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可曾见过如此高冷的作者 > 第17节

第17节

路敛光原本只是抱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思来的,现在却着实被这户型惊艳了,他是非常注重生活质量的人,当即拍板问道:“还有空房待租吗?租金是什么价?”

唐簇却以为他在为价格犹豫,毕竟这里可是市中心的黄金地带,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而言,这里的租金可能确实很是吃力……他有些后悔因为自己那点小心思而把路敛光带来这里看房,犹豫片刻,他想出一个折中的主意。

“我提房的时候楼下还是有空房的,不过价格是挺高的……你要不要先试住一个周末,再做决定?我和奥提约好了下个周末会面,我下个周五会飞回美国,你可以,嗯,住进来感受一下。”

唐簇原本想着,这么贵的房子,试住之后再下的决定总会理智一点的,然而路敛光的重点却放在了别的上面。

“你在美国有房子吗?”路敛光问。

他体贴入微,风度翩翩,很少询问隐私问题,唐簇有些奇怪,还是答道:“有。”

……有啊。可是他在国内的房子却是租的,车也是租的,行李少到似乎随时随地都在准备着拎包走人……

路敛光看向他,不舍道:“那你这次走了,还会回来吗?”

“当然。”唐簇道,“我在国内的……事情,还没有办完。”

路敛光这才又高兴起来,唐簇抿唇道:“我去给你洗个苹果吧……或者梨。”

今天路敛光要来做客,他特意提前买了好多水果和零食,笨拙地尝试着人生第一次招待客人:“厨房冰箱里还有饮料……我,我去给你拿。”

路敛光陪着他走进厨房,忽然瞥见料理台上一个眼熟的马克杯,笑道:“你还留着这个杯子啊?”这是那天他应急买的,就几块钱,很廉价,放在这个寸土寸金的房子里看着真是格格不入。

唐簇脸色一红,赶紧把头埋进冰箱里降温,假装翻找饮料,闷声道:“挺好用的。”

马克杯的下面压着一张长方形状的东西,路敛光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翻来覆去看过看多次的,那张竹丛生发给他看过的回国机票。

他倚在吧台上看了一眼机票时间,果然是唐簇回国那天的那一张,姓名栏被杯子压在了底下,路敛光下意识地伸手准备移开杯子,触到杯子把柄时,唐簇在冰箱那边问他:“你喝啤酒还是果汁?”

路敛光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在做什么,这可是别人的隐私!他立即回了手,移开目光往冰箱走过去:“我喝酒挺挑的,我看看什么牌子的啤酒……”

第二十六章 午夜章鱼烧店

路敛光这个人,往好听了说叫讲究,注重生活质量,说难听点就是挑剔。吃东西挑食,用东西挑牌子,交朋友挑人,不仅挑剔,还偏执,要是一桌菜全是他不爱吃的,他宁愿饿上一顿都不会将就着吃一口。

他对着外人尚能伪装成一副平易近人的阳光模样,再加上这副天生好皮囊,从小到大斩获好感无数,对亲近的人就懒得装了,有时候他父母都不太受得了他,两边多有摩擦。

好在路敛光父母一个是教授,一个是医生,都信奉以理服人,和父母发生冲突最严重的后果不过是三人对坐书房唇枪舌战整整一个下午,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不欢而散。

路父曾经断言道:“你如果单身一辈子,那根本不是因为你的性取向,纯粹性格原因。”

“单身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路敛光冷静地回应他。

“哪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路母劝架说,转头对自己儿子建议,“要不然第一志愿别报东泠大学了,还是报东泠理工吧,那里男生多。”

“我去理工大学学文科?”

“什么,你是文科生?”

路母大吃一惊,路父哼哼唧唧道:“还说我不关心儿子,我好歹在他高考前就知道他是文科生了。”

路家父母二人是在外留学时认识相爱,学成回国完婚的。他们养孩子实行放养策略,注重品德、神和心理上的教育和沟通,不太管儿子的个人选择发展。再加上他们的工作,一个医科大学教授,一个主任医师,一旦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能记着每年给孩子过生日已经算不错了。

得知了路敛光有意进传媒专业,路母冷静地结合他的择偶标准思考了一下,遂怜悯地看着路敛光道:“你确实有很大几率要单身一辈子,记得要多买几种养老保险。”

就连路敛光自己都没有报多大的希望,别说伴侣了,他为数不多的几个真心朋友也大多抱怨过他事事要求太高,脾气还不好。

今天如果是一个普通朋友,他不会在做客的时候对主人说出“我喝酒挑牌子”这样的话,但是对着唐簇,他卸下了那层伪装面具,展示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啊,你喝巴西的吗?还是日系?”唐簇问着,已经拿出两瓶日系啤酒,递了一瓶给路敛光,他记得刚才路敛光说过想去居酒屋,那应该喝得惯日系吧。

他不敢看路敛光,盯着人家的鞋问道:“你一般喝什么牌子的酒?我下次……下次就知道怎么买了。”

路敛光一愣,几乎有一种错觉,仿佛眼前这个人……在讨好他。他忽然想起来唐簇昨天的眼泪和惶恐,他误会了路敛光不想继续和他当朋友,还说自己没有朋友。

在虚拟世界中千万人追捧的至高神,在现实中为了保住一个朋友却如此卑微……

不应该是这样的。路敛光接过唐簇手上的酒瓶,不答反问道:“竹神,你平时喝酒吗?”

“我?我偶尔喝一点甜酒。”

“那我们下次就喝甜酒。”路敛光说,“你不必要来迁就我的喜好,我心疼。”

他如此直白坦率,唐簇明知他性格就是这样开朗,对谁都好,况且他还很崇拜竹丛生,肯定不是那方面的意思……但他还是从心底炸开了惊喜和羞赧,一下子又不会说话了。

路敛光开了一瓶啤酒递给唐簇,正要开第二瓶,唐簇伸手拦住了。

“别开了吧……我……”他藏着点不可告人的心思支支吾吾道,“我胃不好,还是不喝冰啤酒了。”

路敛光是亲自给他买过胃药的,自然一点都没有生疑,主人不喝酒,按理他也不该喝,不过开都开了,况且也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他没想那么多,和唐簇一起俯瞰夜景聊天的时候,顺手把那瓶啤酒喝了。

能够找到一个眼界、圈层都契合的人聊天是非常不容易的,不知道是因为晚餐时路敛光已经把他哄好了,还是身处自己的房子里比较安心,唐簇今天状态放松,两人一聊就有点停不下来,一晃眼路敛光已经干掉了第二瓶啤酒,夜也很深了。

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这个时间并不算太晚,甚至也许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可是大学的大门是有门禁时间的,路敛光必须走了。

唐簇道:“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路敛光下意识拒绝道:“不好吧,这么晚了,东泠大学离市区那么远,你跑一个来回,到家都得凌晨了。”

“没关系,我也想出去兜个风的。正好,我晚上没有喝酒,可以开车。”唐簇特意滴酒未沾,藏了一整晚的小心机终于到了网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提议,生怕被路敛光看出来,“你喝了这么多酒,一个人走夜路回去也……也不安全。”

路敛光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把两瓶啤酒形容成“这么多酒”,这简直是对他酒量的侮辱,但是……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出门前,霍淼曾经跟他打过招呼,说今晚不会回宿舍住……心念电转间,路敛光听见自己说:“那好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