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欲灵天下 > 15.凌辱

15.凌辱

一连几天,珍珠都没在藏书阁见到方流云。

她忍不住去问了守阁的弟子。

“方师兄啊?这几天是宗门任务审核的日子,如果没去金钟山,应该就在议事堂吧。”那名弟子说着,还露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珍珠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有深究,道了谢就往议事堂去了。

身为宗门弟子,享受着宗门的福利和月例,自然也有义务完成宗门的任务。欲灵宗内门六峰,每年都会有一定的任务发下来。

珍珠来翠华峰快一个月了,并没有人跟她提过宗门任务。估计是因为今年已经差不多到任务期限,她年纪又小修为又低,说了也没什么意义。但她既然知道了,还是想去看看的。

翠华峰的建筑大多依山势而建,致优美,但议事堂在是主殿,远比其它地方多了几分庄重威严。

珍珠还没走到门口,就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议事堂里,传来了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淫靡之声。

叭叭作响中女子的荡笑。

好大好粗好深心肝儿肉的浪叫。

珍珠本想转身就走的,却发现,夹在其中,那又压抑又狂乱的呻吟,分明是方流云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

她抿了抿唇,继续向前走去。

议事堂的门并没有关,堂内的景象一览无遗。

里面有三个人。

方流云被绑在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双手往上拉过头顶,反绑在椅背上,平日里束得整整齐齐的发丝凌乱地披散下来。

衣服并没有脱净,只是松松垂到了腰间,祼露的胸膛上这时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鞭痕,有一些甚至还在渗着血珠,衬着他白玉般的肌肤,看起来触目惊心。

而旁边有一个只披着轻纱的美艳女子,这时正扬起了手里的软鞭,眼看着又要抽下去。

“方师兄!”珍珠惊叫了一声,飞扑过去,试图去抢那女人手里的鞭子。

但她又怎么可能是那人的对手,那女人只斜眼看她一眼,微微动了一下手指,珍珠面前就突然出现一条大蛇,直接将珍珠整个人缠住了。

几乎就在同时,另一个正站在方流云腿间的女人尖叫起来,“啊,就是这样……好棒……”

拿鞭子的女人又看向了那边,挑了挑眉,“突然兴奋了?”

“可不?”刚刚才尖叫过的女人往向倾下身子,舔了舔方流云胸前的血,又伸手挑起他的下巴,和他一起看向被蛇卷住的珍珠,“方师弟,这个小妹子是谁呀?”

“普通的练气弟子而已。”方流云的气息有点不稳,但声音还是像平日一般温和平静,“只是路过误会了,让她走吧。”

“说谎。”那女人笑着伸手点了点他的唇,又扭了扭臀,“上面的嘴会说谎,下面这根可不会。方师弟啊,你刚刚,一发现这妹子进来,这里……可不是那么说的呢。”

她招手让拿鞭子的女人把珍珠送过去,然后向后退了一点,下身传来像拨瓶塞一样“啵”的一声,她又舒爽地呻吟了一声。

珍珠这才注意到,她虽然看起来衣衫整齐,裙子却是可以从中间分开的,刚刚方流云的肉棒一直都是插在她的花穴里。

“小妹妹,你可别误会哟,我们才没有欺负你的方师兄呢。”女人轻笑着,还特音站开了一点,让珍珠看得清楚。

方流云没穿裤子,两只修长的腿被大大张开,分别绑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双腿间刚刚才从女人身体里拨出来的阳具湿淋淋的,一棒擎天,看起来一点也不比辰辉小。

那女人还伸手拨了一下,“看,他可喜欢被人这么玩弄了,这里兴奋得都哭出来了。”

那东西颤嵬嵬的,顶端果然又渗了几滴水出来。

那女人笑出声来,伸手握着方流云的肉棒往珍珠那边靠,“小妹妹你越看,它越高兴呢。呀,又变大了……”

方流云被绑得很紧,根本连挣扎都不行,只能看向珍珠,张了嘴,无声地用口型道:“别看。”

目光里又是羞耻又是窘迫,充满了祈求。

珍珠只觉得自己几乎要哭出来,咬了咬自己的唇,闭上眼。

但他们的反应,却让两个女人好像发现了更有趣的玩法。

那个女人重新撩开了裙子,让方流云的肉棒插进了自己的淫洞里,发出满足的低吟,同时却拉起珍珠的手,放在他的两个囊袋上,“来,摸摸你方师兄。”

珍珠的手小小软软,柔若无骨,抚上去不过只揉了揉,方流云便呼吸急促起来,肉棒也忍不住跳了跳。

那女人扭着腰,花径里层层叠叠的软肉锁紧它,一面道:“不许射,老娘还没爽够,你要是敢先射,翠华峰今年的任务审核就别想了。”

珍珠一怔,方流云这样,竟然是为了宗门任务?

她忍不住抬眼看过去。

方流云扭开了头,自我逃避般闭了眼,胸膛起伏着,显然是在努力调节。

那个拿鞭子的女人却正在这时,刷地又给了他一鞭。

方流云痛呼出声。

他微微仰着头,张了嘴,身体因痛楚而微颤,但胸前的两点却挺立起来,红艳艳的,左边的乳头上甚至还溅上了他自己的血,看起来既血腥,又有一种淫邪的妖艳。

这种想法吓了珍珠一跳。

她怎么会这样想?

方师兄正在被人凌辱……她为什么会觉得……

“是不是好美?”女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珍珠的身体僵了一下。

女人一面摆着腰套弄方流云的肉棒,一面拉着珍珠的手去摸他。摸他的阴毛,摸他们交合的地方,摸他的囊袋,摸他的大腿……

“你有没有这样摸过他?看起来是没有了。你家方师兄啊平常最会装了,是不是根本不让你碰?能摸到他这里,你开不开心?”

女人带着珍珠的手,揉捏着方流云结实又富有弹性的屁股,然后滑到了他股缝之间,按在那朵轻轻蠕动的菊花上。

方流云猛然挣扎起来,“不行,那里……不要让她……”

女人却很满意他的反应,一面更加激烈地抛耸套弄,一面抓着珍珠的手指直接捅进了他的菊花,“啊,好棒……好舒服,其实啊……你这位方师兄……真是一条最淫贱的公狗……不管怎么弄他,他都会爽得一泄如注呢。啊……再来,用力……打他他会爽,绑起来他也会爽。嗯……他操女人会爽,女人操他,他也一样会爽。你看,他这么硬……这么热……都捅到我花心里去了……就连操他屁眼,他也一样会爽得哭出来……”

那一时间,珍珠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

她不敢去看方流云,也不能反抗这个女人,就像一个机械娃娃一样,被女人操控着,去玩弄方流云的身体。

这个女人爽完,再换另一个。

到终于结束时,不单方流云遍体鳞伤,就连珍珠也好像全身都被抽空,瘫在地上。

比起身体,更累的是心。

珍珠坐在那里,依然不敢去看方流云。

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坏掉了。

明明知道方流云是在为了宗门任务委屈求全,却忍不住想,他是不是真的喜欢sm?

明明知道方流云是在被人性虐,却依然觉得,那画面香艳而性感。

明明是被人当成助兴道具在玩弄方流云,她自己的身体却同样兴奋得发软,下面的水一直都没断过。

她本来还觉得自己是喜欢方流云的……

但……这样的她……还有资格说什么喜欢吗?

方流云在地上躺了很久才缓过劲来,但试图爬起来的时候,还是失败了,又跌了回去。

珍珠连忙去扶他,“方师兄。”

方流云却把自己的手抽回来,整个人都往旁边避了避,轻轻道:“不要碰我。”

珍珠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就好像心都被人剜了一块。

但这也不能怪他,珍珠想,被人看到自己被人玩弄本来就够尴尬了,结果她还……

“对不起,师兄,对不起……”她泣不成声地道歉,“我……我也不知道我……”

不是故意的吗?身不由己吗?

珍珠说不出口。

就算一开始是被迫的,从她自己的花穴湿得一塌糊涂开始,这种话简直就是自欺欺人。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甚至想过,那个把方流云压在地上玩到哭出来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这样的话,当然就更不能说了。

她心里又是对方流云的愧疚又是对自己的嫌弃,偏偏什么也不能说,只能看着他,泪如雨下。

方流云过了一会才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别哭了,我不是怪你。”

珍珠抽抽噎噎,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我只是……”方流云自嘲地笑了一声,闭上眼,因为被她看到,因为她的加入,他最后的那一点尊严,荡然无存。“她们说得没错,我就是那么淫贱的人。从里到外……脏透了。”

他依然躺在地上,发丝散乱,衣服都成了碎片,身上又是血又是已经分不清到底是什么的体液,一片狼藉。

的确是挺脏的。

但随着他说这句话,珍珠却觉得,有什么更深的东西,正在一点点死掉。

珍珠扑了过去,不顾方流云的抗拒,伸手抱住了他。

“不会的。师兄。”她哭着伏在方流云怀里,“一点都不脏。只要心是干净的,怎么都不会脏。”

方流云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又轻轻嗤笑了一声,“怎么可能还是干净的……但是,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只是抬起手,抱住了珍珠。

珍珠突然明白,他这样帮她,不单是想她能摆脱这个地方。更是因为,他真正想要摆脱的,是这样的自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