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们都说不爱我 > 原来她不是特殊的存在

原来她不是特殊的存在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欢迎来到米氏*惜食有食*大型拍卖会场,在世界粮食日来临之前,我们将为西部儿童午餐筹备善款。今夜的拍卖物品有十三件,所有获得的拍卖金额将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全部捐给长江基金会。接下来,有请我们第一个拍卖物品,一颗签名排球,捐献者钱玲。大家不会以为这只是一颗普通的排球,是钱玲女士自己签了名拿出来卖的吧。”

场内顿时响起一片笑声,摄像头也立即对准钱玲,屏幕出现她一身红衣拍掌浅笑的画面。随后画面一转,是她和郎平和女排球员们的合照。

quot;这是2015年我国女排自雅典奥运会夺冠时隔11年后,第一次拿到世界排球三大赛的冠军,这也是郎平作为主教练所得到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密蕊和米亦清坐在第一排,她看着主持人拿着这颗球滔滔不绝地说了十几分钟,才开始拍卖。

以无底价开始,众人自由报价,最终拍得了39万。

米亦清递了个小册子给密蕊,两人靠的有点近:“看看,有没有什么喜欢的。”

密蕊大致翻了下,拍卖品有画作,木雕,珠宝等等。

米亦清指了指那珠宝胸针:“这个好看吗?“”好看。“

密蕊合上小册子,朝米亦清摇了摇头,”但是我不想要。“

一颗签名排球就拍了39万,后面那些东西怕是更贵了。

米亦清似知道她在想什么,“没事,就当做慈善了。”

徐波波,王简,白兰月三人就坐在第三排右后方,前面的一举一动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白兰月朝王简说道:“你看那两个人是不是很亲近?像不像一对情侣?”

“咳咳,只是关系比较好吧毕竟他们现在也算一家人了。”

白兰月嗤之以鼻,右眼余光瞥着徐波波,继续跟左边的王简说着:“都没有血液关系算什么一家人。某些人啊,最擅长的就是打着家人的名号勾搭男人了,你说这孤男寡女老这么共处一室,能不会发生点什么吗?”

“没有吧。”王简往后拉开了点距离,看到徐波波越发冷凝的侧脸,推了下眼镜,帮白兰月打圆着:“密蕊不是一直在国外读书吗,米亦清这几年也基本都在国内。他们没什么机会共处一室,也不太可能会发生什么的。”

结果白兰月又追上来和他说:“呵,那你是不知道她的手段。最擅长的就是装单纯可怜,骗取男人的同情心了,其实骚的不得了,小小年纪就知道勾搭男人啊!quot;

一杯香槟突然从左边泼了过来,淡金色的液体从她脸上滴落,将她的妆容衣服,形象全毁了

白兰月僵愣在原地,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这么大的丑。

徐波波已经转头对保安说道:”把这位女士请出去,她并没有请帖,不过是混进来看热闹的。”

前面的人认出了徐波波,连忙附和:“对,把她请出去。从开始就说个不停,烦的要死,也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

保安立即说道:”这位小姐,请跟我们出来一下。我们需要核实下你的身份。“

白兰月顿时感觉一阵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全身,几乎让她天旋地转。”我quot;她看着徐波波冷漠的神情,不住地对王简摇头。

她不能就这样被赶出去

她会成为这个圈子里人尽皆知的笑话!

王简不由心软,正要说什么,米亦清站了起来。

“不用了,我认识她。”

白兰月立即看向他,红了眼眶,“表哥~”

这两个字她叫的有点心虚,自从米君贤跟米亦清开始明争暗斗后,白家和米亦清算是彻底分道扬镳了。

幸好米亦清也没有多说什么,目光淡淡从她身上滑过,最后落到徐波波身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徐少校这次应该也不在应邀名单上吧。”

徐波波从怀里拿出请帖,递给保安,“米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米亦清从保安那里得到肯定,笑道:“徐少校一调回北京就暗自来参加我们米氏的慈善晚会,还真是让人惊喜。”

“米总有这样的表妹,也真是让人惊喜呢。”

米亦清看向白兰月:“你还在那呆着做什么,还不快下去拾自己。”

白兰月没有动,咬着下唇又喊了一句表哥,眼底的哀求更甚。

米亦清叹了一口气,低头摸了下密蕊脑袋,“我去下,马上回来。”

密蕊跟着转身,看到白兰月紧跟在他身后离场。

像极了她在妈妈那里受了委屈,躲到他背后的样子。

他是不是对家里的女孩都这么好?

原来,她并不是被特别对待的那一个

密蕊神色不住黯然,然后猛地对上一双锐利的眼睛。

徐波波朝她做了个动作,让她出来。

密蕊抓紧了沙发,没有动,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徐波波起身朝她走来。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密蕊就起身了,没看他,有些慌乱地往外走。

徐波波速度也没有变,但就是能跟住她。

一出来就快步往前走了两步,拉住密蕊的手,将她带进休息室里。

“你跟米亦清到底是什么关系!”

_

嘻嘻,下一章应该是大哥的肉

强扭的瓜

密蕊被逼近墙角里。

身后是墙,身前是男人高大的身影。

随着徐波波逼近,阴影投进,憋仄的角落里充满了男人的气息,连空气温度似乎都灼热了起来。

“我和他是我和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密蕊不由抱住自己,手臂挡在了胸前,似这样就能挡住男人强势的意图。

可她不知道,当男人占据高位而俯视,只会看到原就挺拔的雪乳因为双臂挤压而更加的高耸丰盈。

像盛满的奶乳要溢了出来。

徐波波有些心猿意马地看着。

听到这话,怒极反笑,有股说不出的憋屈。

在情感方面上,他向来随性,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那就散了。这一点不单是对他自己,对女方也是。他不愿强求,更坚信强扭的瓜不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