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欲灵天下 > 20.九重山

20.九重山

飞舟飞了七天,才到了九重山的入口。

那是一个挺大的山谷,比欲灵宗先到的宗门和散修们各自挑了地方驻扎。

玉莲真人去拜访了一下各大宗门的领队真人,然后也圈了一块地方安顿。

欲灵宗在这些正道人士的眼里名声不算太好,玉莲真人也比在宗门的时候低调了许多,也约束了带出来的弟子们,不要随便惹事。

九重山原则上只要是练气弟子都能进,但一般的宗门还是会选择让练气高阶的弟子进去历练,就是至少会是练气七层以上。

普通宗门的练气七层弟子,年纪不一,但若有二十岁以下的,基本都是万中选一的天才。反观欲灵宗这边,基本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少女。修为相若,但修行时间却不一样,心智与对敌经验,也是普通宗门这边更强,真的直接对上,欲灵宗并不占优势。

“九重山里地方很大,大家各凭运气,并不一定会碰上。”金师姐当年也进过九重山,向师弟妹们传授经验,“最好呢,是跟他们交好,互相合作。如果实在发生了纠纷,也不需要硬碰硬。你们的身体,就是你们最好的武器。万不得已,也不必拘泥于宗内的那些规矩,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另一位郑师姐则道:“你们不如趁着九重山还没开,先跟其它要进去的弟子接触一下。先摸一摸他们大致的性情,以在里面碰上了不知应对,能服几个就最好啦。尤其是那些长年苦修的臭男人,他们懂个什么?随便抛个媚眼,撒撒娇,说不定就能把他们迷得神魂颠倒呢。”

珍珠:……

这可真是有欲灵宗风格的教导。

不过,欲灵宗即便是低调,也还是挺引人注目的。

毕竟这么多帅哥美女凑在一起嘛,谁都会多看两眼,加上欲灵宗那各种各样的香艳绯闻,明里暗里撩动着大家心底那些不可明说的隐晦欲望。

自恃身份的名门大宗弟子还会面露不屑,有些散修就在欲灵宗附近蹲守了,甚至还有胆大的直接拦住欲灵宗弟子,摆明求一夕之欢的。

金师姐就跟一个散修幕天席地的做了一场。

撇开这些,珍珠其实倒挺喜欢去跟其它门派的人接触的,一来可以离开欲灵宗这个氛围,二来么,感受一下正常修士是什么状态,对她马上要进行的逃跑也是有好处的。

珍珠年纪小,又向来没有那些妖媚的作派,溜出欲灵宗的驻地,倒也没有人发现她也是大名鼎鼎的欲灵宗妖女。她又有意压低了修为,人小嘴甜,长得又漂亮,大半人都以为她只是谁家带出来开拓眼界长见识的小孩,对她都挺亲切。零零碎碎,倒是打听了不少修真道上的消息。

什么三宗六派,五洞八府,七魔十三邪啦,顺便一提,欲灵宗就在这十三邪之列。什么四大公子十大美人七大剑修啦。什么五洲四海十二岛啦。

珍珠意外地在十大美人里听到了掌门顾言的名字,不由得轻咦了一声,“顾言不是男的么?”

“据说顾言之美,已经超越了性别。”

珍珠只见过掌门两次,想想还真是这样,不分男女,都会觉得顾掌门美不胜。

又有人猥琐地笑道:“欲灵宗的人还分什么男女,反正后面也一样用……”

有人打断他,“当着小姑娘说这些做什么?”

“小姑娘不是来开眼界的么?这也是见识啊?”但有就喜欢在小姑娘面前开黄腔,以看小姑娘羞窘为乐,反而说得更起劲了,“据说这欲灵宗修士啊,从小就练邪功,每个人都淫荡之极,不论男女,每个洞里都恨不得时时刻刻插着大鸡巴,不然就骚痒不已。”

“我听说他们还喜欢男男女女一起搞,男人前面插女人后面被人插,足可以绕出一个圈呢。”

珍珠:……

你们的脑洞也够可以的。

“说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欲灵宗的人就在那里,你们倒是去啊。”

“不敢。我这点修为,万一被吸死了怎么办?”

“我倒是听说,四方楼有欲灵宗出身的娼妓。”

“那也有人敢去?”

“怎么不敢?都进了四方楼了,自然有大能在他们身上下了禁制,可以放心玩,不必担心被采补。那滋味……真是欲仙欲死。”

“黑市里也有调教好了欲灵宗性奴卖,最低要卖到一万灵石。”

“吓,这么贵?”

“这还供不应求呢。”

珍珠:……

怪不得方流云说出去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外面的世界好可怕。

在她的青木造化诀能彻底掩盖阴阳交欢大乐赋之前,真是得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来才好。

很快就到了九重山开启那天,众人集聚入口法阵之前。

云海宗的长老简单训了几句话,交待了一下规则,无非是一月之内必须要回到入口,秘境内各凭运道,不可涸泽而渔,不得强取豪夺擅伤人命之类。

但说归说,进去之后,奉行的还不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只须做得干净不要被人抓住把柄罢了。

跟着又有五位金丹真人,各展神通升上半空,祭起秘境符石,输入灵力,开启入口法阵。

为首一个足踏飞剑,白衣胜雪,仙姿秀逸,俊雅绝伦,有如清冷月华,孤高出尘。

珍珠听到身边有女修小声尖叫。

“是傲月公子。”

“白公子果然来了。”

“啊啊啊,让他看我一眼,死也甘愿。”

珍珠有点无言,真是哪里都有追星族,连修士都不例外。不过这位傲月公子白寄岚的确很帅,她前生今世加起来也算见过不少美男,欲灵宗更是上上下下都没有丑人,但这位白公子的容貌也可以稳稳排进前三了。

她也想多看几眼。

但入口开启之后,傲月公子就落了下去,不见了。

入口法阵一次可以传送七人,众人按早就排好的顺序,依次前行。

珍珠正随着队伍缓缓移动,旁边有人握住了她的手。

珍珠抬起眼,楚扬就走在她身边,轻轻道:“你一会跟紧我,不要走散了。”

……不走散她还怎么逃?

但楚扬一片好心,她也不好反驳,只含糊地应了一声。

进去了,再找机会吧。

踏上法阵的白光,珍珠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再睁眼时,已换了天地。

她孤伶伶出现在一片沙漠里。

明明和她一起走进法阵还牵着她的手的楚扬却不在身边。

这样也好,得到时还要找借口。珍珠正这么想着,弟子铭牌就传来楚扬的通讯,问她在哪里。

珍珠照实说了,反正她也是随时会移动的,不怕楚扬找来。

她先拿出地图看了看。

地图当然是历年来探险的弟子们留下的,大致的地形,遗迹,已探明的妖兽和灵草分布都有标注,更有大片区域标注着未知。

各宗前辈大能把这里当成后辈历练之所,只布下禁制确保里面没有筑基以上修为的人或者兽——没错,相当于人类筑基的五品以上妖兽也会直接被禁制传出——其它就随便一帮练气弟子折腾了。

九重山广阔无垠,有冒险神的弟子会选择往更深处走,但也有很多相对保守的人宁愿跟着前人的足迹稳妥地寻宝。

珍珠打算去那些未知之地。

虽然那些无人涉足之地肯定会更危险,但找到好东西的机率肯定也会更高。

珍珠是想借这秘境逃跑,但也不想入宝山而空回。她以后就是无门无派的散修了,当然得趁这机会给自己多捞一点修练资源啊。

而她真实的修为已经到了练气九层,在这被禁制限制的秘境里,已经算是顶尖,加上还有灵宠帮忙,不要说在这里横着走,但自己小心一点,不要被围不掉陷阱,总不会有太大问题。

还有一点,她打算脱离欲灵宗,当然是碰到人越少越好,最好没人见过她,等过几年外貌完全长开,就彻底没人知道她是谁了。

过了几天,珍珠用欲灵宗的法袍裹着一只刚杀死的黄羊,连同自己的弟子铭牌一起丢进一个兽穴,看一群铁背狼扑上来把黄羊连同法袍一起撕碎,然后便遁入深山,从此消失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