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33节

第33节

唐父这才搞明白,感情自己讲了半天公司的事,唐簇却只在乎他这个情人会不会误会他人品不好!

“嗯。”唐簇对路敛光微微露出笑意,“我们走吧。”

“等等!”唐父终于显出一些狼狈来,急匆匆道,“你是不是没听明白?你现在给我一笔投资,我给你的分红非常可观……”

他这样纠缠不清,唐簇不由感到了厌烦,路敛光看出他不想再说话,侧身挡住了唐父,嘲讽地笑道:“您对‘可观’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恕我直言,按照您刚才介绍的公司情况,唐簇的一本……一个项目,益比您公司一年的盈利还多。他何必冒着风险去投资您?”

唐父怎么也想不到唐簇现在居然能挣到这么多钱,他又是悔恨又是气急败坏,喊道:“唐簇,我是你父亲!你现在明明这么有钱,却要见死不救吗?!”

“您当年救我了吗?”唐簇问道。

说罢,他再也没有理会唐父,被路敛光揽着肩离开了这个地方,也从此远离了他前半生的梦魇。

他们走出医院时,肆虐了一夜的暴雨已经止歇,遥远的地平线上晨光微熙。

雨过天晴,这将是一个晴朗干净的黎明。

第五十二章 我厨艺还可以

两人奔波了一夜,回到家都又困又累,路敛光体质强一点,而且经常熬夜,倒是还好,可唐簇一向作息规律,草草冲洗一番之后已经困得东倒西歪了,勉强在床上等到路敛光洗完上床,立刻蜷缩进他温暖的怀里困倦地睡过去了。

并不是每一份工作都像作家一样自由,可以自由安排工作时间。在路敛光和唐簇缩在温暖的被窝里相拥而眠的时候,原本停在他们楼层的公寓电梯缓缓上行两层,接上了两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乘客。

“就跟你说早上别他妈的跟个禽兽一样,自己去卫生间解决不行吗?现在迟到怪谁啊?”

游鸿之就着电梯一面的镜子单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领带,闻言冷静地说:“要不是你不肯走非要来第二次,我们现在已经到公司了。全怪我吗?”

霍淼回想起自己刚才缠着他不放的时候说的那些话,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有些恼羞成怒道:“没有第一次哪来的第二次?你先挑起来的,你是始作俑者!禽兽,大早上的发疯……”

“行,怪我。”游鸿之说,“你接着骂,到了公司我们就来第三次。”

霍淼被噎住了。他对这个男人的执行力有充分的认知,到底没敢再继续骂他,哼哼唧唧地换了个话题抱怨:“自从被你骗进去做苦力,我都没时间下副本刷材料,排行榜名次都下降了,公司也没个员工福利什么的……”

“我明明记得是你黑了我们的资料,威胁我你做实习生的。”游鸿之补充道,“不仅如此,我还被你劫色——所以现在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霍淼有点心虚,欲盖弥彰地说:“什么劫色不劫色的,我也是一时兴起,既然大家都爽到了,这种就叫你情我愿的约炮。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生理需求,约个炮也很正常……”

游鸿之深深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霍淼感觉他好像变得不太高兴,有些莫名其妙——游鸿之不喜欢这个形容,难道是不愿意和他当炮友?也是,游鸿之还在学校里的时候就看他很不顺眼,后来又阴沟里翻船,被他威胁着上了床,肯定是更加讨厌他了,虽然现在两人还保持着时不时上个床的肉体关系,但想来不过是因为生理需求罢了,毕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确实还挺爽的。

可笑自己还试图邀请他出席自己的毕业典礼……

两人各怀心思地走到地下车库,游鸿之按下车钥匙开锁的时候,霍淼忽然说:“你如果想在公司来一次……也不是不行。”

游鸿之手下一顿,按错了键。他危险地看着霍淼,“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刚才不是你提的吗,想在公司做第三次。”

“我那是……”

叮。电梯到达的轻柔提示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从另一部电梯里,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

他看上去不到三十岁,沉稳英俊,西装笔挺,霍淼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的脸,还没等他想起来,那男人和游鸿之对上了目光,游鸿之微微点头致意。

“叶总。”

叶总……霍淼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四年前接手红叶集团时,被狗仔偷拍到了一张侧脸照而火遍全网的东泠最年轻总裁叶自明。

叶自明平时都是司机接送,难得自己开车上班,因此也很少在地下车库和游鸿之碰面,他颔首道:“游总。”

说完,他走向自己的车,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对游鸿之道:“正巧今天碰到游总……昨天我在会议上听说,龙愿由您负责的项目和红叶的影视部门起了点小冲突?”

游鸿之淡淡道:“叶总说笑了,没有什么冲突,正常的商业竞争而已。我们的新游戏正在物色一个文笔成熟的世界架构师。”

叶自明并不相让地说:“红叶集团正在转型关键期,我们影视部门新开的文学城正缺一个能镇住场面的作者。”

霍淼听到这里已经明白过来,原来是两边同时在抢一个人。听起来似乎是红叶的需求更紧迫一点,只是商场上哪有什么仁义可言,再加上游鸿之根本不是会管别人死活的性格。

然而出乎霍淼预料的,游鸿之沉吟片刻,竟然让步了,表示会过几个月再去和对方谈合作,错开红叶新文学城的宣传期。

叶自明和他客套了几句感谢的话,两人这才分别,各自开锁上车。

一进车里,霍淼按捺不住好奇心地问:“是什么人啊,能让我们和红叶抢来抢去的?我们干嘛要让给红叶?”

“本来对方工作室就更属意红叶,抢不过的。干脆做个顺水人情,之前欠了叶自明一次,这次就算还了。”游鸿之一边发动车,一边解释道,“是个人气作家,最近有书在拍,就是那个《与燕书》。”

“哦,《与燕书》的作者啊。”霍淼说,愣了两秒,他震惊地说:“等等,什么?!你们在抢的人是和光同尘?”

“我回来了!”

路敛光一进门,就看到唐簇在厨房里忙活,心中一凛,连忙道:“亲爱的,你怎么亲自下厨了?想吃什么放着我来做,或者咱们去店里吃都行,自己做太辛苦了……”

“没关系的,不辛苦。”唐簇对他笑了笑,“在美国也经常自己做饭,我厨艺还可以的。”

他一边略带羞涩地这样说,一边把手里的醋倒进锅里。

路敛光静静地看了那一锅有番茄有蛋的汤一会儿,迟疑地确认道:“这是番茄蛋汤吗?”

“是啊。”唐簇的注意力在锅上,没怎么在意地应着,加进去一勺糖,看了看颜色不太满意,又继续加了点醋。

路敛光:“……”

加糖就算了,为什么番茄蛋汤还会需要加醋?

“再炒个饭就好了。”唐簇说着,手上已经开始准备材料,他见路敛光脸色有异,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和红叶的签约不顺利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