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五条猫猫怎么会有坏心眼? > 诉之于口

诉之于口

深夜,五条悟醒了。

——因为他感觉自己快要喘不动气了。

也不知道是凌晨几点,屋子里一片漆黑,周围很热,他的耳边是稳健有力的心跳声。

五条悟把头从被子里拱出来——他自以为的。

然后头顶就轻轻撞上了什么东西。

“?”他抬起头,看见了夏油杰安静的,隐藏在黑暗里的睡脸。

杰?

五条悟这样说着,喉咙里发出的却是一声软绵的猫叫:“喵——”

“……”后知后觉,他发现自己又变成猫了,而且正趴在夏油杰的怀里。

夏油杰似乎感觉到了动静,缓缓睁开一只眼,轻声叫道:“悟?”

一瞬间,五条悟还以为自己被认出来了。

白猫的毛蓬松地炸开,它从夏油杰的胸口跳下去,迈着优雅的猫步往夏油杰的卧室里走去——他要去看看他的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

“悟,别过去。”

夏油杰从沙发上翻起来,轻手轻脚地追着猫去,只见白猫在黑暗中异常敏捷,顿也不顿地顺着门缝钻进卧室去了。

白猫沿着床边跳上去,爬到被子上,看见被褥斜斜地搭在“五条悟”的胸前,松垮的睡衣也被蹭开了,大片的肌肤露在那里,他浑然不觉,安静地呈“大”字状躺在那儿,在别人眼里看来,和睡着了并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变成猫猫的五条悟很不服气,他睡着的姿势原来这么丑!于是猫猫悟踩着自己的胸口走到脸前,猫爪“啪”地一声拍上了不争气的自己的脸。

然而爪子刚碰上,匆匆赶来的夏油杰就立马把它抱起来,然后轻轻往地上一丢。

猫猫悟:“???”你对老子就这个态度?

白猫的大尾巴摆来摆去,看起来心情有些不爽。

然而夏油杰却没有像五条悟想象中那样抱着猫回沙发上继续睡,而是迟迟地站在那里不动弹。

五条悟等了片刻,正有些疑惑,就见站在床边的夏油杰微微俯下身,替床上他的身体盖好了被子。

还挺贴心,果然是个五好青年。五条悟心想。

没想到被子盖好了,夏油杰还是不走,他静静地看着床上恬静的睡脸,连呼吸都要滞住了。

良久,他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似的,缓缓俯下身,朝着那张睡脸探去。

他眼里涌动着是激烈的,疯狂的,能够将眼前的人拆吃入腹的情绪。

——是不能诉之于口的情绪。

淡淡的月光透过半拉的窗帘,为床上人的睡脸镀上了一层淡白色的光晕。

像是圣洁的,不容被玷污的神。

夏油杰的脸一点一点俯下去,心中生起了一丝隐秘的快感。

那些他不敢做的,不能做的,以至于苦苦忍耐一生都未能实现的,重来一次,他定要紧握在手里。

眼看着嘴唇就要碰上了,小腿突然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蹭了一下,夏油杰愣了愣,抬起头来,一直在他脚边蹲着等的白猫似乎是困得受不了了,一头栽在他脚背上,趴着不动弹了。

夏油杰回过神来,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睡脸,忽的往后退了退。

好险。

要是因为这一时的冲动把他弄醒,恐怕以后连接近他都难了吧……

夏油杰垂下眼,将趴在地上几乎已经睡着了的白猫抱起来,往屋外走去。

不能着急。

那人,早晚都是他的。

——也只能是他的。

.

“嗨,五条君~”

早上七点四十,五条悟斜背着包,罕见地没有戴墨镜——因为他的墨镜被那帮小混混那天抢走了。

或许是拿去卖钱了,五条悟无比后悔地想,他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好办法呢?

他元气满满地从走廊里穿过,引起了无数女生的问好。

走进班里,叶月渚正在收拾桌子,他看见五条悟,抬头打了个招呼:“悟酱,早上好,今天你的心情看起来很不错嘛。”

五条悟大大咧咧地拉开椅子坐下,把包往桌子上一甩,一脸轻松:“今天还去游泳吗?我可以奉陪的哟~”

他今天早上在夏油杰家醒来的时候,通体舒畅,神清气爽,前几天的那些“猫病”消失得无影无踪——五条悟都怀疑夏油杰家里有什么魔法了。

预备铃响了,叶月渚坐回原位,对着五条悟比了个ok,却看见班里空了五六张椅子,小声念叨着:“诶,今天怎么少了这么多人……”

五条悟枕着胳膊毫不在意地嚷嚷着:“逃课可耻哦——看我就从来不逃课。”

叶月渚:“……”是、是吗?

总感觉悟酱以后也是个逃课的人啊……

·

七横路的大桥底下,是长年照不到阳光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