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帝世天小说 > 第12章 我跺跺脚,北海震动!

第12章 我跺跺脚,北海震动!

帝世天的举动看似胆大妄为,实则已经手下留情。

如果不是当着家人的面,就凭张天海扬言要弄死他父母这一条,都够他死千百次了。

他凭什么如此猖狂?

难道有些家底,就可以任意欺压他人?

虽然人人还做不到平等,但这个世道,还没人可以肆意妄为。

“果然叫唤的越厉害,挨揍就越重。”洛天赐喝着茶,啧啧两声。

其他人这时终于反应过来,王晓梅和帝花语首先一脸焦急,为帝世天担心起来。

张天海从错愕中惊醒,惨叫道:“阿生,给我杀了这个狗东西。”

这个名阿生的保镖一看就是练家子,出拳带风,向帝世天袭来。

“低贱之人,也敢对少爷出手。”

帝世天握住他的拳头,用力一掰,“你们自认为的高贵,在我面前狗屁都不是。”

阿生痛苦的握着已经废掉的右手,心中一沉。

不等他多想,胸口就如被火车撞击了一般,忍不住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飞出门外,生死不明。

见到这一幕,张天海脸色变的煞白,阿生是他在此放肆的唯一依仗,却被帝世天一脚踢的如死狗般趴在门外。

再看帝世天看他如看死人的目光,终于忍不住牙关打颤,“你别过来,你这么对我,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帝世天脸上毫无波澜,整个人平静的有些可怕,他踩住张天海的脸,就这么,慢慢的,一遍一遍在地上摩擦,不一会,血肉模糊。

“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我会不会放过你。”

“啊……”

“你他妈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敢这么对老子,被我爸知道,一定杀你全家!”

“你口口声声你爸你爸的,我很好奇,你爸到底是什么身份,竟让你在外面如此横行霸道。”

帝世天漫不经心的掏出手机,扔到他的面前,“给你爸打电话,让他登门道歉,不然今天你就不用走了。”

张天海:……

“真的让我打?”幸福,对于张天海来说,突然来临。

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毛病,还是说,帝世天脑袋有问题,让他打电话搬救兵,岂不是闲死的不够快?!

“废话少说。”帝世天力道加重几分。

张天海顿时睚眦欲裂,“我打,我打。”

“喂?”

“爸,我是你儿子啊,我被人打了,对方还说要你登门道歉才肯放我走,呜呜……”

“儿子,我是你爸,你先别急,慢慢说,对方是谁,你现在在哪里?”

“就是我一直想弄到手的那个贱女人的哥哥,啊!爸,他又踩我,我受不了,你快来。”

“贱民也敢对我儿子动手,你在哪里,报位置,我现在就带人去杀他全家!”

帝世天怕张天海又多说废话,于是夺过电话,语透杀机,“老城区,三十二号,我等你来杀我全家。”

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用来形容张天海父子再合适不过了。

等挂掉电话,张天海瞬间恢复底气,“哈哈,贱民就是贱民,就连智商都是低的可怕,等我爸来了,你们都等着死吧。

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就这么爽快的死去的,我要让你看着自己父母,自己的妹妹被羞辱至死。

你却只能干干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哈哈,是不是后悔对我出手了,我告诉你,现在求饶已经晚了。”

“是不是因为你爸快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

帝世天略感悲伤,实在不解,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如此心毒,是什么样的教育,环境纵使他变成这样?

这,泱泱大地,这类人,还有多少?

“阿天,这,现在该如何是好啊!”王晓梅走了过来,都快急哭了,儿子这才刚回来,怎么就摊上了这样的事呢。

“哥,你实在是太冲动了,平时我只要忍一忍就没事了,这张天海家里我是多少听说了一些的,要钱有钱,要势有势,我们怎么斗得过啊。

要不你快跑吧,我和妈毕竟是女人,再加上爸只是一个病人,他们应该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对我们出手的地步。”

帝花语这时也走了过来,二十岁的小姑娘,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明显害怕的不得了。

“哈哈,怕了吧,后悔了吧,晚了,一切都晚了,等我爸来了,你们都得死,哈哈,都得死。”

张天海狂笑,一张脸扭曲到了极点。

听到小妹的话,再次让帝世天心头一痛,凭什么,每次都是自己家人选择忍,为什么,就不能让别人忍一次?

“妹子,忍,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能保证,你忍得住,这个畜生就能忍?

不会的,你越是忍,他们就越得寸进尺。”

帝世天抬手,指天,“从今以后,只要有我在一天,这天下之大,没人能再让你们忍!”

今时今日的他们,或许还不知道,帝世天的这句话,究竟意味着什么。

“莫说这天下,就这小小的北海城,我张凯都不敢说称王称霸,你一介贱民,何胆?”

突然,外面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响起,一个头发似被猫舔过的肥胖中年男人正好听到了帝世天的话。

他满脸愤怒,身后跟着数十名家扑,气势汹汹。

“爸,快救我啊,就是这个畜生,你看,我的脸都花了,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张凯的到来,让张天海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见自家儿子落得如此下场,张凯只觉怒火攻心,“贱民,你还有什么遗言,没有的话,老子送你们上路。”

“人命,仿佛对你来说,很是廉价?”

嗯?

“你听好,人命分两种,有人生来高贵,有人却生来低贱,我张凯,北海大酒店老板,身价上亿,几个贱民,如何杀不得?”

张凯笑了,他身后数十名家仆也被逗的哄堂大笑。

自诩不凡?

天生高贵?

可笑至极!

帝世天看着他,诧异道:“你家酒店,还没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