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29节

第29节

唐簇正在写一个关键剧情点,有点心不在焉地应了他一声。

路敛光不太满意地蹭了蹭他的手臂,看对方是一时半会儿分不出注意力,这才道:“那你写着,我先去洗漱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电脑前窝了半天的原因,路敛光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忽然感觉自己的下巴青色胡茬有点重。他朝门外喊道:“竹神,剃须刀能借我用一下吗?我没带。”

“在抽屉里。”

“哪个抽屉?右边的吗?”

“嗯?……嗯。”

唐簇其实没怎么听清,不过他正写到兴起处,也没太在意。抽屉总共就两个,左边的抽屉一拉开就能看见剃须刀,应该能找到吧。

路敛光拉开了右边的抽屉,除了几支码放整齐的护肤产品,还有一个袋子。

天地良心,他是真的以为那个袋子里是剃须刀,才会打开的。

一只非常眼熟的纤细的长方小盒子静静躺在里面。不同于上一次的匆匆一瞥,这一次路敛光看得非常清楚,盒子一侧的透明长条里,展示出了里面那只口红侧身刻着的三个汉字——赠片羽。

唐簇从机场出来就拎着一个税店的购物袋,那个购物袋意外地被打翻了,里面是一只口红。

被问起是不是送给喜欢的女孩子,他否认了。

但脸红了。

——原来如此。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一眼就心动的,并非他一人。

路敛光忽然很想大笑,想奔跑着欢呼,想立刻打开门,对着那人诉说自己热忱的满腔情意,良久之后,他才勉强控制住这汹涌蓬勃的情绪,抬手按着自己的左胸,那里有一只野兽在狂躁地来回踱步,喷出灼热的鼻息。

“我等不下去了。”他对镜子里的自己说,“就今天吧。”

第四十五章 野兽出闸之后

唐簇敲下这段剧情的最后几个字,保存了文档。

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发麻的胳膊,这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路敛光已经进卫生间很久了。

他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在意,等他活动完筋骨,坐下开始构思下一段剧情的时候,身后卫生间的门一响,是路敛光出来了。

“怎么去了那么久?”唐簇手上打着字,随口问。

“试了一下我的礼物。”

路敛光说着走近他,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

“嗯?什么礼……”他问了一半,忽然瞥见了路敛光放在桌上的东西,吓得忘了说后半句。

那是一只纤细的圆管——一支唐簇再熟悉不过的口红。

……被、被发现了!

他愣愣地抬头看路敛光,他的薄薄的双唇果然与平时不同,覆上了一层饱满滋润的红,因为生得英气俊朗,抹了口红看上去居然也不可笑,反而因为这一抹亮色添上了几分不可言说的诱人味道。

但唐簇无心欣赏,他只知道,路敛光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生气了。

路敛光俯下身,两只手撑在唐簇两侧的座椅扶手上,表情沉静,看不出喜怒。他道:“说点什么?”

于是唐簇说了。他尝试着先发制人:“你、你怎么能,拆我的……”

策略很好,可惜气势不足,路敛光一挑眉,“你的?不是我的吗?这上面刻得清清楚楚:赠、片、羽。”

他离得实在太近了,哪怕是他们已经同宿过几次,都没有面对面贴的这么近过,唐簇有点晕头转向。相处了这么久,他多少也对路敛光有些有恃无恐,至少不会像刚开始那样患得患失,随意以为会被抛弃。现在路敛光肯离他这么近,肯定不会是真的生气,那就是——

他努力向后缩了缩,放弃了这场注定会输的争辩,小声指责:“你又要欺负我了。”

路敛光差点没绷住表情笑出来,他单手握住唐簇的下巴,强硬地把对方试图藏起来的脸抬起来:“说什么呢,严肃点,审问呢。说实话,你是不是见面之前把我当成妹子了?”

“嗯。”唐簇被他压在椅子上,躲闪不得,自暴自弃地全招了,“他们都叫你太太,我一直以为你是女孩,所以买了口红——特意查了攻略的。”他委屈地补上最后一句。

路敛光简直忍不住想笑,想要把他好好揉进怀里。他感觉再继续下去自己很可能会破功,于是决定速战速决:“你这么不严谨地搞错我的性别,我为了体现礼仪还是试了这个礼物,可是现在很生气,你必须跟我一起试才行。”

搞了半天,原来就是想看他涂口红而已。唐簇自以为摸清楚了路敛光的套路和目的,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答应道:“可以啊。”

“真的?”路敛光耐着性子重复求证了一遍,“你愿意跟我一起试色?”

“真的。”

唐簇话音刚落,压制住他的人俯下身体,消灭了两人之间最后一点距离,有什么柔软温热的东西轻轻贴上了他的唇,唐簇惊慌地睁大了眼睛,意识到那是路敛光的唇。

时间仿佛静止了,路敛光最后的自控力让他礼貌性地停留在了这个姿势,给唐簇留出了充足的拒绝时间,然而他身下的人非但没有推拒,反而颤巍巍地闭上了眼睛——予取予求。

于是路敛光任凭出闸的野兽掌控了自己。

他撬开了对方丝毫没有抵抗的唇齿,微微偏过头,深入柔软的内腔,热情地勾起对方与自己交缠。唐簇紧紧闭着眼睛,可是仍然看到了绚烂炸裂的烟花充满视野,他的双手紧张地攥住路敛光的衣服,羞涩地给予回应。

两人都觉得过了很久,他们才喘息着分开了。

路敛光看到唐簇的唇边一圈都是乱七八糟的红色口红印,想来自己也差不多。两人看着对方的样子,忍不住相对大笑起来。

“我写过那么多次亲吻。”路敛光痴迷地凝视着唐簇,“原来真正的是这样的。”

唐簇陷进了那双专注于他的双眼,几秒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仍然双手攥着路敛光的衣服,让他没法起身。他一下子羞红了脸,触电般地了回来,掩饰性地用手指蹭蹭自己嘴角的浅红色:“你涂口红,技术好差……”

“嗯,要多练。”路敛光谦虚地接受了批评,诚恳地问:“我还能再练一次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