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她和她的主人们 > 分卷阅读42

分卷阅读42

硬不起来往她骚逼里灌尿

林孜阳在厕所里憋了快半个小时了,怎么都尿不出来,他急得捶墙,下半身的神经损坏,根本操控不了自己的鸡巴。

住院的前几天一直在用导尿管,刚拔出来他就没办法尿了,不仅硬不起来,现在连排泄都是问题,都是被那个男人踹的,只要想起来,都恨不得把他给杀了!

秦潇敲了敲卫生间的门,“林孜阳,你好了吗?”

门猛地被拉开,里面的人沉着一张脸,低头瞪她,面色不悦拧眉,秦潇抬头看了他一眼,往后退了一步。

“我,我没惹你生气,你别露出想杀了我的表情行吗?”

他冷笑,指着自己的下半身,“我告诉你,现在老子鸡巴尿不出来,也硬不起来,这全都要多亏你那个男人!妈的,你知道他上次把我踹的有多残忍吗!我现在找不到他在哪,这仇是不是得从你身上讨过来?”

“不,不是,跟我没关系,你别找我,谁要让你当时在酒店里强奸我,你活该。”

“你他妈再说一遍?”他难以置信的吼道。

秦潇拔腿就往卧室里面跑,林孜阳迈着长腿直接绊倒她,她尖叫着扑到了地板上,捂着脑袋,呜呜哭了起来。

“秦潇你少他妈在我面前装!我跟你交往三个月,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就会这一套,博取我的同情,我对你来说算什么?随便发泄的肉便器吗!”

“林孜阳你别太过分了!明明是你把我当成性奴一样对待,我说了多少次分手分手,为什么你还不听要来纠缠我!”

她撑着胳膊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哭一边骂道,“我真的受够了,我知道我自己贱行了吧!我就是控制不住想跟男人上床,可我没想过要让你把我操死!为什么你们都以为我是个会充电的玩具,操坏了修一修再接着操!”

“你们?”

他面目狰狞,掐住她的脖子转身将她摁在墙上,另一只手放在她头顶撑着墙壁,低下头怒目而视。

“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有几个男人?跟我分手之后,你妈的,就跟长了十几个逼一样,欲求不满的到处跟人上床!”

她被羞辱的脸颊怒红,撅着嘴巴委屈掉泪,“跟我上床的男人都多了去了,难道我还要把他们的名字一一都纹在身上吗?你可不可以不要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我幼稚?你再说一遍我幼稚!你的逼到底被几个男人给操过?我还不能知道吗!”

“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想告诉你。”

“操你妈的,你欠收拾!”

他把她抱起来,放到餐厅的高脚凳上,细长的双腿分开,皮肤嫩的一掐就留红。

拉下裤链,软软的鸡巴垂着始终硬不起来,跟他三根手指并拢一样的粗,秦潇低头看着,撇嘴。

“真小。”

“小你麻痹!老子硬不起来你不知道啊!”

林孜阳梗红了脖子怒吼,身为男人的自尊有被侮辱到,发抖的手指指着她的脸,咬牙启齿,“你别逼我扇你啊!我要是发起火来,天王老子来都控制不住!”

秦潇撇着嘴不说话,看多了穆饶松的鸡巴,觉得他是真的小。

林孜阳无论怎么撸就是硬不起来,气的他直接往她大腿上猛扇了几巴掌,秦潇发出痛叫,手指插进穴口的阴道中,察觉里面的湿润,大骂了她一声骚货。

他掰开穴口,硬是把软软的鸡巴要给插进去,秦潇不能说毫无感觉,至少还是把她的阴道给撑开了,只是被那么多男人操过,这点小东西也当然满足不了她。

“唔,你硬不起来还不如拿手指让我爽呢。”

“给老子闭嘴听不明白!”

他这是恼羞成怒了,秦潇不再说话。

阴道里分泌的液体还是熟悉的温暖,林孜阳硬是要往里面插,也根本插不了多少,隔着睡衣捏着她没穿内衣的奶子,试图让自己的欲望膨胀起来,结果根本没什么用。

“妈的,妈的操他妈的!”

他嘴里不停念叨着肮脏的话,秦潇撑着高脚凳不敢动,哼唧了两声,“轻点,捏的好痛。”

林孜阳声音粗鲁呼吸着,让自己情绪放松下来,突然被她骚逼夹紧,控制鸡巴的神经猛然感觉到了舒服,尿意直线上升。

“我想尿了。”

“呜那你去卫生间啊!”秦潇想推开他,结果胳膊被他的双手握住,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不就是我的卫生间吗?不行,我要在你里面尿,试试看能不能尿出来。”

“林孜阳!你不能别这么不要脸啊!”她尖叫声刺耳极了,面前的男人突然伸出巴掌威胁她。

“再叫一句,老子把你脸扇歪!”

秦潇怂巴巴的低头闭上眼睛。

接着他继续放松,闭上眼睛舒服的深呼吸一口,紧绷的马眼处也开始停止绷直的状态。

一股暖流突然从龟头里面释放,他舒服瞪大眼睛,“我能尿出来了!”

不过尿的断断续续,神经不能一直绷着,得放松。

林孜阳兴奋的深呼吸,把憋在自己腹部一肚子尿液全都射进了她的阴道中,越来越多。

秦潇难受的往后仰着,靠在后面的高台上,一手艰难的捂着慢慢鼓起来的肚子。

“不行……啊你别尿了,去厕所行不行,呜灌满了啊,肚子要灌满了!”

“少她妈废话!尿在你里面就是给你脸了!”

终于,他畅畅快快的全都发泄完了,秦潇肚子涨起来,像怀孕似的,轻轻往肚皮上拍了一下,里面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林孜阳兴奋坏了。

“操,你果然是个肉便器,听到没!里面都是老子的尿,爽不爽啊?让你刚才说老子小,这肚子里面的东西今天不准给我流出来!憋死你,把老子的尿都保管好了知道吗!”

她难受的拧着眉,眼泪挤了出来,拼命的摇头,“不行……啊流出来了,放我去厕所,求你了林孜阳!快被撑死了!”

他置之不理,把她抱起来,走到冰箱前打开,拿起里面的一根胡萝卜,鸡巴拔出来的同时,将冰凉的萝卜往她下面用力塞了进去,冰镇的温度秦潇尖叫踹着他。

“拿出来,拿出来啊!”

“妈的欠抽啊!”

狠狠甩了她屁股一巴掌,她趴在他的肩头啜泣着,不敢动了。

“算你识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