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赵子龙沈欣然 > 第1章 放开她

第1章 放开她

两间摇摇欲坠的土坯房。

很难想象这个年代还有如此破旧的房子。即便在东山村这样的偏僻小山村也几乎见不到了。

这就是赵子龙的家。

赵子龙,今年二十五岁,半年前才从部队退役。说是退役,其实是被部队开除。

这点,他没法跟父母解释。因此,这让期待着用儿子的退役费改善家庭条件的父母相当恼火,半年了,没有给过他好脸色。

这不,一大早又开始说起这事。

“龙啊,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了?要不然国家不可能不给你退伍费。”父亲赵大海蹲在门口抽着旱烟。

长长的竹竿烟袋锅拖在地上,中间吊着个装烟丝的小布袋,就像他的脸一样,黑的发亮。

长年的劳作让父亲五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像是七十岁的老头,佝偻着腰,沟壑纵横的脸布满了风霜。

看着这张脸,赵子龙不由鼻头发酸,沉默了一阵之后道:“爸,部队有纪律,我不能说。”

“狗屁的纪律,你现在退役了……”赵大海翻着白眼。要不是知道儿子的秉性,他都怀疑儿子是不是把退役费拿出去造了。

“我所在的部队比较特殊,即便退役了,也不能说。”赵子龙所在的部队是军部最为神秘的特种部队,名为血豹突击队。

是专门执行反恐,越境刺杀以及跨境追捕等危险系数极高的特殊任务。

因此所有成员最基本技能是熟练掌握各种枪械武器,会驾驶各种车辆之外,有的甚至还会开飞机坦克。不仅如此,还必须熟练掌握一到两门外语。

也因此,所有成员的个人资料都属于国际机密,即便退役之后,也在国家某机构监管之下,不得随意泄露有关部队的任何情况。否则军法论处。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还从来没听说过那条国法规定跟老子也不能说实话的……”赵长海大怒,站起来扬起烟袋锅就准备敲打赵子龙。

一边。

母亲张桂花急忙拉住了他,埋怨道:“一大早就吵吵,让人家看了不笑话。”

“没拿回退役费,全村人那个不笑话,还怕个球……”赵长海并不是真的要打儿子,顺势作罢,只是嘴里絮絮叨叨,很是不满。一张脸皱的更深了。

村里的风言风语赵子龙不是没听说,有的说他偷部队的东西被开除了,有的说他偷看长官闺女游泳被发现了,甚至有的说他溜出去嫖娼被部队除名了,要不然为啥没有退役费。

这些风言风语让老实巴交的老两口在村里抬不起头,看着为此争吵不停的父母,赵子龙咬了咬牙道:“爸妈,别吵了,我说实话……”

赵子龙一五一十的把发生的事跟父母讲了,同时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五万块……因为那件事我被部队除名了,连退伍费都拿不到,这五万还是部队看在我当兵五年的份上,象征性滴给了一点……这钱本来应该孝敬二老……”

赵子龙顿了顿,接着道:“对不起啊爸妈,这钱我得给秦梦。”

赵长海拿起银行卡,翻来覆去的看,嘴里念叨:“这张卡片里面就能装五万?这可是五万块啊,够盖两间平房了。”

刷!

张桂花一把抢了银行卡递给赵子龙,还瞪了老伴一眼道:“王敢为了救咱儿子命都没了,这钱该给秦梦,再说,他家的闺女是个瘫子,需要钱治病。”

“我又没说不该给……”赵长海嘟囔了一句,恋恋不舍滴看了一眼银行卡,哎!长叹一声,苦笑着摇摇头。

呼!

一直压在心头的心事终于放下,也是,父母都是老实心善的人,应该早点告诉他们……

“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能赚很多钱孝敬你们。”赵子龙说着,扛起墙角的锄头,“我上山去看看王敢……”

“吃了饭再走。”

“不饿。”

东山。

是村里唯一的山,也是方圆百里最大的山。

怕是有一千来米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