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们都说不爱我 > 分卷阅读47

分卷阅读47

,密蕊记得,周家的两个少爷周萍和周冲都喜欢她

在灯光亮起的那一刻,密蕊才醒过来,发现自己居然靠在冬冬肩上睡着了。

quot;醒了?“徐冬冬先看了她一眼,才继续低头打游戏,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按的飞快。”嗯~“密蕊有点不好意思坐起来,发现话剧已经结束了,周围的人都在离场。”我们不走吗?“

quot;等会,打完这一场。”

结果还没有打完,一通电话进来了。

密蕊还以为他会生气,结果徐冬冬接着电话就起来了,她也跟着起来。

quot;你先坐会,白兰月叫我去后台找她。“”好啊。quot;密蕊又坐了下来,有点无聊地摸出手机看到爸爸说假期最后两天才能回来,不禁有点失望。

徐冬冬到了后台,还有几个人在拾道具,白兰月已经把戏服换了下来,就两只麻花辫还垂在胸口,看着尤为清纯靓丽。

她一看到徐冬冬,便主动过来拉住他,拉着他从后面走。

徐冬冬一愣,看着两人握住的手,莫名其妙被白兰月拉着走了一路。等他回头一看离大会堂已经有段距离了,便立刻停下来:“不能再走了,密蕊还在那边。”

白兰月察觉到手心一空,看徐冬冬要往回走,连忙拉住,有点着急地往他身后看一眼,”你先跟我到树下来,我有些话跟你说。“

徐冬冬往后看,什么也没看到,跟着她到了树下。

可到树下后白兰月又扭捏了起来,颔首低眉,贝齿咬着下唇,偶尔抬头看徐冬冬也是一脸踌躇哀思。”怎么了 是白兰婷又开始欺负你了?“

白兰月摇头,突然叹了一口气,”冬冬~有件事情我想来想去,只有你能帮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徐冬冬皱起眉头,总觉得今天白兰月太不对劲。

quot;自从quot;白兰月突然哽咽起来,”自从我生日爸爸病倒之后,他病情就一直没有好转。我白天上学晚上回去照顾爸爸,无意中听到,米阿姨和白兰婷说,要给我安排相亲对象。所以最近一直有陌生人打我的电话,我都不敢接。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米阿姨跟我说今晚有个聚餐,她会派人来接我,我我怕,我不敢一个人回去。“

徐冬冬攥紧拳头,”你才多大啊,就给你安排相亲!“

白兰月抹着眼泪,月光将她的脸照着一片惨白,眼底满是凄楚之色:”她们就是觉得我爸不行了,想早早把我打发出去。可那些人,都三四十多岁了,我我真的不行呜呜~“”她们太过分!“徐冬冬猛地砸了下树,“怎么可以这样对你!你爸呢?他都不管了?quot;

“我还没和他说,不想让他操心。”白兰月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徐冬冬,似下定决心说道:“所以,你能不能先假装是我的男朋友?”

周围的人渐渐都散了,座位上只有零星几个人,整个会堂顿时变得空旷冷寂起来。

密蕊等着等着又困了,大半身子都陷进椅子里,不知不觉又睡觉了。

然后脑袋磕到了一个肩膀,她刚在想是不是冬冬回来了,下一秒就有一根手指抵住了她的脑袋。

密蕊立即清醒起来,发现冬冬位置上不知道何时坐了一个男人,他穿着一身修裁剪的白色西装,看起来不像是来看学生话剧,倒像是去金色大厅听音乐会的。

“对不起。quot;

他正低头从胸口拿出深色手帕,闻言抬头也未抬,“无事。”,随后帕子在密蕊靠过的肩头拍了拍,他神色冷清,动作间左耳的钻石耳钉随之闪烁熠熠。

密蕊把目光回来了,觉得这个人真是莫名其妙。

哪有话剧散了,人才到的。

“你知道白兰月在哪吗。”

密蕊心头有点紧张,这人该不会也是白兰月的追求者吧,那冬冬岂不是有劲敌。”应该在后台吧。“”去了,没有。“”那你打电话看看?“”打了,没有人接。“”那我就不知道了。“

密蕊靠着椅子忍不住笑,看来白兰月应该是不喜欢他的,冬冬的希望还是毕竟大的。

正想着那人又起身走了,密蕊余光瞟过发现他帕子落在椅子上了,往后一看,那白色身影才走出大门,便连忙捡起手帕追了出去。”等一下!”

米亦清转身,看到她追出来,便定定看着她跑来。

“你的手帕忘了。”

密蕊挥着手帕到他面前,发现这人挺高的,白色西装衬的他身姿挺拔,月白风清,似天生的一种距离感。

——

男三男三~男三~

大哥下章也要出现了,想写大哥的车

发烧 lt; 他们都说不爱我(沐沐)|3Щ·p o18·us

新/御/书/屋来源网址:んdt99.net/7954 5

发烧 lt; 他们都说不爱我(沐沐)|3Щ·p o18·us

发烧

徐冬冬没想到白兰月会提这个要求,舌头突然像打了结一样:”男,男朋友quot;

quot;是假装!”白兰月强调着说道:“只是让你假装一下是我男朋友,今晚和我回去一趟,这样她们就不会再逼我相亲了~”

假装

徐冬冬也不知为何,原本加速的心跳又渐渐趋于平静:”那你为什么要找我。如果只是假装你男朋友,你有很多选择,蔡博文,孙景天,王晓闵他们估计都很乐意配合你。”

“可我不喜欢他们!”白兰月撇开脸,看着地面,咬唇:”他们都太强势蛮横了,我有点怕~“

“你怕弄假成真。”

风吹过枝头的树叶哗啦啦作响。

因为放假,很多住校的学生也都回去了,旁边的宿舍楼就零星亮了几间房,月亮进了云里,树影交错遮掩,树下的人愈发看不清彼此。

“那你为什么不找我哥呢,你不是喜欢他吗。”

白兰月往后退了一步,碰到了树,娇嫩的手指被粗糙的树皮刮到,让她回过神来:“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