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 第32节

第32节

.

第二天早上十点苏持要乘飞机返程,他今晚没待多久就回去了。

苏徊意翌日醒来天色还早,他估计周青成和孙河禹都还没起来,就上楼去找他大哥。

叮咚、门从内拉开。秘书小秦立在门口,苏持已经在里面好了行李。

“秦秘书早。”苏徊意溜进来,忽然又停下,侧头把人细细端详着,“难怪大哥不让我晚上过来洗澡,原来昨晚秦秘书住在这里……”

苏持额角一抽,“他住自己房间的。”

小秦负手站立,“小少爷您想多了,属下是老实本分的人。”

……等等,他不是这个意思!苏徊意心底剧震,他是说如果秦秘书在,他就确实不方便过来洗澡了!

怎么现在说得像他是来查岗的一样呢?秦秘书的嘴果然威力不减。

苏徊意岔开这个话题,“大哥什么时候走?”

“还有半个小时出发。”

苏徊意蹭了个沙发凳坐下,“那我再陪陪大哥吧。”

苏持夸他,“果然送走我的时候最殷切。”

苏徊意,“……”

这次出差的合作方之一就是城投集团,苏持的接待全由对方承担。他的房间不但是最好的,桌上还准备了糕点果盘。

苏徊意嫉妒得眼眶发红,目光如有实质。

糕点盘被推了推,“想吃就吃,的。”

苏徊意顿时受宠若惊,并从容地卷走了大半盘,“那怎么好意思呢……”

苏持不欲配合他的演出。

两人一个吃得欢、一个撑着脑袋看,时间很打发得飞快。半小时过去,苏持估摸着该出发了,便站起身来。

“我走了。”

嚼吧的动作顿住。

苏徊意放下糕点。他其实不喜欢这句话,他爸对他说过,他妈也对他说过。一个离开了他们家,一个离开了他。

头顶蓦地一痛,呆毛被拽了把。苏徊意抬头正对上死亡角度帅爆了的苏持。

苏持目光钉在他一动不动的腮帮上,“磕到牙了?”

苏徊意,“………”

三人一起下到酒店大厅,苏徊意在门口陪苏持等送机的专车。小秦跟块立牌似的站在旁边,全程目不斜视。

苏徊意朝苏持蹭了一小步,“哥,我提出申请。”

“什么申请。”

“暂别拥抱。”之前没打招抱那一下,苏持好像生气了,这次先打个招呼。

“……驳回。”

苏徊意不是很懂他大哥这副铁面无私的姿态,“为什么不可以,我们要分开十几天了。”他就喜欢抱抱,怀里被填满了,心里才不会有空缺。

苏持,“只要有社交就会有分别,难不成你每个人都要抱一下?”

“大哥和别人又不一样。”苏徊意举例,“你看,我们从南港离开的时候,三哥不也抱了我吗?”

“……”

门口陷入短暂的静默,苏徊意转头发现他大哥目光幽深。完了!苏持是不是觉得他和苏老三太没分寸……

“就一下。”

苏徊意刷地抬头!苏持眉间沉了沉,“愣着干嘛,还要等我张开双臂恭候……”

扑通。苏徊意扑棱了进去。

苏持的话截断,嘴唇还被呆毛戳了一把。苏徊意搂着他宽厚的背,怀里填得满满当当,即将分开的那点小不舍也被挤了出去。

两人在酒店门口抱得严丝合缝,旁边冷不丁响起小秦的声音,“非常抱歉打扰二位的紧密相拥,但刚刚到通知,航班延误到下午了,苏董。”

苏持,“……”

苏徊意,“……”

.

三人重回酒店大厅。

航班通知最早要下午四点才能起飞,现在才八点左右,也就是至少还有八个小时。

“大哥,你要等吗?”

“那我还能自己起飞吗。”苏持又去拽呆毛,他现在也拽得得心应手,“你以为我是你,一只自由的小鸟?”

苏徊意直觉这个梗是过不去了,“那要等八个小时呀,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玩?玩到两点你再走。”

“你玩你们的。”苏持还是那句话,“有我在你们放不开。”

苏徊意说不出违背良心的话,孙河禹跟周青成的拘谨有目共睹,苏持这么一个细致入微的人,肯定也察觉到了。

他想了想,“那我和大哥一起玩,今天就不和他们一起了。”

苏持看着他,“想和我一起?”

“想的呀。”

片刻,那张薄唇纡尊降贵地轻启,“好。你想和我去——”

苏徊意转头叫上小秦,“太好了,秦秘书也和我们一起!”

苏持,“……”

小秦处变不惊的脸上罕见地浮出了惶恐的神色。

周青成和孙河禹对苏徊意的“叛变”没有任何异议,特别是周青成,他昨天才被苏持深深凝视过,现在压根吱不出声。

苏徊意就左手一只大哥,右手一只小秦开开心心地上街了。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既可以亲近他大哥,又可以拐带秦秘书,简直不能更完美了!

周边的古街苏徊意昨天就去过,别的娱乐项目又配不上苏持的逼格。秦秘书拿出手机刷刷一查,“附近有个寺庙,听说很灵,不知道您二位有没有意向?”

苏徊意的呆毛支棱起来了。苏持瞥了眼,“那就去吧。”

昭云寺的位置距商业中心不过五公里。寺庙历史上千年,几经修缮,如今立于闹市颇有种“大隐隐于市”的味道。

从偏门入,红墙金瓦,林木葱茏,院内一方水池映着头顶的古林高天,环境十分清幽,一墙内外竟隔绝出两个世界来。

苏徊意三人都放轻了脚步,沿着宽敞的林荫道去往正殿。

在清净的林院间,苏持的声音低沉平稳,不疾不徐地响起,“佛教的正殿称为‘大雄宝殿’,是寺庙的中心主体建筑,我们现在是按照顺时针方向参观,绕右为吉祥。”

苏徊意凑上去聆听,适时地送上夸赞,“大哥你好厉害,你怎么什么都懂?”

“多读书。”

道旁有僧人在扫地,见到三人放下扫帚合掌施礼。苏持停下微微屈身回礼,苏徊意也跟着照做。

别过僧人继续往前走,跨门绕楼,正入殿前圆形广场。苏持说,“老三就很喜欢去寺庙。”

苏徊意惊讶,“三哥竟然如此有佛性?”

苏持,“他享受抽签的快乐。”

苏徊意:……这倒是很符合人设。

大雄宝殿肃穆威严,有零星几名香客在殿前蒲团上虔诚跪拜。香火缭绕,氤氲白烟盘旋散入空气,殿外古松葱茏,透出古朴的禅意。

这个点人少,苏持三人立于殿前十分显眼。

殿旁的僧人上前同他们说,“三位施主拜佛后可去求上一签,若是心诚,会很灵验。”

苏徊意正想拜佛求签保佑昆酒大卖,他询问道,“请问主求什么签?”最好是事业,或者家宅、平安…

僧人合掌施礼,“姻缘。”

“……”

小秦和苏持都不求姻缘,苏徊意失落一瞬又蠢蠢欲动,“大哥,你看来都来了。”

苏持冷淡,“你这样我以后哪敢带你去看文物展览。”

苏徊意哽了一下,试图拉拢他,“大哥,你也可以求一个。你都快三十了,连个能给银行卡的人都没有。”

苏持拧眉,“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银行卡给别人?”

苏徊意缓缓睁大双眼:好铁直、好没情趣的苏持!

最后谁也无法动摇谁,苏徊意一个人去求了个保佑姻缘的符,妥妥帖帖地揣在兜兜里。

苏持就在旁边冷眼看着,“想找对象了?”

苏徊意有被冤枉到,“才没有!”

苏持教育他,“没有就好,你现在连辨别好坏的能力都没有,出去就要被居心叵测的人骗走。”

苏徊意无力反驳,他现在想到那个“消陷阱”就觉得自己是真的识人不清!

古朴的青松下,他双手合十虚心请教,“那大哥,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帮你把个关。”

“哇……”

旁听的小秦面无表情。两个情窦都没开过的人凑在一起讨论什么,还一个敢信一个敢说。

苏徊意丝毫没有对苏持的话语产生质疑。在他心里,大哥就是坠吊der!

他举起一只手乖乖保证,“大哥放心,但凡以后有哪个不长眼的觊觎我,我立马事无巨细地禀报给大哥!”

苏持双手插兜,“这就对了。”

作者有话要说:  afte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