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16节

第16节

唐簇:“……”

原来中午,路敛光征求他的同意,是为了发这条微博……唐簇看着满屏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字眼,只觉得自己脸上烫得惊人,话都不会说了,颠三倒四道:“我……我要回去更新了……我今天还没更新……”

“别走。”路敛光一把拉住又想逃跑的人,“明天出来陪我看房子吧,好吗?我快毕业了,正在找房。”

“好……好的。”唐簇胡乱应道,就连耳尖都羞红了。

路敛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真是要命,那天晚上没看错,他还真的是在害羞,这也太……太可爱了吧!真想……

冷静点。他告诫自己心中正在冲闸的野兽,耐心一点,慢一点,时机过了就是过了,这会儿冒进……不合适。

“那明天见。”路敛光说,终于肯松手放过了唐簇,唐簇仿佛被松开后颈的小动物,赶紧和他道了再见,满脸通红地一溜烟跑掉了。

路敛光目送他离开了小巷,站在原地平复了一会儿心中激荡的欲望。

他垂眸看向手机,翻找到了那条要求他向竹丛生表达爱意的评论,动手打字回复。

唐簇一路逃进了车里,坐在驾驶座上久久不能平复心情。

他踌躇地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忍住,顶着一双羞红的耳朵,偷偷摸摸地登陆微博,悄悄看片羽微博下面的那些评论。

他刚点进去,忽然发现刚才看见的那条“转告竹神我爱他”的评论下,有了博主的回复——

“不行,是我的。”

第二十四章 爸爸爱我一次

路敛光回到寝室,原本以为宿舍里应该没人——今天是周六,霍淼经常会在市里找个网吧通宵。

可意外的是,今天霍淼不仅在,而且罕见的没有对着电脑,而是躺在床上呈尸体状,一筹莫展的样子。

路敛光抬头看了看灯,纳闷道:“这也没停电啊,你怎么了?难道宿舍断网了?”

在他看来,只要没断电没断网,霍淼似乎能动用电脑解决任何问题,他正要打开手机看看是不是没网了,霍淼重重地叹了口气说:“今天首都来信了。”

这话没头没尾,路敛光手上打了一句“安全到宿舍了,在开车的话不要回我”发给唐簇,然后才问道:“首都来什么信了?”

霍淼幽怨道:“你半年前的预言成真了。”

半年前……路敛光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半年前,他们俩在宿舍侃大山的时候,霍淼一时嘴快,曾透露过某个特殊部队的内部消息,后来他偷偷向路敛光承认,是他潜入对方的系统里看到的。

能被藏修楼挑中的学生,绝无平庸之辈。霍淼还是个新生的时候,就黑掉过学校的官网,在藏修楼里度过了几年,顶尖学府的官网他已经完全看不上眼了,而是将目光转向虚拟世界中更加戒备森严的堡垒。

那个时候路敛光就玩笑道:“悠着点玩,不然怕是毕业了要被上面招安。”

现在毕业在即,招安信真的来了。

“我不想回首都!”霍淼烦躁地在床上翻了个身,“我刚才去找过学校了。他们给我的解决办法是,现在就开绿灯给我办读研手续,这样能拖上两年。”

藏修楼的学生有什么要求,东泠大学都会尽力满足,首都点名要的人,学校强行留校读研,这种事放眼全国,也只有东泠大学藏修楼做得出来。

然而路敛光很清楚,历届藏修楼的学生里,极少有愿意留校读研的。他们大多数人在本科的最后一两年里都会觉得,学校能给的东西已经到顶了,他们急迫地希望离开象牙塔,进入社会——甚至有一部分人,在离开象牙塔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只等着进入社会的那一刻,开始大放异。

已经手握不斐的版权的路敛光正是这样的人,毕业前就已经组建了《耀灵》项目组的游鸿之也是这样。

“你不就是首都人吗?其实回去也不错,多少人想留在首都,都留不下来。”路敛光以为他是不想和父母碰面,安慰道,“首都那么大,应该也不会碰到你爸妈两家吧,他们都是生意人,和你不在一个圈子。”

霍淼的父母早年离异,后来又各自组建了家庭,从小经济上倒是没短了他的,要什么买什么,零花钱也管够,就是不怎么管他。霍淼成年出来上大学以后,和两边都基本上没什么来往了。

“不是这个原因,我和我爸妈关系都还行,逢年过节还会互相发复制粘贴来的祝福短信呢。我确定我没有被发现过,他们点名要我就是因为前两次我的模拟成绩。”霍淼瘫在床上,愤懑道,“我想要待在东泠,东泠多有意思啊!首都没劲。”

霍淼那张脸看着白净无害,甚至还带着点婴儿肥,实际上某些方面的性子和路敛光一样,他们都习惯了在自己的领域当高高在上的天才,做不出来藏拙这种事,然而高尖前沿技术型的人才过于锋芒毕露,就是会有被强招的烦恼。

他坐起身,烦躁地自言自语:“我也不想再读两年了……你说我现在想办法黑到《耀灵》的内部资料,然后拿去威胁游鸿之有用吗?”

“朋友,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容易翻车。”路敛光劝道,他知道霍淼一直想要进龙愿,“你想进他们公司,为什么不走正常途径把游鸿之约出来聊一聊,求他给你牵线搭桥呢?你们好歹是同系的师兄弟,而且还都是藏修楼出身,关系很亲近了。”

霍淼没好气道:“能走后门我早就走了,我看起来像是什么高风亮节的人吗?游鸿之还住藏修楼的时候就看我不顺眼了,你不知道吗?”

《耀灵》总策划游鸿之,一个传奇人物。由他一手主导开发的游戏《耀灵》爆火两年,直到现在热度迟迟不退,是真正的国民级、现象级的网络游戏,而他本人和他的游戏一样有名:据传这位天才开发者还没毕业就被顶尖游戏开发商龙愿公司内定,毕业后直接带着耀灵项目入驻龙愿,一步登天成为“游总”。还据传整个耀灵项目组都是他的一言堂,无论是工作人员还是玩家的意见,他从来不在乎不听取,我行我素,傲慢自负,却从不出错。

他在玩家间存在感极高,主要是耀灵玩家圈子里一直流传着一种奇怪的玄学——大家都坚信开箱抽卡之前大喊三声“游鸿之爸爸”之类的口号可以提升手气,路敛光就经常听见霍淼在寝室里情真意切地跪求爸爸保佑出橙装……

然而游鸿之却从不公开露面。除了当年在东泠大学里见过他真人的,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也挖不出他大学前的任何经历……如此传奇的人生,他本人却极年轻,今年不过二十五岁,只比路敛光他们高三届而已。

霍淼和路敛光大一那年,游鸿之大四,就住在他们走廊对面的宿舍里,很遗憾,霍淼在入学第一天就和住对门的这个学长起了冲突——要是早知道几年之后要求着他办事,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因为那点小事冲撞了游鸿之。

“什么?游鸿之看你不顺眼?!”路敛光震惊地说,他正在边聊天边看《六界》的评论区,闻言吓得手机都放下了,“你和我说的是同一个人吗?我们一直都私下觉得游鸿之对你另眼相待!你没有发现每一次在藏修楼碰到他,你跟他打招呼他都会回你一句‘你好’吗?”

霍淼奇怪道:“那又怎么样?不回‘你好’还能回‘你不好’吗?”

路敛光无语地看着他,半晌才说:“我们跟他打招呼,他会把我们当成空气,直接走过去。所以后来我们都再也不跟他打招呼了,不信你问问隔壁寝室的是不是这样——他只搭理你一个人。”

霍淼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他坐在床上呆了好久,路敛光都已经捧着手机和到家的唐簇聊了两个来回了,他才突然惊醒般地扑到电脑前:“我现在就联系他!求他给我个工作机会!”

“你可是这届计算机系的第一名啊,龙愿有这么难进吗?”路敛光好奇道,“而且就算他们也想要录你……他们还能和首都那边抢人?”

霍淼恢复了活力,正在啪啪啪地狂敲键盘,大约正在想办法联系游鸿之。闻言他头也不抬地说:“他们能。你以为我为什么觉得东泠这个地方有意思?一个游戏公司,安全系统比军方还要坚固……”

他似乎是在说给路敛光听,又似乎只是自言自语,但无论是哪种,他都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重重一敲回车:“搞定了!”

霍淼双手合十对着电脑,真情实感地给游鸿之发好人卡:“爸爸,我错了,我误会你了,原来你是个好人,求爸爸再爱我一次吧呜呜呜!”

他神神叨叨地对着电脑翻来覆去地念叨,怎么看都是个求老父亲原谅的孝子,真是闻着伤心听者流泪,好在路敛光的注意力全在聊天软件上——他正在和唐簇商量明天去哪里看房子——不然早就受不了抡起枕头揍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