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41

分卷阅读41

赶尽杀绝

见她洗完澡出来,司池安坐在沙发上情绪有些不耐烦。

“我明天就出差,一直到下周末才能回来,在这期间你不准给我出去,今天出去的事我暂不追究,但是再让我发现一次,可不止扇你的脸这么简单。”

秦潇还是抱着忐忑的心答应他,她实在经不住那300万元的诱惑,这可是她开服装店一年都没办法达到的营业额。

等他第2天早上前脚一走,她便计划着怎么出去,将房子里外都检查了一遍,确定他真没安装监控,可家里这么大,要是他真想这么做,也早该做了。

那之前去跟宋诏私会的事情也全都会被发现,他应该是不可能装监控才对。

确定了之后,秦潇便开始放心的收拾行李了,明天早上领奖,她必须今天走,买了张晚上的机票。

她打扮的夸张又妖娆过分,就是为了不让人认出,带着漆黑的墨镜,穿着灰色超短裙,露出笔直纤细的长腿。

宽大的黑帽几乎都要将她整张脸盖住,刚到机场,宋诏的电话便打来了。

“潇潇,你怎么今天一天都没来看我?是不打算来了吗?我还想跟你一起吃饭。”

机场外的天色都黑了,她奇怪的问,“难不成为了等我,你现在还没吃饭吗?”

“是啊,我一直在等你。”他语气温柔又痴恋,听的秦潇心中一个咯噔。

“我,今天没空哦,有空了我就去看你,好好吃饭养身体啊,等你伤好了,下次音乐会我买票过去看,我买个超前排的位置去支持你。”

“那你今天是不打算来了吗?”他语气充满着失望,隔着一个电话,似乎都能想象那张脸沮丧的表情。

秦潇玩弄男人多了心自然也就硬,可听到这种语气又忍不住的愧疚。

广播传来了她要登机的预告声,“先不聊了,后天吧,后天我一定去看你。”

“等等!秦潇!”

严肃的声音,让她还是没能挂断电话。

“你想不想知道你前男友怎么样?”

“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今天听到他在医院里,跟我在同一家医院,不过他在泌尿科,似乎是下半身出了些问题。”

那还真是普天同庆。

“所以你下次来的时候不要路过那里,万一被他发现可就麻烦了,或者我转院,我不想让他欺负你。”

等她拿到这300万了,还去什么医院。

秦潇露出笑嘻嘻的语气,“好,谢谢你关心我,你真好宋诏。”

他才被夸了两句话,就喜笑颜开了。

秦潇买的是头等舱机票,在候机室坐着时,突然看到门口走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杂志,挡住自己半张脸,发现自己戴的有墨镜和帽子,也根本认不出来。

仔细打量着那男人的身影,一件蓝色的牛仔外套和黑色宽松裤,双腿格外修长,站立的笔直,而她眉头越皱越紧。

不确定究竟是不是认识的人,只是身材很像。不过那男人又转身走出去了,不是乘坐一架飞机,她松了口气,无论是不是他,长得像他,在她面前都很有压力。

“穆总,秦小姐来签合同了,就在楼下。”

“哦?这么快。”

他合上文件,调开一旁电脑上的监控,撑着下巴沉思,长发盘扎在脖颈,耳边发丝落下零碎的几根,冷硬的侧脸绝美的令人心动,秘书垂下头,问道。

“需要我带她上来吗?”

“不用,你忙你的。”

“是。”

穆饶松勾唇笑,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潇潇你走的好突然啊,从我们公司离职也不打一声招呼,如果不是你得奖了,是不是再也不回来了?”

秦潇笑,推过签好的文件递给她,“李姐别这么说,只是忽然有点急事忘了打招呼。”

“哎呦,我还以为你跟我们穆总有什么瓜葛呢,瞧你们在办公室亲昵的那样子,好让我们八卦了一番。”

“穆总?”她疑惑的问,“他不是设计师吗?”

她表情比她更惊讶。

“没人告诉过你吗?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他是我们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兼职设计师的,这次也是他亲自挑选作品,选择了你,当然我们也感觉你设计的很棒。”

她突然发现有些不妙,来之前就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能再呆下去了。

“那签完这个合同就没别的事情了吧?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欸这么快啊?不再多待一会儿吗?我们等一下还有媒体来采访。”

“这个就不用了,真的十分抱歉,我有急事必须先走。”

“可这——”

她推开凳子,踩着高跟鞋大步往外走,会议室中的几个人面面相窥,得奖这么开心的事,怎么她还一脸的害怕?

秦潇着急的走去电梯,高跟鞋差点崴脚,只看到电梯门打开了,她惊恐的睁大眼睛,往一旁的办公室躲了进去。

悄悄打开一条门缝,露出眼睛往外看,果不其然是穆饶松!

身后跟着一个人女秘书,一手插兜,疾步如飞的朝会议室走进去。

秦潇逮到机会,二话不说踩着高跟鞋跑进电梯,当电梯门关上那一刻,她整个悬空的心脏都放了下来,腿软差点摔在地上。

“走了?”

“对,秦小姐说她有急事,就在刚刚走了,还不到两分钟呢。”

穆饶松扯起嗤笑,回头低声吩咐道秘书,“让后勤部把电梯停了,快点!”

“是。”

眼看数字从大到小,到达2楼的时候轰隆一声,整个电梯随着晃动,电闸全灭。

秦潇急忙抓紧扶手,惊恐的往下掉了半米后停止,整个人都不好了,漆黑的空间压抑无比,她都能想象这种极端的手段是谁做的。

“操!赶尽杀绝吗?”

第71章下贱的东西

电梯在三分钟后重新动了起来,光线亮起,数字也在变化,不过不同的是,而是朝着上面在上升。

秦潇暗叫不妙,无论她怎么点那些楼层按钮都没有任何反应,焦虑的拼命摁着关门键。

那电梯完全不受她的控制,还是打开了,门口站着穆饶松,歪着头对她一笑,声音又轻又温柔。

“这么着急走,看来是很不想见到我啊,不来叙叙旧吗?”

他突然踏进电梯里,吓得秦潇往角落缩,身后的秘书没有跟上来,穆饶松摁下最顶层的按钮,电梯门缓缓合上。

“这半张脸蛋怎么了?谁给你挠的,还有指甲印呢。”

秦潇惊恐的捂着脸,已经缩的无路可退了。

“穆饶松,我真的有急事,我们下次聊好不好。”

“不好。”

他放4的目光,像一只狼一样上下打量着她的身体,无处可以躲藏的缝隙,全身细节被他看得一清二楚,男人一头长发颇有秀气,却并不温柔,像极了毛发蓬松的狮子,随时张着大口吃下她。

“上次把你摔到地上没能摔个骨折,真是可惜,竟然还能够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面前,宝贝,这次你没这么容易跑了。”

“我我没打算跑,你冷静一点,我们好好聊,我不想跟你有什么身体上的关系,我说了我要跟你接触主仆关系,我跟你已经玩腻了这种游戏。”

“玩腻了?主人还没有玩腻,你这个奴隶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清脆的一声叮咚,电梯到了。

穆饶松纵然哼笑,“来我办公室,跪下来慢慢聊。”

简直是难以置信,他怎么跟听不懂人话一样!电梯门打开一条缝隙,她抬起脚二话不说冲了出去,谁料直接被他抓住秀发,猛地往后拽,整个人跌进他的怀里。

“这还说你不打算跑?谎话连篇的小骗子,敢骗主人,有你好受的。”

穆饶松掐着她的头发,紧拽着发根,一路将她拖拽进宽敞的办公室里,脚下全是波斯绒毛的地毯,雪白发亮,但他喜欢铁链的风格,完全大不相同,难以想象这是个男人的办公室。

“既然这半张脸,你让别的人扇了,那自然我这个做主人也不能手下留情。”穆饶松低头在她面前冷笑,“你说是吗?”

“不,不是的。”

他突然伸出巴掌,吓得秦潇抱头就蹲下,“别打我,穆饶松我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既然你选择我的作品,那就让我拿完钱赶紧走!我不想跟你再有任何身体上的关系。”

“你还真把我当炮友了?解决完你的性欲就不在乎我的了?上次你男人拿钢枪打我,知道我做了一天的手术,才把那些钢弹取出来吗!好狠的心啊你。”

穆饶松抬起脚踹在她的肩膀上,秦潇倒在地上蜷缩起身体,抱着脑袋把自己缩成一团,她有种预感一定会挨打。

穆饶松走去桌子前,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条长长的沉重的铁链,拖着链子朝她走过去,秦潇惊恐的看着地上滑动的链子,二话不说爬起来躲避。

“别打我,你别打我啊!呜真的会很疼,穆饶松你就是个魔鬼,算我求求你了,你饶了我吧。”

他倒是觉得好笑,“魔鬼这个词还挺适合我的,你先勾引了我,凭什么让我饶了你?”

“我没勾引你!我真没,是你诱惑我的,诱惑我成为你的奴隶,我现在不想了!”

她可怜巴巴的捂着脑袋贴着墙角,穿着不到膝盖的短裙和蓝色衬衫,纤细的双腿下踩着高跟鞋走路一扭一扭的翘臀,还说没有勾引他,简直可笑。

“如果你再不过来跪下,我可就要动手了。”

秦潇眼睛直勾勾盯着虚掩着的大门,“有,有话好好说,你冷静,冷静一点!”

话刚说完,她抬脚就要跑,穆饶松甩起铁链,往她正要开门手背上打了过去,秦潇疼的抱着手大哭,还没等余痛缓过神,穆饶松抓着她的秀发,一路拽过去摁在木桌上,脑袋碰的一声磕了下去,整个耳朵都在发出轰鸣声。

“呜呜好痛,好痛啊!”

“穿的这么骚,还说没勾引我,下贱的东西,回去这么长时间又被几个男人给轮操了?你的骚逼这么紧,一定会有很多男人喜欢吧,嗯?”

他低下头趴在她耳边说着,嘲讽笑了几声,拿起铁链勒在她的脖子上,从后面将铁链交叉,猛的一紧,秦潇眼球几乎都要窒息的瞪出来了,张着嘴啊啊呼救,痛苦的瞪大眼睛。

“爽吗?嗯?”

她脸色红的快爆炸,秦潇被他逼疯,抬起高跟鞋往他腿上踹,灰色的西装裤上一个明显的脚印,穆饶松一脸狰狞的笑突然停顿住。

“你敢踹我?”

一句轻声的话语,紧接着是铁链抽出,瞬间往她背上甩去,秦潇抓着桌面痛苦的哀嚎。

“疼啊!”

穆饶松摁着她脑袋不停往桌子上磕,“还想被关进地下室吗?这次我在里面改造了一下,特别适合你居住,所有的细节都是为了你挑选的,来,跟我回去,我会把你永远关在下面,化成尸骨都没人会救你!”

秦潇抱着他的胳膊大叫,“主人,主人!奴隶错了,不要那么对奴隶,让奴隶做什么都愿意,给您操,给您舔脚,给您口,不要把我关进去!”

穆饶松将她摁在地上,用脚踩住她的胳膊,严肃瞪着她,“把你刚才踹的地方给我舔干净!”

“是,是主人。”

秦潇忍着疼,头发凌乱,张开嘴舔着他的西装裤,再脏也无可奈何。她的姿势像条母狗,撅起屁股的超短裙,根本没办法掩盖那肥嫩的臀部,翘起在空中格外有弹性,让人想要狠狠扇上去,伸出舌头,眯着眼睛,一副陶醉又淫荡的贱货。

穆饶松笑的兴奋极了,眼角甚至挤出几条细纹,他拿起手机拍摄下她淫荡的一幕,把那翘起来的屁股也给拍下。

然后点开手机里的照片,津津乐道的滑动的,欣赏着杰作,“这么淫荡的一幕,可不能只给我看啊。”

秦潇急忙抬起头,“不行,不要发出去!”

穆饶松低头冲她阴森一笑。

“晚了,发送了呢。”

踩着脑袋羞辱拍淫照暴力虐待压在门上后入操逼肚子被鸡巴撑大像孕妇

“你发给谁了……你发给谁了!”

她惊恐的发出尖叫,扑上前抓住他的裤子起身,要抢走他的手机,穆饶松一脚踹上她脆弱的腹部,沉着脸声音阴郁。

“这是你对主人说话的态度吗?给我摆正自己的身份!”

“呜,呜主人!您把照片发给谁了,求求您不要发出去,求您了!”

她跪下来朝他磕头着大哭,腹部被狠狠跺了一脚,导致她哭着呼吸都难以提上来,穆饶松踩着她的脑袋用力往地上压。

“发给谁?那当然是你最亲爱的另一个主人呢,上次把你从我手中就走,他看起来似乎是个商业的精英成功人士嘛,但是很可惜啊!”

穆饶松将手机抵在自己嘴边,狞笑勾着唇角,皮鞋下用力的碾压着她的头部,“他自以为忠诚的奴隶,现在正在我脚下受着屈辱呢。”

秦潇脑子里只有完了的念头。

司池安根本不介意和别人一起玩弄她,如果他看到这张照片赶过来,一定会被两个男人玩死,秦潇脸挤压在地面,抱住他的皮鞋求饶。

“你放我走吧!我求求你了,我不想被玩死,主人你行行好,别让他来,求你求你了!”

穆饶松无视她的话,手机叮咚一声信息来了,他点开一看,对面只发了一个问号,都足以表达他现在怒气又操蛋的心情。

穆饶松给他录了个视频,踩着秦潇的头,她跪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嚎叫,双手举过头顶,抱着他的小腿,“主人饶命,呜奴隶错了主人饶了我啊!”

“他要是真有本事啊,凭借着这照片就能定位到你的位置,来看看他两个小时内会不会找到你?”

穆饶松放开她的脑袋,解开皮带,脱下裤子掏出小臂一样粗长的鸡巴,那与他的身形极为不符的东西,秦潇被这根粗大的鸡巴已经搞怕了,坐在地上不停的往后缩。

“我不想……呜我不要给你口,我不要!”

她都已经被拍了淫照发出去了,再怎么求饶也没所谓,硬着头皮就要跑,跑出去她就彻底能够不用再受他屈辱了!

“你他妈还想往哪跑?不长教训的婊子!”

穆饶松被她再三挑衅的极度不耐烦,急步走过去,抓住她的秀发,狠狠往大门上用力撞击。

“还跑!挨打的次数还不够吗?”

他怒吼着把她脑袋接连往门上撞了十几下,脑门直接磕出了血,从刚开始的痛苦呻吟,到后面的奄奄一息,逐渐没了声音。

秦潇费尽全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恐惧的抚摸着自己的眼睛,明明是睁开的。

“呜……呜!”

本来就失明的左眼,到现在右眼也看不到了,完全失眠的状态,让她陷入恐慌和惊吓。

“我看不见了!我真的看不见,饶了我吧呜呜,我看不到啊!”

穆饶松放开她的头发,把她脸扭过来,掰开眼睛仔细看了一番,的却是双眼无神,比了个数字放在她眼前,她也丝毫无动于衷,脑门上的血顺着眼窝在往下流。

“呵呵,成瞎子了岂不是更好玩,你什么都看不到可就不会跑了。”

秦潇惊恐的捂着自己头部,抱头准备蹲下来,被他抓着头发强硬的提起,摁在门框上开始扒她的裙子,蕾丝内裤一把拽下,屁股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

“还穿个红色内裤,你是真骚啊,生怕别人看不到!你诚实的告诉我,是不是幻想着自己是个站街女?随时都有男人可以插你。”

低俗下流的话,在她耳边发着笑声问。

“不是的,不是的!”

“扶好门把手,把屁股撅起来,我要操你了。”

穆饶松忽然抬起了她的屁股,秦潇猝不及防,只能抓住离她最近的东西,冰凉的扶手是她唯一的支撑,面前的黑暗让她恐慌不安,哆嗦着哭了出来。

屁股上的那只手抚摸着她软嫩的皮肤,找到小穴的入口,用手指先插了进去,往里面探索着抽插两下。

他狠狠的往屁股上甩了一巴掌,这一甩让里面流出来了几滴淫水,穆饶松笑的越来越狞,往她另一半屁股上又扇了几下。

“啊疼!疼!”

“区区一个奴隶有什么资格说疼?你屁股生来就是让男人扇的,懂吗?”

“这骚逼也是为男人准备的,秦潇,你装模作样的伎俩,在我面前一点都没用,越是表现的矫情,我就越是想折磨你,我恨不得拿铁链把你甩死!别逼我对你动手,我这人残忍起来,可不管你是男是女!”

鸡巴硬的爆炸,青筋充血又粗了几厘米,比她拳头大的龟头,连用嘴都含不下,硬是掰着她的穴口,插进狭窄阴道里。

这里弹性极好,任凭他插的再多,阴道也能完全容纳的下他的东西,就是肚子大了不少,撑起了一个像怀胎三个月的孕妇。

快要爆炸的腹部,令她呼吸艰难,弯腰捂着肚子,嘴巴张大的急促喘气,嘴里面尝到了血的味道。

“哈插死了……快被插死了,太大了,抽出去,求求你抽出去!”

“允许你命令主人了吗?我们貌似才半个月不见,你这骚逼又紧了不少,看样子那男人是不是没插你?还是说,他的东西比我小?”

他噗嗤笑了,手绕过胸前她的内衣,掐她的奶头,用力旋转,发出动听的尖叫声,疼的她指甲划在门上格外刺耳。

“看来是的确比我小啊,宝贝你的阴道好紧,感受到了吗?鸡巴都快要把你的子宫给撑裂了!”

那么大的龟头,直接顶进薄弱的子宫中,秦潇身体根本承受不了,哭的声音绝望又令人血性大发。

他压低了声音,磁性中带着低沉的诱惑。

“宝贝,小点儿声,这门的隔音可不好,门外的人似乎都在那听着呢。”下身鸡巴往她里面狠狠地戳,肚子又大了不少。

“呜救命!救命啊!救命!”她叫的更大声了。

穆饶松嗤笑,掐着她的屁股,狠狠的一抽。

“我的地盘,你觉得会有人来救你吗?简直可笑,要是想不被我操死,那就尽管叫吧!”

内射肚子鼓起舔精液羞辱带去公厕

她被强制逼到了高潮,秦潇腿软的站也站不住,无力扒着门框,发出难听的嚎叫,叫声痛苦的令人心颤几分。

外面的秘书正站在电梯门口,拦住进来的所有人,听着里面的声音,难以想象那个女人在经历什么样的折磨,能发出这样的哀嚎,令人心脏都拧在了一起。

秦潇眼睛看不到。可她的眼泪却一直在下掉,额头上的伤口已经止血了,粘在脸上的血也干了,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印,从额头顺着眼窝一直滑落到人中处。

“啊,我受不了了,你饶了我吧!死了,我要死了啊!肚子烂掉了!”

“烂掉?烂了就烂了,有什么好可惜的,反正被男人操这多次,这子宫也生不出来孩子啊。”

秦潇咬着下唇,哆嗦着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让穆饶松嘲笑,捏着她的耳朵问,“怎么了?难不成是戳到你痛处了吗?生不了孩子,只能给男人操的骚子宫。”

“呜呜啊滚啊!出去,我不要让你操,出去啊!”

他摁着她的脑袋又一次往门板上狠狠地撞击。

“区区一个奴隶,怎么跟主人说话呢?找死!”

秦潇疼的不敢再说话,身躯麻木颤抖,高潮后她的身体软弱无比,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

在肚子被插烂的边缘,反复试探,又折磨了她半个小时,才终于在里面射了出来。

大量的精液灌满了小腹,他不仅鸡巴粗长,射出来的精液也比平常人多的多,小腹隆起的幅度越来越高,身体就像是储精罐,储存着他射入巨量的东西。

秦潇艰难的捂着肚子,等他的鸡巴从小穴拔出去,那些精液哗啦从小穴中涌出,秦潇双腿打颤跪在了地上,他轻轻一踹,她便趴在了地上。

穆饶松不耐烦地皱着眉头,“舔干净啊,那可都是我的宝贝,好不容易射出来的东西,怎么能浪费!”

“我看不见,我真的看不见!”她哭着说道。

穆饶松差点忘了她眼睛失明的这件事,蹲下来,摁着她的脑袋,把她的脸往那一滩精液上按下去,整个鼻尖都弥漫着腥臭味。

“舔啊!”

秦潇张开嘴,伸出舌头划过那滩液体,卷入嘴中吃下。

穆饶松正乐此不疲地玩弄着她,笑意逐渐越来越大,这时候门从外面被用力推开了。

他抬起头,看到了进来的人,呦的一声挑起眉。

“才一个小时就来了,效率挺不错的。”

司池安面无表情地看着,跪在地上舔精液的女人。

穆饶松放开她的头发站起来,才发现他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男人,一边提上裤子,问道,“这位是?难不成也是她的小情人吗?”

司池安一脚猛地踹上她的肩膀,秦潇痛苦的闷哼着往地上躺去,嘴角还黏着刚才吃的精液,双眼无神看着天花板,他用皮鞋踩上她的奶子用力往下碾压。

“你挺会玩的吗,背着我偷偷来给人当奴隶,上一次才把你救出来,没想到这么快,你竟然自投罗网的回去?真叫我大开眼界啊!秦潇!说你是贱都是在夸你了!”

司池安愤怒的声音传进耳朵中,心脏砰砰跳的越来越快,呼吸急促喘起气来,完了的念头放大在脑海中。

“喜欢被操是吗?看着我说话!我要回答!”

穆饶松系着皮带,“忘告诉你,她眼睛失明了,刚才在门框上撞的太狠,现在两个眼都看不见了。”

她就是个瞎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他们摆布。

司池安嘴角嘲讽的笑扯的越来越大,“原来如此啊。”

身后的人一瘸一拐的上前,在她身边蹲下来,掰开她的眼睛,仔细查看,额头上的伤也已经结痂了,他将那些血擦干净,却发现已经干在了脸上。

秦潇无力的喘着气,不知道蹲在她身边的男人是谁,本能的张着嘴喊着救命。

“秦潇,你怎么好意思让人救你,跟我在医院谈情说爱的同时,居然还在别的男人家里面住着,时间管理真不错,你是怎么做到在我们两个之间来回盘旋的?”

“宋昭……”

是宋昭的声音。

她哭着爬起来,抓住他的胳膊求救,“救救我宋昭求求你了!我不想在这里,呜呜我不想被操,你救救我啊!”

他沉默着,不说一句话。

“救你?”司池安冷笑,急步走过来,提起她的秀发,往她脸蛋上轻轻甩了一巴掌,这一巴掌不重,给足了她屈辱感。

“你这骚货脚踏两只船的时候,怎么没让人救你!你不是在我们之间周旋的津津乐道吗?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出门打扮得那么光鲜亮丽去干嘛呢?藏在床底下的衣服,鞋子,化妆品全都被我找到了!”

“呜呜对不起,我不敢了对不起。”

他怎么可能再会相信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

“贱货不是喜欢被操吗?既然这样,我就满足你,把你放到男公厕里面,让所有的男人都过来操你一顿,你应该就满意了。”

“不要,不要!你们不要那么对我,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啊!”

宋昭甩开她的手起身,“从你身上嘴里面说出来的对不起,我已经听了无数遍了,这次不可能会原谅你!”

穆饶松摸着下巴,觉得有趣极了,可他甚至觉得,她的主人还不止这么多。

宋昭抽出几张湿巾,把她脸上的血和精液擦干净。

秦潇被他们扛起来,用衣服裹着脑袋走出了办公室,很明显进了电梯。

“附近最近的公厕找一下,现在就把她放进去,我倒要看看这骚逼里面会被多少男人给插,才会烂掉。”

“不要那么对我,我不要去,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司池安揪着她的头发咬牙启齿,“把你嘴给我闭上,再多说一句话,你这张脸给扇烂!”

她恐惧着哆嗦着一直哭,抓着不知道是谁的衣服,被放进车里,他们已经给她摆好了姿势,双腿弯曲,门户敞开,胳膊绑在身后,小腿和大腿绑在一起,两条腿用力的往两侧分开,动弹不得挺直着腰板,腹部隆起,小穴里还流着穆饶松刚才射进去的精液。

在男公厕做尿壶灌尿巴掌羞辱

车子晃晃荡荡,不知道往哪里开去,等到下车时,凉风吹过来打在她没穿内裤的小穴上,凉飕飕的让她身体猛然颤抖。

抖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不知道外面又有多少人会看到她这么淫荡的一幕,不停的想闭紧双腿,绳子勒的根本没办法动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