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欲灵天下 > 10.晨喂

10.晨喂

第二天一早,珍珠是被人拍着脸弄醒的。

一睁眼就看到辰辉坐在床头,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枕在了他大腿上,而他正在用他那又粗又长又硬又热的肉棒拍她的脸。

珍珠有点搞不清状况,迷迷糊糊地问:“师兄?”

见她醒了,辰辉十分高兴,直接就把肉棒往她嘴里塞,“来,快点含好。”

珍珠根本来不及反抗,只能像昨天那样,力地含住他半个龟头。但早就调教好的身体自动就有了反应,小舌头下意识就绕着那光滑的蘑菇头转了半圈。

辰辉的肉棒湿湿粘粘的,不知道是自己撸出来的前液还是已经在谁那里弄过一回了,珍珠想,辰辉看起来也不是什么会委屈自己的人,估计是后者吧。

这么一想,她就有点不太高兴。

一大清早的发情,跟别的女人玩过了,却来找她……清理?

但辰辉按着她的后脑勺,她根本没办法动,也躲不开,气恼之下,索性直接咬了他一口。

她那点力道,对已经筑基七层的辰辉来说,根本不算伤害,那糯米般的小牙在肉棒上磨咬,反而给他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快感,他低吼着,自己撸动棒身,直接在珍珠嘴里射出来。

“接好了,早上第一发液的阳气是最好的,全吞下去。”

珍珠下意识地吞咽着,心情有点复杂。

所以,她这位师兄,是真的打算每天都来喂她?

而且,他明显是跟别人做过,又跟她说是早上第一发,想想昨天从楚扬那里听来的八卦,辰辉今天早上,大概又算是只进不出了吧?

却跑来喂她……

“怎么了?”辰辉一手捧着小师妹的头,一手扶着自己的鸡鸡,确保她把宝贵的早上第一发液一滴不剩的咽下。

珍珠试探性地问:“师兄这么早来找我,跟师兄双修的师姐不会介意吗?”

“她被我操得晕过去了,我走她都不知道。”

珍珠:……

就算一时失去意识,醒来后也会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吸到阳吧?怪不得师兄你要被人骂啊。

辰辉看着她的表情,一脸坦然,“我对没反应的女人可没有兴趣,不走还要怎么样?”

珍珠:……

你把跟你……好吧,这个世界大概真没有“做爱”这个词,反正也不是基于感情才做的,但就算双修好了,好歹有个“双”字呢,把人家当成什么呢?

大概是她目光里的谴责太明显,辰辉还是多解释了一句,“我要是技不如人先射了不能再硬,她们也一样会走啊。”

好吧……她错了,她不该用正常人的三观来衡量这个世界。

大家都是这样,也不能单怪辰辉。他大概也是“能力”太突出,才会变成有进没出的典型。

这就是欲灵宗的“社交”方式,以她的修为和身份,也没办法改变什么。

哪怕就算是结了丹的苍梧真人,也顶多只能自己跑到翠华峰来另开洞府。

但……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卵用。

辰辉是他徒弟,依然只能这样“修行”。

除非他能废掉阴阳双修的功法,重头再修别的功法。

但就算能以钢铁般的意志力舍弃这种更容易修炼更容易进阶的功法,也没办法舍弃从被挑进欲灵宗开始,就在接受这样那样的调教的淫荡身体。

摸一下就会湿,碰一下就会硬,真的完全放弃阴阳双修……大概会……死于肾亏吧?珍珠无厘头地想着,一面向辰辉笑了笑,半开玩笑地道:“师兄你可以把她再操醒啊。”

辰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竟然认真地想了想那种情况,然后还挨在珍珠脸边的肉棒就开始又硬了起来。显然这个想法让他有点性趣盎然。

“好主意。”他说,“下次就来试试看好了。”

虽然知道他不太可能拿自己来试,但珍珠还是偏了偏头,尽量离他那根粗大得可怕的肉棒远一点。

辰辉摸了摸她的头,站起来,道:“你专心运功,赶紧把我的阳吸掉。等我回来带你去见大师姐。”

说完捡起扔在床边的外袍,搭在肩上,就那么挺着胯下那条雄纠纠气昂昂的凶器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