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21节

第21节

所谓的“章推”,就是在章节的“作者有话说”里面推荐别人的小说,在社交平台还不太发达的前面几年,这是关系亲近的作者之间常有的举动,当然也有很多只是临时互相合作一下的,甚至还有些小神作者卖章推的。这种推荐一般都是流量大的作者推流量小的作者,给对方带去一些人气,然而路敛光提议的竹丛生与和光同尘互推,就全然不是这个目的了。

两个站内顶级流量作者,明知男频女频受众不同,几乎无法共享读者资源,还要强行跨频道互给章推,这纯粹就是为了显摆一下“我们俩关系很好”而已。

唐簇没想到路敛光会提这个。

以他今日今时的地位,仅靠数据,他就稳稳坐在各大自然榜单的首位,每天都有稳定的曝光,就算网站给他最好的推荐位,他也不一定在意,更不要提一个小小的章推了。不知有多少人羡慕至高神的宝座,可高处不胜寒,偶尔的,唐簇用那些小号追文的时候,看见有的作者在章节里热情洋溢地推荐自己朋友的文,再回头看看自己空空如也,无话可写的“作者有话说”,心里也会有隐隐的失落。

现在,失落的那一小块空洞忽然被填满了。

唐簇抚了抚胸口,很轻地答应道:“好啊。”

这个周六的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反转大戏和马甲风波引起的热议还在持续发酵,漩涡中心的竹茧删了微博后就下线遁了,一众吃瓜群众的热情正无处释放,另外两位主角就在这时,同时更新了新章。

作者们到点更新,并没什么好新奇的,可还是有为数不少的围观群众特意去买了他们的新章,试图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谈资可供消遣。

他们没有失望,简直物超所值——

出道以来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人章推的和光同尘,写满了整整三百字的字数限制,向他的读者安利竹丛生的《六界》;而整整七年没有用过“作者有话说”这个功能的竹丛生,也破天荒地留下了一句话:“我朋友的小说:[网页链接]”。

点进去,正是和光同尘的连载文主页。

第三十二章 恭喜注册成功

这个夜晚,但凡和网文这个圈子沾边的平台论坛里,一直到了后半夜都很热闹,直到凌晨两三点,围观人群才渐渐散了一些。

与此同时,在还是白天的地球另一端,唐簇坐在了安静的咖啡馆里。他要先和自己的版权律师碰个面,明天再一起去见奥提派来和他们接洽的团队。

他来早了,律师还没有到,于是他一个人坐着,任由思维发散开去。

也是因为他当了太久的“大神”,一时间大意了,那天看到了路敛光的编辑催更的消息,居然也没有反应过来。

笔尖这种大站,最不缺的资源就是作者。笔尖的每个编辑手上都有成百上千号作者,平时普通作者们想要得到编辑的一句回复都很难,别说被主动催更了——你不更新,多的是更新勤奋想要争取榜单的作者,越是金字塔底层,竞争越是激烈,普通作者被编辑发现了断更,拉进黑名单不给榜就完事了,哪有可能被好言好语地催更?

偏偏唐簇享受惯了编辑有问必回,时不时还会主动来询问进度的特殊待遇,完全忘记了圈内常态是什么样的,还当路敛光是个普通作者,还担心他没有榜单怎么办……

人家和你一样挂在各大自然榜的首位上,还要什么人工榜!唐簇刚才被路敛光仔细哄了几个小时,好不容易哄好了,这会儿路敛光睡觉去了,他一想自己犯过的蠢,顿时又不淡定了。

那版权律师到的时候,就看见他的当事人一脸隐忍的恼怒。

平日里见当事人都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来这次的抄袭事件把他气得不轻啊!律师心想,默默把预期赔偿方案又往高调整了一档。

阔别几周,唐簇回到自己的房子的时候,林琅正在餐厅吃饭。

林琅抬头看向好久不见的房东:“你回来了。我买了披萨,一起吃点?”

唐簇摇摇头:“吃过了。”他其实还没吃,但是他不想和别人一起用餐——也不知道是谁被路敛光约了晚饭兴奋到写了一下午的见面流程。

“我和我同学这个月的房租打你帐上了。你记得查一下。”

唐簇点头。

林琅习惯了房东冷淡沉默的性子,也不在意,“他今天和一帮俄罗斯人喝酒去了,我年龄不够,去不了。”他很不甘心地说,“等着,再过几天我就成年了。对了,林珑说她见过你了,她还好吗?”

唐簇僵了一下,想起林珑那天上门时的混乱情况……唐母仗着自己是绝症患者,对她实在算不上好,要是换个性子软和一点的女孩,恐怕那天会当场被欺负得哭出来,他也没帮上什么忙,这会儿碰到林珑的双生兄弟,多少有点心虚。

“她……”唐簇略一犹豫,林琅也没指望他能说出什么,自己接了下去:“她跟我说她第一次上门就把准婆婆气得心脏病发作了——后来你母亲没事吧?”

他说着“不好意思”,可语气里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唐簇有些失笑,原来林珑不仅没有对亲兄弟哭诉,反而炫耀了自己的战绩。他摇头道:“医生去过了,没事。”

“没事啊。”林琅啧啧地咂舌,遗憾道,“那看来你还要在国内待上一阵子。我回房间了,你自便——对了,前几天来了一封你的信,放鞋柜上了。”

唐簇大概知道是什么信。天清一轮的婚期将近,他们一个月前就找过他了,那时候谁都没想到他即将回国,他们就把请柬寄来美国了。

谁能想到这一个月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呢。

唐簇微微恍惚,他拾起鞋柜上的信封拆开,只见封面上印着“送呈竹丛生先生台启”的字样,果然是一封婚礼请柬。

看着手写上去的竹丛生先生几个字,唐簇又回想起那一对情侣七年前还很青涩的模样,轻轻弯了弯唇,翻开看内容:本人钟一轮,与未婚妻晏天清小姐,谨定于……

他仔细地看清楚了时间地点,打开了那个名为“众神和神的家属”的小群。

竹丛生:恭喜,我一定到场。

钟过一轮:爱抚小竹。

天清为晏:小竹到请柬啦!这么巧你回美国了,还准备给你重寄一份的。到时候带着朋友来呀!无敌你们夫妻俩要一起来哦,我跟嫂子有好多话要聊的!

仁者无敌:一定一定,我们去东泠的机票都买好了

钟过一轮: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悄悄买了,机票该我们出的。

仁者无敌:哈哈,不用不用,我们正好带着孩子去东泠玩几天

天清为晏:小竹的机票还没买吧?报个日期,往返机票我们都承包了

竹丛生:不用了,我明天就回东泠,暂时不走。

钟过一轮:哭了,兄弟们都这么替我省钱!感动网文圈好兄弟!

天清为晏:我们请了整整两桌的作者,小竹带着你朋友一起来玩啊,他不是正好在东泠吗?

唐簇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一句客套话,看到后半句才意识到,她说的“你朋友”是指路敛光。

是了,经过昨天一役,全世界都知道了,和光同尘和竹丛生是朋友……就像忽然有人在心尖上抓了一把,唐簇不知道怎么的竟觉得有些脸红,胡乱地回了一句“我问问他”,关掉了聊天界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