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 第38节

第38节

苏徊意醒来时感觉自己睡了很久。结果一看时间才发现不过半个小时,大概是自觉鸠占鹊巢,所以睡得不踏实。

他爬起来轻手轻脚地出了门,苏持正靠在沙发上,仰头阖目小憩。

苏徊意又退回休息室从衣柜里找出张毯子,悄咪咪地溜过去给他大哥搭上。

毯子刚一挨身,苏持就睁开眼。四目相对,两人都有片刻的停顿。

最后是苏持率先开口,嗓音带了点醒后的低哑,“不睡了?”

“睡好了。”苏徊意看他醒了,就大胆地把毯子给他掖了掖,“要不你去躺会儿,两点我再叫你?”

毯子有点薄,掖在苏持脖子下像张巨大的口水帕。

苏持,“……”

“不用。”他大掌撑在额间摁了摁太阳穴,起身扯下毯子叠好,又坐回到办公桌前准备工作。

苏徊意觉得这么下去不行,还有这么长一段时间,总不能让他大哥一直躺沙发吧?

“大哥,要不我们之后一起睡床?”他知道苏持保守,又补充道,“我不脱,我们就全副武装地一起睡。”

苏持对他的遣词造句叹为观止,“那我们要不要醒了再兵戎相见地一起工作?”

苏徊意,“……”

.

下午苏持要跟策划部开一个小型会议。

小秦下去准备会议室了,苏徊意在办公室里看苏持拾电脑文件,“哥…苏董,我用不用一起去?”

他把称呼分得很清楚,休息时间就叫“哥”,工作时间就叫“苏董”。苏持在工作上是这么严格的一个人,苏徊意不敢造次。

“你去干嘛,当个吉祥物吗?”苏持了东西准备出门,转头安排他,“你留在这里,好好研究书柜第二排第一本书。”

“好的。”

办公室门关上。

苏徊意转头去了书柜,按照苏持的指引找到那本书,而后默了一息。

入秋以来难得出了一次太阳,下午阳光正好,宽敞的办公室里漂浮着细尘,时光静谧。苏徊意端坐在桌前,细细品读着《新华词典》。

词典刚翻到b字母开头的书页,办公室门便被人敲响。

苏徊意抬头说了声“请进”,大门推开,陈部长从外面走进来。

看见对方两人皆是一愣,随后苏徊意道,“苏董在开会,陈部长有什么事?”

陈部长目光扫过他桌上的《新华词典》,面上一抽,似有轻鄙,“我有事找苏董,不在就算了。”

他说完径自离开。

苏徊意望着合拢的大门不是很懂:陈部长为什么看不起《新华词典》呢?

会议结束是两小时之后。苏持回来时一手搭着外套,一手端着电脑,进门便给苏徊意下达新工作,“去帮小秦整理会议记录。”

“好的。”苏徊意放下词典溜出去了。

小秦正在秘书办公室将资料分类,里面还站了两名职员,苏徊意一进去就遭到了目光的洗礼。

小秦示意另外两人先离开,“剩下的交给我就行了。”

两人走后,苏徊意问,“刚刚的是秦秘书的下属吗?”

“谈不上下属,不过也是秘书组的。”

“这样啊。”苏徊意接过会议记录,“下午的时候陈部长来了,我需不需要跟苏董说一声?”

“他知道苏董会议结束应该会再过去。”

“好的——对了秦秘书,我觉得陈部长不太喜欢我,因为我是关系户吗?”

小秦动作一顿,抬手抵了抵眼镜,“是吗。这可能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什么?”

“上个月陈部长举荐他的侄子任董事长助理的职位,不过被苏董驳回了。”

苏徊意心说果然有故事!他呆毛一振,“为什么呀?”

“苏董是这么说的。”

小秦模仿着苏持的口吻,“在我身边放这么多闲杂人等做什么,下午就着阳光好开茶话会么?”

“………”虽然他的语调依旧板正,但苏徊意莫名觉得惟妙惟肖,“现在我就是这个闲杂人等。”

小秦说,“家里人算不上闲杂人等。”

苏徊意感慨,“你真的不考虑跳槽吗,我可以偷我哥的卡给你发工资啊。”

“不了。”小秦很理智,“我只拿正经工资,不赃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