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PARTS:被遗忘的海岸 > 【七】称为鱼的东西

【七】称为鱼的东西

传闻会计学院有女生与校外人士发生不正当关系,休学产子。后来直接肄业出国,又不幸丧生于某次空难。

传闻金石厂有位妇人女儿突然未婚得子,又意外失了命,她只得辞工照顾孩子,据说那女儿得了一大笔钱。

传闻斯里曼家族的继承人之所以自杀是因为一名中国女子,他给那女子留了许多处房屋以及一封信。

流言曾浸落于世界的角落,后来人们有了新的谈资,却不大注意这些传闻了。

兀一没有姓氏。陆觉告诉她,她的名字是独一无二的意思,不必有姓氏。

至七岁兀一也没见过她的父母。大家都不知她的来历。

她只听姥姥讲起过关于妈妈的事。姥姥讲话她听不太懂但知道这老人是于她重要的人,陆觉也这么说。

她只每年春假去见她,在中国。其余时间她都待在西班牙。一片巨大梧桐林后的石砌堡垒里。

陆觉说那是她爸爸留给她和她妈妈的房子和树木。

他这么说的时候手上仍在忙着什么,长指敲击键盘,金属框眼镜镜片上有屏幕的反光,冷峻的左脸在阴影的修刻下有些沧怆。他总神情专注,永远那么忙。

女孩儿看的什么书,他自然无从知晓。

他是她的监护人。

他们一起居住,在托雷多市郊这座石堡里,居住长达七年了。

她很少见这位监护人。他似乎有很多地方不得不去。于是很少来看望她。

沉默一阵后,她开口说:“好,我同意。”

陆觉闻声从电脑频幕上转移视线,看了看沙发上的小孩儿。

她看着他,同意了移居中国的提议。平静的,深邃的,不着情绪的点头应允。而后有礼貌的起身朝他颔首,出了书房。

陆觉突然发现,孩子已经可以与他冷静对话了。七岁而已。以与洺越酷肖的眉眼,直视着他,说好。

洺越也曾这样笃笃看着他说好。

而后便接到他自溺的凶讯。真是自私的很呢。

苏艾后来辗转联系上了他,说她有了孩子,说她想让洺越来见见孩子。是她为他生育的孩子。

她的声音激越又微弱。充满希望又不禁使人怜悯。

“他去找你。”陆觉从未如此不分因由的责备人,“你为什么不要他。”那是第一次怒从心起。

他的洺越在见过她后回到斯里曼与爱莎莉亚完婚。笑容满面,甚至骗过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