的武功都是知之甚详,而林雨晴与李彩凤乃是同门,一师所受的武功相互知底。

罗惊天对于林雨晴的武功熟悉,基本上就等于对李彩凤的家数熟悉,她们二人虽然练得有所区别,但也不大。若是仅有这一点优势也还好说,但罗惊天武功本来就高过李彩凤不少,而且罗惊天对李彩凤武功有底,李彩凤却不知道罗惊天的路数,这些因素叠加下来,二人的差距立刻拉大了不少!

奋力避开罗惊天那惊雷破空的一击,李彩凤心中暗叫不妙,她与罗惊天激斗了至少有两个多时辰,此时已经是心浮气躁,内息已经很难沉到丹田之中去了。

对于习武之人来说,这可以大大的不妙!因为如果内息无法沉入丹田,则如同无源之水,很快就会枯竭。如果一个武者的内息开始难以沉入丹田,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内力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很快就要用尽了!而李彩凤也清楚这一点,她知道,自己必须采取措施,否则落败就是必然了!

她心里着急,罗惊天也是心知肚明!他与李彩凤激斗,已经探出了李彩凤功力的深浅,应当是稍弱于林雨晴,却要强过娜姆古丽一些。本来,以他的武功擒下李彩凤并非难事,但他对这个皇后兴趣大极,生怕稍有疏忽而不能完美的成擒。

于是,他便故意只是稍微压制住李彩凤,逼着她尽全力与自己大战。这样,李彩凤全力施为下,很快就会耗尽真力,那样,自己就可以完全的将其拿下而不会有任何损伤了!而且,在他看来,彻底的击败这个女人,也是对其征服的一个方面,他要征服眼前这个美艳风骚却又雍容华贵,当朝皇后,世上只有一个人有资格睡的女人!

罗惊天忽然几下连击,双臂齐挥,双手成虎爪,直上直下的进击,逼得李彩凤奋力挡开两下,便向后退去。罗惊天也如影随形的跟进,忽然,李彩凤一个不留神,脚下踩到一根树枝,她正在全力躲避罗惊天的追击,毫无防备之下被树枝绊倒,朝地上坐了下去!

罗惊天大喜之下奋力扑上前来,脚尖向前一踢,正好踢中了李彩凤膝跳穴,李彩凤失去重心正在摔倒的情况下无力躲闪,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穴道被封了。罗惊天得势不饶人,双手连续点击,飞快的将李彩凤身上多处大穴封住,当李彩凤坐倒在地时,罗惊天也将她的麻穴彻底封住了。

借着微弱的透过茂密松枝射入进来的月光,罗惊天看着李彩凤那张美艳诱人却又带着薄怒的脸,邪邪的一笑说道:“娘娘,你将在下引到这漆黑无人之处,又突然坐在地上,莫不是要引诱在下冒犯娘娘不成?”李彩凤怒道:“罗惊天,成王败寇你赢了就赢了,何必嘲讽人!”她发怒的样子却是没见丑陋,反倒是别有一番韵味。“没想到厉搏龙他们那些废物竟然没能缠住你,还是让你赶来坏了我的好事!”

看她不甘心的样子,罗惊天笑嘻嘻的说道:“娘娘息怒!”他淫亵的说道:“其实倒不是他们没用,而是在下估计到娘娘要破釜沉舟,一定会杀了皇帝,以便天下大乱,好从新洗牌,从中获利的。”

罗惊天得意洋洋的拧了她那柔嫩的脸蛋一下,说道:“日间在大殿上,我虽说是故意激怒你,但你若是真的已经掌控全局的话,理应不会那么冲动,当场就要和我动手。”他不再戏谑,而是认真的说道:“而你最担心的其实不是别的,正是我说的,要秘密调入京师的数万铁骑,对吧?”李彩凤不置可否的“哼”了一下,但她的表情还是说明,罗惊天说中了。

“你为了摆脱败势,定然会破釜沉舟,而最能够让你得利的事情无异于皇帝驾崩,朝中大臣们乱作一团,”罗惊天炫耀的在李彩凤面前摇头晃脑的说:“到那时,你就可以凭借你手中控制的,不小的力量来各个击破,轻易的就可以将一时间没有领军人物的忠于朝廷一派大臣们一网打尽!”

看了看怅然若失的李彩凤,他轻薄的亲了李彩凤脸蛋一下道:“江山就是你说了算了!你可以将金家捧上来,并借助他们讨伐逆臣的名义,将新罗剿平,而后,你再以逆臣的名义将金家除去,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以极乐教的名义来活动了!在随便找个废物的宗室子弟,甚至是省了这些麻烦直接找一个,让他做个傀儡皇帝,天下也就真的是你囊中之物了!”

“李彩凤呀,你也是个人物,晴儿也不过是想称霸江湖,你却是想连江山都夺了,够狠呀!”说着,罗惊天慢慢靠近了李彩凤,蹲在了她身前,两根手指捏着李彩凤的下巴,向自己面前一拽朝着那猩红的朱唇吻了下去。“你呜……”李彩凤竭尽全力的挣扎,但无奈穴道被封,根本动弹不得,嘴被罗惊天用自己的嘴封上后,连骂人都不成了!

忽然,罗惊天下意识的站起,猛地向旁边闪身躲开,跟着破空之声传来,一根哨棒从他身旁呼啸抡过。几个火把点亮了,仔细一看,是五六个男男女女站在了罗惊天对面,为首的一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薛红杏!

“罗掌门,你这么急色,莫不是要将我师尊就地正法呀?哈哈哈……”她笑得花枝招展,胸前突出的那对**即便是隔着衣服,却也是上下飞舞,耀武扬威似的!罗惊天看看她身后的几人,有老者,也有两个中年人,但都是目光深邃,太阳穴凸起,分明是修炼高深内功之人!

“怎么,薛教主责怪在下,莫非是有心侍奉在下枕席吗?”他故意朝薛红杏挤了挤眼睛,都以为他是在挑逗薛红杏,其实是在向薛红杏示意了。薛红杏还没有说什么,她身后几个暴雷似的声音就纷纷嚷道:“大胆!”“找死!”“休要无礼!”不等吩咐,便绕到了薛红杏身前。

看他们剑拔弩张的样子,罗惊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怎么?各位都想做护花使者了?”

“罗惊天!”一个须发皆白,但脸上却是红光满面,没有一丝皱纹的老者说道:“你休要小睽了天下英雄!今日,我仇半山就要教训教训你这个狂妄自大的小子!”那老者说着就要动手,不料旁边一个生意却说道:“老爷子息怒,还是让在下来收拾他吧!”罗惊天斜眼一看,是个中年人,头戴儒巾,手里拿着一把不太和时令的折扇,模样倒也算是儒雅。那老者却像是不领情似的道:“哼!你?

你成吗?别看老头子上了年纪,可还用不着你来孝顺!“话说得可谓是无礼了,但那中年人也不生气,对罗惊天说道:“罗掌门,在下关东冯誉,领教高招!”

说完,似乎又觉得缺了点什么似的,补充道:“刚才这位仇老爷子年事已高,脾气虽然火爆了些还望你不要见怪,而且,你就是胜了仇老也会被人说成欺负老弱,万一要是败了,那不是连快要入土之人都敌不过,更加于名声不好吗?”

“不错,不错,在下也是这么想的!”没想到罗惊天竟然和他一唱一和的对答了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请阁下赐教了,这位老人家请不要碍事,躲开一点吧!”他说得越是诚恳,仇半山越是恼怒,本来他脸色就十分红润,此时更是红得如同大红布似的了。

“你!!!!”他指着中年儒生说道:“冯誉!老夫之所以没有跟你计较,不是怕你,乃是为了都在教主圣尊座下效力,不想伤了和气!今日你欺人太甚,若非大敌当前我非要跟你讨个说法!”看他气得颤巍巍的样子,冯誉还是不急不慢的说道:“仇老……在下是为了你好,你可不要好赖不分呀!当初,你欲侍候圣尊和教主而不得,可不是在下进了什么谗言,实在是因为你老年岁已高,难以有精力完成此等重任呀!”“你说什么!你找死不成!”

仇半山老脸实在是挂不住了,他暴跳如雷的破口大骂,不过却一直没敢动手。看来,他是自知自己不是冯誉的对手。罗惊天心里想道:应当是仇半山想跟李彩凤或是薛红杏讨些“赏赐”,但却被这冯誉坏了事,以至于他一直耿耿于怀。

“好了!”李彩凤突然喝道:“你们在干什么?先把罗惊天除了,本尊好好陪他三天!”她咬牙切齿的样子可谓是怒到极点,薛红杏到了不说给她解开穴道,这已经让她不快了,只是苦于自己受制于人不能硬来。而这二人都是极乐教中重要的高手,没想到他们也是在互相磨嘴皮子,根本没有顾及到她的情况,于是她勃然大怒也就难免!

被李彩凤这么一嚷,二人也顿时清醒了些,而旁边几人也纷纷开口要二人大局为重云云。

“你们……你们先来给我解开穴道!”李彩凤又急又怒的说道:“让你们先来,怎么这么久才到!”听她一说,众人才纷纷来她身边给她又是推宫过血,又是解穴行脉,但却是没有丝毫动静。薛红杏鄙夷的撇了撇嘴,说道:“师尊的通玄神功都冲不开,你们也想几下就给解开?”她说得众人都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讪讪的站起。“师尊,弟子也帮不上什么忙,只好麻烦您老人家自己先解穴,待弟子先拿下罗掌门再说吧!”

李彩凤不置可否的冷冷哼了一声,就没再说话。她知道,虽然眼下这些人都是教中高手,但要是真的自己跟薛红杏决裂,则他们未必会跟着自己。原因无他,这些人要不是被极乐教从各个门派拉拢过来的叛徒,要么就是一些恶名昭彰的江湖客。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重义气,讲道义之辈,否则也不会被她极乐教拉拢过来了。

李彩凤和薛红杏师徒不和乃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了,他们这几人也一直是两边都不得罪,却又游走于二人之间,从中获利。李彩凤知道自己当务之急是先解开自己的穴道,否则一会儿要是除去了罗惊天这个眼前的大敌,那么自己也就命不长久了!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薛红杏对众人说道:“顾不得什么光棍不光棍了,大家一起上除掉罗惊天,天下就是我们的了!”说完一挥手,众人发狠的一下子朝罗惊天扑去。罗惊天只是轻蔑的一笑,身形向后一闪,如一直黑夜里翱翔于天宇的夜枭一般,躲开了众人的合击!

“好,既然你们不客气,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说着,他脚下用力一蹬,朝着当先的仇半山扑了过去!都知道他的一击仇半山绝对接不下,连和仇半山吵了半天的冯誉也出手,这众人一起进击罗惊天,以图逼他自保而救下仇半山。仇半山则顺势后撤,企图躲得远些。

不过,就在众人都以为罗惊天要躲不开这电光火石的一击时,罗惊天竟然鬼使神差的与半途中突然加速,一下子冲出众人包围竟然贴到了仇半山的身前,鼻子都几乎顶到他的鼻子了!仇半山吓得固然大骇,其他几个人也是震惊!罗惊天的速度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简直就是鬼怪一般了!

罗惊天一掌看似轻轻的印在了仇半山的胸口,仇半山却是双眼圆睁,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似的,连吭都没吭一声,软软的坐倒没了生息!虽然仇半山的武功在几个人里不是特别出众,可总是有些真本事的高手,就这么被罗惊天悄无声息的在众人眼前除掉,连一招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众人已经不再是震惊,而是感到了恐惧!就在他们不知所措,李彩凤更加着急时,突然,薛红杏身形一闪,说道:“发什么呆,快上!”

众人当即醒悟,只有和罗惊天拼命了才有一线生机,再次攻向了罗惊天,做拼死一搏!

罗惊天的笑容突然变得寒冷异常,他再次闪身躲开了众人的一击后,问李彩凤道:“这就是你极乐教的家底了?”李彩凤恼怒的说:“是又怎么样?今日老娘引你来这里就是要伏击你,不过就是你不死也不要紧,现在,你要保护的那个废材皇帝怕是已经见阎王去了!”说完,她想到自己的计谋得逞,又有些得意的想笑了。

罗惊天却并没有想她想象中那样吃惊,他一边不慌不忙的闪避着众人的围攻,一边说道:“其实我估计到你会有后手的,要是你只是派人围攻我,而自己去除掉皇帝,那么你也就太过于简单了!”他随手一挥,挡开了攻向自己的一掌后继续道:“不过,没想到你以为只有你会有后手,却不想想别人会不会上你当,真是让我失望!”

他突然大喝一声:“动手!”围攻之人被他喊得莫名其妙,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厄运已经降临到自己头上!薛红杏突然转身,在众人围攻罗惊天的间隙干净利落的一阵猛攻,将众人几乎都击倒了!冯誉身手好过其他几人不少,而且他位置尚在离薛红杏较远处,见薛红杏变脸他反应也还算迅速,一个闪身竟然避开了薛红杏的致命一击,他闪到了李彩凤身边,惊魂不定的问道:“教主,你和圣尊师徒相争,可不关我们的事呀!”

他以为薛红杏是认定自己等人和李彩凤一心,怕影响自己夺权才要除掉自己等人的。但薛红杏却是银铃般的娇笑起来:“呵呵呵……”她靠到罗惊天身上,娇羞无限的说道:“你以为我是为了和她争斗才杀你们?哼!我是因为你们冒犯了我主人,才要除掉你们的!”

说完,她撒娇似的对罗惊天说道:“主人,婢子这下立功了吧?”罗惊天拍了她大屁股一下说道:“好了,确实立功了,待会儿好好赏你,现在先把这些事情了结了再说!”说完,他突然飞起一脚,将身前一块石头踢得朝冯誉疾飞了出去,冯誉一直在注视着他,刚一见他有所晃动便不顾一切的朝旁边一闪身,而一块石头也是擦着他衣衫飞了过去!但他顾不上这些,转身便没命的朝松林外面跑去。

罗惊天左脚落地,右脚却飞起,将旁边另一块稍大的石头踢起,石头呼啸着,比刚才还要快的飞了出去,“啊!”正中狂奔着的冯誉后心,冯誉再也躲闪不开,被击中后当即吐血倒地挣扎了几下却是动弹不得了!

看着李彩凤惊诧的表情,罗惊天说道:“不要想暗中用内力冲关解穴了,”

他得意洋洋的道:“要是能被你自己解开,那少爷也就真是草包一个了!”说着,他拍了薛红杏一把说道:“快!命他们马上把关键的事情办妥,我随后就到!”

可看到薛红杏扭扭捏捏的样子,他眼睛一转,笑骂道:“骚蹄子,等事情妥了,少爷**死你,快去吧!”薛红杏还是有些不舍,但知道必须要把事情赶快办妥,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不过,在走过李彩凤身边时她还是忍不住伏在李彩凤耳边说道:“师傅,这下你可就是我妹妹了,哈哈哈哈……”说完便展开轻功朝树林外跑去了!

“罗惊天,今日栽在你手里我认了!”李彩凤似乎是认头了,“不过,你要告诉我,到底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伏击你,又是怎么将薛红杏弄得那么死心塌地的?”

罗惊天也不着急不着慌的将被他打死的仇半山等的外袍除下来,一边铺在地上,一边说道:“其实你问这么多也没什么用,一会儿你就知道你的徒弟是怎么被我收服的了!”他比划了一下外袍的大小尺寸,又对着李彩凤比划了几下,说道:“至于你要在这里伏击我嘛……我倒是没有事先知道,不过,这里乃是伏击的绝佳所在,所以,当你来到松林外时,我就知道这里会有人埋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