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20节

第20节

两人都落座,服务员离开了。竹茧看着眼前光照人的男人——这男人看上去,甚至比他还要年轻!这怎么可能?而且这个人身上穿的,手腕上戴的,也全都是高档品,比他的还要贵……

他不甘心道:“你就是竹……片羽?你不会是他从哪里雇来的小演员吧?我能确认一下你的微博吗?”

路敛光已经隐约听出了一点端倪,轻巧地回击道:“巧了,我也正想让你打开微博给我确认一下是不是本人,你看上去和竹茧的照片差得太多了,我都不敢认。”

竹茧被这句奚落气得差点吐血,咬牙切齿道:“可以!”

两人都打开了自己的微博账号后台,没什么诚意地互相展示了手机,潦草地确认了一眼对方就是本人。

竹茧回手机,点开了录音软件,将手机倒扣在桌上。

他最期待的环节来了,等到他回到酒店,把真相揭露出来,竹丛生维持了这么多年的高冷人设就彻底倒塌了。

“既然是本人,我就直说了,片羽——”他咬字过分清晰地说,务必保证以后听录音的人能听清楚内容,“你就是竹丛生,对吧?”

路敛光扫了一眼他突兀地倒扣在桌上的手机,嘴角慢慢勾起一个笑,和对面的迫不及待不同,他慢悠悠地转了转茶杯说:“我还以为,你把我叫出来是准备卖个惨,说自己只是仰慕竹神,无意借鉴,现在被粉丝攻击到崩溃,说不定还要掏心掏肺地和我抖出些秘密,比如自己也不想的,都是笔尖强行把你推到风口浪尖的,以后你一定会注意避开,最后你会痛哭流涕地求我去和竹神美言几句,让他饶了你这一回,能出面发个声明更好了,你好顺利地蹭到他的热度——看来我想错了?”

竹茧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确实就是他原本的打算!但是那个意外发现让他早就抛弃了这个计划,他气急道:“你不要转移话题!我根本就没有抄袭,同站作者互相用点设定怎么了?我现在不想和你争这个,你看上去还挺年轻,没想到做出这种事欺骗粉丝感情。”

路敛光非常配合地问:“我怎么欺骗粉丝感情了?”

“你装作人在国外,从来不露面不现身,其实时间都拿去分出另一个账号,给自己写同人,立人设了,对不对?”

竹茧洋洋得意道,一口气把自己分析出来的证据全都甩出来。

“竹丛生刚刚出道不久,就因为回复了片羽那个长评被传得人尽皆知,一夜成名,之后干脆将计就计,为了立住自己高冷的人设,一个字都不回复了。但是同时,片羽就活跃了起来,而且为了避嫌,这两个马甲这么多年一直都伪装互不认识。

“直到笔尖的十周年庆,你不想错过这个晚会的热度,又担心接受采访高冷人设会坍塌,干脆自导自演了一出‘竹丛生回国,身体不好,片羽代他接受采访’的戏码,为什么竹丛生一定要‘回国’呢?因为片羽的微博里透露出他一直在东泠,总不能是片羽出国找竹丛生玩吧!那可信度就太低了。哈,为了装成高端的海归人士,你也是了不少劲。

“你利用这出戏炒作了一番之后,确实又飙升了不少人气,可是你没想到吧,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我打电话给竹丛生,竹丛生的声音居然就是十周年庆上片羽的声音!被我听出来以后你又说自己是片羽——怎么,你不会要说,昨天他刚好不在家,你刚好接到了他的电话吧?那之前,你也是刚好在他接受采访的时候在他身边,他又刚好不舒服需要你开麦?”

路敛光仔细想了想,他最后说的几个“刚好”居然都是对的,诚恳地说:“是啊,真巧。”

他有千百种证明方法来当场打脸竹茧,如果真的是唐簇本人在这里,可能就会这么做了。

可是路敛光不像唐簇性子那么纯善。别人惹他十分,回敬十分是远远不能解气的,他又不经意地扫了一眼竹茧的手机,怡然自得地坐着,偏偏就不自证。

这并不激烈的态度在竹茧看来就是心虚了,他冷哼道:“巧?天下哪有这么多巧合?你小说写太多了!你不承认,那你敢现在联系竹丛生吗?”

路敛光实话实说:“他在飞机上,还没落地呢。联系不上。”

“飞机上……”竹茧讥讽道,“你好歹也是个写了好些年的作者,这理由还能再老套一点吗?现在的作者拖稿借口都不兴用‘飞机遁’了。”

“看来你不是出来和我说抄袭的事的。”路敛光站起身来,“既然如此,我没必要在这里为了莫须有的事情和你浪时间。我和你不一样,写小说每个字都要自己想,很花时间的,没工夫天天自拍修图,想着怎么红,闲得没事还给别的作者编排点大戏。告辞了,谢谢你的茶。”

他说完,毫不拖泥带水地走了,留下竹茧脸色铁青地待在原地。

天气不错,唐簇的飞机提早半小时到了。

舱门已经打开,他耐心地等着手机开机,满怀期待地想着,这么长的行程,不知道堆积了多少片羽的信息等着他慢慢看。

信息确实堆了不少,都是些生活琐事分享,唐簇还没来得及细看,忽然跳出来一条新消息,来自他好友里为数不多的两个笔尖作者之一,仁者无敌。

“竹啊,在不?竹茧那个狗币东西在搞事,你看见了吗?我们都知道你确实一直在美国,他张口就造谣,还那么多傻子信了,而且他怕是砸钱买了营销号,这才两个小时已经转了几万了,你赶紧澄清一下吧。一轮他们今天在挑婚纱呢,不好打扰他们,不然我联系他们一起给你辟谣了。”

唐簇心里一跳,登上微博,不需要他刻意搜索,整个首页铺天盖地全都在讨论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竹茧v:本着尊重前辈的想法,原本不想要揭发,可是实在看不过去有的人玩弄粉丝感情,欺骗网站编辑,我把他约出来,好心劝说他自己勇敢承认,他不仅不领情,还反过来辱骂我。口说无凭,你们自己听吧:音频.mp3

唐簇点开了音频,其中一个声音他无比熟悉。

……

“我怎么欺骗粉丝感情了?”

“你就是竹丛生……分出另一个账号,给自己……装成高端的海归人士……怎么,你不会要说,你只是刚好……”

“是啊,巧了。”

“……天下哪有那么多巧合?你不承认,那你敢……”

“他在飞机上……联系不上。……没工夫天天自拍修图……”

……

音频不长,不到十分钟,却引爆了整个网文圈。

唐簇深吸一口气,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在飞机上,手机打不通,他们用备用号码联系到了刚好住在他房子里的片羽。

片羽会怎么想?竹茧是冲着他来的,片羽却因为他卷进了这种麻烦里面。他接到电话,出去替他见了竹茧,一定是想要帮他,或者替他挡着竹茧,却被泼了一身脏水……他会后悔帮他吗?这件事会影响到他们俩的关系吗?

唐簇其实没有很在乎自己被说成什么样。这么多年,他看过的诋毁之言太多了,早就麻木,可是这件事因他而起,牵扯上了片羽,他非常在乎片羽的感受。

聊天软件里,片羽最后一条消息在好几个小时前,内容和这件事无关。是生气了吗?看到这些污蔑受不了了吗?为什么没有反应?他们今天还能联系吗?以后呢?

唐簇心里越发得没底,但无论如何,既然牵扯到了片羽,他应该要发一篇申明澄清这件事。

对,先澄清了这件事,至少要把片羽捞出去……唐簇想着,立即切换到自己的作者微博号上,他还没来得及动笔,忽然刷出一条最新的微博。

和光同尘v:说两件事。第一:@竹丛生 从海外归国,是我接的机。昨天他有事飞离东泠,也是我送的机。第二:录音有所剪辑。@竹茧 为何不把完整的录音放出来,供大家品评一番你对抄袭的深刻见解?麦是我开的,电话是我接的,人是我见的,片羽是我的主号。

第三十一章 我朋友的小说

“你不是说要电话号码是为了跟他解开误会吗?!现在你在搞什么东西?竹丛生每次过节的作者福利我们都是寄去美国的!你搞事之前不能来跟我们商量一下?”

竹茧正在酒店里,被电话里的孙主编骂得狗血喷头,他肝火直冒,偏偏这事怎么算都是他不对,只能咬牙认错道:“对不起,主编,是我太鲁莽了……可是那个片羽,是他搞我!他明明可以当面告诉我他是和光同尘,可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