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末日拼图游戏 > 卷末章:新队长与新副团长

卷末章:新队长与新副团长

王珏懂了。

八大家族里,除了八位统治者有着强大的实力外,家族中也都有着一些精锐高手。

这些精锐的实力自然比不过统治者,在统治者们看来,人类和塔外势力相比,过于孱弱。

所以一直以来,包括统治者在内,都习惯了以低姿态和塔外势力交易。

但从秦家统治者秦业的话里来看,这次事件比九十年前更狠。

人类不是发现了“生意”,而是破坏了生意,所以反过来想,这意味着人类已经有了制约生意伙伴的资本。

非但不该清洗他们,反而应该拉拢招募,就算招募不成,动用八家的精锐,单独组建一支统治者小队,参与到他们的探索里,也比直接杀了他们有用。

“有趣的想法,我会考虑一下。”王珏没有直接答应。

“但这件事,不能告诉老秦。”谢英杰说道。

“你这么信我?”

“我不信你,我信的是一个生意人的思维。”

“没想到你一个闷葫芦,倒是观察的很仔细。只是你光说服我没有用,你还得说服至少两个人。”

“挂断你电话之后,我就会告诉另外两家,郑家和宴家,并且我会说,我第一个就联系他们。”

王珏还真意外,该说谢英杰是坦诚呢?还是大智若愚?

她现在有些怀疑,谢英杰是否真的是第一个联系的自己了。

说不定他还针对郑家或者宴家的人说了同样的一番话。

但谢英杰直接挑明了自己会这样做,反倒让王珏有种奇怪的感觉。

她忽然觉得,这个埋头搞科研七百年的闷葫芦,说不定是个八个人中极其聪明的那个。

……

……

谢英杰挂断了电话后,果然给宴家的统治者宴朝打了电话。

在电话中,由于宴家的人最讨厌政敌庞家,所以谢英杰转换了一下吐槽目标。

在对王珏的时候,他骂宴朝是变态,骂钟家的统治者是肥猪。

但面对宴朝,他吐槽起了王珏和庞家。

“我只是不想在会议上跟庞家的种猪和王家的泼妇一起讨论。所有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可行策略后,我就联系了你,毕竟你跟我都是搞科研的。”

一个是生化武器,一个是机械武器。二人虽然领域截然不同,但作为学术研究者,倒是有些话题。

宴朝很快接受了谢英杰的建议。

于是谢英杰又给郑家打了电话,郑家的人讨厌秦家,所以他在电话里说道:

“姓秦的军阀,就因为自己的生意被耽搁,就想全盘清洗,你真的认为这合适?调查军团和镇御军团里,老郑,也有你的人吧?我们可以这么着……”

郑由原本就对清洗高塔战力没什么感觉,在他看来,这些事情无关紧要。

但被谢英杰三言两语的,就挑拨起来了,很快便回忆起了这位大军阀,这些年来跟自己作对的地方。

于是郑家也被谢英杰说动了。

这位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谢家统治者,七百年来看似一直在研究武器,却也一直观察着几个老对手。

随后他连番出手,七家人被他说动了五家,剩下秦家和钟家,他没有去说,因为一个探索小队只需要六个人。

最主要的是……得留下两个反派,承受塔外势力的怒火。

生意就是这样,当一个竞争者退出后,你所能够分到的蛋糕就越多。

这也是谢英杰说动其余五家的理由。

并不会有人真的认为,谢英杰的目的在于保全人类。这在其他统治者看来过于荒谬。

而谢家,郑家,柳家,宴家,王家,庞家,都有着一名自几个不老不死的怪物之下,最强的战士。

多年来,这些战士一直在特殊的地方狩猎恶堕,提升伴生之力,同时也享受着最好的资源。

甚至在之前各家的“生意”里,这些作为家族顶尖战力的存在,都受到过恩惠。

六大家族的人坚信,这些人绝对实力远远强过高塔的精锐战力。

谢英杰的计划,正是将这样的六个人——组成一支队伍。

一支对标调查军团镇御军团外勤组或者先锋组的队伍。

……

……

高塔第三层。

镇御军最近很忙,因为三名贵族学院的学生以及一名贵族学院教师失踪,引起了极大地社会反响。

三名学生最后的线索,指向了艺术家夏老师,作为学校的美术老师,他在贵族圈子里也很受欢迎。

人们在这位夏老师的家里,并没有找到任何人的尸体。

只是看到了许多的血迹。

这让人猜测,夏老师是否和这些学生遭遇了不测?又或者是否就是夏老师让这三名学生失踪的?

一切不得而知。

高塔第三层的案件越来越多,先是那名自杀来指向统治者的管理者,再是贵族学院的老师与三名学生失踪,这中间相隔并不久。

甚至镇御军团得到了消息,莉莉丝餐厅的老板也失踪了。

许许多多的案件交织在一起,使得镇御军的警备部忙的焦头烂额。

这个时候,明澈就很希望白雾能够来帮帮忙。

案发现场。

这是镇御军警备部的人第四次前来。

“看来又是没有线索,头儿,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地方查不出什么的。前面几天都找不到线索,现在怎么可能找到?”

年轻的镇御军警备员看向一脸无奈的中年警备部部长。

部长的名字叫江玄。

三十五岁,热衷于破案,在镇御军里也算小有名气,这个案子如果江玄破不了,迫于部分贵族压力,他们便只能请人来破。

江玄看着那些奇奇怪怪的画,说道:

“屋子的主人,应该就是凶手。”

“可他消失了啊……这些画看着是很诡异,我这个不懂艺术的人,也感觉看着邪乎,但这不能说明什么。”

江玄点点头,无奈的叹道:“走吧,准备让调查军团的人来帮我们吧。”

上司下达了撤退的指令,几个人便撤走了。

只有江玄,依旧还在留在屋子里,似乎是打算继续调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在所有人看来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这位上司热衷破案,以前也是看卷宗到很晚,深得各分队队长的喜欢。

也因此,江玄可以查阅许多资料。

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江玄留在这里并不是破案。

他的手抚摸着那些画的画框,嘴角渐渐凝出玩味的笑容。

“诚如老师所言,死亡只是下一段旅途的开始,原本以为会是三个孩子陪着我,但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

“可惜了这些画,要再画出来,却也没有了那样的心境,毕竟……我得开始适应新的旅途了。”

时间倒回数日前。

三名学生为了看望夏老师,来到了夏老师的别墅。而某位为了寻找新旅途的“病人”,将目光对准了学生。

他在这一瞬间,就已经将一切计划好。

以学生的身份开始一段新的旅途,毕业后加入镇御军,靠着几次出塔,或者特殊的情报,晋升成为队长。

这一切加在一起,要不了三年。

时间对于活了七百多年的他而言,已然变成了一个数字。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附近居然还有一名目击者!

于是在这一瞬间旅途的原点又变了。

他不需要成为学生,再慢慢成为新兵蛋子,在慢慢晋升。他直接得到了一个完美的身份——警备部部长。

一般来说,案件的一个发现者,都具备很大的嫌疑。

可他不会。

“江玄”这个名字,就代表着镇御军团里为数不多的正义和道德底线。

谁有能想到,执着于破解美术老师与学生失踪案件的江玄——就是这起案件真正的幕后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