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碎玉 > 六 步步错

六 步步错

将军见过小寡妇。他总是悄无声息的看上一眼便离开,见得不多,一年不过两叁回。

公主嫁给他那边才十四岁。他养着这么个小姑娘,不像养夫人,倒像养女儿,所以他总有些下不去手。说是公主,她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认得。将军说话大声些她也能六神无主,慌的满眼含泪。

处了两叁个月将军才知晓,这个公主是跟着妃子在冷宫里住的那几年。皇上公主多,嫁的嫁了,小的还在襁褓里,也只有她勉强足岁,谎称十四送了来。

这公主不过十岁。

真正还是个娃娃的年纪。

蒙了心的人,做的事情再荒唐,将军也不稀奇了,他早有些麻木。

邻国攻破边关时,将军写了休书,换了银钱,托了从前的心腹,让人将她带出关,寻个平安所在。

将军还是想上战场。

然而上头心急火燎却无论如何不肯让他掌兵。皇帝周围的人,一眼望去,真是忠臣良将一个不剩,徒留奸人。

那人退朝时私下里同将军说。

“将军,你省些力气吧,朝里能人顶着呢。你当年勾结外邦,无召私回京都,名为祭奠故人,其实不过是打探朝务。”

“圣上念在你多年领兵才饶你不死,你便安分些,别想着通风报信,回家好好陪夫人才是正道。”

将军无言。他知晓多年来总有人背后捅刀,他总是极小心,所以时至今日也无人知晓小寡妇的存在。可有些变故,着实不是他可掌控的。

他去寻小寡妇,一进门便看着小寡妇慌乱的话也不说,扭头就走。将军等了许久才看她又小心的出门来。

小寡妇看他也觉得将军变了许多。她摸着将军大半都发白的胡茬问:“我一个普通百姓老得快便也罢了,你养尊处优的,怎么也老得如此之快。肯定是你心重。”

将军比小寡妇还小一岁。

将军说:“你走吧。”

寡妇:“是不是要打仗了。”

“谁说的。”

“你急什么,没有细作,眼下这样子,打量谁还不知道呢。前几日杀了那么些百姓,以为封了嘴,大家都不说了,这仗便不用打了么。”

将军总是听不得她那么轻薄的说辞,只说:“若是打来了,你也活不成。”

将军是真的想送小寡妇离开,只是他送走了一个公主,就再送不走一个小寡妇。

“你不该来,你知道我是个心狠手辣的,难道不怕我算计你么。”

“公主走了。”

知道公主已经离开,小寡妇满心满眼都发酸。

“你倒是情深意重,舍不得她死。”

小寡妇搂着人就啃了个嘴。

“怎么不见你对我也情深意重些。”

将军很久没有碰过女人,说不上来想,抱着人的时候觉得有些兴致,到了又总有些乏味。真兴起的时候,竟想起小寡妇手圈成环一样,握着那处,在他耳边挑逗:你不如自己试试。

小寡妇是被将军抱进门的。

将军压着人的后背,甚至不让她转身,只在她背上咬了几个牙印。咬完一摸她身下竟还有些发湿。将军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兴起,顶着硬得铁杵一样的物事发了狠的往里冲。

小寡妇几次想回头又被他压着肩胛,冲撞的浑身颤抖。

锦被沾了许多湿黏之物,看得人脸红。

小寡妇心想也许自己还算不得顶老,不然怎么心慌意乱的,比起从前还不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