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28节

第28节

他胃里的酒都吐出去了,这会儿看上去确实神不错,钟一轮这才放心,开玩笑道:“那就好,你要是在这出什么事,回头小竹该找我们算账了。”

路敛光也笑说:“怎么会呢,他最敬重的人就是你们了。”

钟一轮还很年轻,还没到三十岁,被人用“敬重”这个词来形容似乎有点好笑,可是这个词一出口,他却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知道,这就是唐簇能够说得出来的话。

而唐簇为什么至今对他们感恩戴德……

钟一轮和路敛光对视了一会儿,足够聪明的人不需要多余的言语,片刻之后,钟一轮肯定道:“你知道那件事。”

“我知道。”路敛光轻声说,“他告诉了我,他也一直记得你们的恩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恩情。”钟一轮叹道,“我和天清那时候大学刚毕业,在东泠没什么人脉,只能报警,警察去了说是家务事没法管,我们撒谎骗消防队说朋友家门坏了,被困在家里,领着消防队过去闹,被他母亲赶出来了……最可笑的是,他母亲可能看我们天天去闹,怕左右邻居看笑话,还对我们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小竹……”

他顿了一下,看向路敛光,路敛光语气平平地说:“说他性取向问题。”

钟一轮之所以犹豫,就是不知道路敛光是否知情,现在路敛光自己说出来了,他也就接道:“对。她说的时候,仿佛这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被天清骂了回去,气得她当场喊小区保安把我们轰走了。小竹他弟弟替他发求救消息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几天东大的报到时间就过了……所以,我们其实没能帮到什么。这么多年里,我们一直很遗憾,也有点……愧疚吧。”

“你们尽力了,没有什么好愧疚的。唐簇他一直心怀感激,我……”路敛光郑重地说,“我也很感激。”

他这话说得有些莫名其妙,钟一轮今天也喝了不少,愣是转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些诧异,又有些理所当然之感——是啊,从没见过唐簇和什么人亲近,这个人一定是足够特殊的关系,才能够破例。

钟一轮说:“你们在一起了吗?恭喜。”

“没有,我还没有追到。”路敛光实话实说道。

“那我祝你早日得偿所愿。”钟一轮笑道,“要对小竹好一点啊,他要是能过得好好的,我们也放心了。”

路敛光应下了,“承你吉言,也祝你们早生贵子。”

“哈哈,谢谢你。实不相瞒,孩子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

“钟先生!”走廊上一个服务员匆匆走过来,“您怎么在这,那边散场了,您太太找您一起送客呢。”

钟一轮和路敛光一起往大厅去了,钟一轮去找他太太了,路敛光径直出了大厅,唐簇果然在门口等他,看见他出来,眼前一亮,迎了上来。

“怎么去了这么久,你不舒服吗?”唐簇问,有些焦躁,路敛光是替我挡酒才会这样……

路敛光连忙道:“没有,我遇到新郎了,聊了一会儿。我酒量好着呢,这才喝到哪儿啊,别担心。”

唐簇眨着眼睛看他,路敛光脸色略有一点红,除此之外竟不见醉态,思维清晰,口齿清楚,比在席上的状态好多了,任谁都不可能在酒席上灌下那么多白酒,出来之后还这么神饱满的。看了一会儿,唐簇小声问:“你是不是去吐了?”

“不是吧,这也能看出来。”路敛光无奈地笑道,“真没事……吐完舒服多了,跟没喝似的。”

可惜他今晚的信用在唐簇这里已经破产了,唐簇对他说的“没事”一个字都不相信,又说不出责备的话来,他一直一个人生活,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心情,踌躇地看着路敛光,迫切地想要做点什么才好。

车灯一闪,路敛光道:“你的代驾过来了,去吧。路上注意安全,到家给我发个……”

“跟我一起回去吧。”唐簇鼓起勇气说。

路敛光愣住了。

唐簇看他不说话,以为他要推辞,着急地说:“我在家里备了灵芝,我,我给你做解酒汤……”原本是买了给自己备用的,没想到酒全让路敛光挡了。

路敛光闭了闭眼,评估了一下自己的醉意,确定自己没有醉到会失去控制的程度,然后忽然上前抱住了唐簇。

“好啊。”路敛光抱着他说,“你真好。”

这喧嚣的夜色中,多得是在酒店门口拥抱告别的人,没有人注意他们,但唐簇还是羞赧不安地挣动了一下,闷闷道:“……我还以为你不想去。”

“我想去!你亲自给我做解酒汤,我怎么可能不想去?”

这会儿沉浸在甜蜜里的路敛光并没有料到,灵芝解酒汤还有糖醋口味的。

一个小时之后,坐在唐簇公寓的吧台上,干下三杯白酒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路敛光,面对一碗加糖加醋的灵芝解酒汤陷入了沉思。

第四十四章 此礼物赠片羽

“怎么了?”唐簇拾了厨具,转过身看到他还没有动,催促道,“趁热喝,效果好。”

路敛光:“……”

他仔细地观察唐簇的眼神,寄希望于是自己乱喝酒惹唐簇生气了,他正故意整他。唐簇无辜茫然地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眼里有担心的焦虑,有羞涩的期待,就是没有戏谑。

……真要命,他是认真的。

路敛光在爱情和自己挑剔的口味之间一秒都没犹豫,果断地抛弃了后者,为了爱情咬牙一口闷了那一小碗解酒汤。

微苦的中药味诡异地混着甜酸,真是提神醒脑,路敛光喝完立即灌了半杯水。

唐簇不安道:“怎么了……不好喝吗?”

“好喝的!”路敛光昧着良心说,他见不得唐簇失望,半个字不提糖醋的事,硬把锅推到无辜的灵芝身上,“就是灵芝太苦了。”

“灵芝就是苦的呀。”唐簇失笑道,在他身边坐下来,手里捧着路敛光上个月给他买的那只廉价马克杯,“下一次……不要这样喝了。”

这话中的立场太亲近了,唐簇有些不自然,咬着杯沿假装喝水,路敛光看着他羞涩躲闪的样子心痒难耐,酒还是对他产生了些微妙的影响,他恶劣的本性有些压不住,伸手把唐簇的杯子拿走了。

唐簇下意识地要拿回来,路敛光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拉住就不松手了,问道:“你在婚礼上偷着乐什么呢?就是我和仁者无敌聊天的时候。”

唐簇脸上一红,假装没有听到的样子,想要挣开他的手去拿杯子:“还给我。”

“你告诉我,我就还给你。”路敛光恶劣地说,“不然就不给你了。”

唐簇挣不过他,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杯子,只能满脸通红磕磕绊绊地把钟一轮和仁者无敌关于“谁的家属好看”的那一套讲了。

路敛光笑到拿不住杯子,唐簇趁机把他的宝贝马克杯抢了回来,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又被路敛光逗了,暗自抱着杯子生闷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