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官道((官场秘史)(官场之风流秘史)) > 第五十章 动了局长的女人(二)

第五十章 动了局长的女人(二)

在今天以前,他对王芳的了解仅限于一个风韵犹存的徐娘熟妇。可是从早上相处到现在,他发现这个妇人竟然出乎意外的迷人。那成熟的身体仿如熟透的水蜜桃似的,让人禁不住地想要咬上一口,品尝一番。

一举一动都撩人心门

王有福沉吟了一下,道:“既然校方不肯配合,那我们只有从家长那方面入手了。”叶宇嗯了一声,道:“我也是那个意思。”说完的时候,叶宇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印纸,道:“这是09年的新生名单。”话落,递给王有福两张。

王有福颇为讶异地看了叶宇一眼,道:“你早准备好了。”

“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办的,所以事先准备了,想不到还真的用上了。”说此,叶宇看了一眼王芳,道:“王姐,你下午是要跟我们一起学生家,还是先回去啊?”

“我也跟你们一起去看看吧以。”

“那好,你是跟有福一块,还是跟我一块啊?”王芳是李向阳的秘书,叶宇对他还是很尊敬的,所以示意一下。王芳道:“让老李跟有福一块吧,我跟你一起。”

“那好,等吃饱了,我们就行动。”不知不觉间,叶宇已成了这对人马中的主心骨了。

那封举报信上,并没有署名,可能举报的人怕校方报复吧。但这如实反应了学生家长在实验中学收取高额借读费上事情的心声。叶宇本想只要从家长方面入手,一定会有所收获的。哪知道,一个下午走了十几个同学家,那些学生家长竟异口同声说实验中学根本没有收取借读费,这件事情子虚乌有。

碰到这件事情,叶宇心中觉得有点诡异了。原先他自信满满,现在心却有点凉了。他是第一次办这种事情,心中几多有点没底。

中间,大既在四点多的时候,王有福打德律风过来了,说:‘校方通知他,校长谢建加回来了可以跟我们谈谈。“叶宇对王芳道:“去见见也好,看对方说什么?”

等叶宇两人赶到实验中学时,王有福跟老李也到了。

“你们那边怎么样。”

看见王有福摇了摇头,叶宇心中又凉了几分。这一次是他第一次出来处事情,如果没有收获,回去的话,恐怕会成局里的笑柄。

确实,某某人竟给一封假举报信耍得团团转。

看叶宇心情欠安,王有福悄悄地走进叶宇的身边,问道:“这事有点奇怪。”叶宇哦了一声,想要问什么时,却发现前面走了几个人,便道:“等一下再说。”

领头的是一个有些卸顶,额头光洁润滑得可以照人,一张脸胖胖呼呼的,红光满面,上穿阿玛尼衬衫的,下套九牧王西裤,年纪大概在五十左右的男人。在他身后跟着几位身穿名牌,身材各异,有男有女的老师。

看到叶宇他们,卸顶的男人快步上前,握着叶宇的手,友情而热好:“敝人谢建加,添为实验中学校长,欢迎各位领导光临我校指点工作。”

听到他的话,他后面的那些个校领导纷繁上前握着王有福他们的手,将他们迎上了学校的会客室。会客室有数十平方米,宽阔明亮,进口空调的高档沙发一应俱全,装修之豪华,让叶宇等人以为这不是学校的会客室,而是进了五星级大酒店呢。

刚坐下后,便有两个漂亮的女老师端上了茶,正宗的雨前龙井,市价一斤仨千多。热烈的气氛跟早上截然不合。

“对不起诸位,我早上有要事去了市里一趟,今天有什么失礼的处所还请多多见谅?”坐下后,谢建加对身边的叶宇说。那说不出的歉意挂在脸上了。

叶宇在一边看得暗暗称奇:“这老小子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哪里,哪里,谢校长为学生操劳,真是辛苦了。”谢建加闻言,心中一动,暗想:“这小子挺上道的,呵,那就好办了。”

谢建加摇了摇手,道:“哪里哪里,叶同志过奖了,我是实验中学的校长有责任也有义务为广大师学创作发现优良的学习跟教授的环境。这不,我早上去市里,就是跟建筑公司商量建造我们学校体育场的事情。”

这时,坐在王有福身边的一个男老师道:“老谢,这真是太好了。我们学校的教育场年久失修,现在一些跑道都模糊了,操场都坑坑洞洞了,若是将操场修好了,以后学生们上体育课就便利了。”

叶宇闻言,看了那男老师一眼,心中浮现了这个老师的资料。这个老师姓黄,是学校的总务处长。叶宇在学校的员工榜上见过他。

“这一次操场能建下来,还很多亏了从我们学校出去的好学生啊?”

“杨学明。”杨学明,叶宇知道,那可是qz市有名的青年企业家,个人身价在千万以上。

“嗯,他答应捐助我们学校。我时候我想想教书育人,直是劳有所得。”说此,谢建加似是检察到冷落了叶宇等人,又道:“对了,不知几位同志到我们学校来有什么指教?”

叶宇正想说话的时候,谢建加的手机响了。谢建加轻了声道:“对不起几位,我接个德律风。”说完接起了德律风:“哦,是向局啊……没事……我能应付…………对了,我上次稍给你的那土人参对你的腰有用没有,有用的话,我再叫他找找……晚上要打牌啊……好的……那晚上见……”接完德律风后,他扫了一下众,笑道:“是你们向局长的德律风,晚上要约我打牌呢?要不,晚上一起去。”

叶宇镇定自落,王芳若有所思,王有福则脸凝重了一点。他来教育局几年,对局里面的事情比叶宇了解。自然知道,现在局里面,虽名誉上是李向阳在当家,实则有权的人是常务副局长向福全。

“不了。”叶宇直接拒绝了。

谢建加眉头一皱,道:“对了,你继续说。”

“最近有人向局里反应说贵校除正常的费用外,还向每名学生收取借读费吗,我们是下来了解情况的。”

“哪有的事情,这分明污蔑。”又是那黄总务处长。

谢建加亦很是生气,哼了一声,道:“这分明是污陷,想我谢建加献身教育事业三十余年,想不到到老了还给卑鄙小人污陷。我实在不服啊!叶同志,你们尽管去查,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校方协助尽管开口。”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叶宇笑道:“谢校长,请勿激动,我们下来只是例行公事罢了。”

谢建加道:“我不怕的。你们只管查,如果查出我违反组织纪律,到时将我枪毙好了。”说此,谢建加给黄总务处长打了一个眼色。

黄总务处长站了起来,从怀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递给叶宇,道:“今天因为我们都不在,所以招待不周,这是给各位的就餐费。”

就餐费,王芳等人看此,心中一愣,想不到谢建加就这么公开地……这钱可欠好收啊?三位皆看了叶宇一眼。叶宇好像没有看到他们的眼神,随手就将信封接了过来,放进口袋,嘴上却道:“何必那么客气呢?”

谢建加看此,微皱的眉头全部松展开来,尽是笑意:“来,来,喝茶,叶同志果然是爽快人,有空的话就多来我实验中学坐坐。”

“一定,一定。”说此,叶宇站了起来,道:“谢校长,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回去了。好,别送,别送……”

叶宇虽是那样说,可是谢建加跟黄总务处长还是将叶宇等人送到了校门口。

看着那辆丰田车消失在视线里,谢建加脸浮现一丝讥笑,道:“原来也不过如此。”黄总处长狐疑地问道:“校长,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有什么不对劲?我们以前看待那些查询拜访人员不也是这样吗?”谢建加将眼睛眯了起来,修长的眉角闪过一丝锐利的冷茫:“如果他们不识相的话,那就别怪我了。”

“你安心,有他在我们没事的。”谢建加说此,对总务处长道:“上一次我们去的那家夜总会的小姐不错,你等一下打德律风通知老吴,老许,我们晚上一起去玩个痛快。”

………………

王有福看了一下叶宇,道:“叶宇,你刚才怎么?那钱分明是谢建加想……”说此,他看到叶宇一脸成足在胸的样子,便问道:“你看出来了?”

“再看不出来,我就是傻蛋了。”叶宇道:“谢建加老奸巨猾,知道我们要来,先是避而不见,在我们受到挫折后,又快过来示好,又故意用向副局长压我们。这是典型的给一粒粒果外加一棒子。”

王芳闻言一愣,随后细想一下,整件事情的经过真的像叶宇所说的那样。这叶宇好惊人的洞察力啊!她惊讶地看了叶宇一眼,刹那间,她的心神有些失守。

王有福讶问道:“那你怎么收他的钱啊,这下可怎么办啊?”叶宇拈了拈手中的信封,道:“这样,谢建加不又多了一条罪状吗?

饶是以王有福的镇定,听到叶宇这个解释,亦不由啊了一声,骇然莫名。叶宇对事情的掌控度已经达到了很完美的境界。第一次,对这个青年有了敬畏。以前,他跟叶宇相交,亦只是平论交,并且这交情里面,多了一丝功利。

叶宇递了根烟给司机老李,道:“老李,你开车这么多年,谢建加是什么人,你应该比我们清楚。你跟我一起下来的,这事我不瞒你,我希望你能替我们守旧秘密。”

老李呵呵一笑,道:“叶宇,你安心,这事我知道轻重的,我也有两个孩子。”

叶宇拍拍了他的胳膊,道:“你在这边停车,我晚上还有点事情要办,就留在码头镇。你们回去吧。”车停在路边,叶宇便下车了。

望着已经快要下山的太阳,师母这时候应该也下班了吧?一想到师母珠圆玉润的身体,叶宇便有些兴奋。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原来在昨天,他已经跟师母约好了,说要在码头镇聚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