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成反派的我靠沙雕苟活 > 第27节

第27节

苏持冷嗤,“你以为你是夹心饼干?”见苏徊意哽住,他又教育道,“用金钱来取悦是最廉价的追求方式。”

苏珽只听到后半截,他凑过来,“你们怎么在聊情感问题?谁要情窦初开了吗?”

情窦初开。苏徊意就小心侧头看了眼苏持,原来他大哥也还没开过,真是稀奇了。

苏持面色不改,“还早。”

苏徊意第二天起来就退了烧,下午跟着苏简辰去练了会儿划船机,晚上又带上苏珽打扑克牌。

一开始是他们三个人打,打了一会儿毫无游戏体验,仿佛是在被游戏厅骗钱。

苏徊意就叫了苏持过来,说要四个人打两家,分组的时候苏珽要拉苏徊意,“看你生病可怜,跟三哥一组带你躺赢~”

苏徊意说,“我要和大哥一组。”

苏珽运气再好,他大哥也是坠吊der!

苏珽仍在试图将苏徊意从苏持身边拉过去,苏徊意在两人之间来回拉锯。无人问津的苏简辰有被排挤到,“为什么不组我?”

他对苏徊意说,“既然没法决定你跟他们谁在一组,那还不如跟着我。”

苏徊意拒绝了他天真的好意,“我尊重排列组合。”我俩最菜的不能组到一起。

苏徊意最后还是跟了苏持一组,有了苏持的加入,他们开始打钱了。

苏持虽然没有苏珽的牌运,但他能记会算,还剩哪些牌、大概率在谁手里,全部算得一清二楚。到了最后居然靠脑力掰下几局,反赢苏珽几百块。

苏珽和苏简辰回去过后,苏持把钱全丢给苏徊意,“你着吧。”

苏徊意刚好在床上躺平,风从窗外一吹,钱就撒了满身。他眼皮子顿时一跳,坐起来钱,“哥你别放我身上,吹开了不吉利。”

苏持,“……”

在疗养院住了几天,黄金周便接近末尾。苏徊意后面几天又把身体养回来了,感冒的症状几本消失,只是病去如抽丝,整个人蔫哒哒的。

返程前一天,苏家人在当地最有特色的餐厅吃饭,苏徊意跟着众人刚走进门口,又在店名上看见了“ny.”,“……”

苏纪佟顺着他的目光瞥见,“ny.是个什么意思?”

苏持一言不发。他早该想到了,聂亦.鹄。

苏徊意神色木然,“孽缘的意思。”

苏纪佟惊异。苏持,“……”

吃饭间,苏纪佟开了瓶果酒,除苏徊意之外一人一杯。苏徊意嘬着鲜榨果汁,冷眼看着他们对酒的口感品头论足。

餐桌上觥筹交错,苏徊意旁边坐着苏持,他偷偷戳戳,“大哥,要是一会儿又被单了该怎么办?”

苏持以不变应万变,“投诉。”

苏徊意感叹他大哥不愧是坠吊der,能够将规则合理运用到极致。

回去前苏徊意到了【狙击小分队】的消息,他们之前说要考察市场和销售点,孙河禹已经把行程定下了,就在五天之后出发。

苏徊意没忘记被周青成挖坑埋掉的那笔账,心里默默给人倒计时。

因为是瞒着家里偷偷搞事情,他只和苏纪佟、于歆妍说要和朋友出去玩半个月时间。

苏纪佟不太放心他,“周家跟孙家的公子?就你们三个吗,去哪里玩,要不要爸爸请个保镖路上跟着你们?”

苏徊意赶紧说不用!苏持揣着手看他爸像担忧小学生春游一样担忧苏徊意,仿佛人能被人贩子拐跑。

他倒是不担心苏徊意被人贩子拐跑,他担心这人被别的人拐跑。

安抚好苏纪佟夫妇后,苏徊意溜去一边在群聊里叭叭打字,正聊着苏持就过来了。

“周青成跟孙河禹?”苏持把他看着,“你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病还没养好就非要去旅游?”

苏徊意一秒摁灭手机,显得特别心虚!他垂头抠手指,“第一次交到朋友,想去玩啊。”

“别撒娇。”苏持眉头皱了皱,想说什么又止住了。

他在心底衡量了一下周青成和孙河禹,不说和自己比,就算比聂亦鹄也还是差上了一截。苏徊意这智商倒退的小呆逼以前看得上,现在应该看不上了。

“记得定期跟家里汇报行程,不要让爸妈担心。”

苏徊意特别乖地举起一只手保证,“会的,我发在家庭群聊里,再配图配字配说明,风景自拍加合影。”

苏持满意地拽了把他的呆毛,“这就对了。”

临近离开时,苏持忽然接了个电话。苏徊意就待在旁边,隐隐听到是秘书小秦的声音,他现在还对这个秘书抱有极大的觊觎之心。

就等着人什么时候被他大哥辞退了,自己给挖走。

他等苏持挂了电话,凑过去,“是小秦?”

苏持瞥他,“看来你对小秦的印象很是深刻。”

苏徊意说,“小秦很不错。”

“是不错,工作能力强,也不给我惹事。”苏持说到这里忽然一顿,又转头细细扫过他的神色,慎重地补充,“但不够稳重。”

苏徊意简直不能更赞同,“对,就是不够稳重!”赶紧给人辞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