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34节

第34节

“没……没有,挺顺利的。”怕唐簇不放心,路敛光细细地说给他听,“电子版独家发表在他们网站,影视版权他们有优先权,剩下的版权他们不干涉,还是我们工作室自己运作。宣传计划也洽谈好了,等我手上的这本书一完结,红叶会给我安排一个签售会……”

“挺好的呀。”唐簇疑惑道,“那你怎么……”

“我看你做饭……怕你累着。”路敛光说,不动声色地走过去试图取得锅铲的使用权,“还是我来吧,看你做家务我心疼。”

唐簇脸色一红,低头小声道:“没什么的……我看小说里,他们,嗯,都会做好饭等男朋友回家,我也想让你高兴……”

一回来就有心爱的人给做的热菜热饭吃,想想就很温馨,更别提从来都不善于言表的心上人还扭捏着说什么“男朋友”,路敛光心口一甜,一时被唐簇这羞涩的人妻模样迷住了,没有再坚持帮他炒饭。

于是几分钟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唐簇炒饭炒到一半,开始往锅里倒醋。

……是哪本小说教的要做饭等男朋友回家?

吃完一桌糖醋全席——说实话,今天这顿倒是不难吃,比糖醋灵芝汤好到不知道哪里去。然而这件事的恐怖之处在于未知,鬼知道唐簇还能把什么做成糖醋的——路敛光抢着洗碗,同时苦口婆心地教导唐簇:“竹神,你这双手多金贵,怎么能拿来下厨?再说……”他看着乖乖地坐在吧台外看他洗碗的唐簇,心痒难耐地想要逗他,“过来。”

唐簇懵懵懂懂地“哦”了一声,绕过吧台走进半开放的厨房里,站在路敛光身边。

“亲我一下。”

唐簇睁大眼睛,没料到他要说这个,结结巴巴道:“什、什么……”

“今天还没有亲呢。”路敛光催促说,“当初说好的每天都要‘试色’呢?”

他手上有水,没法像平时那样温柔地制住唐簇,压着他亲昵,唐簇只能自己主动来,这对于习惯了被动的唐簇要求有点高,他红着脸踌躇了半天,最后凑上来亲了一下路敛光的脸颊,然后立刻跑掉了。

公寓没有隔断,总共就这么大,路敛光好笑地看他跑去开电脑,慢条斯理继续打趣道:“你想让我高兴,这一下就足够了,不用学着小说里折腾着做饭什么的……”他摇着头浮夸地说,“网络小说害人不浅,少看一点。”

唐簇被他逗笑了:“快一点洗完过来赶稿,明天要参加你的毕业典礼,没空写害人不浅的网络小说。”

第五十三章 破除迷信小组

东泠大学每一年的毕业典礼都汇聚了全城的目光,原因无他,这一天,许多知名校友会受邀返校,其中包括了东泠市的政要、大企业家等等各领域的顶尖英。

唐簇在校门口不远的路上足足堵了一个小时,所幸他早就预估到路况不会乐观,留出了很大的提前量,最后到达会场外的时候,离正式开场还有半个小时。

“唐簇!这边!“路敛光从一堆黑压压的学士服里挤出来,抓住唐簇的手,“藏修楼的家属席在前排,这边走。”

他们一起进了会场,唐簇也顾不上在意他在公共场合举止亲密了——会场里人头攒动,大家都忙着互相寒暄、找自己的位置,没人在意别人。

开场前躁动的会场实在太吵了,唐簇大声问道:“你父母真的都不过来了?”

“没办法,我妈有个病人突然恶化了,走不开。”路敛光道,“我爸根本请不到假,他带了几个研究生,项目正到要紧的时候。这儿有台阶,注意脚下。”

唐簇进来的时候向门卫出示了受邀请柬,被塞了一个座位分布示意图,全场除了前三排是特邀嘉宾席外,靠前的一大块区域上标着“优秀毕业生家属就座区”,路敛光出身藏修楼,他的家属位又在这个区域的最前排,绝对的vip席位,再往前一排就是特邀嘉宾了。

路敛光引着唐簇在贴着“路敛光家属”的位置上坐下,又细细嘱咐了一遍:“快开始了,我得先过去了。散场的时候坐在这里别走,注意看手机信息,我来找你。”

“知道。”唐簇好笑道。他好歹比路敛光还要大三岁,而且已经独自在异国生活七年了,现在却被人当成小孩子。

路敛光看出他眼里的笑意,趁没人在意,偷偷紧握了一下他的手,笑道:“我不放心嘛,就来了一个家属。霍淼别提多嫉妒了,他父母也忙得不行,可他没别的家属可以来。哎,那边叫人了,我真的要走了。”

唐簇点点头,路敛光刚要离开,就听身后爆发了一阵鼎沸的人声。

一个年轻挺拔的英俊男人被几个人簇拥着从前门进来了,已经在特邀席落座的几个嘉宾和校领导纷纷站起来迎了过去,会场两边和后方穿着学士服的毕业生们也朝那边指指点点,爆发出阵阵议论声。

游鸿之敷衍地应付着各方的问候,似乎是不经意地朝那片黑压压的学士服扫了一眼。

“咦……稀客啊,他今年怎么返校了?”路敛光嘀咕道。

后面依稀听见有人大声喊着:“路敛光!快来,班主任找你呢!”

“快去吧。”唐簇推了路敛光一把。

路敛光刚离开,唐簇正前方的位置有人落座了。

他认出了这个穿着纯黑西装,背对他而坐的同龄人,正是刚才被众星捧月般围在入口处的那位。

前后相邻,这也算是邻座了。

唐簇心底突然涌起一种奇怪的宿命感。如果当年……如果当年他没有出国,得以正常入校的话,以他和游鸿之的性格,哪怕做了室友,也断然不可能成为朋友,但不管关系处得有多差,三年前的今天,他们应该一同穿着一身黑色的学士服,坐在这东泠大学的礼堂里,一起等待着参加毕业典礼。

这一幕被淹没在命运的湍流中,可是整整三年之后,宿命轮转,这场景竟然真的再现了:他就像一个普通的学生,和自己关系并不怎么样的室友,还有许多别的同学,一同穿着黑色的礼服,坐在东泠大学的礼堂里,等待着毕业典礼开场。

但这念头不过在唐簇的脑海里昙花一现,就被他抛去没再理会。

哪怕再相像,这一幕,毕竟不是那一幕。错过的事,终究还是错过了。

他的静音模式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上浮出一条信息栏。

“亲爱的,等会儿我上台记得要帮我拍照片,拍帅一点!你男朋友的妈妈点名要看的!”

逝去不可追,通向未来的路却就在脚下。

唐簇释然一笑,从前座的那位同龄人身上回了注意力,低头回复了短信:“好的。”

毕业生人数众多,颁发毕业证的环节持续了很久,但并不无趣,时不时会有些小高潮的爆发。

比如说霍淼准备下台的时候,路敛光带头大喊了“恭喜三水大神毕业”,众多计算机系霍淼的好友高声附和,一时间很是热闹。

比如有女生上台时,下面有男生当场表白,连颁证书的校长都打趣了一句“咱们东大的男生还是靠谱的,你可以考虑看看”。

路敛光的名字被叫到时,好几片毕业生等候区都爆发出欢呼声,声势之大,引得前排的家长和嘉宾都频频回头观看,足以证明他的人缘有多好。

唐簇听见身边的一个家长对邻座道:“我知道这个孩子,我家女儿跟我说过的,也是住藏修楼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